受了萧石竹的启发,这元婴现学现卖,提前把一抹魂气和玄力封藏在了丹田深处,使得萧石竹那些在他体内横冲直撞的玄力,也没法搅乱他藏起来的这一抹魂气和玄力。

    当萧石竹施术结束后,萧石竹注入他体内的玄力也所剩无几了,元婴再将那一抹魂气混入玄力后,一起引导出丹田游走全身,为的就是突然发难。

    他也知道萧石竹这个人魂虽善念不少,却也心狠手辣,是绝对不会让他活下去,本就无惧生死的他,得知必死之后下定决心,要让自己有如退潮的海浪,无论如何也要带走点什么;而萧石竹的女儿萧茯苓,就是他的目标。

    那些符文见风就长,每一个都长到足足有巴掌大小,长臂长短,方才停了下来。

    它们似有灵性的小人一样,横撇竖捺就是它们的手脚,正在抓着四大统领的脚往其身上缓缓攀爬而去。并且让这四个三苗鬼,顿时浑身肌肉僵硬无比,动弹不得。

    任由他们额上汗如雨下,呲牙咧嘴的挣扎着,依旧四肢僵硬,体魄如岩似石一般。

    只见元婴借着跺脚之力一跃而起,在离地三丈高的半空中,来了两个连续的后翻后,落在了距离萧石竹十丈开外。

    接着他对萧石竹冷笑着一个转身,朝着萧茯苓所在的那边看台飞奔而去。

    “不好。”萧石竹心头一紧,他知道那元婴是要攻击女儿而去,顿时惊怒交集,拔腿便追。

    可才跑出三五步,他浑身经络顿时如针扎一般,齐齐刺痛起来,再加上他之前玄力消耗过多,浑身无力尚未缓解,脚下也是软绵绵的。

    当第六步迈出去时,萧石竹登时是鬼血充脑,刹那间双眼发黑,一个踉跄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惯性又带着脸贴地的他,往前滑出两寸,方才停下。

    他想要双手杵地,挣扎着爬起来,可浑身上下一点劲都使不出来。背上如同压着三山五岳,令他方才腹部离地三分,可不到一息功夫就又浑身瘫软的趴在了地上。

    咬牙切齿的萧石竹愤然抬头,在与地面亲密摩擦后,留下了纵横交错的一片擦痕的脸上眼中,迸射出愤怒的火花向前望去,就见那元婴已然冲到了看台之下,点地跃起。

    见四大统领都被他瞬间止住,全然动弹不得,向来彪悍勇猛的三苗们,尽然吓得一个都不敢乱动。

    “范锦鸿,小思!”萧石竹用尽全力,怒吼一声。

    话音方起,小思已然从看台上凌空飞起,翩若惊鸿;紧接着她将身子往前一俯,如离弦之箭对着那元婴疾射而去。

    那元婴也不是吃素的,纵然他身上伤势不轻,却也好歹是神魂;且他天生就是为战斗而存在的,不知暗中为酆都大帝铲除了多少政敌,实战经验极其丰富。

    见小思朝他疾速而来,便不慌不忙的从丹田之中,祭出一把飞剑;他鬼若炼飞剑,必然是祭出时紧握手上。可元婴双臂已被嘎哥卸去,只剩下两个左右各是血淋淋的臂膀,故而他的飞剑是从大大张开的口中,喷吐而出的。

    那是一柄前窄后宽,最宽处也不过两指来宽的三尺长剑,浑身上次一片翠绿,似乎是用一块上好的老坑翠玉雕铸而成的。

    萧石竹一见便猛然回想起来,在元婴的记忆中他见过这柄剑;此乃名曰墨影,是酆都大帝才天地灵玉,以九阴鬼气锻造七七四十九年而成。

    剑身虽为灵玉,却是鬼气森然,至阴至极;一般魂魄根本受不了如此强大的鬼阴之气侵入体魄,故而此剑也有着灭魂之效。

    想到此,萧石竹又脱口大喊:“小心那剑,被刺中必然魂飞魄散。”。

    就在他说话间,那墨影剑身上已是黑气弥漫,如潮似水般的黑气,环绕着直扑小思眉心而且的长剑剑身旋转,发出阵阵刺耳的*。

    而小思虽鬼龄不大,但悟性极高,短短几年早已素天居的神剑术中的以气御剑和以意化诀练得出神入化;再加上平日里没少和师父出宫,为萧石竹铲除国内各派地方黑恶势力,也是身经百战。

    面对一个毫发无损的神魂,她确实不敌;但此元婴双臂已断,体内经脉又被萧石竹的玄力搅了个天翻地覆,所处破裂不说,还吃了一记摄魂诀;这种半残废的神魂,小思有百分百的自信能仅凭一己之力,将其诛杀!

    一听萧石竹大喊,又见那墨影剑上剑气凌厉,来势汹汹,小思立刻将背后背着的五柄长剑抽出抽出两柄,一手各握一柄,朝着那墨影剑迎头而上。

    她的这五柄长剑合称五灵,是盈盈用五块不同属性的灵石打造而成,不但无论是锋利还是坚硬,都足以以墨影剑媲美不说,还可以借剑施展出古神所传的五行灵术。

    在她左手中的那柄剑身弯弯曲曲,泛起耀眼红芒的长剑,就是火灵剑,可发出至刚至阳的火气,正是墨影鬼剑身上散发出的鬼气克星。

    而右手紧握着的那柄厚格素面,剑茎处有凸箍两道的长剑,名曰金灵剑,可引天地灵气中的金之气如剑身,使出鞘时还锈迹斑斑的剑身顿时沐浴在金光中,变得剑锋森然,光彩灿然。

    “铮铮”作响下,小思舞剑上前,使出素天居破军剑诀,登时金灵剑剑身上金光满天之间,横生出声势之猛大小气剑数十柄,旋转着缠住了那墨影鬼剑。

    叮当作响下,火花四射,那些鬼气与气剑缠斗起来,面对四面八方涌来的气剑,那墨影剑也停在了半空之中,寸步难行。

    小思身形在半空中一顿,再次一跃而起时,左手五指或弯或直,捏出一个法诀。然后在空中连连鹞子翻身,快速绕开了墨影剑,直扑其后方的元婴而去。

    长剑未出,剑身上的火气已然蓄势无穷,红芒高涨间,整个石洞中忽然热了起来!

    气浪鼓舞间,模糊了元婴的视线;小思抓住机会,迅速欺身而进,左手上的火灵剑斜挑刺出,直扑对方咽喉而去。

    剑尖未至,剑身上的灼热火气已然将那元婴眉毛烧得一根不剩。

    元婴不敢托大,身影虚晃一下往后俯身,躲过了小思那来势汹汹的一剑后,赶忙用所剩不多的玄力施展出鬼魅神功,闪身退到了两丈开外,却是早已浑身衣物破洞百出,全是被小思剑上火气灼出来的。

    透过那些边缘焦糊的破洞,还可以看到这元婴的肌肤上,也是多出焦黑。

    那元婴见小思快速收剑,再次驭风朝他飞来后,顾不得身上多处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再次闪身,朝着萧茯苓所在之处而去。

    小思登时大惊,她与元婴相距甚远,而元婴此时距离萧茯苓不过一两丈,再驭风追赶只怕来不及了,便边追便大喊一声:“范大叔,你还不出手吗?”。

    话音刚落,那墨影剑已然破去了她使出了所有气剑,呼啸着从后面赶上,剑尖直指小思后背而去。

    感知到森然鬼气疾速靠近,小思赶忙顿住身形一个转圈,手中双剑舞动,轻灵机巧忽高忽低,金光红芒飞舞间,道道剑影顿生,环在她身边围了个滴水不漏。

    那该死的墨影剑却不管不顾,毫不停息的朝着小思疾射而去。

    当的一声巨响下,火花迸射间,所有的剑影顷刻消散,小思将双剑交叉于胸前,准确无误的架住了那墨影剑,而带着鬼气的剑尖距离她的咽喉不过一寸。

    小思顿时怒火腾升,眯眼间,眼中闪过一丝杀气,双臂奋然用力;双剑感受到了主人的愤怒,登时光芒大作,随主人手一动而一绞,颤抖不停的墨影剑剑身上,随之传来了“咔嚓”细响。

    剑身上的鬼气,转眼也淡去不少。透过薄弱了的鬼气,隐约可见那本还完好无缺的剑身上,此刻已然多了三五条细小的裂痕。

    此时距离萧茯苓不过五寸距离的元婴,登时皱眉,脸色比之前更是苍白了许多。

    此剑在他丹田之中,炼化多年早已与他融为一体,鬼剑受损主人必然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小思这一招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元婴体内五脏六腑如遭火焚,灼烧起来,速度也随之顿减。

    但他见到萧茯苓已然拔剑横在身前,望向他的一双水灵灵的大眼中尽是不惧和自定后,脑中顿时浮现了萧石竹的相貌,心头立即愤恨横生。

    要不是萧石竹的出现,岂有今日之祸?这一笔账,就用萧石竹的女儿来偿还吧。

    越想越气的元婴喉结蠕动几下,喉咙一甜,“哇!”的口吐出一口鬼血来,在他与萧茯苓之间洒出一道血雾。而他却也距离萧茯苓不过两寸距离,便不管不顾,继而朝前扑去。

    与此同时,在萧茯苓四周的三苗已是惊慌失措的逃开;唯有麻龙与萧茯苓比肩而立,紧握手中长杖准备御敌。

    而萧茯苓脚下的影子已然人立而站,不等元婴惊愕,那影子已是奋然抬腿,对准他的头把腿快速的弯曲一缩,在一脚踢出。

    “影子鬼?”那元婴一身惊呼,身子已然倒飞出去。

    范锦鸿这一脚用尽了全力,令那元婴脸上五官瞬间变形,鼻口同时流血不止。

    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的元婴,虽心有不甘,但多处骨裂浑身作痛,已然没法在挽回摆局了。

    他愣愣的看着洞顶上,那些光滑的岩石,在心中暗自反问道:“结束了吗?”。

    语毕之时,正好身子缓缓翻转,大头开始朝下的他,见到不远处下方的萧石竹爬了起来;但因为筋疲力尽,双腿暂且依旧无力的缘故,只能跪在地上,喘息不已。

    那元婴本已黯淡的双目,立刻精光闪烁起来。

    既然杀了不萧茯苓,弄死萧石竹也不错。

    想到此,他忽然提气,身子在半空中一旋,使得腹部朝下后,最后的玄力引出丹田,游走全身间朝着萧石竹疾飞而去。

    诸鬼骇然,萧茯苓和范锦鸿距离甚远,小思又与墨影剑缠斗,难以脱身;而那四大统领至今也动荡不得,更是帮不上什么忙。

    看着浑身鬼气升腾,面目狰狞的元婴越来越近,萧石竹不惊不惧,大声下令道:“九幽国诸鬼听令,无论我的死活,一定要诛杀这个恶魔,还云梦泽三苗诸鬼一个朗朗乾坤。”。

    “临死还为他鬼操心,真是道德高尚啊!”那元婴一声冷笑,加速俯冲:“做好坠入黄泉的准备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