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瞬过后,只见到一道身影闷哼着,从灰雾之中倒飞冲出,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又向后骨碌碌的滚出三五丈去,方才停了下来。

    围观着的诸鬼本以为那是萧石竹,正要喝彩,却都在喝彩声脱口而出之前本能的先定睛一看,却见那个匐在地上,身上满是尘土之鬼不是萧石竹,也不是他们的大头领,而是一个身上升腾起几率淡淡的黑色鬼气,且灰头土脸的清秀文士!

    萧石竹的那一掌,成功的将自己的大部分玄力注入了对手体内,搅乱了对方经络和丹田中的玄力和鬼气后,彻底瓦解了对方的幻化之术。

    一时半会儿,元婴都无法调息,自然也没法在快速的施展出幻化之术来。

    “此鬼谁啊?”硬生生把喝彩咽下肚去的三苗诸鬼们,在短暂的沉默后,连连交头接耳的嘀咕议论了起来。

    麻垛和麻龙微微一怔,注视着那文士缓缓站起身来了;回想片刻后,他们都依稀想起了此鬼的面貌,正与一年前从北方来的酆都使臣一模一样。就连凌空于场上的宝翁里此时也注视着此鬼,惊得微微张唇。

    “当然是你们一致认为的大头领。”萧石竹浑厚有力的声音,从灰雾之中悠悠传出:“一个酆都大帝的元婴,杀死或是绑架了你们的大头领后,假扮而成的大头领来统治你们的,擅长套路的鬼。”。

    此言一出,看台上登时哗然四起。

    也是鼻青脸肿,额上布满汗珠的萧石竹,从灰雾中缓步而出。右手捂住的左肩上,有着一抹殷红。之前附着在他身上保护他的柔和白光,也早已不见了踪影。

    “父王!”见他左肩受伤,萧茯苓急得脸色煞白,脱口大声惊呼。

    躺在地上的大头领,不,应该说是酆都大帝的元婴,微微抬起头来,眼中迸射出愤怒的火光望向萧石竹。

    他恍然大悟,萧石竹一开始打算和他较技之时,打得就不是杀了他的注意,而是让他的真面目和秘密一同暴露在三苗诸鬼眼前。

    两鬼相距两三丈的距离,默然地四目相对着。萧石竹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愤恨,而元婴也看到了萧石竹眼中的仇恨。

    转瞬过后,那元婴嘴里轻声念叨着:“我还没输!”,从地上缓缓爬起来后,掸去身上尘土,朝着萧石竹迈出了一步。

    他的伤不重,只要在萧石竹的玄力尚未排除体内前,不使用玄力施术,光凭拳脚取胜既可;但反观萧石竹,却是伤的不轻。且不是他中了元婴的几记重拳,身上已是多处骨裂,就说说他那左肩上的贯穿伤,已然令他左臂没法抬起来了。

    当元婴朝着他迈出第三步时,忽地有四道鬼影不约而同在场中一闪而过后,齐齐落在了元婴的四方之上,将其围在其中。

    这四道鬼影正是三苗鬼族之中,一鬼之下万鬼之上的老虎汉统领嘎哥,硬手统领波东哈,以及理老统领宝翁里和祭司统领麻垛。

    正面的嘎哥方才落地,腰间寒光闪烁的那一尺来长的齐头砍刀,已然疾速出鞘,刀尖直指这元婴的心窝。而在后面的波东哈紧握在手中的钨钢巨斧,也架在了元婴的脖子上。

    麻垛大祭司的手中则是凭空多出了一柄长不过两寸的乌黑短骨杖,将其横在胸前;杖身上那些奇怪的三苗图腾,泛起了道道诡异的血色红芒。

    唯有宝翁里的手中空无一物,只有他肩上的三尺大蜈蚣,正眼含恶意,凝视着那元婴,不停地抖动着头顶长长的触角。

    “酆都大帝!”沉默片刻后,麻垛将手中长杖那套着一根牛角的奇特杖顶,抵到了元婴脸上,怒声呵斥道:“你把我们的大头领怎么样了?他还活着吗?”。

    说话时,那绑住套在杖顶牛角的绳子上挂着的几个造型独特,喇叭花形的铜铃一摇一晃,发出一声声清脆的铃音,令那元婴顿时头晕目眩起来。

    不到一息功夫,那元婴所见之物,无一例外的出现了摇晃不停的重影;而他的五脏六腑更是翻江倒海。

    看台上的三苗诸鬼也是群情激奋,纷纷起身,七嘴八舌的怒吼着:“酆都大帝居然派出自己的元婴假冒我的大头领,从而把我们蒙在鼓里!真是欺鬼太甚!”。

    “四大统领快快动手,杀了他为大头领报仇泄愤!”

    “应该把他剁成肉酱去喂岩火熊!”等等之类的义愤填膺之言,从看台上此起彼伏的响起,震天憾地响彻山洞。

    “我是酆都大帝的分身,既可代表酆都大帝。”群情激奋下,那元婴纵然越来越是头晕眼花,无比难受,但还是在咬咬牙后,厉声对四大统领质问道:“就凭你们这些下等的人魂,配来质问我吗?也配来对我指指点点吗?”。

    此言一出,不管是宝翁里还是麻垛,都是纷纷一怔。确实,按冥界的等级制度,他们是无权质问酆都大帝什么的。

    更何况他们现在把刀剑兵器直指对方,那更是大不敬之罪了;万一大头领要是还活着,他们又激怒了对方,对方一怒之下不吐露大头领的下落,那该如何是好?想到此,麻垛和宝翁里忽然有些犹豫起来。

    “别怕他。”就在麻垛和宝翁里有些不知所措得心中焦急时,萧石竹的声音忽然传来:“只要你们的大头领还活着,你们只需控制住他,我就能用摄魂诀,从他的意识里,套出你们大头领的下落。”。

    麻垛和宝翁里闻言又是一怔,但同时眼中的犹豫却因萧石竹此言而瞬间荡然无存。萧石竹的话,无形中带给了他们一丝绝望中的希望。于是他们都收起了惊慌失措,再次全神戒备着,盯紧了那元婴。

    吵吵嚷嚷的三苗诸鬼们,也顿时安静下来后,期待中带着一丝丝淡淡感激的目光,齐齐落在了萧石竹的身上。

    只见萧石竹微微粗喘着走上前来,站到嘎哥身边,环视了这四个大统领后,又看了看那元婴,观察到对方眼底浮现一丝丝不易察觉的惊恐后,缓缓说到:“请你们替我,把他的双臂砍下来。”。

    “啊?”麻垛他们纷纷一惊,用疑惑的目光望向萧石竹。

    “还想不想知道,你们大头领的下落了?”萧石竹不急不慢的反问到。伤口已在玄力的治疗下完全愈合的他,停下了粗喘。

    话音落地,四大统领又愣了半晌后,嘎哥冷冷的望着那元婴,毫不犹豫的疾速挥刀;身摧刀往刀随鬼转间,两道寒光在元婴双肩上分别闪烁一下后,把元婴的两条臂膀活生生的卸了下来。

    那元婴登时吃疼,方才倒吸一口冷气,还没来得及痛叫起来,萧石竹已一个箭步上前,右手五指撑开,一掌拍在了他的头顶天灵盖上。

    他全神贯注地紧盯着元婴的双眼;元婴的点滴回忆,源源不断的传入他的脑海,如走马观花,一幕幕的不断闪现。

    从他是何时被酆都大帝炼造出来,又是怎么学会神鬼之术的,何时到了三苗,又是如何用缚神咒困住大头领三苗后幻化为对方模样,以及往后他把大头领关押在了何处,和经常拿一些三苗小鬼在暗中做体魄实验等事,无一不漏的在萧石竹脑海之中浮现出来。

    这些点滴记忆看得萧石竹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尤其是那些三苗小鬼被元婴活生生开膛破肚,或是往体内注入各类毒药,观察和试验毒性,以及往把人魂鬼血和兽魂鬼血互换等等惨无人道的试验,令萧石竹气愤得浑身发抖!

    再看那元婴,满脸尽是呆愣的他,两颗眼珠微微往上一翻,露出大片眼白后,嘴里发出“呜呜”的*声;还有一丝清口水,不禁从嘴角流了出来。

    片刻后萧石竹猛然放手,停下了施术,再次粗喘起来。而眼中本已淡去的愤怒再次复燃,比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没有了双臂元婴也在此时双膝一弯,跪在了地上;与往日被萧石竹施展了摄魂诀的鬼不一样的是,身为神魂的他并没有立刻疯疯癫癫,也没有失去知觉,只是顿时筋疲力尽,浑身无力罢了。

    萧石竹一个弯腰,剧烈的咳嗽起来;之前玄力本就为比武而消耗了不少,此时有用来施术耗去了仅剩不多的多数玄力后,他也顿觉双腿发软的同时,双眼突发黑,险些站立不稳一头栽在了地上。

    幸得宝翁里和麻垛眼疾手快,迅捷出手扶住了他,不然他必将摔在地上来上一个狗啃泥。

    “你也好,酆都大帝也罢,你们都不配做神,你们只不过是顶着神的名号,做着魔鬼勾当的恶鬼。”萧石竹在麻垛和宝翁里的搀扶下,强撑着站直了身体,俯视着也抬起头来看着他的元婴,厉声呵斥道:“那些三苗小鬼,有的了还在吃奶呢,你怎么下的去手?”。

    此言一出,麻垛他们又是一怔,就连看台上的诸鬼,也在听清了萧石竹的话后纷纷愣在了原地;联想起这一年来,云梦洲各地的小鬼失踪事件,顿知是眼前这个酆都大帝的元婴所作所为后,心中的怒火也渐渐的升腾了起来。对北阴朝的失望,也正在一点点的萌芽。

    “你永远不可能打到我们的。”那元婴注视着双眼泛红的萧石竹一个冷笑后,有气无力的答非所问道:“你审视我的同时,我也审视了你的内心;女娲伏羲家的小子,别看你横得很,做事情也很果断,但你的内心从此太多的人性和善意,你就不适合争霸!更不适合做一个统治者!你现在跪下给我磕头,然后自刎,我尚可考虑一下饶你的老婆孩子们一条命。”。

    “放你 妈 的屁!你当老子傻啊!我一死我老婆孩子还能活吗?”萧石竹攥紧双拳,一字一顿的道:“老子不想做什么统治者,只想做一个推翻你们黑暗统治的领导者而已。”。

    “呵呵。”那元婴猛然站起身来,大喝一声:“那就对不起了。”。同时左脚忽地抬起,重重一跺地面,鞋底顿生四道长长的符文,如伏地游蛇,快速扭动着扑向了已经举起手中兵刃的四大统领,瞬间便将这四鬼定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就连趴在宝翁里肩头的蜈蚣,亦是如此。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