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一息时间,萧石竹便已欺身而进。同时一拳猛然挥出,带起劲风一阵,朝着大头领的面门而去。

    大头领因为萧石竹忽然提到了玄力而分了神,毫无防备的他右脸结结实实的挨了萧石竹一记携劲风快速而至的重拳。

    脸上肌肉剧烈颤抖间,顿时全部挤在了一起。

    斗技场中,萧石竹与三苗大头领的身边凭空徒生劲风阵阵;四周看台上,在短暂的沉默后,忽然爆发了此起彼伏的哗然声。

    萧石竹愣愣的看着只是身子微微一倾,却没有被打飞的三苗大头领,瞪大了饱含渐渐泛起不可思议之色的双眼。

    他自己出的招自己清楚,这一拳用尽全力而力道之重,足以开碑裂石;普通鬼魂要挨了这么一拳,就算不魂飘魄散,那也必然伤得不轻,是绝对会落下点几级伤残。

    可那大头领挨了一拳,除了脸上皮肉挤在了一起外,其他的什么事都没有。

    萧石竹惊愕之余,目光上下一扫对方后落在了自己那只紧贴着对方脸颊右手拳面处,但见拳面下闪烁着一层淡淡的金光,不靠近细看还真不容易发现后,顿知是三苗大头领在中拳之前,悄然控制了一小股玄力,游走到即将被击中之处,顺着毛孔慢慢喷薄而出,在他的皮肤上形成了一道坚硬的铠甲。

    如此一来,他虽然用了玄力但是不多,完全不足以被他鬼发现,却还能挡住萧石竹的重拳,真是一举两得。

    萧石竹讪笑几声,装疯卖傻道:“和我想象的有点不一样啊。大哥,我可以从来一拳吗?”。

    “你说呢?”反问着,三苗大头领已经伸手扼住他的右手手腕,再右脚前回转,另一只手将萧石竹右腋下面提举并插入。

    下一秒后,萧石竹被他轻而易举的提起后举过头顶,同时以右脚为轴,将回转左脚而推移,接着一个过肩摔就把萧石竹扔了出去。

    萧石竹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后,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又往后滚出七八丈,直拦腰撞断了三棵石笋后,才停了下来。还带起了一道久久不散的尘埃。

    看着场中尘埃四起,三苗鬼们又欢呼了起来,纷纷为他们的大头领叫好不停。萧茯苓的心头也是猛然一颤,顿时紧张了几分,双手紧紧地握住灭月剑的剑鞘。

    唯有小思,祭司麻龙和双手环抱于胸前的祭司统领麻垛沉默着,眼中没有兴奋也没有担忧,反而多了几分钦佩。小思感知力不错,纵然尘埃遮掩下看不清萧石竹,但也能感知到对方安然无恙。而身为祭司的麻龙和麻垛,又天生对自然之力有着异于他鬼的强烈感知力。他们都能清楚的感知到,躺在升腾不息尘埃里的萧石竹看似狼狈,实则体魄被一层强大的自然之力如虫茧一般包裹得严严实实。

    也正是这层自然之力,为他化去了所有的力道。

    他们此时都已然坚信,萧石竹就是那个神之子;也只有身怀万物始祖的玄力之鬼,才能如此轻松的控制自然之力。

    见萧石竹在尘埃之中丝毫不动,还以为自己是不是真的一招伤了萧石竹的三苗大头领,很是困惑的站在原地;毕竟萧石竹是有玄力在身的鬼,怎么可能一招毙命呢?

    想到此大头领也没敢乱动,只是紧紧地注视着那渐渐淡去的尘埃中,慢慢显现而出的萧石竹的身影来。

    可当尘埃完全散去后,他才萧石竹并不在那儿,之前大家都以为躺在那儿的是萧石竹的身影,如今看到的却不过是几块碎裂的石笋;萧石竹早已不知所踪。

    大头领又是一怔,赶忙环视场中各地,找寻着萧石竹的身影。

    就在此时此刻,那几块代替了萧石竹而躺在了地面上的断裂石笋,如长了翅膀一般统统冲天而起。在半空之中划过一道道弧线之后,分别朝着大头领的面门前襟疾射而去。

    与此同时,大头领四周地上的石笋身上也是裂纹顿起,渐渐的扩大开来,随着碎裂的“咔嚓”细响,石笋们纷纷拦腰断裂,弹射而起朝着大头领风驰电掣般疾射而去。

    而消失了片刻的萧石竹,已从之前被断裂的石笋遮掩住的一个地洞中爬了出来。

    诸鬼现在才知,方才萧石竹是借着尘埃的掩护,以及他们欢呼声的干扰,悄然在身下快速的挖出一个地洞躲了进去,并且用碎石掩盖住了洞口,使大头领暂时找不到他的身影一下愣住,误以为他有多高深莫测而心中畏惧。

    吓唬人的这一套,萧石竹在人间做神棍的时候就已是轻车熟路,此时此刻用在实战中更是熟能生巧。

    只见被他唬住的大头领,在无数飞石的攻击下,只能手忙脚乱的击打着四面八方而来的飞石,却忘了还击萧石竹一事。

    那大头领双手齐动舞得密不通风,时而出拳时而掌击,时而又是掌劈脚踢,或是肘撞拳击;行云流水的左打右挡间,仅仅靠着蛮力将大块大块的飞石击得四分五裂。

    而站在远处的萧石竹双手合在胸前,捏出一个法诀,继续超控着所有尚未成为齑粉的碎石再次从地上激射而起,朝着大头领呼啸飞去。

    望着那些碎石虽然迅速且数量众多,但都被大头领一拳一个的逐一击碎后,三苗鬼们再次欢呼起来。其中一个年轻气盛的三苗冷笑一声,眼露鄙夷的他,以轻蔑的口气嘲讽:“这九幽王在打什么?一下都没能伤到我们大头领,简直就是个废物啊。”。

    “年轻的小鬼,九幽王这才聪明。”坐在他身边的大祭司统领麻垛闻言,不禁哑然失笑后,捋着颌下胡须,继而眯着眼注视着场内,一语道破天机:“他深知我们鬼族擅长近身搏斗,便扬长避短,使出神鬼之术远距离攻击。这叫策略,不叫废物。”。

    说话间心中狐疑连连,今日的大头领居然不用三苗巫术还击,只是一味的用蛮力和拳脚进攻,不免有些古怪。

    当他话音方落落地,千百颗大小不一的飞石,已全部被大头领迅雷般的快拳逐一击碎,化为一道道升腾的尘埃,弥漫在斗技场中,将场内以大头领为中心的四周大片地方,化为一片模糊的灰色。

    萧石竹迫不及待的一个闪身,施展出了鬼魅神功,一眨眼的功夫窜入了灰雾之中。

    紧接着,在朦胧的灰雾中,依稀可见鬼影闪动不停,时而分开时而相撞在一起,砰砰作响声,也随之接二连三的传来。其中还夹杂着几声闷哼。

    “用尘埃形成的迷雾,挡住对手的视觉。”祭司统领麻垛不由得抚掌,道:“很好的对策。”。

    之前鄙夷萧石竹的那个年轻三苗鬼大有不服,不禁撇了撇嘴,骂了一句:“这耍心眼算什么?”。

    “宝翁里可没说他们不能耍心眼。”麻垛说着,眼中的钦佩更盛几分。

    升腾不息的灰雾中,萧石竹使出鬼魅神功,占着浓密的尘埃而神出鬼没,狠狠的打了那元婴几拳;可元婴也不是吃素的,随手用快拳还击了萧石竹十几下。两鬼旗鼓相当,斗得不亦乐乎。

    与此同时,元婴也得意忘形起来,企图在迷雾之中,解决了萧石竹,便将玄力聚与双拳之上,掌拳不断变化,击打着胆敢欺身而进的萧石竹。

    殊不知萧石竹还有后招等着他。

    同样身怀玄力的萧石竹深知,玄力固然强大,但只要那元婴一旦使用玄力,在一段时间内体内玄力就会急速下降,而维持幻化之术的玄力必然也跟着减弱。

    届时只需要一击,带着玄力的一击打中对方丹田,并且将自己的玄力输入对方体魄之中,必能搅乱对方体魄内的玄力,破了他的幻化之术。

    于是他开始了一个酝酿许久的计划,便是先发制人,快速欺身而进,拳出如风般直打那元婴面门而去。那元婴躬身而退,避开了萧石竹的直拳,但萧石竹也不接着出招,只是迅速收拳的同时,足尖点地身子后仰,往后倒飞。

    那元婴见他再逃,便再好胜心的驱使下,冷哼着追了上去;见对手被成功的吸引过来后,萧石竹不慌不忙的且战且退,往着灰雾边缘而去。

    元婴想要在灰雾中杀死他,且能容得他逃出迷雾。借着迷雾模糊了围观诸鬼的视线,抑制不住内心激动的他,在迷雾里毅然决然的使用玄力,几个手诀变化后,以自身玄力和魂气,只用了一息时间,便造出了一个半圆形的结界。

    黑色的森森鬼气凝聚而成结界,将萧石竹和他笼罩在了灰雾之中。任由其中天翻地覆,外面也无鬼可知。

    但这也是萧石竹最希望看到的。只要对手以玄力施术,那么体内的玄力就会急速锐减。

    果不其然,在那元婴追击而至,用聚集了浑厚玄力的双手,紧握成拳后痛揍了萧石竹十几下后,忽地粗喘。

    将这一切看在眼中的萧石竹依旧没有出手,只用鬼魅神功,闪身躲避着对方的攻击。在加上玄瞳使萧石竹可清晰的看到对方出招的轨迹,躲闪更是轻而易举了;时而还手,也不过是在避无可避之下,被动的格挡而已。

    三两息间,酆都大帝的元婴又打出了十几拳去,带起阵阵凌厉的劲风,却只打中了萧石竹三两下;如此一来,萧石竹已是成功的激怒了元婴。

    见笼罩着结界的尘埃已是渐淡,盛怒之下元婴焦虑了起来;一旦尘埃落去,玄力造成的鬼气结界必然暴露在三苗众鬼眼前。堂堂的三苗大头领,居然会酆都大帝的鬼气结界?那自己的身份必被怀疑。

    于是乎,他不顾一切提出丹田里的大半玄力顺经脉快速游走,也使出了鬼魅神功追赶萧石竹而去。

    力求在尘埃落地之前,斩杀萧石竹。

    几息过后,他终于追上了佯装出疲于奔命的萧石竹,惊怒交集的元婴信手一招,一把尘埃从地上扬起,飞到他手中迅速凝聚成一柄尖锐细长的长枪,在他手中快速一旋,枪头毫不犹豫的刺向萧石竹左胸。

    萧石竹此时玄力也消耗太多,没法再用鬼魅神功躲闪,只得以玄瞳看清那一枪刺来的轨迹后,把身子微微往下一蹲,使尖锐的长枪只是顺着他锁骨下贯穿而过时。

    掌心中玄力喷薄的右手,反手一掌击中元婴的丹田处。

    “让大家一起看看你的真面目。”萧石竹微微抬头,注视着满脸尽是杀气的元婴,翘起了溢出一丝鲜血的嘴角。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