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328】比武较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面对慷慨激昂的龙女,英招和影儿只是一怔之后,并开了轮番上阵;可劝说半晌后嗓子都直冒烟,那龙女还是坚决不撤。

    见她如此的固执而又倔强,英招实在没法了,这才气呼呼的拉起影儿,奋然转身夺门离去。

    方才出门,英招就对守在门外的太守卫队总旗招招手,叮嘱道:“鱼铉,你快去我的卫队里抽调两个能打的小旗,让他们带上自己的手下士兵过来此地,一旦开战他们要竭力保护龙女她们的安全。”。

    “诺。”那个高瘦的人魂拱手一拜,转身离去。

    英招立在龙女家门前的石阶下,目送着手下的总旗离开后,举目眺望着北方天际,愣愣出神间不由得皱了皱眉。

    他知道,那远方灰蒙蒙的天际下方,有着一只庞大的北阴朝水师,满载着床弩,火石炮和投石机等重型攻城武器,和两百万的阴兵,正在逐步逼近朔月岛。

    “夫君,你在担心什么?”影儿见状,柔声问到。

    “太多了。”英招闻言,眉头又紧锁几分,微微一叹:“此次敌军来势汹汹,数量众多,朔月岛守军不过二十多万,曲部民兵也只有十几万,我担心......”。

    话未说完他就忽然顿住,思忖片刻后,又道:“我已经几千年没打过这么大的阵仗了,真怕辜负了大哥的期望啊。”。

    语毕不再多言。

    其实就算他不多说,影儿也知道他担心什么;两百多万的北阴朝大军逼近的消息,她在屋中是听得清清楚楚,如此数量庞大的阴兵,足以把这小小的朔月岛打成齑粉。战争一旦打响,那必然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殊死恶战。

    “你一直是我的英雄。”但是片刻后,不惊不惧的影儿抬起自己的纤细的手,轻抚英招脊背,柔声道:“是英雄,就不要唉声叹气的,拿出你的勇气和信念来,做好你该说的事情就行。”。

    “更何况朔月岛占尽地利优势;而且,岛上诸鬼是军民上下一心。”说到此,影儿微微回头,瞥了一眼身后那扇虚掩着的大门,听着门后依稀的捣药声,以平淡的语气继而说到:“谁说你只有三十万的兵力可调的?我们也是你大太守的手下之兵啊。”。

    英招闻言一愣,缓缓转头望向正好也转头看向自己的影儿,四目相对时,他在妻子眼中的目光里,看到了几分坚毅。之前在身后的阁楼里,在龙女的眼中,他也看到了这样目光。

    他在环视身前下方的卫兵们,他们当中有的还没上过战场,但当他们与英招四目相对时,眉宇间却没有丝毫畏惧和恐慌,只有坚定之色。

    “我们必胜!”影儿不再多言,只是淡然一笑间伸出手去,牵起了英招满是老茧的宽大手掌;十指相扣的霎那间,为英招带了巨大的勇气......

    云梦山下,沉浸在湖水里的山腹中,有一个高有百丈,两顷左右大小的天然洞穴,足足可以容纳上万鬼。

    而洞穴正中处,有着三苗鬼们用巨大的岩石垒砌出的一个高有十丈,直径足有百丈的圆形斗技场。场中随处可见坑洼不平的地面、林立着如指天长剑般的石笋和深浅大小不一的水洼。

    围墙朝内那面,还镶满了兽魂的颅骨、脚骨和肋骨,乍看之下这围起斗技场的不是厚重的石墙,倒像是骨头垒砌而成的。

    而在斗技场的宽阔围墙上,是三层的高大的台阶,每层台阶前都有兽骨编成的栅栏环在了过道最前面。面上挂满了犬神旗帜,且每隔一丈又插有一个用兽头颅骨做成的火盆。

    绿油油的鬼火在盆中升腾摇曳,把下方的整座斗技场照得明亮之余,又颇为诡异。

    而最后一层的顶部四方上,用四块高有数丈的巨石,雕刻成了四只栩栩如生的高大犬神石像,或站或蹲,或卧或坐;每尊石像的头顶都直抵洞顶之上,难以看清真容。且在石像的两侧,又都有一条长长的回转楼梯,镶嵌在围墙外面,通往斗技场外下方。

    此斗技场历史悠久,在冥界已有几千年的历史了;向来是三苗鬼族用来在冬至日斗熊娱乐所用,也是历代大头领选拔之地。

    在这斗技场中,每一寸土地都曾沾满了鬼血,充斥着野蛮气息的同时,也书写着历代三苗头领的勇猛和果敢。

    此时此刻,围墙顶部的那三层台阶上坐满了云梦寨中的三苗鬼。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皆有;云梦寨中有头有脸的三苗鬼,也都全部到场。他们高声欢呼着,带起阵阵震耳欲聋的回声的同时,兴奋的目光纷纷落在了场内,那分别站在场中南北两面边缘的九幽王和他们的大头领。

    萧石竹安静的像是石化了一样,呆立于场内的南面边缘,对三苗鬼们的惊呼和高喊声充耳不闻,只是静静的举目望向对面。

    从容淡定的他,一言不发的注视着自己的对手,愣愣的看着他此时正在兴奋的奔跑,伸开双臂享受着场上的欢呼。

    “难道九幽王怕了?”坐在围墙东面的麻龙,看到萧石竹安静得出奇,不禁嘀咕了一句。

    “怕?”坐在他身边,抱着灭月剑的萧茯苓冷哼一声,反问道:“祭司大人真会开玩笑,我父王怕过谁啊?他只是在聚气而已,为一会待会的大战做准备。”。说完便撅起嘴来。

    麻龙闻言不惊不怒,反而觉得萧茯苓煞是可爱,于是哈哈大笑几声,附和道:“对对对,毕竟他九幽王的本事,老朽是亲自见过的。”。

    说话间眼中闪烁着真诚的钦佩,同时也有着几分与兴奋交织在一起的期待,从眼中迸射而出,落在了萧石竹的身上。

    他见过三苗大头领的本事,也见过萧石竹的,说不清谁更胜一筹;故而就更期待这场即将开始的较量,也相信这绝对是一场永生难忘的比武较技。

    “那是。”萧茯苓得意洋洋的答了一句后,站起身来对着自己的父亲大喊道:“父王加油!”。

    场内的萧石竹忽然抬头,与女儿四目相对之时微微一笑,然后低下头去,对自己的影子悄声说到:“去保护翁主。”。

    话音刚落,他脚下的影子便淡了几分。

    与此同时,三苗的理老统领宝翁里从墙顶一跃而下,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场中正中处,双手平伸对萧石竹和大头领一招手后,又把双手高抬一摆,示意大家安静。

    山洞里的欢呼声随之停了下来,使得偌大的山洞在片刻之后,回声一一消散时,沉浸在一片寂静之中。

    诸鬼兴奋的目光,随着移动起来的萧石竹或是大头领,缓缓朝着场中而去。心中的激动,不减反增。

    “这是一场殊死搏斗,二位就算下了死手,也不必为打死对手而负责,但是同时我也希望,这也是一场公平公正的战斗。我不希望看到有暗器之类的武器,出现在斗技场中。”理老宝翁里咳嗽几声,清了清嗓子后,继续用嘹亮高亢的声音说到:“双方可用自身神术对决,但必须徒手比武;若在对方的攻击下撑不住可以去喊停保命,可一旦喊停,或是被对方打死者,则为输家。”。

    顿了顿声,他环视着萧石竹和三苗大头领,又问到:“听清楚了吗?”。

    两鬼不约而同的把头一点,“嗯。”了一声。

    两人应声方才落地,宝翁里便是足尖点地一跃而起,腾升到半空之中凌空而不落,环视着身下场中,高喊一声:“我宣布,比武较技开始!”。

    他话才出口,已是气息突变,浑身上下杀气凛然的三苗大头领身上衣袍无风自鼓,对准萧石竹的面门挥出了那早已紧握着的左手拳头。

    “砂锅大的拳头,还能打这么快?”萧石竹只觉得一道凌厉劲风扑面而来,当下惊呼着,也没出招硬接此拳,只是使出玄力游走全身经脉的同时,腰向后弯身子也随着往后一仰,使得大头领的拳头只是擦着他的鼻尖划过。

    他料定了对方不敢使出玄力,自然没有对这一拳畏惧;只是接着足尖一个点地,身子往后一仰倒飞出去。

    与此同时,一部分玄力已然游走到了他的眼睛中的经脉里,同时双手齐动,快速结出三个鬼神术的法印。

    无论是他法印速度,还是大头领的挥拳速度,都是速度极快如奔雷闪电,令台上观望的诸鬼看得眼花缭乱。

    须臾之间,萧石竹已然倒飞出七八丈去,稳稳落地后双唇快速连动了几下,默念着什么;与此同时所有的三苗都看到了他身上泛起的柔和白光将他笼罩其中,以及他那双早已变化了的双眼。

    随之而动,尾随而来的三苗大头领,却见到萧石竹那双本该外白被黑的眸子,也在刹那间变成了外金内黑的模样,且黑色的瞳孔之中泛起了无数的点点细小的蓝光,在瞳孔之中不停的飞舞旋转;宛如无穷无尽的宇宙,在他眼中生生不息后,不禁一愣顿时驻足不前,硬生生的停在了距离萧石竹不过五丈之地。

    他感觉到了萧石竹体内的玄力,此时是如此的强大,如同浩瀚星辰一般,和之前的弱小无力截然相反。

    而擅长察言观色的萧石竹,也注意到了他那眼中泛起的惊愕,以及嘴角肌肉快速的抽搐后,立刻调笑道:“怎么?想不明白我的玄力为何忽然强大起来了吗?”。

    他虽是调笑,但声音洪亮,在场众鬼都听清了他口吐的每一个字,顿时纷纷一愣后,小声的议论了起来:“你听到了吗?他说体内玄力?”。

    “当然听到了,我又不聋。”。

    “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神之子?”。

    “这么说,传说是真的了?”......

    议论纷纷响起,三苗大头领停在耳中顿时乱了方寸,心乱如麻。

    就连凌空而立的宝翁里嘴里,也在注视着萧石竹的同时发出了“咦?”的一声惊疑声后,轻声喃喃道:“古神玄瞳?怎么可能?”。

    “那是因为在见你之前,我就控制着体内玄力,使其呈现出虚弱之象;这种小把戏对于也有玄力的你来说,并不陌生吧?”萧石竹瞧准了机会,说话间毫不犹豫的使出鬼魅神功,带起阵阵残影朝着他扑去。

    【总旗——军事官职,一个总旗管理着五个小旗,五十个士兵。】

    【小旗——军事官职,一个小旗管理着十个士兵。】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