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327】我不撤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屋外迷雾弥漫,如曼舞轻纱一般,挡住了大部分阴日之光,使得大堂之中幽暗了不少。

    三苗大头领藏在阴影之中的脸,在见到萧石竹之后,便是铁青了几分。

    玄力互相吸引,他体内玄力随着萧石竹的到来沸腾之余,也能清楚感知到萧石竹体内躁动不安的玄力;顿知面前的这个九幽王,正是传说中的神之子。

    惊愕之余,三苗大头领不动声色的暗忖着怎么将其除掉?

    而萧石竹则不惊不惧,依旧保持着微笑打量着三苗大头领。

    他曾听鬼母和盈盈都说过,古神们通过对玄力的控制,而创造了五花八门的神鬼之术;虽说多数随着古神们的消逝而失传,但其中有一门心法,是能修炼元神将其显化婴儿,并未失传。

    说白了,这就是一个元神的分身术。

    而且鬼母还告诉过他,玄力也好魂气也罢,都和人的掌纹一样,每个鬼的魂气都是大相径庭;除非是元婴,方能与本体的魂气一模一样。比如眼前这个三苗,玄力和魂气都是鬼气森然,与鬼母所述的酆都大帝魂气无二。

    鬼精鬼精的萧石竹,再联想到洞乌哈所说,三苗大头领自从酆都大帝使臣回去之后,这一年来的一些怪异;又见眼前这个三苗头领浑身上下没有一丝一丝的三苗鬼的魂气,就猜到了这一定是酆都大帝的元婴所化而成。

    他之所以敢这么笃定,是因为他暗中知道一个秘密,酆都大帝不敢离开酆都;所以眼前这个三苗一定是元婴。

    当初的所谓使臣,应该也是酆都大帝的这个元婴,他一定是用了什么办法,把真的三苗大头领藏匿或是杀掉了。随之自己幻化成了对方的模样,以此来对三苗鬼族发号施令。

    既然是元婴,萧石竹也不怵;而且他很快就明白了,如果能揭穿对方的身份,三苗一族必然会倒戈于他这边。

    想到此,有几分小得意的萧石竹还没开心许久,并忽然有些纠结起来。

    他自己能察觉到对方体内的玄力,但三苗一族未必可以;否则酆都大帝的这个元婴在此发号施令已有一年之久,为何没有三苗揭穿他呢?

    “原来是九幽王啊。”正煞费苦心的思索着对策时,三苗大头领已然率先开口问到:“你不好好在你的玄炎洲待着,跑到我的云梦洲来干嘛?”。

    “借兵。”萧石竹简单一答后,缓缓说明了前因后果。但却隐去了借兵防御朔月岛一事,只是说借兵攻打杜子仁而已。

    “呵呵。”三苗大头领闻言后轻蔑一笑,反问道:“早闻你九幽王这些年来征战四方不断,岂会缺兵少将?”。

    说话间,已然想到了除掉萧石竹的对策。

    “但你应该知道,我们一族崇尚力量。”于是顿了顿声,不等萧石竹开口,他便又道:“若是没有点真本事,你就死说破嘴皮,我也不会借兵给你的。你必须展现你的实力,让我们看到才能借兵给你。”。

    “知道。”此言一出,正中萧石竹下怀,他眯眼一笑,点头说到:“那大头领要如何?”。

    山风穿堂而如,将他身上的黑袍吹得一鼓。

    三苗大头领见到萧石竹淡笑的脸上,挂着一丝自信后,不知对方再打什么主意的他暗自一怔;接着抬手指了指他下方左右四鬼,缓缓说到:“在座的都是我们一族的鬼雄,跨刀的这位勇士嘎哥是我们一族的老虎汉统领,背斧勇士波东哈是我们一族的硬手统领。另外的这个年轻人魂宝翁里是我们一族的理老统领,老者麻垛则是祭司统领;你任选其一与其比武一较高下,赢了的话要多少兵我给你多少!”。

    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感知到了萧石竹体内虽有玄力但并不强大,未必是身经百战,魂气浑厚的三苗勇士们的对手;故而以三苗的传统来掣肘萧石竹,这样他就能暗中使坏,让萧石竹在较量武斗时不幸身亡,以此达到铲除神之子的目的。

    并且只要萧石竹应战,就是力战身亡了,九幽王的随从们,还不能怪他。

    那四鬼纷纷转头,对萧石竹微微颌首,而勇士波东哈和嘎哥的眼中,则闪烁着越来越强烈的期待和兴奋,一副巴不得萧石竹选他们的模样。

    萧石竹也对他们纷纷含笑点头,算是一一打过招呼后,目光一扫,最终落在了三苗大头领布有疤痕的脸上。

    萧石竹要想揭穿对方的真实身份,只能破了他的幻化术;而既然对方是有玄力之鬼,那幻化模样之术也肯定由玄力维持着,要破除这类术,那就必须用玄力去击打对方。或是让对方体内玄力剧减,短时间没法恢复而无法维持幻化术。

    想到此,萧石竹饶有兴致的注视着大头领,微微翘起嘴角一笑后,摇摇头淡然答道:“我选你。”。

    他话音不大,但在三苗大头领听来确如晴天霹雳一般,令其微微耳鸣的同时,有些措手不及。

    他那本是无懈可击的计策,被萧石竹三个字就轻而易举的破解了;大堂之中的空气瞬间凝固,气氛有些许尴尬。

    大头领心头猛跳几下,蓦然间愕然不已;他万万没想到萧石竹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令他顿时骑虎难下。一旦应战必然要使用玄力,那自己的真实身份必定暴露;可若不应战,在崇尚力量,且对此很是疯狂的三苗一族中,便会顿失威信。

    只是须臾之间,大头领下方的四个三苗鬼已对萧石竹投去了钦佩的目光;要知道在他们一族里,历代担任大头领,并且继承三苗这个名字的鬼,那都是全族之中最果敢勇猛的勇士。萧石竹敢于挑战他们当中最勇猛的勇士,光是这份勇气就值得他们这些向来崇尚力量之鬼去尊重和敬畏。

    “怎么?”见沉默着的大头领迟迟没有搭话,萧石竹趁热打铁,似笑非笑着问了一句:“难道我不可以挑战你吗?”。

    三苗大头领眼角肌肉抽搐几下;如今骑虎难下他只能硬撑着站起身来,大喝道:“好啊,我接受你的挑战!”。

    “请!”萧石竹一个侧身,对着大门外做了个请的手势后,底气十足的道:“麻烦大头领召集寨中所有鬼来围观,我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堂堂正正的赢你。”。

    他的提议立刻得到了屋中除了大头领和他之外的其他鬼的认可,尤其是萧茯苓,居然兴奋得蹦了起来。

    那三苗大头领眼角肌肉又是几下抽搐,心中忽生几分悔意......

    “报,松涛港与松涛城的布防已经完毕。”。

    “月辉港与月辉城的百姓已经疏散。”。

    “福枫港和福枫城的炮兵已经就为。”。

    “空骑和飞天军已进驻玄水湾和玄水城。”,小虞山城的太守衙门中,四个全副武装的副将齐齐站到了英招身前,你一言我一语的汇报着朔月岛各地战前准备情况。

    敌军逼近下,已经好几日没有卸甲的英招,静静的听他们说完后,面带满意之色的他点点头,抚掌道:“很好!”。

    “那么军士家属疏散工作进行的如何?”顿了顿声,英招又问到。

    “基本已经疏散完毕,暮熙城那边也做好了接收事宜。”其中一个副将缓缓说完此话,面上渐渐的浮现了几丝为难之色,舔了舔微微干裂的嘴唇,又道:“就是巫将军的遗孀龙女,还有妖猴兵们的家人不撤,硬是说什么主公对他们有恩,他们要留下来与朔月岛共存亡。”。

    “胡闹。”英招大骂一声,顿时沉下脸来,迈开四蹄大步夺门而出。那几个副将面面相觑片刻后,赶忙追了上去。

    在吵吵嚷嚷,随处可见正在搬运战略物资的物资队和治安巡逻军的街道上穿梭了半晌后,英招来到了城东半山腰处,那座背依陡壁而建,层叠嵌缀于崖壁之上,大有凌空欲飞之势的三层楼阁前。

    还未去推开那半掩的大门,就听到影儿苦口婆心的劝说声,顺着门缝从屋内飘出:“弟妹,你就撤吧。主公的命令,有他的道理。你们撤了,军队才能安心打战啊。”。

    “我不撤。”龙女铿锵有力的话音,随之响起:“巫支祁躺在山脚呢,我不可能丢下他;更何况一旦打起仗来,我们还能帮士兵们包扎伤口,生火做饭什么的。为什么一定要撤?”。

    英招闻言,停在门口筹措片刻,最终还是缓缓伸手推开了半掩着的大门,大步走进屋中,站到惊愕的影儿身边,注视着镇定自若的龙女,缓缓道:“这本是军事秘密,可现在我不得不说了;两百万的北阴朝大军马上就要来了,战争一触即发,再不撤真的来不及了。你不要意气用事,战争不是儿戏,随时伴随着死亡的。”。

    说话间,就见屋中除了影儿和龙女,还有不少的母猴妖;有再碾药的碾药,有在煎饼的,还有在赶制绷带的;全是在为随时会爆发的大战做战前准备。

    “那我们就不能撤了,多一个鬼就多一分力量;英招将军尽管放心,小女子是见过世面的,不惧战争。您不必拿什么战争不是儿戏的话来吓唬我。”龙女莞尔一笑,双颊上泛起两个浅浅的酒窝:“更何况巫支祁想要守护九幽国;那是他的遗愿,小女子必须替他继续完成使命。”。

    脸上至始至终都挂着轻松之色。

    “胡闹!”英招也顿时急眼,抬手指着她的鼻尖厉声道:“你们在我们怎么放开手脚与敌人厮杀!”。

    “将军不必多言,我们的家在这儿,我们不守着像什么话?”他话才出口,伶牙俐齿的龙女把手一摆,目光落在了影儿身上,上下一打量,连连发问道:“影儿不也没有撤退吗?曾经萧家军的家属们不也没撤退吗?我们难道不是曾经的萧家军军属吗?”。

    英招本来就嘴笨,在她连问下愣在了原地。

    片刻后才缓过神来,急声道:“可你们留下,我就得抽调兵力保护你们,这不是添乱吗?”。

    “不用,我们能自己保护好自己。”龙女淡然一笑,抓住立在手边桌上的那把菜刀刀柄,奋然拔起后将其举过头顶,起身高呼道:“猴妖兵的家属愿与将军并肩作战,誓死保卫朔月岛!”。

    【老虎汉和硬手——三苗的军事首领。】

    【理老——三苗的司法执事首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