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绑。”那个被称为榔头的中年人魂,挥挥手示意壮汉解开萧石竹他们的手上麻绳后,一扫对面诸鬼,目光最终落在了萧石竹满是镇定自若的脸上,半信半疑的问到:“你就是九幽王?”。语气生硬,充满了狐疑。

    “正是。”挺直腰板,揉了揉微微酸麻着的手腕后,萧石竹点头一答,长身而立注视着榔头。

    “有何凭证?”榔头微微阖眼,又问到。他也没有见过传说中的九幽王,自然拿捏不准忽然轻装简从来访,在这屋里站着的人魂是不是真的九幽王。

    “这是酆都大帝恩准我随意征伐冥界各诸侯国的圣旨,想必你们都略有耳闻。”萧石竹从自己袖中,慢慢地抽出一卷卷起的圣旨,递给了身边那个壮汉:“这就能证明我是九幽王。”。

    萧石竹早已猜到贸然到访,必然有鬼要对他的身份心生怀疑,早有准备的他随身携带着圣旨,就是为了防着这一刻。

    壮汉接过圣旨,先徐徐展开后小心翼翼的检查一番,发现并没有在里面暗藏可以伤人的暗器后,才双手奉上给了榔头。

    那榔头之前也在大头领三苗那儿见过酆都大帝圣旨,细细一看后但见萧石竹交出的圣旨上的笔迹,印章以及防伪花纹皆是和酆都大帝以往发的圣旨一模一样后,起身走到萧石竹身边把圣旨递还,微微一笑道:“区区一道圣旨,我还不能确定你是真的九幽王。”。

    顿了顿声,榔头又似笑非笑的道:“或许这圣旨是你偷来的呢?”。不过语气,倒是没有之前那么生硬了。

    “那你还想怎么证明?”萧石竹并未顿感惊讶,淡然一笑间,慢条斯理的卷起圣旨收入袖中。

    “久闻九幽王能征善战,东征巫支祁,西伐鬼王,南击共工国那都是百战百胜。想必是身手了得,魂气不弱之鬼。”榔头围着他缓缓踱步,略有轻蔑的目光始终打量着高高瘦瘦的萧石竹:“而我们三苗又崇尚武力,很想见识一下九幽王的本事啊。”。

    “哪有那么夸张,西伐鬼王时我差点就死了好吗?”萧石竹嚷嚷了一句。

    “你想和我打?”顿了顿声后,又撇嘴冷笑,双眼上下一动,把已站到他身前的榔头打量了一遍。

    “当然不是我。”榔头又是笑笑,把头往前一伸,在萧石竹耳畔轻声说道:“你得和岩火熊打。”......

    半柱香的功夫后,全寨的三苗鬼都听到了古楼中的沉闷鼓声,集聚到了广场四周,把广场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那叫一个水泄不通。

    还没搞懂三苗们要做什么的萧石竹,负手而立鼓楼门前,愣愣的看着身边不知道要搞什么鬼的榔头。

    只见那榔头见寨中老少诸鬼几乎都围过来后深深呼吸,接着环视着他们朗声道:“大家静一静,静一静。”。

    洪亮的声音响彻广场四周,本还熙熙攘攘的鬼群们,忽然安静下来,目光齐齐落在了榔头身上。

    “站在我身边的,是一个自称九幽王的人魂,他想要证明自己的身份,就必须打赢云梦泽的凶兽岩火熊。”榔头一跃而起,转眼便稳稳落在了鼓楼顶上,继续大声喊道:“只有他展示了自己的力量,我们才会承认他是真正的九幽王,传说中百战百胜的传奇人魂。”。

    他话音方才落地,四周诸鬼眼中都闪烁着兴奋之色,齐齐高声呐喊了起来。

    与此同时,整个广场除了鼓楼下的地基外,其他地方的地面都一同向下陷去。

    隆隆作响中,萧石竹一个踉跄,险些站立不稳摔在地上。好在那些地面只向下陷下三丈便停了下来,萧石竹这才慢慢的站稳了脚跟。

    巨大的广场下陷后,四周光滑的墙壁上,镶嵌着十二道铁制拱门,隐约可以看到门后满是腥臭的昏暗中,都泛起了两点绿油油的凶光,正不怀好意的打量着萧石竹;一瞬间,整座广场成了一座圆形的斗兽场。

    “若他打不过这十二只岩火熊,则是假九幽王,我们应该怎么对待谎言者呢?”高高在上的榔头继续开口,俯视着萧石竹问到。

    “烧死他!烧死他!”四周的三苗鬼们,毫不犹豫的再次惊呼起来。喊得那么理所应当,也充分体现了此地彪悍的民风绝非浪得虚名啊。

    “对,烧死他。”榔头大喝一声,下令道:“打开栅栏!”。

    “不用玩这么大吧?”萧石竹大喊一声;这个结果已然超出了他的预料。可就在他喊话时,那些铁门已接二连三的发出了沉闷的声响,徐徐往上升起;全然不给他讨价还价的机会。

    “父王,撕了那些熊!”匍在广场边缘向下张望的萧茯苓也兴奋的嚷嚷着:“撕碎它们!”。喊声居然比周遭的三苗鬼们还要洪亮几分。

    就连跟在她身边的大花,也兴奋得昂首望天,狂吠起来。

    “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萧石竹骂了一句,就见一只只身长一丈有余,浑身长满红毛,脸形像狗头大嘴长的巨大狗熊,分别从十二个门洞中缓步而出。

    清风阵阵吹来,吹动披在它们身上的火红长毛,使得它们看上去就仿佛沐浴火焰之中一般。

    粗喘着的巨熊们,一呼一吸间鼻孔中青烟直冒,缓步朝着萧石竹围了过来,虎视眈眈的打量着眼前的猎物,长嘴一咧,露出森然尖牙的同时,流出了不少的口水。

    “斗熊,算你狠。”萧石竹一惊之余,抬手昂头,指尖笔直竖起一指鼓楼上榔头,骂道:“还是一挑十二。”。

    话音方才落地,正对着他的那只岩火熊已经撒开四爪,朝着他飞奔而来。

    萧石竹看着体态肥硕的巨熊,跑起来却步步生风后,瞪大双眼急声吐槽道:“你妈妈 的是虚胖吗?”。

    说时迟那时快,他最终才吐出“吗”字时,那只岩火熊已经冲到了他的身前人立而站,宽大厚实的熊掌高高举起,对准了萧石竹的天灵盖,毫不犹豫的一掌拍下。

    掌落生风,呼啸着不偏不离的落在了萧石竹之前所在之地,随之轰然作响连连而起,地面龟裂开来,碎石疾射尘土飞扬,带起一片灰雾。

    萧石竹已然不见了踪影。

    斗兽场上,三苗们一阵沉默;就连方才还在呐喊的萧茯苓也是心头一紧,猛然沉默。双眼死死的注视着那团越来越浓的灰雾,找寻着父亲的身影。

    “不必担心。”一双纤纤玉手,轻轻的落在她的肩头。

    “记得师父说过什么吗?”萧茯苓一怔,猛然转头就见小思把手搭在她的肩上,面有淡笑,道:“偌大的冥界里,能与主公一较高下之鬼,只有酆都大帝。”。

    此言一出,萧茯苓脸上的紧张瞬间消散,立刻化为了坚定之色。

    与此同时,四周的三苗们已是嘘声四起,纷纷面露鄙夷的说着:“什么九幽王,被兽魂一掌就毙命了!”。

    “父王!”萧茯苓闻言起身,双手搭在嘴边两侧对着下方高喊道:“把熊头扭断扔上来!”。

    她话才出口,那灰雾中便泛起一道金光,随之一闪而逝之时,兽血四溅。拍打萧石竹的那只岩火熊还没来得及惨叫,硕大的熊头便从脖子上脱离而下,高飞而起。

    “都说了打人不打脸,打脸伤自尊,你个畜生还往爷脸上招呼。”灰雾中,忽地浮现一道人影,朝着雾外已经倒底的岩火熊尸体缓步走去。

    转瞬之间,那道身影已然走出灰雾,正是萧石竹;高高抛弃的熊头也在此时落了地,骨碌碌滚了几下,停在了他的脚边。

    他完好无损的站在了众目睽睽之下,身上泛起一道耀眼的金光,宛若天神下凡。

    诸鬼见了,纷纷倒吸一口冷气后,沉默起来。就连高高在上的榔头也是一愣之余,对萧石竹心生几分钦佩。

    要做到他手下最强悍的三苗勇士,面对一只成年的岩火熊,想要在手无兵刃的情况下将其诛杀,也需小半盏茶的功夫。

    可萧石竹只是用了一瞬间,便让那岩火熊身首异处,着实是了不得的。

    与此同时,因为血腥迷茫,而被激发了野蛮和嗜血天性的那十一只岩火熊,也吼叫着一起朝着萧石竹扑了过去。

    “没完没了了?”萧石竹闭眼,攥紧双拳骂了一句后,猛然睁开双目。那本该外白被黑的双眼,也在刹那间变成了外金内黑的模样,且黑色的瞳孔之中泛起了无数的点点细小的蓝光,在瞳孔之中不停的飞舞旋转;宛如无穷无尽的宇宙,在他眼中生生不息。

    “古神玄瞳?怎么可能?”定睛一看萧石竹的双眸,那榔头脱口惊呼起来。

    早在人间时,他便在古神们的身上,见过和萧石竹此时一模一样的双眸。其中的威力可开天辟地,驾驭自然之力,令他至今难忘;每每回想起来,依旧会不禁浑身一颤。

    就在他惊愕不已时,面有愠色的萧石竹已毫不犹豫的抬起右手往前一抓,伸出了从他右侧扑来的那只岩火熊长大的嘴中。

    此时这些奔跑如风的岩火熊,在他眼中看来,行动缓慢,悠悠荡荡;根本不足为惧。

    接着他冷哼之余,足尖点地一跃而起,在空中来了个前翻,右侧那只岩火熊的气管硬生生的从喉咙中扯断拉出的同时,使得从他前后攻了过来的两只岩火熊,互相猛然一撞后,踉跄着退后两步,四脚朝天的摔倒在地上。

    兽血飞溅下,萧石竹一个闪身,扑向身前那只巨熊。趁其还在摔得发懵时,双手一上一下卡住那巨熊熊头,奋力一扭,整个熊头又被他硬生生的扭了下来。

    斗兽场外的三苗诸鬼,吓得脸色苍白。

    他们之中的多数,还是平生第一次见到战斗力如此强悍的人魂呢。仅仅只在须臾之间,就诛杀了三头岩火熊,却浑身毫发无损,足以令他们张大嘴巴,瞪大眼珠惊愕不已。

    就在他们呆愣之时,浑身血污的萧石竹已然在萧茯苓的欢呼声中杀得兴起;使出了鬼魅神功,化为一道快如闪电的鬼影,带起一阵阵残影后,杀向了幸存的岩火熊们。

    斗兽场中,巨熊们的*和哀嚎,接二连三的响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