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321】苗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啸风平原东南面,走过四里宽的海沟,就到达了云梦洲西南边境。

    在云梦泽临海的边境上,有一座临海大山,山高有数百丈,临海西面尽是悬崖峭壁,名叫藤仙山。山顶建有个阁子,名叫藤仙阁。此阁为木质结构塔状,形如宝塔,为七层十三檐,八角攒尖双葫芦顶。底层分立四根金柱,八根檐柱,檐柱外绕以木栏杆,平面呈八角形。造得是画栋飞云,十分壮丽。

    爬上插着三苗犬神旗的楼顶,可东面看不远处的山下隐与迷雾中若隐若现的苗寨,烟雨万家;西面看海上波涛,峥嵘千里。晴空万里时,甚至可眺望到远处的啸风平原。

    这藤仙阁正是三苗国的西南关隘。楼中驻守着千名三苗精兵,各个骁勇善战还精通射术。且每层上都架有可以在弦上装兜,每兜盛箭数十支,能同时齐齐射出而被称之为“寒鸦箭”的床弩。

    说此楼固若金汤,也不为过。曾几何时,有胆敢从此地进犯三苗的敌军,都落得个久攻此楼不下的下场。

    故而三苗也把此楼称为云梦第一楼。

    今日清晨时分,楼外海上晴空万里,楼顶卫兵方才换岗完毕,哨兵就见阁楼西面海面上,出现一艘蒙冲战船。竖起的桅杆上,帆布随风而鼓,顶部挂着一面白色的三角旗帜。随风而舞的旗面上,用红线绣着一朵开花不生叶,生叶不开花的彼岸花。

    细看不难发现,这花蕊之中尽然是个八卦图纹。

    那哨兵从未见过如此图案的旗帜,顿觉眼生也不敢装作视而不见,赶忙叫来了上司,指着那面飘扬在桅杆上的旗帜问到:“硬手大人,您看那是哪国旗帜?”。

    一个*着上身,下穿直档大脚桶裤的中年男鬼闻言大步走了过来,站到哨兵身边后将自己长满老茧的双手杵在楼边的凭栏上,顺着哨兵手指方向望去,也见到那只小船由西至东,朝着楼下崖边靠了过来。

    硬手定睛一看,看清那旗帜上的图案,“咦?”的一声惊呼后,连连狐疑道:“九幽国的战船?一艘?来干嘛?”。

    “楼上的鬼听着。”他的话音方才落地,就见一个身材修长的男鬼缓步站到船头,仰视着藤仙阁大声喊道:“我乃九幽王,特地前来拜会一下你们三苗王的。”。

    “九幽王?只怕是个幌子?”从未见过九幽王的硬手大人,生怕那个男鬼所言有假,索性毫不犹豫的扬起右手,厉声下令道:“所有床弩准备,统统瞄准蒙冲,战船立刻出动靠近,把船上的鬼都给我抓来。”。

    站在船头的萧石竹得不到他们的答复,却清楚的看到了楼中床弩齐齐指向他们的战船,连连摆手急声喊道:“各位好汉息怒啊?我们可是大大的好人呐;不是,是大大的好鬼啊。”。

    话才出口,就见数艘大翼战船从东面崖下下一山洞之中接二连三的冲了出来,朝着萧石竹的小小蒙冲战船疾驰而来。

    萧石竹眯了眯眼,不禁在心中感叹连连:“三苗如此迅速的出击,看来战斗力和作战经验也很丰富。”。

    冲出船舱小思和萧茯苓站在萧石竹身后,环视四周见三苗的战船来势汹汹,小思轻声道:“来者不善啊。”。

    “师姐别慌。”萧茯苓倒是镇定自若,看着自己父亲的背影,不惊不惧的道:“有我父王在,什么事都不用怕。”。

    她的话音方才落地,三艘大翼战船已分别开进了蒙冲左右和前方。船与船对接后,船上那些身着皮甲的三苗勇士大部分纷纷跃上蒙冲,举着手中苗刀直指萧石竹他们身上各处要害。

    其余的站在船上,张弓如满月,兽骨长箭齐齐对准了萧石竹他们。

    “九幽王,得罪了。”为首那个身着左衽上衣的壮汉站到萧石竹对面,把手一挥后,数十个三苗勇士鱼贯而入船舱,接着沉声狠狠地道:“我们并未见过真实的九幽王,为了我国民众的安全,故而只能先把你们捆起来。”。

    说话间,又有几个三苗勇士,手持麻绳围了过来。

    萧石竹淡然一笑,回头给小思和萧茯苓打了个眼色,示意她们不要反抗后,对着为首那个三苗勇士,伸出了合并在一起的双手去,道:“理解,来吧。”。

    那个壮汉见他处变不惊,眼中闪过一丝钦佩,临时改变主意,对手下挥挥手道:“捆手就行。”。

    半晌后,萧石竹和萧茯苓,小思以及十几个九幽国的水手都被捆住双手,带上了三苗的大翼战船。包括跟随着萧茯苓的天狗大花,也被套上了绳套牵到船上。

    大翼战船纷纷掉头,朝着来路而去,片刻功夫后,就进入了崖下岩洞之中。

    只见海水涌入越来越宽的洞中,铺满洞底形成一条幽暗的水洞;海水淹没了山腹内的石笋、石柱,使其只能看到露在水面上的一个尖角。

    两侧光滑的石壁上,时而可见有瀑布从靠近洞顶处的石间喷薄而出,水帘倒挂滑落洞中,溅射起经久不息的水珠水花,带起阵阵回想。

    借着勇士们手中的火光,丝毫不惧的萧茯苓兴致勃勃的打量着四周,当她看到船下海水清澈,不少没有眼睛的鱼在水中欢快的游来游去,高兴得对父亲大呼神奇。

    本在闭目养神的萧石竹闻言扭头,瞥了一眼船外水中,见那些鱼确实没有眼睛后,说到:“莫非是盲鱼?”。

    “九幽王果然博学。”那壮汉走了过来,语气比之前客气了不少,对他们侃侃而谈道:“这种鱼长期生活在着幽暗的洞穴里,眼睛早已没了。所以他们也逃不出去,反倒成了云梦洲的特产。”。

    话才说完,大翼战船已经冲出了溶洞,眼前土地平旷,豁然开朗。

    前方不远处的码头后,一座四面环山的古老而又优美的苗寨浮现眼前。

    薄薄的山雾环绕四周,使苗寨四方上的青山难见山顶真容。轻轻柔柔的缥缈薄雾遮掩下,整座古朴庄重的苗寨也是若隐若现,显得亦幻亦真。

    隐约可见环在苗寨边缘外的环形木墙之中,有着不少高大且枝繁叶茂的参天榕树,在寨中那些以竹木为草为顶,三开间带前廊,鳞次柿比的杈杈房顶上伸开巨大的树冠,巨型的树根相互缠绕裸露在地面上。

    而墙外四周又是阡陌交错,良田纵横,从山脚附近一直延伸到四周半山腰处,种满了各种蔬果和茶树。在青山绿水间,点缀出一幅墙内屋舍俨然,墙外宽阔田野的美景。

    “我这就带你们去见榔头。”那壮汉说着,就把萧石竹他们带下了战船:“见了榔头,你们便可道明来意,何去何从再由榔头决定。”。

    “有劳了。”萧石竹没有反对,点头间迈开双腿,从容不迫的跟了上去。

    走出十几丈,过了苗寨西面那道高大坚实,且门头上挂满各类兽骨的粗犷寨门后,就进入了祥和宁静的寨中。

    踩着青石铺成的路面,朝着寨子正中而去,随处可见穿窄袖、大领的对襟短衣,下身穿百褶裙,走起路来便是飘逸多姿,婀娜动人的三苗女鬼们,正在自家屋边的石磨前推磨,或是在古老的木制纺织机前纺线、织布;少女们则用从山中采来的草叶靛将土布染成后,在上面开始了绣花。而男鬼们匆匆来往于寨中寨外之间,背回大架大架的柴禾,或是才采摘的新鲜瓜果蔬菜。

    诸鬼脸上都透着和蔼,并没有传说中的野蛮和嗜血。

    萧茯苓好奇的左看看,右瞧瞧,走走停停对什么都有兴趣。那壮汉也没催促,反而耐心的给她解释着什么叫单色绣和彩色绣,以及蜡染。

    不过几百丈的路程,足足走了近一盏茶的功夫后,他们才来到了寨子正中处。

    但见那儿有一片方圆一里的圆形广场,四周八方上,各自立着一根三鬼才能合抱住的三丈高石柱,身披七彩布条无数,顶上都各自安放着一个狰狞的牛头骨。

    不少三苗老鬼们,三三两两的结伴而坐在广场边上,吹奏着芦笙、芒筒,用古老的苗语,轻声低吟着三苗代代相传的《创世歌》和《先祖歌》。

    而在广场正中处,矗立着一栋下层呈平面四方形,有着三重檐歇山顶屋面,顶上覆盖小青瓦的鼓楼。

    整座古楼都是利用逐层内收的粱、枋、瓜柱、檐柱支撑挑出屋檐。无一钉一铆,全是撵横穿斜插,衔接紧密且又牢固。其用料粗大,结构严谨又工艺精湛,纵然经风雨千百年,依旧巍然不倒。

    那个三苗壮汉带着他们从南面那门上挂着上书上书“风调雨顺”四个大字匾额的通道进入楼中,在楼中站定。但见头上顶部有两根粗大笔直的杉木作主梁,搭成了十字撑起了楼顶。梁下正中处地上设有直径五尺的圆形火塘,周围以十六根合抱的外环金质檐柱为衬,柱间放置着四条长形大板凳环在火塘边上。

    借着火塘里忽暗忽明的火光可以看到大楼北面深处,置放着一面磨盘大小的兽皮大鼓,四周金柱上还挂满了长短大小不一的无数牛角。

    坐在北面长凳上的是一个皮肤古铜的中年人魂;身长七尺的他头顶挽着发髻,穿着自家纺织的无领右开襟亮布衣,直筒大裤管亮布裤。腰间挂着的除了号角,酒葫芦外,还有一柄守在兽皮刀鞘里的弯弯腰刀。

    在他下方左右两边,分别坐着一个男鬼,其中一个虽然身材干瘦,却长得干练精明,脸上一双铜铃大眼炯炯有神;不住的的打量着萧石竹他们。

    另一个有点驼背,身着鲜艳的红衣,脸上用涂料画出花里胡哨的图案,手中杵着一根身上爬满青藤,弯弯曲曲的木杖。

    应该正是这个苗寨的苗巫大祭司。

    “回榔头。”三苗壮汉面朝坐在北面的中年人魂,单膝下跪后垂首道:“九幽王带到。”。

    【创世歌:是一种很古老的神话故事歌,主要是叙述天地日月的起源,万物的产生。】

    【祖先歌:主要叙述三苗的产生,民族的来源和迁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