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欣喜不已的萧茯苓,顿时变成了乖乖女,立马蹲下拿起鱼饵,给萧石竹认认真真的挂到鱼钩上后,双手奉上鱼竿。

    “行了,找你师姐去玩吧。”萧石竹接过鱼竿,继续垂钓起来:“你这个小淘气在这能把鱼都吓跑了,快走快走。”。

    萧茯苓点点头,趁着他不注意把眼珠子滴溜一转,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去。

    不一会的功夫,她就跑到了船舱里,轻车熟路的找到小思房间后,门都没敲就直接推门而入。

    她蹦到正在悠哉悠哉喝茶的小思身边站定,迫不及待的踮着脚趴到对方肩头,在小思耳边悄声嘀嘀咕咕一阵后,对其眨眨眼,满环期许的急声问到:“师姐,这个计划如何啊?”。

    小思一愣,以好奇的目光把萧茯苓上下打量了一番后,又立马收起好奇,面露几分担忧的思索片刻,有些为难的道:“计划是好的,可要是你来执行的话,我一百个不答应。”。

    自从七年前,在素天居里刺杀萧石竹未遂后,小思也因为萧石竹的宽恕,而活了下来。一天天的长大了的她,更懂事了不少。如今已是长得亭亭玉立的她,看着萧石竹每天的所作所为,也渐渐的明白了萧石竹并不是魔鬼;是战争就会随时伴随着流血牺牲,萧石竹当年只是做了保护他的手下的事,才杀了素天居四大护法的。

    可如果冥界没了战争,就不必有鬼再无缘无故的死去;而萧石竹如今正在做的,就是以杀止杀为冥界带来和平和安定。

    故而什么都看明白了的小思,早已打消了报复萧石竹的念头,不仅对萧石竹和鬼母分派下来的各类事情,力求做到尽善尽美,还对萧茯苓的保驾护航尽心尽力,不敢有半点马虎。

    也正因如此,萧石竹和鬼母才敢放放心心的把萧茯苓交给她看着。

    此时她一听到萧茯苓的秘密计划,心头一惊之余,掠过一丝凉意;深知这计划一旦实施,便充满危险后,她坚决是不答应的。

    “好师姐,你是我的好师姐,你就答应我吧。”萧茯苓拉起她的手臂,左右摇晃着,面含期待的撅着小嘴,哀求道:“再说了,我爹和我娘都说过,富贵险中求嘛!再说了,我的计划也需要师姐你的帮忙啊,有你在我才不怕危险呢。还有还有,我可不想他鬼背地里嘲笑我说,萧茯苓就是个废物翁主。随军出征一趟,就知道跟在父亲的屁股后面喊打喊杀,连个功都没立。”。

    这一番话,她反反复复说了七八遍后,沉吟许久的小思终于受不了了,不耐烦的哼了一声。却转头就见萧茯苓立刻面显委屈,顿时心软了些许,只得摇头哀叹道:“你让我静一静,想一下再给你答复吧,好吗?”......

    天地间最后一丝阴日之光渐渐淡去,黑暗完全笼罩了大地上。

    沐显儿小队匆匆吃了几口干粮后,在士兵和盈盈带领的素天居弟子护送下,来到了那座白骨累累的山丘下。

    靠近之后,大家借着火把上的火光,看清楚了这座百丈高的丘陵,确实是由不计其数的白骨,一块垒着一块搭起来的。让人叹为观止的同时,也诡异的有些毛骨悚然。

    夜幕下,山上鬼火遍地,穿梭于那些横七竖八,随意堆放的白骨之间。

    在场诸鬼光是看着这山丘一般的尸骨,就能想象到当年在此地,神与神的战斗,是打得有多么的惨烈。

    而要是没有那魔族法阵和禁制护着,魔气滋养着,这堆已经在此地静静的躺了万年之久的白骨,说不定早化了。但就算如此,众鬼望着这些横七竖八,极其凌乱的骨骸,依旧不知道传说中的飞车,倒底再哪儿?

    盈盈在山丘下站定后,缓缓闭眼后凝神聚气,感知着四周的一切。

    半晌过后,在沐显儿催促下,盈盈颇有无奈的摇了摇头;禁制一破,魔气就随风而逝了,她也没法用感知去找到藏宝地。

    倒是隐约感知到了这些白骨深处,似乎有着某种兽魂正在苏醒的迹象。可具体是什么样的兽魂,因为还未完全复苏,连盈盈也只不能完全感知出来。

    只知道这些即将苏醒的东西,体魄的体温极低;随即她蹙了蹙眉,心头掠过一丝不安。只因这些即将苏醒的东西,数量太庞大了。

    “不会吧。”见她摇头,沐显儿立刻蹙眉,很是失落的道:“难道我们只能挖开这堆白骨?”。说着又使劲仰起头,看了看在黑夜下,只能看个依稀的山丘顶部轮廓,一声叹息顿起。

    小山一般高的骨堆,就凭他们四十几个鬼的力量,那得挖到猴年马月去。

    她这一声叹息方才落地,身前这座白骨丘陵上,那些森森白骨间顿时凭空浮现无数豆大的红芒,在黑暗中闪烁不断,宛若一片暗红色星辰。

    而这些暗红色的光芒之中,统统带着一股嗜血的渴望。在场诸鬼,除了睁眼瞎的盈盈,也都看出了这些红芒中透着的敌意。

    士兵们纷纷举起手中火铳,全神戒备的瞄准这些红芒后,把食指轻轻的扣在了扳机之前。

    “琴虫?”盈盈一怔,接着把手中长杖一转,面色顿时严肃了起来。

    这些东西方才苏醒,盈盈就已经察觉到它们,都无一例外的是一种名叫琴虫的青色怪蛇。

    之所以说它们是怪蛇,是因为这些长不过四尺的琴虫,虽然外形大至和蟒蛇差不多,却是浑身披满了光滑的鳞甲,似泥鳅一般难以捕抓;除此之外还比蟒蛇们,多长着一对四指利爪。

    这对利爪长在它们头下三寸之处的身子两侧,不仅使得琴虫可以爪尾并用的前进,更是它们攻击猎物的利器。

    “该死的酆都大帝。”盈盈沉声骂了一句,手握长杖开始在脚前地上画符。

    沐显儿他们有些惊疑之余,不知道盈盈怎么骂起酆都大帝来了。

    殊不知琴虫这种兽魂,向来是世世代代都只听酆都大帝的命令。此地出现了大量沉睡着的琴虫,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酆都大帝很久以前把听命于自己的兽魂琴虫,暗中借给了魔神。

    他在魔神与古神的战争时,就插手开始解决自己竞争对手的计划了。

    虽然这只是盈盈的揣度,但距离真像也是八九不离十。

    否则没法解释,为何酆都大帝手下的玄帝军里,有配备着可腾云驾雾,乘风翱翔于天际的巨大战船——贯月槎。

    这定然是当年酆都大帝就得到了魔神们的飞车技术,从而把它用于改建研发后,做成了会飞的战船。

    转瞬过后,盈盈脚边已时画满了密密麻麻的青光符篆,她口中低吟着咒语,手中长杖身上顿时绽放出耀眼而又灿烂的青光。

    与此同时,白骨山丘中,忽起腥风阵阵,朝着盈盈他们扑面而来,顿时令人作呕;接着就见那些红芒比之前更亮了些许,诸鬼纷纷一惊。

    “统统躲到我身后。”盈盈一声大吼方才出口,那些琴虫就从白骨中爬了出来,快速的朝着他们游走而来。

    如青波碧澜,一波接着一波,朝着盈盈他们扑了过去。

    它们身上坚硬的鳞片,不断摩擦着地面或是那些白骨,带起一阵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好似暴雨猛然降临大地一般。也带起了点点火光。

    说时迟那时快,就当沐显儿等他鬼惊慌失措的飞奔到盈盈身后时,盈盈手中长杖上的青光更盛几分。

    空中忽然风云聚集,变化莫测,如千军万马怒涛,又似万丈波澜汹涌。青光万丈的杖身上,忽地有无数青光,随着盈盈语调低沉的念咒之声,从杖身上快速的分裂而出,立刻化为一道道凌厉的雷电,朝着那些琴虫,宛如离弦之箭般,前赴后继的疾射而去。

    琴虫数量过多,大约有上千条;光靠护卫士兵是不可能战胜这么多的嗜血兽魂的;盈盈迫不得已,这才使出了素天居上等神术——暴雷术。

    忽暗忽明的电光所过之处,便有炸雷响起,震的沐显儿等他鬼耳朵嗡嗡做响不停,草木土石,也无不激射抛飞。

    转瞬间,无数的电光交错纵横,在白骨山丘与盈盈之间的空地上,形成了一道密集的巨大电网;黑烟迷天下,电光所过之处火光四起,将胆敢挡路的琴虫们,电了个外焦里嫩后一命呜呼,顺带在地上留下深深一一道黑烟升腾不断的炽痕。

    雷电不断间,琴虫们依旧不知所谓的前赴后继,继续扑向盈盈他们。

    一波,接着一波。

    偶有几条非常庆幸的琴虫能躲过密集的电光,欺身而进后,也被盈盈之前在脚前地上画下的符篆泛起的青光一挡,往后弹飞出去;进不了身。

    衣袂飘飘,盈盈念咒不息,*肃穆的低吟声在黑夜下的劲风呼啸中,显得那么的渺小;但她手中长杖青光确实越来越盛。

    电光越来越多,密集如蝗且号不停息的奔腾向前;转眼间,她身前的琴虫尸骨也铺满了地面。

    盈盈嘴角一抽,脸色苍白了些许。她赶忙把长杖移到身前,竖起指天,由单手握杖换成双手紧握。

    杖顶上的灵蛇像,双眼红芒四射,大有和杖身上青光一较高下之势。

    白骨山丘之前,也被那些越来越烈的密集电光,照得宛如白昼。

    直至半盏茶的功夫后,最后一条琴虫被雷电撕扯得体无完肤,魂飞魄散之后,盈盈才收了神通,那些电光才随风而散。

    白骨山丘前,再次陷入了黑暗;却也满地都是残肢碎肉和断骨焦皮。

    盈盈左膝一弯,单膝跪在地上,杵着手中长杖气喘如牛,额上脸上尽是豆大的汗珠。

    “师父。”素素惊呼着,与沐显儿一道跑到盈盈身边,不约而同的伸手扶住盈盈后背,关切的目光打量着一脸疲惫的盈盈。

    “不碍事。”盈盈不过是魂气消耗太多而筋疲力尽了而已,稍微喘匀了口气的她,赶忙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必大惊小怪。

    见她没事,沐显儿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举目往前;就见那些还冒着黑烟,极其的焦臭琴虫尸骨对面,那座白骨山丘也未能幸免。

    面朝他们这边的不少骨骸,被雷电劈断成了碎块,或是击成了骨粉。

    山脚处因为骨骼的损坏,露出一物。那是一个巨大如磨盘的车轮,浑身上下借用青乌发亮的某种金属打造而成,外圈与内圈之间,有着八根辐条,每根上都刻满了青鸾火凤图纹。

    “咦?”沐显儿呆呆的望着这古怪的车轮,发出了惊疑的一声。

    “是风火轮。”与此同时,盈盈的袖中也传来一个兴奋的声音:“魔族的风火轮。”。

    【贯月槎——《拾遗记》记载:尧帝三十年,西海出现了一艘漂浮着的巨大飞船,每当夜晚来临,船上便放出柔和的光芒,时大时小,宛如从星月中出入一般。这艘飞船常年围绕四海漂浮,十二年绕天地一周,往复循环,被人们称作贯月槎,也称挂星槎。也算是最早的外星飞船的记载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