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见到母亲点头,还兴高采烈得瞬间手舞足蹈起来的萧茯苓,又听到“约法三章”这四个字,顿时笑容一僵,接着嘟囔着小嘴,把脸也拉了下来。

    这五年里,她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各式各样的约法三章,每次都让她倍感捉襟见肘。故而一听到这四个字,心底总会有些抵触。

    “第一,你得从小兵做起。我国军士军阶分为兵,卒,士和旗四等,你就先做个小兵吧。”鬼母不管不顾女儿的沮丧,竖起三根手指,对其严肃的说道:“第二,在军营必须遵守军规。第三,跟在你父王左右,不得离开他的视线。”。

    至始至终,萧石竹都没开口插话,因为他知道此时要是开口为女儿求情,必然自己也要跟着挨骂。索性选择静静的听着。

    “啊?这么多要求啊?”萧茯苓听完,已是一脸不悦的抱怨了起来。同时翘起右手小拇指,伸进自己耳中,左右一旋。

    “不答应算了。”鬼母微微扭头,把视线从她脸上移开,以硬气的语气说到:“正好你父王要出征,我缺个解闷的,你就留下来陪我吧。”。

    “我答应。”萧茯苓见她顿显丝毫反悔,赶忙不假思索的一答。事到如今,只要能出宫从军,上一次梦寐以求的战场,什么条件她都答应。

    “那好。”鬼母之前也是存心逗逗她,作为母亲她答应女儿的事情是绝不会反悔的,当下莞尔一笑,道:“那就要做到这三点,否则以后你都别想再出宫一步。”。

    “是是。”下一秒后,萧茯苓面有不甘的跌坐在椅子上,气呼呼的小脸微微鼓起。

    “是只要答一次既可。”鬼母面色顿显愠色,沉声呵斥到:“身为翁主,要坐有坐相,给我坐好了。”。

    “是。”萧茯苓吓得一个激灵,赶忙挺直腰背,危襟正坐。惹得英招陆吾,偷偷闷笑。

    比起父亲,她更怕一言不合就发飙,甚至连她父王那高贵耳朵,都敢扭的母亲。

    “娘,我都答应您这么多要求了。”接着她眼珠子滴溜一转,嗲声讨价还价道:“您也答应我个要求呗?求您了娘,我带小思师姐去可好?”。

    说话间眼中的不甘,已然化为了期待和哀求。

    往日在素天居练功,她和小思最为要好,大概是年纪相仿的缘故。就连今日暗中躲藏在梁柱上的办法,也是她和小思私下商议的。

    “这你得问你师父了。”鬼母故意不答,抬起茶杯瞥了一眼对面的盈盈,把这个难题推给了对方。

    “师父。”萧茯苓顿时转头,把哀求的目光移到了盈盈脸上,微微蹙起的眉头间,还有几分哀怨,嘟囔着小嘴恳求道:“我身为翁主,得有个侍卫啊。小思师姐可是您的得意弟子,神鬼之术使用的炉火纯青,素天居剑术更是出神入化,变化莫测;您就让她陪弟子去吧。战场凶险,万一弟子缺胳膊少腿的回来,您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我吧?您说是不是?”。

    听着她这番讨价还价,英招陆吾和钦原都顿感耳熟,放佛看到了几年前的萧石竹,不由得在心中暗自感叹:“果然是大哥的亲闺女。”。

    “好了。”盈盈假意沉吟片刻,才抿嘴一笑,冲淡了脸上的淡漠,摇头道:“怕了你了,我回去跟你师姐说一声便是。”。

    “谢谢师父。”萧茯苓脸上的哀求之色,顿时化为喜悦。

    “行了,你的事情说完了,也该让父王说父王的事了。”萧石竹再次坐会鬼母身边,见萧茯苓乖巧的把头一点后,继续朗声道:“此次出征,还有几个细节我们需要商定。”......

    三个时辰后,天阳宫紧闭着的大门再次打开,诸鬼鱼贯而出;除了一向面色漠然的盈盈外,其他几鬼脸上都洋溢着淡淡的兴奋。

    拿下杜子仁,就和酆都大帝开战的决策,虽在现阶段还只是局限于他们几鬼知晓的最高机密,却足以让诸鬼犹如在黑暗中看到了一丝光明,而精神振奋。

    冥界的黑暗时代,酆都大帝的统治至此开始走向毁灭。

    萧茯苓在母亲再三叮嘱,一定要保密今天所见所闻的情况下,将其牢记于心,便兴致勃勃的飞奔出天阳宫,朝着月壁宫而去,说是要找她的月娘要一身铠甲。

    陆吾邀约英招和钦原,去他府上喝茶;一年未见,几兄弟今晚又有说不完的话了。

    本就话不多的春云和冷漠的盈盈一道,默然离开的天阳宫。

    而胡回则与吾丘寿同行,说是要去察查司看看,也不知道是去看什么。

    林聪却出乎意料的邀请蒋子文,到他府邸叙叙旧。

    偌大的天阳宫,不到片刻间就只剩下鬼母和萧石竹了,安静极了。

    “你能答应女儿去历练,我很意外啊。”萧石竹目视前方,却悄然伸手,搂住鬼母的纤细柳腰:“往日你不是都怕她这儿磕着那里绊着吗?”。

    “我想想也对,我与魔神战斗时,还比我们茯苓小一岁。”鬼母轻轻一笑,轻描淡写的道:“或许正如你说的,没有历练就没有成长;我可不希望我的女儿一辈子都过于安逸。”。蕴含眼底的淡淡担忧,始终没有减弱。

    语毕,两鬼相视一笑。

    “但是夫君,若真与酆都大帝开战,还需多走一步棋。”须臾之间,她收起笑容,肃色说到。

    “什么?”萧石竹微微一愣,按他的计划,虽然不是完美却已近乎完美,故而他很是好奇的打量着自己的妻子。

    “以神之子的身份,拉拢云梦洲的三苗。”鬼母蹙了蹙眉,在他耳边悄声说到:“虽然云梦洲土地大小,只有玄炎洲的三分之一,但世代生活在那儿的三苗鬼们,极其凶悍。作战勇猛,连酆都军都怕其三分。若能将其拉拢,势必成为我国的生力军。”。

    “云梦洲,三苗啊。”萧石竹嘀咕一声,目光望向前方虚空,陷入了沉思......

    广袤的瞑海东面,湛蓝的海水下有着一条深不见底的海沟,横在在海中。

    没鬼知道这条南北细长的海沟有多深,只是猜测大概足有几亿万里,却不知实为海中无底之谷。

    这儿,便是冥界大名鼎鼎的归墟海沟。

    据说,它曾经与人间的归墟相连,恶神们曾经正是从这条贯穿阴阳两界的海沟中,调集了无数的海水涌入人间,制造了上古的大洪水。

    之后,是善神们封印了人间的归墟,才停止了洪水。

    而这条赫赫有名的海沟,也曾经是古神中的不廷胡余所居住的地方。

    可现如今人走茶凉,神亦如此;不廷胡余在人间战死后,酆都大帝统治的冥界下,它只不是玄炎洲和云梦洲的分界线。

    在海沟西面的云梦洲,并没有像玄炎洲一般,有着太多的荒地。随处可见青翠的山峰,明净的湖泊以及蜿蜒迂回的溪流纵横,还有那峡谷深壑间,倒垂而下的瀑布也多如牛毛。

    可谓是山川秀丽,风光旖旎。

    只因这片大陆上终年云雾氲氲,久久不散,如梦如幻而得名云梦。

    这儿,便是三苗鬼族在冥界的居住地。

    山涧溪畔和湖边,随处可见全由竹木建造而成的三苗寨耸立于云雾之间,若隐若现。一座座俏丽的竹桥、一个个精致的水辗、挂满兽骨的古朴寨门和古木下奇花间式样之繁竹制的吊脚楼,形成一派优美的田园风光。

    这儿的鬼族们,至今依旧延续着他们在人间时的制度议榔制。全族的大统领三苗手下,有着无数的小头领,各自带领和管理着三到五个左右的三苗寨。

    这样的小头领,便叫榔头。榔头下又有副榔头若干人,另有军事首领“硬手”和“老虎汉”。以及主管祭祀的祭司,和主持司法的“行头”和“理老”等若干执事首领,帮助榔头打理着他统辖下的各个三苗寨。

    而在云梦洲中部,丛山峻岭之间,有数十个大小不一的湖泊,星罗棋布在山林环抱之间。正中处,那个足有方圆百里的大湖泊,便是云梦泽。

    三苗的都城,云梦寨就健在此湖中,那座从湖面下拔地而起,周回数十里,峰顶呈葫芦状的云梦山中。

    以各种兽魂坚硬肋骨做成的长长围墙,环在山脚外,将整座云梦山围在其中。长而尖锐的骨头一致朝外,微微弯曲后指向天空,好似一条长满尖刺的白森森的巨蛇。

    北面开了一道高大巍峨的寨门,上面挂满了麒麟和狮虎兽的头颅。还有以兽皮缝制,绣有三苗标志犬神图腾的苗旗高挂门上,正在迎风招展。

    两只足有一丈来高,神态栩栩如生的石犬,蹲坐在寨门左右前方,威风凛凛的注视着前方。

    不少身着藤甲,披着蓑衣,每鬼皆背着满载毒箭箭筒和长弓的三苗武士,手持刀身修长的五尺直刀或是刃阔八寸左右,尾部厚而窄的锋利大斧,站在寨门前和寨门左右边上的塔楼上。

    过了寨门,就可以看到一幢幢造形奇特,格调鲜明的吊脚楼依山而建,从山脚循序渐进往山顶延伸而去。

    一条条光滑的石板路,又穿梭于这些屋舍之间。

    顺着这些石板路爬上云梦山,就能看到山顶上有一个占地不小的三进四合院。其中房屋共有着一百多间,却都不像三苗一族的风格。既没有挂着兽头,也没有装饰着兽骨,全是青砖碧瓦。

    且有照壁、大门、大堂、前院和后院,都是依山而升。两边又有厢房、耳房、书斋左右对称。

    这儿,便是三苗的宫殿。

    而那雕刻精细的高大大堂,更是巍峨壮观;除了四周有石墙二道外,四角上还设有三层的碉堡样角楼。

    居高临下,易守难攻。

    只是无鬼可知,这般光鲜亮丽的建筑下,却暗藏着一间黑暗和霉臭的地牢;隐藏着一个连三苗诸鬼都浑然不知的秘密。

    此时此刻,一个身着右衽长衫,肩披织有几何图案的羊毛毡,头缠青色包头,小腿上缠裹绑腿的中年人魂,正站在寂静的地牢最深处。接着壁灯投射下的微光,隔着坚实的铁栏,打量着牢房中的那个囚徒。

    这座不大的地牢里,除了这二鬼之外,就只剩下偶尔有几只老鼠兽魂,吱吱叫着穿梭在各个牢房中。

    那个站在牢房外的中年人魂,身材不高却魁梧结实,古铜色的肌肤下,肌肉虬结。有三道两头皆是细尖的伤疤横贯脸上,加上他那双有如野兽一般冒着绿光的铜铃大眼睛,更是吓人。

    而奇怪的是,站在他对面,那个与他只是一栏之隔的鬼,模样身高竟与牢房外的此鬼一模一样。

    就连脸上的伤疤长宽度,以及所在位置也丝毫不差。

    “三苗。”许久后,牢外的那个人魂轻轻一哼,接着微微起唇,露出一口黄牙,对牢里那鬼缓缓说到:“你还是不肯说出犬神骨杖的藏匿点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