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中随处可见,土浪带着碎石掀翻疾射,屋舍在炮击下瞬间变得破烂不堪。此起彼伏的惨叫,哭嚎,哀怨和*在爆炸声中传来,随着风雨飘散开来。

    那大头目奋然走出祠堂,攥紧双拳站到铺满青石板的院中,昂首望天。

    空中有道道火光,从北面呼啸而来,在风雨中划出一道道一闪而逝的绚烂火光后,准确无误的落在了五彩村中。

    又带起一阵阵浓烟烈焰,滚滚冲天。惨叫声,阵阵传来。

    那头目惊怒之余,百思不得其解;一来是现如今风雨漫天,九幽军的火器居然还可以发射。二来是这村落里的玉树成荫密集,树冠宽大遮天蔽日;四周方圆二十里内又无高山,从村外平原上难见到村中阵容。他想不明白,九幽军的炮火是怎么做到百发百中,指那打哪的?

    “妈 的。”那头目狠狠的啐了一口吐沫,骂道:“他们的炮弹都长眼睛了吗?”。

    骂归骂,毕竟是当过兵的,反应不迟钝;才骂完他便对身后的鬼切声道:“快去组织反击!”。心中狐疑,却依旧不减反增。

    殊不知鬼虏昨夜已派出了随行的十个菌人,遁地悄然潜入村中,摸清了地形,绘制下了村中地形图,以及每间屋舍的位置,所住敌军数量。

    有这份情报在手,怎么可能不百发百中呢?

    就在那头目绞尽脑汁时,三枚炮弹破口而来,有如明亮的流星从他头顶快速滑落。那头目和其他三鬼方才遁声抬头望去,眼中浮现无限的惊愕时,三枚炮弹已然落在了他们周边。

    震耳欲聋的轰鸣巨响声中,石板碎裂成无所疾飞的碎石,带起了头目他们几鬼的残肢碎肉,随着掀翻的土浪,从院中疾射而其,高飞上天。

    村外,鬼虏自然不知南蛮军的头目已被斩首,已然下令炮兵不要吝惜炮弹,继续开炮。

    九幽军们在村北外半里地处,将炮兵们分为前中后三排,每排十五门火炮。为首的是直射炮,由赖月绮主持研发,改进了的小型天雷炮。

    长不过三尺,重也不过四十斤,射程却可达两三里地。一个成年人魂就可将其架在肩头抬走,极为轻便。

    而中间为虎蹲炮,是萧石竹按人间现代迫击炮改进的那批虎蹲炮,射程比冥界原来的虎蹲炮要远得多,专打*。

    最后一排,是九幽国军器监的研发新武器——毒火神炮。它的外形和虎蹲炮相似,但炮口略大一些,炮身也更长些许。

    这种炮,专打赖月绮按古神著书中记载,使用凝固后的猛火油,而制造的一种圆形子铳。子铳一旦落地炸开,迸射出的不仅仅是弹片,还有阵阵烈焰。

    此类古神技艺重见天日后,是第一次投入实战,但却发挥出了出乎意料的效果。方才一轮炮击,十五枚毒火子铳落地后,五彩村里便有十五个角落,相继燃起了三丈高的熊熊烈火。席卷着滚滚浓烟,直冲云霄。

    弹坑四周三丈内,瞬间化为一片焦黑。

    且爆炸后带起的烈焰久久不息;直到半盏茶的功夫后,才会慢慢熄灭下去。

    烧得村里不少的南蛮敌军身披火焰,上窜下跳片刻后,化为一具焦尸一命呜呼了。

    三排火炮轮番填弹,炮击,打得村中敌人哇哇鬼叫,惊慌失措的躲避着不知会从何处落下的炮弹。加上他们又都成了无组织无纪律的溃兵,武器多数都已在逃亡时丢了,所以连个像样的反击都没有。

    他们也想要逃走,可这村子的地形又被溪水围在其中,唯有村子东北面有一座石桥,横跨在平均五六丈宽的溪水上。

    鬼虏故意没毁去石桥,而是在桥头布置了五百个步兵,一旦有敌军逃走,这些士兵便会从容不迫的交替掩护着开枪,将敌军逐一射杀在石桥另一端。

    其中几个水性好的南蛮军方要涉水而逃,就发现本还平静的溪面上,忽然漩涡遍布,水流湍急起来。

    几个胆大的南蛮军,冒着炮火壮着胆下了水,可才游到水面正中就被漩涡一吸,卷入了水底活活淹死。

    这自然是共工氏族鬼的功劳,他们擅长控水,在有水之地更是了得。别说只是改变水流,制造几十个漩涡出现水面之上,就是掀起滔天巨浪,也不是不可以的。

    如此一来,五彩村中的敌军,就成了困兽之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炮击继续,飞天军准备空中打击。”鬼虏骑在前蹄不断踏步的呲铁兽身上,对身边的士兵们大吼一声:“抓紧时间解决敌人,不留活口。”。

    语毕转头瞥了一眼北方远处,乌云和风雨外的晴天之下,心里暗自道:“我们距离国境太远了。”......

    冬雪消融,万物复苏之际,罗酆山上那些被冻结了三月的瀑布,再次逐一苏醒。

    非天踏着依山势而建的高大石阶,缓步朝着矗立于六天宫环抱中,云层之上的中天宫而去。

    半晌后,非天来到了中天宫外;过了南面冥暗宫门,轻车熟路的走过中天殿后,她来到了前后左右,修竹茂林繁密的百鬼殿前。

    非天在殿门前站定,定了定神深吸一口气,又抬眼一瞥立在大门两旁,以青石雕琢而成的甲作神兽后,抬腿一迈,朝着殿内而去。

    殿中皆以青石凿作海兽鱼龙,玲珑相通透,排列在大殿左右。并潜引山中流水,漱鸣其下,在大殿正中处地上,形成一个宽不过三丈,诸水汇聚的圆形水池。

    池边环着一圈由白玉制成的坐鬼灯,共有三十六盏;皆高一尺,坐鬼形状的底座又都是披头散发,面色痛苦的人魂模样。它们统统面朝池外而跪,两臂平伸,手握丫形灯柄,柄上托一环形灯盘,盘内立灯钎三个。

    池中池水清澈见底,在那些坐鬼灯的灯火照耀下,波光粼粼;水面上设有御榻,七株王莲横在御榻和水池边缘中间,宛若北斗。而酆都大帝,此时正斜靠其上。

    百鬼殿上,除了非天和他,再无他鬼;略显空旷。

    见非天在水池边站定,单手撑起自己脑袋的酆都大帝,微微睁眼看了一眼非天,不冷不热的问了一句:“回来了?”,又缓缓阖了双眼。

    “是,臣回来复命了。”非天徐徐行礼后,淡淡回道:“在臣和非天宫的三百山魈骑兵的威逼下,吴回虽有怨言,却也屠尽国中十岁以下小鬼,未曾有所遗漏。”。

    她的脸色始终很是平静,似乎一场大屠杀对她来说不过是司空见惯的事。

    “嗯,那九幽国有什么异象吗?”酆都大帝又淡然问道。

    他始终放心不下临近祝融国的九幽国,曾给过非天一道秘密使命,命其在祝融国办完差后,悄然潜入九幽国,探查国中是否有异象?主要是暗查一下,九幽国中是否存在过玄力痕迹。

    垂首不敢直视酆都大帝的非天,双目瞳孔微微放大些许,脑中顿时浮现了萧石竹与奔雷刀的手下打斗的画面。

    那时她正躲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整个战斗被她一丝不漏的看在眼中。

    转瞬过后,她的双瞳又恢复了正常。

    她微微抬眼,悄然间瞥了一眼依旧是闭目养神状的酆都大帝,轻轻摇摇头,双唇微微蠕动几下,道:“没有,倒是看到萧石竹几次出入赌场。”。

    身为酆都大帝意识产物,存在时间太久后非天也有了独立意识。不只是她,就连其他五天也是如此。

    她本想告诉酆都大帝,感知到萧石竹体内魂气力量强大,隐约有开天辟地之势。可她离开酆都大帝近小半年才回来,酆都大帝居然就不冷不热的问了一句:“回来了。”,令她顿觉反感。

    虽然酆都大帝的习惯就是如此,可自从她潜入玉阙城,看到萧石竹伤才好就去赌场耍钱,没多久穿着常服的鬼母出现,把萧石竹从赌场拧着耳朵揪出来的这一幕秀恩爱后,非天对酆都大帝的这种冷漠就越来越是厌恶。

    且不知为何,非天心底深处,很是羡慕曾经的好友鬼母。

    酆都大帝闻言,稍加思索后对萧石竹又安心了不少;他淡然一笑,脸上的淡漠顿减几分:“萧石竹还是老样子,不过也好,这样的人魂更容易控制。”。

    “那朕便可安心下诏,让他替朕去打杜子仁了。”他坐直了身子,从枕下取出一道卷起的圣旨,抛给了非天:“交给阎罗王,让他派出鬼差去传旨的同时,把鬼奴给萧石竹送去。”。

    非天不知酆都大帝在说什么,毕竟冥界地域广阔,但通讯却太过于落后,消息很不灵通;她又远离朝堂太久,根本不知道杜子仁已反。

    故而伸手接住那道圣旨时,脸上即泛起了困惑之色。却也没有多问,心中暗自揣测着怎么要萧石竹攻打杜子仁的同时,对酆都大帝微微行礼后,带着圣旨转身离去。

    【甲作——传说中吃鬼的神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