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292】重振士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杜子仁满脸愠色,斜眼一瞥惊怒交加的吴回,眉宇间尽显不屑之色:“来人,把他也铐起来,做个奴隶也未尝不可。”。

    始终含在双眸里的轻蔑之色,不减反增。

    话音方落,殿外就走来一个魁梧的独角山鬼。那山鬼把手持着的铁制项圈,毫不迟疑的套在了挣扎不停的吴回脖子上,加了把锁锁起项圈后,反手给了这个曾经的诸侯王两个耳光。

    吴回一眼便认出了那项圈边缘和那把锁上,加持着的符文正是太古焚心符。一旦自行取下项圈,则会*而死。

    唯有项圈上的锁钥匙,或是诸如灭月剑等古神所创的神器,方可破除。

    堂堂诸侯即将沦为奴隶,羞耻,愤怒和惊愕登时混杂在一起,猛然涌上吴回的心头。

    “拖出去先关起来,饿他两三天,再带他去山下火林中,做个奴隶哨兵。”杜子仁一挥手,那两个鬼兵和独角山鬼便是一阵连拉带拽,把吴回给往殿外拖去。

    与此同时,一个面色惊慌的鬼兵也高喊着“报!”,飞奔入殿,在杜子仁身前一丈处驻足跪下,粗喘着拱手道:“陛下,派去攻打九幽国的大军失手了;军士伤亡惨重,蛇骨婆鬼的族长也当场战死!”。

    “什么?”猛然一怔下,怒目圆睁的杜子仁赫然起身,满是惊怒之色的脸,瞬间苍白了几分。

    派出攻打重山关的那支大军,每个士兵可都是他精挑细选而出的,每个鬼兵常年都在南蛮地界上参与平叛奴隶们的叛乱,作战经验丰富;且数量远胜于萧石竹安排在重山关的守军。

    如此诸多优势下,居然还败了,主将也战死了,这令杜子仁惊怒交加下,很是费解。

    “哈哈哈哈哈!”正在被拖到殿门前的吴回,把来者回报一字不漏的听在耳中,见杜子仁恼羞成怒,便是昂首长笑,接着咬牙切齿着,沉声奚落道:“报应啊,这就是报应啊。杜子仁,萧石竹马上就要来了;你的下场,只会比孤惨!”。

    “把这个奴隶给朕立刻拖走!”杜子仁指着还在幸灾乐祸的吴回怒吼一声,饱含怒火的目光,随之落在还跪在他身前的那个鬼兵身上,愤然道:“立刻召集众臣,入殿议事!”......

    被萧石竹封为九幽国南瞑将军的鬼虏,在玉阙城中,萧石竹给他府邸里陪着女儿鬼倩儿玩了几天后,便带着萧石竹给他调拨的军士,以及副将李好,参军李猜,从玉阙城出发,朝着重山关急行军。

    十七日后,他准时来到了南低北高的重山关中;大批的军器和物质,也尾随而至。

    如今的关隘虽已在修复,但还是随处可见不少废墟和狼藉,满目疮痍下一片肃杀。

    战争过后多日,残留在石头上留下的刀枪和箭矢痕迹,依然清晰可见。焦黑的土地,依旧在静静的诉说着当日战斗的惨烈。

    “鬼将军。”左凡方见鬼虏入谷,便驭龙上前,落在在他对面地上后,一整衣袍行礼,恭谦道:“末将奉主公王命,末将在此恭候将军。”。

    “左凡副总兵你辛苦了。”鬼虏的目光绕开左凡,往他身后关隘里的卫兵和正在重建关隘的工兵们身上一扫而过后,很快发现了诸鬼皆是眼神黯淡,脸含悲意。

    “左副总兵,如今军士们闷闷不乐,士气低落,我们得先想个办法,重振士气才行。”鬼虏没有废话,直奔主题道:“你先给我说说近况吧。”。

    “诺。”左凡应了一声,道:“将军请随我来。”。说着带着鬼虏,朝着峭壁上的指挥室而去。

    入夜后,黑暗铺天盖地。

    白天的喧闹随着黑夜的到来而消逝,谷中顿时寂静下来,除了岗哨卫兵外,其余军士都已睡去。唯有蜿蜒的溪流两岸,那些随着夜风摇曳的树影里,时而会传来沙沙作响之声。

    灯火通明的指挥室中,鬼虏听完左凡的汇报,皱眉盯着身前桌案上,展开的作战地图,陷入了沉思。

    身边站着满脸肃色的李好李猜两兄弟,和左凡,还有不知何时已经睡着了的神骥。

    南蛮不比啸风平原,这儿虽也荒芜,但山高水险,且山中还多有凶恶兽魂出没,毒泉哑泉以及瘴气随处可见。冒然进攻,无异于找死。

    “先在重山关打一战,以此重振士气。”沉吟着思忖半晌后,鬼虏毅然决然的道:“左副总兵,你来指挥关隘守军作战。”。

    “李好李猜,率领主公拨给的新军。”下令后,鬼虏转身看向躺在椅子上,睡了过去的菌人族族长神骥,大喊一声:“族长!”。

    雷鸣般的喊声,令神骥猛然惊醒,吓得他立马弹跳而起,惊慌失措的望着他们大喊道:“有敌人吗?是敌袭吗?”。同时把双臂交叉在胸前,作出防御姿态。

    他那紧张的神色,令诸鬼忍俊不禁。反倒把他开会睡着要治罪的事,都暂且忘了。

    “呵呵,暂时没有。”鬼虏笑笑,又收起笑意,肃色道:“傍晚时,你不是说你的族人探查到一支南蛮大军,正在关南外十五里处的山坳里集结吗?如今情况如何?”。

    “是的,稍等。”语毕神骥闭目,凝神聚气接受着族人的意念。

    “他们已朝关隘而来。”片刻后忽然睁眼,双目中精光迸射:“大军中除了有大量的蛇骨婆兵,象军,山鬼军卒外,还有不少的攻城器械。巢车冲车和云梯车各有五十辆,投石车一百。兵力大约十万,是我军的五倍,看来杜子仁是下了血本了。”。

    诸鬼闻言微怔,唯有鬼虏不惊不惧;他并未思索太久,就把手臂一挥,斩钉截铁的道:“准备迎敌,用他们的死亡来重振士气。”。

    军令下达不到一刻后,关隘里所有的灯火逐一熄灭。重山关完全被黑暗笼罩,伸手不见五指。

    南蛮鬼军在半个时辰后,来到了山谷以南。放眼望去,就见谷中一片黑暗。

    为首的独角山鬼们只是微微一怔,在黑暗里互望一眼后,便拔腿向前。

    “或许敌人近来*逸了吧。”他们是这么想的。

    紧随其后的是大批的象军;与冥界各地的象军不一样的是,杜子仁的南蛮象军全是剑齿象组成,比一般的大象要高大的多。

    它们的那一对微微弯曲,近一丈长的象牙上,还绑着不少的铁钉,大大的提高了战象的作战能力。

    架在战象背上,那全由兽骨和木头搭起的四方小亭中,站着几个手持长弓或是连弩的人魂鬼兵。为首的骑手,正奋力拉扯着手中缰绳,驾驭着战象前进。

    穿梭于战象之间的,是一只只的黑毛巨狼。两只血红色的双眼,在黑夜中闪烁着嗜血的凶光。

    骑在狼背上的,皆是手持弯刀的蓬头鬼。他们头上的每一缕发丝,都像针一般直立着,在黑夜中为他们平添了几分狰狞。

    左右两翼,则有大批的蛇骨婆尾随;与上次进攻时不同的是,这次的蛇骨婆们也披上了铠甲。

    而在队伍最后的,是一群拉着攻城器械的大力山鬼。

    敌军没有点火,就连后面的大力山鬼们也没有敲鼓,更没乱喊,而是随着前面的大军,悄然进入山谷,小心翼翼的朝着北方摸黑前进。

    与此同时,在远处谷中,横在两壁间的索桥上,由冥界第一缕煞气所生,故而也有着夜眼的鬼虏,正凝神聚气,静静的看着敌军越来越近,而轻扬嘴角。

    一百丈、九十丈、八十丈......五十丈,四十五丈;鬼虏双目直视南方,心中默念着敌军距离。

    待到敌军先锋,距离他不过三十丈时,他便缓缓抬起了手臂,紧握在手中的响箭,于黑夜下直指天空。

    敌军又前行了十丈时,鬼虏毫不犹豫的拉响了响箭。

    “嗖!”的一声长向,随着冲天而起的火球升空。

    敌军一愣,纷纷昂头目送着火球越来越高,直至升到一定的高度炸开后,就忽闻谷中传来了嘶嘶连响。

    接二连三的火花,在黑暗中闪烁不断。

    不等敌军好好惊愕一番,轰隆巨响,便不断的从四面八方传来。

    数百发炮弹倏地疾射,划破空气摩擦出点点火光,在黑暗中划过一道道弧线后,落在了敌人的两翼之中。

    鉴于蛇骨婆的毒蛇攻击防不胜防,鬼虏采取了先打蛇骨婆的策略。

    那数百发炮弹仆一落地,登时炸开。土石掀翻,爆炸带起的大片烈焰中,迸射出道道紫色雷电,仿佛游龙飞蛇,朝着四面八方射出。

    正是赖月绮根据古神技艺,制造的天雷炮。

    带火的弹片飞溅下,山谷中因紫雷闪烁而忽暗忽明,凄厉的惨叫不断响起,划破夜空下的宁静。

    关隘上的守军,借着火炮带起的烈焰,往山谷中一看,登时士气大振!

    方才一轮的炮击,敌军的蛇骨婆们就已死伤过半。不是被当场炸得遍体鳞伤,就是被紫雷电击,落得个非死即伤的下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