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威亭中寂静下来。

    “袭扰?”不过片刻后,鬼虏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紧接着浮现点点失落:“难道不是直接进攻吗?”。

    “你倒是想得挺美。”萧石竹冷笑一声后,平静的道:“老子现在没这么多的‘本金’去与杜子仁死磕,所以你的任务就只是袭扰;带上菌人族族长神骥,他会准确的告诉你,敌军在边境上的位置,然后你就去烧杀抢掠吧。”。

    “但有一点,不得残害南蛮土地上的一切百姓。”不等他应声,顿了顿的萧石竹又补充说道:“除此之外,杜子仁安排在边境上的军队,以及关隘,要塞;你赌可以随意出击。”。

    “诺!”拱手行礼间,鬼虏的眼中终于闪烁起一丝兴奋。

    如今他对复国什么的都不感兴趣了,已经摘掉鬼王王冠的他,只求尽心尽力的效忠于九幽王,能因此升官发财的同时,萧石竹能给他点战打打就行。

    “你别偷着乐。”他微微翘起的嘴角,被萧石竹尽收眼底后,佯装微怒,道:“我现在给不了你太多军队,只能给你禁军两百,萧家军新军一千,另外在给你共工氏族和祝融氏族的人魂们,组成的新军水火兵各一千,合计起来还不到四千兵马。”

    “边境的守军你也不得调动,他们只能帮你策应一下,以及运输弹药;不过军器监现有的武器,你都尽可挑选,带得动的尽管去拿。”萧石竹负手,围着沙盘缓缓踱步,双目始终未从鬼虏身上移开,嘴里继而道:“我也允许你偶尔吃点败仗,可不要输的太难看就行。”。

    “是。”鬼虏郑重其事的应了一声。

    “鬼将军。”如玉在画中起身,接过话来,肃色叮嘱道:“根据我国得到的情报,杜子仁已反,宣布脱离酆都政权,你大可安心的去攻打,不必顾虑给酆都大帝面子;且他最近正在调集鬼狼骑兵和巴蛇骑兵,逼近我国南方边境,你要小心。”。

    微凉之风,接二连三的吹入亭中,吹得鬼虏披风一扬间,心头微凛。眼底深处,泛起点点淡淡的担忧。

    令他担忧的不是鬼狼骑兵,那些家伙无非是一伙骑着高大的狼妖魂的骑兵,在山地上确实来去如风。可九幽国军可大批量的装备连发火铳,诸如连珠铳和迅雷铳一类的火铳,专打野狼;对于这种山地骑兵没什么好怕的。

    他担心的是巴蛇!

    巴蛇这种蓝头黑身的巨蛇,鳞坚如甲,体长就有六十丈,两只一赤一黄的双眼,足有灯笼那么大;而且还能生吞活剥了巨象。

    过林树倒,过山碎石,过河断流;令很多鬼都闻风丧胆。

    好在这种兽魂,就算是在冥界也不多见;可偏偏它就是杜子仁地盘上,土生土长的野兽,且听如玉一道,杜子仁也有驯服的巴蛇坐骑,组成的一只骑兵。那一条巴蛇就已经威力巨大了,一支骑兵至少有十几条巴蛇呢,鬼虏岂有不心头一凛之理?

    他快速的思索着对策,绞尽脑汁的想着办法。

    龙威亭中,再次陷入了寂静之中,唯有那穿堂而过的凉风,依旧在呼呼作响。

    “要我带兵袭扰可以。”良久后,鬼虏双眼一亮,抬头望向萧石竹四目相对下,淡然一笑:“但是我还有个条件,我要带走鬼医属库房里的诛龙草。”。

    “要多少?”萧石竹想也不想的就问到。阴日之光斜照入亭,撒在他那怒气已消,只剩下懒洋洋的脸上。

    “我指挥的每个士兵,一鬼一斤。”鬼虏面露一个神秘的微笑,缓缓回道:“少了这个,末将绝不出征!”......

    南蛮中心之地,众多荒山之间,有一座方圆百里的大山,名曰罗浮山;浑身皆为蓝色的山上泥少石多,不生草木,尽是蓝色的石胆。

    可峭壁危崖间,奇峰怪石下,却又处处流泉。

    山脚下环着大片的不昼木,把此山围了起来。昼夜火燃的不昼木,形成了一道环在此山四周的火墙,得曝风不猛,猛雨不灭;倒是成了一座天然的屏障。

    随风而舞的不是翠绿的树叶,却是火焰和偏偏灰烬,浓烟密布下,尽显一派荒凉。

    也正因此,此山又名为火山。

    林子里常见重千斤,体有猪大的巨大浣鼠,抖动着它们那一身细如丝的白毛,穿梭于烈焰之中而毫发无损。

    冥界各地出售的火浣布,大多来自于此。

    这些年,虽然南蛮依旧炎热荒凉,可杜子仁靠着南蛮深山里的金矿,和这些不畏火,遇火则洗的火浣布,已然富得流油。

    而这座罗浮山,也正是他的行政中心所在。

    在山坡上,随处可见三间歪歪斜斜的大房般般齐,两头山墙伸出去,而形成的大阶檐小院。屋舍统统一律两层楼,阶檐中间用两根大木柱及勒架连接。中层便可居住。

    屋间的街巷里,随处可见头上缠着丈二长黑土布的男女人魂,皆是枯瘦如柴他们,便是南蛮的居民。也是杜子仁的奴隶。

    各个人魂的脖颈上,都带着一个铁制的项圈。自他们成年之后,这个圆形铁环就从未从他们脖子上取下过。故而他们每日也过着奴隶的辛苦日子。吃得比猫少,睡得比狗晚,干得比牛多,起得比鸡早;南蛮之中一切的苦活累活脏活,都是他们去做。

    累死累活,吃得少穿得差,工钱全无不说,还无自由。

    更可气的是,奴隶们哪怕要结婚了,新娘无论丑美,身材好坏,无一例外的要和杜子仁先睡过之后,才能出嫁。

    千百年下来,当地人魂已是怨声载道,奈何南蛮是杜子仁一鬼独大,手上又兵多将广,所以百姓也是敢怒不敢言。

    在山顶上,那全由石胆垒砌而成的蓝色殿宇,便是南蛮无冕之王,杜子仁的官邸。

    富丽堂皇,美轮美奂的府邸正中处,那座前廊后厦,为单檐歇山顶,穿斗式七檩粱架结构的罗浮殿,正面檐下有着密密麻麻的雕花斗拱。共四层,皆为如意拱。

    四方上,每两柱间的斗拱又皆为祥云状,层层累累,密密匝匝的,与正面檐下的如意拱,组成一片巨大的斗拱网。

    所有拱头都雕刻成象首或是蛇头,虽很怪异却施以五彩,使人眼迷神乱,仿佛有数百头游蛇和彩象,齐齐翻腾向前,呼之欲出。

    大殿上,身长八尺,燕颔下长满浓密络腮胡的杜子仁,端坐在摆在大殿深处正中之地,椅背扶手上,雕刻出百蛇游走的紫檀宝座上。

    正瞪着环眼,打量着站在他身下,那个身上衣甲多有破烂,浑身上下尽是尘土,且满脸疲惫和沮丧的赤肤人魂。

    那人魂不是他鬼,正是落难而逃的二世火王——吴回。

    吴回遭遇兵变而丧子,其后他奋然反击,奈何寡不敌众之下节节败退,被赶出了毕方郡后,率领残余部众,一路逃往了南边的焚天郡中。

    本以为退到焚天郡这一隅之地,可立足之后从长计议后,反攻复国。不曾想郡中百姓,也因吴回的节操全面粉碎性骨折,而为了迎合酆都大帝而屠杀幼鬼一事,对吴回反感不已,接二连三的起义随之而来。

    没多久,长崖又率军南下,几场厮杀后让吴回再次“搬家”。

    在焚天郡中待不下去了,曾经的祝融国各地也已插上了萧石竹的彼岸花旗帜,吴回迫不得已继而南逃。

    而已是全心全意效忠于九幽王的长崖,却不依不饶,继续挥师追赶。直到把他赶出了焚天郡,才肯罢休。

    吴回越逃越远,身边将士也所剩无几,最终在只有十个卫兵的护卫下,逃到了杜子仁的地盘上;又几经周折,终于来到了罗浮山。

    想着先得到杜子仁的庇佑,有个安居之所,再从长计议;没想到一到罗浮殿上,杜子仁却是态度冷漠,傲娇得不要不要的。

    吴回行完礼,道明来意后,见杜子仁只是看着他,始终没有说话,当下心头掠过一丝惊愕和茫然,忽地有些不知所措;更不清楚冒然前来投靠是否正确?

    “这么说,你是被萧石竹赶下台的了?”片刻后吴回还在暗忖,杜子仁已冷冷问到。

    吴回一阵羞愧,可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当下忍气吞声的点了点头,悄声“嗯”了一下。

    “那你有什么资格,来给朕做谋士?”杜子仁又冷冷的质问道;脸上眼中,尽是不耐烦之色。

    “我与萧石竹多有交手,对此鬼了如指掌,若......”吴回话未说完,杜子仁已怒哼着,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紧接着两个南蛮士兵上前,二话不说抓住吴回双臂,重重一踢他的膝弯,使其猛然吃疼瞬间跪倒在地。

    “一个落难诸侯。”杜子仁冷笑,道:“又有什么资格大言不惭。”。

    【鬼医属——相当于人间古代的太医院,现代的卫生部。】

    【石胆——又名毕石,《神农本草经》记载,此物可化铁为铜成金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