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瑟瑟秋雨,伴随着细细的金凤,在清晨天亮时分如期而至,撒向了小虞山城。使得城里每个角落中都布满了烟雾般的渺茫,泛起了水晶般的清爽,每一寸泥土都散发着清新的芬芳。

    今天的天狗苑中异常的热闹;金刚嘴里不断的催促着:“快点快点。”。李好则坐到了萧石竹的床边,把还睡意朦胧的萧石竹从暖和的被窝里拉了出来,扶着他坐了起来,摇晃着对方急声道:“大人醒醒,这可是你第一天上朝,千万不能迟到啊。”。

    说着便接过李猜拿来的热毛巾,往萧石竹脸上胡乱一擦后,又道:“要睡上完朝回来再睡成吗?咱们先把这朝上了,不然吾主又要给你‘穿小鞋’了。”。

    “嗯。”萧石竹拖着长音,很不耐烦的应了一声后,依旧紧闭着双眼。接着头一偏,又大起呼噜来。

    “大人,得罪了!”实在看不下去了的金刚,上前拉开李好,毫不犹豫的给了萧石竹两耳光!

    “啪啪”两声脆响后,萧石竹顿时睡意全消,完全清醒过来。他定了定神,倒吸几口冷气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睁眼瞪着金刚破口大骂道:“你要抽死爹啊?”。

    金刚微微垂首,表示歉意。

    “叫我起床可以,就不能换一种别的方式吗?”怒声埋怨后,萧石竹揉揉自己的脸颊,打了个哈欠,没好气的对金刚呵斥道:“每次都要弄这种简单粗暴的手段,今晚吃烧鸡没你的份。”。

    “只要大人上朝不迟到,不授人以柄不被言官们弹劾,小的宁愿一辈子不吃烧鸡。”金刚面不改色的对他拱手到,完全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且一句话,就把萧石竹给堵死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嚷嚷道:“衣服,鞋子。”。

    “本大人昨晚研究本国周边局势到半夜,你们不知道吗?”一边穿鞋,萧石竹还一边碎碎念道:“天才亮就把我叫起来,我会休息不足的;我休息不好身子会垮的,我垮了鬼母国就垮了。”。

    “大人,你别说谎了。”金刚闻言后,正色道:“我昨晚起夜时,明明看到你是在看《春宫图》。那东西不好,伤神伤身的;魂魄也会精尽人亡的,你以后要少看才是,最好不看。”。此言一出,李好李猜和杨巅峰登时低头一阵偷笑。

    “你,你,你。”尴尬在萧石竹脸上一闪而逝,他用手一指金刚,憋红了脸连说三个“你”字后也想不出下文来,只得狠狠地道:“你就是我媳妇派来的逗逼。”。然后接过朝服,穿上就往屋外而去。

    他才离去,屋里便传来了朗朗笑声。片刻后,杨巅峰才发现萧石竹的乌纱帽还捧在他手中后,大喊着:“大人,你的帽子。”追了出去。

    萧石竹冒雨来到广场上那条从东至西,贯穿整个广场的小河前,就见春云已经带着穿戴整洁的文武群臣,顶着秋风细雨,站在了广场北面尽头那座名叫“天德殿”的大殿石阶前。

    “把扣子扣上。”见他姗姗来迟就算了,连衣襟扣都还没扣上,春云便瞪眼看着他怒斥到:“快去后面站好!”。

    “哦。”经她提醒萧石竹才注意到,赶忙讪笑着把扣子扣上后,跑到了百官队伍后面站定。而他的出现,也引来了其他官员的侧目和低声议论。

    倒不是他衣衫不整有失体统,而是自六百年前开始,鬼母国中但凡五品以上官员,皆为女性。萧石竹往百官队伍里一站,就是万丈红中一点绿,极其显眼。百官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且能入鬼母宫上朝面圣的,又都是五品以上官员。再看萧石竹萧大人,胸口补子绣着的是一只在海水里畅游的海马图纹,一看就知道他只是个区区九品小官。

    芝麻大的官阶也能上朝,顿时勾起了百官的好奇和狐疑。

    就在百官们对他滔滔不绝议论不停时,天德殿中走出一个侍女,在殿门边站定后,对百官高声大喊道:“吾主驾到,众臣早朝。”。

    语毕,春云便领着诸位官员,昂首挺胸的朝着天德殿中而去。萧石竹也赶忙跟了上去。

    这殿外什么模样,萧石竹早已看腻了,今日还是他第一次来到天德殿中,心中难免突生几分好奇。

    进得殿内,但见其中装饰十分华丽。檐下施以密集的斗栱,室内外梁枋上饰以和玺彩画。金砖铺地,使得地上表面淡黑、油润光亮、不涩不滑。

    七十二根两人方能环抱的大柱支撑其屋顶全部重量,每棵柱子的柱身上,除了雕刻出栩栩如生的九只翱翔于云端的金凤外,还刻有三十六道蝌蚪文组成的符文,发出淡淡的幽蓝柔光。

    大殿深处正中,九层台阶的高台上摆放着一个鎏金宝座。椅圈上共有一十三只金凤缠绕,其中最大的一只,昂首立于椅背的中央作展翅高飞状;椅面之下没有椅子腿,而是由一个须弥底座代替,在须弥座束腰的地方透雕双凤戏珠,满髹金漆。周围摆设象征太平有象的象驮宝瓶,象征君主贤明、群贤毕至的甪端,象征延年益寿的仙鹤,以及焚香用的香炉、香筒。

    此时,鬼母正端坐其上。今日她头戴龙凤珠翠冠、穿绣有九凤图纹的绛色大袖衣和红罗长裙,衣上加霞帔,肩部织日、月、凤和牡丹纹。一国之主的威仪和派头在这身打扮的衬托下,彰显得淋漓尽致。

    群臣在她下方面朝她站定,按左文右武分为两列后,齐齐一整衣袍,对她双膝跪下,磕头高呼道:“吾主万岁,万岁,万万岁!”。

    萧石竹是第一次上朝,毫无朝拜经验的他,也只好依葫芦画瓢跟着照做。心里却暗自说到:“不愧是我未来的老婆,牛哄哄的。区区一个诸侯王也要群臣山呼万岁,这野心昭然若揭啊!”。

    “众卿平身。”鬼母说到,大臣们又喊着:“谢吾主隆恩。”后,站了起来。

    “今日早朝只为一事,该对鬼王用兵?还是先剿灭巫支祁的海盗?”语毕,鬼母略带询问的目光,在众人脸上一一扫过。

    “自然是鬼王。”站在春云对面,文官列队最前面的一个女官,随即手持玉笏出列,对鬼母鞠躬一拜,激动的道:“我们都知道,前些日*中抓出了鬼王国奸细。居然把奸细派到我国,还潜入宫中盗宝,这种没把吾主放在眼中的行为,是可忍,孰不可忍!”。声音越说越大。

    她话音方落,便成功的带动了不少大臣的情绪,随即有人便高声附和道:“是啊,是啊。”,或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更何况鬼王不是什么好鬼,只有除之方能以绝后患!”云云。

    “这位姐姐谁啊?纸上谈兵都能说的这么硬气,佩服佩服。”萧石竹心里说着,便好奇的探头一望,见此女个头稍比春云矮了半尺左右,也是身着绛纱袍,头戴七梁冠;看这打扮也是官阶不小。

    只是她身材要比春云好多了,娇小匀称凹凸有致,且今日脸上虽未施粉黛,却也面容清秀动人;尤其是那一双凤眼,极为好看。

    “又是一个胸大无脑的货。”萧石竹在心中暗自叹息着,同时不假思索的缓步出列,对那女子直言问到:“这位姐姐,怎么称呼?”。

    众人闻言,纷纷转头看向萧石竹。

    “秋霜,时任鬼母国户部尚书。”女子一答后,脸上浮现淡淡的傲气,用略带鄙夷的目光把萧石竹从头到脚一打量后,道:“你呢?”。

    “哦,原来是掌管户籍财经的尚书大人啊。小弟是鬼母亲封的鬼母国第一铲屎官。”萧石竹对她恭恭敬敬的行礼后,抬头直视着她的那双凤眼,缓缓问道:“请问姐姐你没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吗?还是没有玩过即时战略游戏?”。

    他说的这些词,在场的这些老鬼谁都没听过,顿时皆是一愣。

    “我们都知道,打战嘛,先近后远,先弱后强这是必须的;尤其是发展阶段,那都是柿子要捡软的捏!”萧石竹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嘴里缓缓说到:“很明显,巫之祁的海盗,是弱的。且巫支祁的据点离鬼母国不过七十里大海,而鬼王国却相距三百余里,一近一远为什么要先打远的,再打近的呢?”。

    “因为鬼王不仁不义。”秋霜斜了他一眼,道:“这等无视吾主的无耻之徒,就该给他点颜色瞧瞧。”。语毕,又有一班大臣附和道:“是啊,是啊!来一次突袭,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吵得萧石竹完全插不上嘴。

    “闭嘴,都是大我几百岁的,不知道别人说话的时候不能插嘴,这是基本礼貌吗?”萧石竹一声呵斥后,整个大殿都安静了。他满意的点点头,正要继续说话,就有大臣厉声呵斥道:“小小九品官,也敢在大殿上大放厥词!”。

    “有理不在声高,我比你们任何一个鬼都想把鬼母国日月旗,插到鬼王宫里去。”萧石竹快步走到呵斥他的那个大臣面前,欺身而进俯视着对方快语奚落到:“可鬼王国距离我们远不说,且兵马不少国力雄厚不说,国中地势多是沟壑,峡谷和悬崖,高山,易守难攻。一旦我们两国开战,他国可依托有利地形和我们耗个三五年不成问题。再加上现今的鬼母国又在发展期,且不说我们能不能和对方耗上三五年,就说说若要灭了鬼王国,得举全国之兵方能与之一战,还不是十天半个月就能打下来的。届时突袭的闪电战变成持久战,巫之祁若从东面袭来,国中兵力空虚,你们要拿什么保护国民百姓和我们亲爱的国主鬼母?”。他说的句句在理,直把那大臣问得一愣一愣的,不知该如何回答。

    完了还一瞥对方胸口的补子,见对方是个文官后,轻哼一声补充说道:“你就个只会误国误民的空谈书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