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289】鹤蚌相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青岚,去把白金的剑取来。”萧石竹扭头对青岚说到。

    青岚应了一声,赶忙下了高台去,片刻后取来一把精钢打造的长剑,递给了萧石竹。

    “这是你们的爹爹,第一次随我出征三星岛后,我亲手赐给他的,可削铁如泥,名万仞。”萧石竹接过,抬手轻轻的抚摸着那状似刀般剑身上,浑然天成的纹路,往事立即历历在目;他顿了顿声,又道:“现在我把它传给你了,想必这也是你父亲最希望看到的。”。

    说完,萧石竹抬眼一望白金那已有十二岁的儿子白蔹。

    小鬼还不知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那剑好看,目光就未从泛着寒光的剑身上的那些纹路上移开过。对萧石竹话,也未能听进几句去。

    “傻孩子。”最后还是白金的遗孀上前,轻轻的敲了一下白蔹的脑袋,微嗔道:“还不接剑。”。说着,抬眼以感觉的目光,看向萧石竹。

    白蔹这才反应过来,缓缓伸出双手接过万仞来,垂首行礼道:“多谢萧叔叔。”。

    “同样对你父亲说过的话,我今天要再说一次。”萧石竹微微颌首后,对他肃色道:“愿你在将来,手持此剑为诸鬼开辟安定的盛世,也不愿看你把它,放在家中积灰!”。

    风雨忽停,乌云很快散去,一束束阴日之光普照在大地之上。

    手抬着长剑,白蔹心中有阵阵责任感,油然而生,毫不犹豫的重重点头,满脸尽是肃色的“嗯!”了一声,把萧石竹的话在心中默念几遍,牢记于心。

    “一定要!”面含期许的萧石竹暖暖一笑,对白蔹竖起了大拇指:“成为和你父亲一样的英雄!”......

    今年第一场春雪,下了整整一夜,直到清晨时分才停了下来;整个酆都之中,都是一片乌黑。满地可见的,只有堆积起来的黑色雪花。

    酆都大帝早早的起来后,就接到一份密报,赶忙命已被押回酆都,阉割之后做了传话宫奴的龚明义,去请如今只剩下的八个阎王前来议事。

    自从龚明义被阉割之后,他一改之前的嚣张和张杨,忽然沉稳了不少,且变得沉默寡言。

    做事情也认真仔细,小心翼翼,上司怎么交代他就怎么做,不再会刻意的去修改上司的命令,或是自以为是的自作主张一些事情了。

    渐渐的,连酆都大帝都觉得他乖巧且用得顺手;在几次发怒把自己的传话宫奴统统杀死泄愤后,酆都大帝索性把龚明义就留在了身边,当个传话筒。

    酆都大帝并没有等太久,龚明义就把如今所剩的八个阎王,都给请了过来。

    一进大殿,阎王们就见酆都大帝一脸阴沉,登时纷纷微怔,各个垂首走到酆都大帝下方站定,却谁都没有吱声,只是在心里暗自揣度着倒底又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了?

    “知道吗?”酆都大帝一挥手,斥退左右宫奴后,目光在诸位阎王脸上一一扫过,沉声道:“杜子仁反了,自称赤帝,定国号为蛮。”。

    阎王们闻言,纷纷一惊,愣在了原地,眼中尽是惊愕,久久挥之不去。

    已经退出大殿的龚明义,也站在殿外窗下,静静的偷听着。

    大殿上一片沉默,唯有冷风穿堂,吹动柱上挂着的黄幔,和殿内烛台中的灯火。点点火光映在酆都大帝的双目中,带起一点摇曳着的赤红。

    在场的诸鬼都是酆都政权的高层,深知杜子仁掌握着北阴朝的大半金矿,等同于手握北阴朝经济的半边天。

    此人魂忽然一反,北阴朝往后的收入,直接少了一半。

    “陛下。”沉默良久之后,转轮王出列,行礼后若有所思的道:“何不立即派出大军,取道九幽国,收复失地呢?”。

    他的想法,确实不错;派出大军借道九幽国直入南蛮,借此拿下杜子仁把金矿和南蛮的土地,再次收入手中,是如今比较可行的办法。

    当下不少阎王,都在思忖片刻后纷纷点头,赞同了他的建议。

    但酆都大帝却不想如此;如今冥界已是大乱,本想着除了银灵子会好一些,但没想到叛乱不但没有被威慑,反而适得其反。

    诸多反叛的国家,更是提出了要为银灵子报仇的口号,使得反叛愈演愈烈。酆都大帝手上的酆都军和玄帝军,固然骁勇善战且兵多将广,可奈何反叛太多,使得他也是双拳难敌四手,颇有些捉襟见肘。

    以他的想法,是让萧石竹去做这个平叛的棋子,才是最好的。

    而在殿外,假借侯在殿外实则是在偷听的龚明义可是把殿内的一切听得一清二楚,他闻言后虽依旧面有恭谦,双目一害注视着殿外落光了树叶的鬼柳,装出一副对殿内的事心不在焉的模样,可心中却暗自骂道:“蠢才,让萧石竹先去做替死鬼,才是正确的方法吧。”。

    殊不知不是转轮王蠢,而是他拿来萧石竹的好处;俗话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这点在冥界也是一样的。

    轮转王自然想到了,先让萧石竹去和杜子仁死磕,然后酆都大帝在出兵,这样才能把北阴朝的军队损失降到最低。

    可他拿了好处,当然不能再把这个良策道出。

    再加上,他知道在酆都大帝面前最好别太聪明,否则越聪明死得越快,故而挑了一个中等的计策来说。

    就在龚明义在自己心中,暗自奚落他们时,殿内的酆都大帝,已从袖中拿出一份密报,抛给了为首的阎罗王:“这是朕安插在九幽国中的密探,传来的密报。就在半个多月前,杜子仁忽然袭击了九幽国的南面重山关。”。

    情报的来源,自然是曾经的秦广王蒋子文;阎罗王展开密报一看,就见上面写着的都是萧石竹因为这场突变,急忙调兵去南方边界布防,导致国内兵源紧缺的事。

    不过酆都大帝和在场的阎王不知道的是,此情报是萧石竹故意安排的。

    要想酣畅淋漓的打杜子仁,必须经过酆都大帝的同意;毕竟杜子仁在反之前,是北阴朝的边疆大将。不宣而战,搞不好会被酆都大帝按个反叛的罪名,那么九幽国必将四面楚歌。

    将这份情报传来,一来可以让酆都大帝继续信任蒋子文,二来还能勾起酆都大帝的私心,用九幽国去当平叛杜子仁的棋子。

    如此一来,萧石竹不但有了发兵的借口,且师出有名的同时,可以借口着他的九幽国现在穷,无钱无力出兵而迟迟不动,顺便跟酆都大帝要些好处。

    毕竟酆都大帝给九幽王的那道随意征伐的圣旨,只说了九幽国私自扩张国土,酆都政权不给与任何支援。

    可没说萧石竹为酆都大帝打工,他可以不取工钱,无偿奉献。

    阎王们一一传阅了情报后,都隐约猜到了酆都大帝的心思;可谁也没有道破,都等着酆都大帝先开口,好展示一下他这个冥界帝王的聪明才智。

    “听闻人间有这么一个古老的故事,说的是有一天赵国将要出战燕国,苏代为燕国对惠王说。今天路过了易水,看见一只河蚌正从水里出来晒太阳,一只鹬飞来啄它的肉,河蚌马上闭拢,夹住了鹬的嘴。鹬说:‘今天不下雨,明天不下雨,就会干死你。’河蚌也对鹬说:‘今天你的嘴不取,明天你的嘴不取,就会饿死你。’两个畜生不肯互相放弃。”酆都大帝瞥了他一眼阎王们,以平静的语气悠悠说着:“结果一个渔夫把它们俩一起捉走了。”。

    “既然萧石竹的关隘挨了打,他定然咽不下这口气,所谓的防御,不过是碍于杜子仁曾是朕的武将。”他脸上的阴沉顿减了些许,缓缓起身围着阎王们踱步:“朕在想,何不派萧石竹去平叛呢?”。

    阎罗王稍加思索,忽地心生一计,切声道:“可这不算是扩张国土,想必萧石竹未必能竭尽全力。”。

    “之前各地的平叛,就是如此。”顿了顿声,阎罗王又补充说道:“陛下是否给萧石竹一些支援,以便让他更好的效力。”。

    他这么说,就是在为九幽国争取物资。

    酆都大帝缓步走到他们对面站定,沉思了起来;冷风穿堂吹得他衣袍鼓舞,猎猎作响。

    “他很穷吗?”忽地,酆都大帝反问了一句。他打心底里也是个守财奴,尽量能一毛不拔就一毛不拔。

    更何况他长期身居高位,早已习惯了诸鬼必须为他服务的感觉。

    “或许是吧。”阎罗王没有吱声,倒是转轮王率先开口,淡然一笑道:“听说他在卖朔月岛鬼母宫,起初臣也不知为何?如今看来,他必然是在为报复杜子仁做准备。”。

    “这萧石竹,还真是什么事情都干的出啊。”酆都大帝闻言一怔,接着微微一笑,一扫之前脸上的阴沉:“看在他都这么穷的份上了,给他点鬼奴吧;但鹜蚌相争的计划,必须立刻施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