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283】潜入酆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顷刻之间,放眼望去山谷中火焰遍地,如同烈焰地狱一般。

    而关隘中的守军们,处境也好不到哪去,他们在之前毒蛇和火箭的攻击下,已是死伤过半。

    栈道索桥上起火处随被扑灭,却已然多处断裂;当守关士兵铲除了弹射入关隘中的毒蛇后,只幸存下一万有余鬼。而立在谷中的坞堡,亦是十之五六被山鬼徒手攻破,化为了一片残垣断壁和碎石烂瓦。

    守卫坞堡的曲部民兵们失去了防御工事的掩护,只得冒着烈焰高温,举起手中兵刃,前赴后继着呼啸上前,与力大无穷,且高大魁梧得不是一星半点的山鬼们,展开了殊死肉搏。

    热浪高涨,火焰逼人,杀伐声震耳欲聋。

    多数的曲部民兵们,不是被山鬼们用他们粗壮有力的手臂,像老鹰捉小鸡一般拧起,甩到半空之中后落地摔死,就是被山鬼们巨大的脚板,给踩了个血肉模糊。

    即便如此,却也没有一个九幽国军后退或是怯战;他们深知面对的是一支战力强大的铁军,一支有着被称为最骁勇善战的人魂的山鬼大军!但也深知,如果他们怕了跑了,安居乐业在他们身后土地上的家人,便会迎来灭顶之灾。

    打倒入侵者的唯一办法,就是杀光他们!

    这是在他们加入九幽国军的那天开始,并在他们心中已根深蒂固的硬道理。

    故而就算他们不过是普通人魂,看着同伴被踩成断肢肉泥,就算眼前的敌人高大得能投下巨大的身影,能将他们笼罩其中,他们还是毅然决然的挺起了胸膛,奋勇向前。

    不少曲部已是浑身流血,却还忍痛上阵;岩壁栈道上部分九幽国军,也毫不犹豫的举枪瞄准谷中山鬼,纷纷开枪,掩护着曲部们杀敌。

    而谷中一些猛火油未能流淌到的地方,尚且安然无恙。活着的敌军们也迅速退守到这些一隅之地,在烈焰的重重包围下尚且不惧,继而对关隘发动进攻。

    又一批毒蛇,在举手指向栈道或是索桥的蛇骨婆手臂上,卷缩其细长的蛇身,顿了顿后来了一个弹射跃上山崖。

    谷口依旧不断的有敌军涌入,无穷无尽的蛇骨婆和山鬼们,手持钢叉、弓弩和弯刀等武器,越过火墙排山倒海似的直入谷中。

    尘土滚滚,敌军一边驱使毒蛇进攻,一边拉弓,对准关隘上的九幽国军。

    白金对身边的杀伐声和惨叫充耳不闻,双目左瞧右看,在烈焰之中找寻着敌军主帅。

    他知烈焰越大,猛火油消耗越快,必须在火焰全熄之前,找到敌军主帅后来个擒贼擒王,使得敌军大乱,那么他们尚且还有反败为胜的一线生机。

    可他找寻半晌,除了无穷无尽蛇骨婆和大力山鬼、独角山鬼外,连主帅的半个身影都没见到。

    谷中的多数大力山鬼和独角山鬼,已就地取材,顺手捡起地上不少磨盘大小的岩石,将其举过头顶后,对准横在山谷间半空中的那些索桥砸去。

    数十块巨石携劲风奋然呼啸着,从索桥们头上或下面飞跃而过,使得桥上守军仓惶躲避。

    一块,两块,三块......十块,十一块;到了第十二块巨石飞来,终于重重的砸在了其中一条索桥中断铁栏上。

    索桥左摇右摆间,巨石粉碎,铁链组成的桥栏也应声裂开。紧接着是第二块,第三块;当第四块巨石袭来时,早已摇曳不断的索桥忽地一分为二,分别朝两边悬崖峭壁荡去。

    桥上还没来得及撤离的守军,不是与断开的桥身一道,重重撞在山壁上后,口鼻喷血而亡,就是从半空中摔落到谷底火海中。

    就在此时,谷口又传来一声铿锵有力的号角声,随之而来的还有数百象军。架在象颈上的,是射程可达三百步,且一次可连射百支箭矢的百虎齐奔箭。

    绝望忽地爬上了白金眉梢;这种火箭威力巨大,杀伤力极强,是冥界中仅次于火炮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其箭头在血红的夕阳下,依旧黑得发亮,只需一眼,白金就认出那是断魂铁铸造的灭魂箭,任何鬼一旦中箭必然魂飞魄散,回天乏术。

    等敌人校准白虎齐奔,守军伤亡必然不可估量,白金不敢怠慢,赶忙招来旗手。

    “小心灭魂箭!”正当他吼声落地,要让旗手下令,命众军赶忙找寻掩护时,眼角余光忽地看到象军中,出现一头白象。它洁白如雪的肌肤,格外显眼。

    白象立刻吸引了白金的注意力,他转头眺望,见象背上坐着一个头发全白,脸上皱纹横生的蛇骨婆。

    虽已年老,对方却不显弱不禁风,脸上除了皱纹过多外,面色依旧红润。身披金光闪闪的厚重山文甲,也尚且不觉吃力。

    “敌军主帅!”白金脑中登时闪过这四个字,对旗手脱口大呼:“发动空袭。”。

    旗手得令,把手中令旗一扔,从腰间取下一支响箭,举起指天。

    一团小小的火球倏地升空,在谷顶上空绽放出绚丽的烟火。

    攻守双方皆是停手片刻,惊愣之余仰头一看,接着又不管不顾,继续厮杀。

    一声龙吟,从他们头顶的火烧云中传来,撼天动地;敌军纷纷一凛,再次举目望天,就见空中橘红色的云朵之中,忽地窜出了数百的空骑。

    他们有的骑着火麒麟,有的骑着白泽,而为首的那员小将胯下,骑着的居然是一条翠绿的螭龙;正是一开张就窜上天去了的左凡。

    跟在这队空骑兵左右的,是数百的羽民和讙头民。

    坐在白象上的蛇骨婆登时一惊,对身边的象骑兵大喝一声:“准备防空!”。

    于此同时,站在索桥上激动得浑身一颤的白金,也挥剑一指白象,对他的飞天军们愤恨大吼道:“主攻那头白象和老蛇骨婆!”。

    一声令下,几个讙头民从空中俯冲而下,将手中点燃的震天雷投到了白象四周。紧随其后的羽人们,也将自己手中的火龙出水,对准了象兵。

    山崖上炮击不断袭来,空中又连续落下爆炸,轰鸣作响,地动山摇;任由战象们皮肉厚如甲且抗揍,也躲不过在爆炸中,失去带去片片血肉的代价。

    变故突生,敌军猝不及防之下死伤无数;不少大象四肢被剧烈的爆炸炸得血肉模糊,站立不稳一个踉跄倒地,反将四周敌军压死一片。

    此刻谷底的猛火油已所剩无几,火海范围逐渐缩小,可又爆炸不断,任由战象们接受过训练,也不免慌神间不再听骑手指挥,毫无目的的横冲直撞,全然无法实施防空。

    九幽国的飞天军趁虚而入,将手中炮弹点燃往它们身边一抛,再在空中急转,避开爆炸后以手中兵刃血刃周围敌军。

    那头白象还算镇定,除了踏脚没有太多慌乱,在那个老蛇骨婆的指挥下,镇定自若的转身,正欲撤出山谷。

    一个讙头民见状,不由分说,朝着它从空中俯冲而下,逼近之时,将手中震天雷接连点燃,抛到了白象肚下脚边,再次展翅冲天。

    讙头民直上云霄时,白象周遭已有一片火光随着爆炸高涨而起。

    刹那间带火的象肉四溅横飞,老蛇骨婆也被爆炸产生的震荡波高高掀起;敌军见状面色齐变,注视着飞上天的主帅口吐鲜血,目光中尽是惊骇。

    紧接着他们就炸了锅,心照不宣的朝着来路仓惶撤退。全然不顾他们那已从空中落下,跌撞在谷中一块巨石上而骨断筋裂的主帅。

    “杀!”白金看准时机一声大喝,举剑杀下索桥。反攻号角连吹,在山谷中回荡。

    羽民继续投弹,讙头民则已取出连弩,从高空中对四散而逃的敌军开始扫射。

    左凡从天而降,手中寒光四射的三尖两刃刀连劈带刺,三五下就斩敌数名;坐下的螭龙更是凶悍,爪尾并用下,几头战象被它轻而易举扫倒在地,再以尖牙将其开膛破肚。

    一直未从山谷中散去的血腥味,此时更重几分。

    红了眼的九幽国军们士气大振,举刀杀下山崖,追赶着谷中残余敌军。

    没有震天的喊杀声,但凡追上敌军,九幽国军们二话不说就是一刀;唯有那悲凉凄厉的惨叫不断响起,此起彼伏的回荡在山中......

    盈盈带着三个弟子在海上行船一个多月后,打扮成了回娘家的小媳妇和丫鬟,踏上六天洲;又走了一个月,她们才来到了酆都南面的黄泉路上。

    在距离酆都还有一里之处,早已有打扮成了贩夫走卒的玄教教徒,在路边等待。

    盈盈察觉,骑鹿上前,对那贩夫走卒对着暗号,道:“是管家老李吗?”。

    “正是,二小姐辛苦了。”那教徒对答如流,一字不差;盈盈微微颌首间,已然掏出了国师腰牌。

    教徒定睛一看,面色顿显恭谦,赶忙左右观望,见四下无鬼后行了一礼,压低声音道:“国师请随我来,我带你们潜入酆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