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282】重山关恶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冥界之鬼,大至分为神,妖,人和兽四大类,往下细分,又有各类鬼族。

    这蛇骨婆鬼,是能以意念超控冥界中所有毒蛇的人魂,且对所有的蛇毒皆具抵抗力;而最初的蛇骨婆,正是人间炼蛊的女性苗巫。

    当她们肉身死去魂魄进入冥界时,就有了控制冥界中毒蛇的能力,加上她们又喜欢往头绳上挂些蛇骨,故而这支鬼族,名为蛇骨婆。

    随后她们中没被轮回的,与其他的人魂结婚生子,可但凡生下的女鬼,都有控蛇能力,又因毒蛇来去敏捷且杀伤力强,酆都大帝就下令:所有的蛇骨婆鬼,都必须居住在玄炎洲以南的荒地上,为他守卫金矿。

    主要是防止他鬼偷矿,或是矿工们私自藏矿。

    但因蛇骨婆长期与毒蛇为舞,总会无意间遭受蛇毒的侵蚀,故而往后的几代鬼的肌肤都会有化为蛇鳞的现象。或是浑身如此,或是颈部,脸颊和手臂这样;使得她们的模样,更是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

    白金在冥界时间不短,往日又不像其他将军们一样总以大老粗自居,经常读书看报的他,深知蛇骨婆因酆都大帝的旨意,向来都不会离开南方各地金矿的,忽然大批出现在山谷以南,九幽国的南大门前,这令他顿感不安。

    “大概有多少蛇骨婆鬼?”惊疑未定的他,话音刚落就见南面谷口外尘土纷飞,那片遇风吹枝如玉声的风声木林中,有数十个有着赤色肌肤,四肢上肌肉虬髯的魁梧人魂,挥舞着手中粗大的狼牙棒,从中横冲直撞而出。

    他们口鼻中喷吐热气,一路势如破竹,朝着重山关这边大步而来,在地上落下深深的脚印之时,也将挡路的那数百棵,需要两三个人魂方能环抱住的巨大风声木,拦腰撞断。

    “大力山鬼?”凝视着来势汹汹的山鬼,白金一凛,赫然握紧腰间长剑剑柄,将眉头一皱。

    木屑横飞,尘埃腾升间,无数的蛇骨婆尾随其后,长在她们身上的鳞片,在夕阳余晖下闪闪发光。手中双蛇呲牙咧嘴,把信子一抖,发出阵阵“嘶嘶”声响。

    这是一只大军,杜子仁的大军。从望不到尽头的队伍,以及前行而带起的,经久不息的阵阵尘埃来看,敌军至少有五六万。

    隆隆闷响的脚步声,如怒潮奔涌越来越近,连大地山崖,都在微微颤抖。

    “吹响号角,全军准备作战!”白金来不及思索对方忽然进攻的原因,只是对被山鬼奔走声惊动,而纷纷出了洞穴楼阁观望的士兵们大声一吼,又对左凡一挥手:“快去准备空中打击,等我命令再开始空袭!”。

    左凡应声点头,龙吟声响彻山谷,螭龙带着他腾飞而其。悠扬有力的号角声,也随之响起。

    萧家军和九幽军们纷纷就位,屏住呼吸举起手中火铳,对准了谷口。曲部们也关上了坞堡大门,带好弓弩火铳,登上塔楼。

    转眼间大力山鬼们已冲进谷中,这种连鬼语都不会说,只会呜呜怒嚎的人魂继续前进,直奔关隘而来。

    大批的蛇骨婆,如奔腾向前的黑色狂潮紧随其后。

    谷中那些倒挂在树枝上的地狱鬼蝠登时受惊,齐齐悲啼怪叫着,冲天而起,四散而逃。

    事发突然,白金在短暂的惊讶后反而镇定下来,见来犯之敌方才入谷,顿时毫不犹豫的抬起了手指间满是汗水的右手,猛然向前一挥。

    下一秒后,密集如蝗的铁箭,子弹连连激射,带起“咻咻”破空连响,朝着敌军而去。

    呼啸的炮火,也带着炽焰在空中划出道道明亮的弧线后,准确无误地落在了谷口附近。

    轰隆巨响连连,火炮缤纷砸落;爆炸四起,土石掀翻,灼热的气浪席卷着烈烈火焰,在轰隆巨响声中,似漩涡般升腾而起,又带起阵阵热风。

    百余名冲得太快,已是兵临谷中的蛇骨婆躲闪不及,被密集的大爆炸波及,登时倒飞很撞,或是在烈火下顿时化为一堆残肢碎肉。

    不少被爆炸席卷而其的热浪烈焰烧灼,而皮肉模糊,瞬间成了一个火鬼。

    剩下的多数也被火铳,打了个千疮百孔。

    九幽国军的火铳,被赖月绮改进后,不但可连发,且射程威力大有提升,就连精钢打造的铠甲也能被枪弹打得凹陷;可奈何冲在最前的数十个大力山鬼皮糙肉厚,已身中数十枪后依旧带伤前冲数丈,才猛然倒地砸起道道尘埃,抽搐毙命。

    眼看敌军转瞬就已死伤惨重,九幽军占了上风,蛇骨婆们嘴里不约而同的发出如蛇般的嘶嘶声,攀爬在她们手臂上的毒蛇纷纷得令,迅速爬下后,冒着炮火快速往前游走出几丈,在把身子一缩后,从地上弹射而起。

    数万毒蛇倏地腾飞疾射,在空中划出道道赤色或是青色的光影,煞是壮观;亮出毒牙的它们如离弦之箭,穿梭在枪林弹雨之中,转眼便扑向了栈道和索桥上的守军。

    守军们几乎都没见过能一跃而起就离地数十丈的毒蛇,猝不及防之下毫无防备,被毒蛇轻易欺身而进后,准确无误的咬中脖颈,登时悲鸣着踉跄倒地,口吐白沫,抽搐片刻已是翻眼毙命。

    方才咬死一个士兵,毒蛇立马松口,立起脖子昂着蛇头,口吐信子朝另一个士兵而去。

    慌乱一片的重山关中凄厉的惨叫四起,其中还夹杂着连连不断的咒骂声;而九幽国军的炮击顿停,攻击锐减。

    剑影闪烁,愤怒交加的白金手持长剑,砍死了几条欺身而进的毒蛇后,提剑凭栏而立,鲜红如火的披风随风扬起,龙眉下的那双凤目饱含惊怒,直视着前方源源不绝涌入谷中的敌军,仿佛跳跃着炙热火焰。

    关隘上方顿时乱成一团,下方敌军还在鱼贯而入,除了蛇骨婆外,又从南面杀出不少青色肌肤,长有四手,额上正中生着一只独角的独角山鬼。

    全副武装的他们,身前腹部挂着一面圆形战鼓,一手持盾横在胸前,一手快速的舞动着手中鼓槌,雨点般敲打着身前战鼓,另外两只大手弯曲向上,拉着长绳;绳子另一端系着的巢车,正尾随他们奔入山谷。

    战鼓急鸣下,巢车的望楼中,陆续射出支支火箭,带着道道与如血般残阳余晖遥相呼应的火光,朝着连接两边山壁间的索桥飞射。

    不到片刻,又有凄厉的惨叫从关隘上接连传来,不少栈道和索桥也随之起火,好在这些栈道和索桥,在修建时便用了铁索和铁柱,损失还不算太大。但也上覆木板,起火之地全是这些木板。

    浓烟滚滚下,一部分九幽军直接被火箭射中,火苗随着他们的战袍快速游走,使得他们转眼成了一个火鬼,尖叫着四窜,最终跌跌撞撞的翻身摔下索桥。

    悠长的惨叫声,士兵从高空落下后传来的闷响,交错在一起回荡在山谷之中。

    白金俯身,捡起一个已死士兵遗留下的盾牌,横在身前,听着火箭在盾牌上撞飞而发出的“咄!咄!”连响,心中默默告诫自己:“还不是时候,得把敌军全部放入谷中,方能空袭。”。

    “坚守阵地,奋勇杀敌!”白金环视四周,见自己身边的卫兵死伤无数,胸中怒火更甚,张嘴一声怒喝,:“准备火攻!”。话音方才响彻山谷,不少已解决了弹射到自己身边毒蛇的士兵,就转身进入山壁上修筑而出的洞穴中。

    萧家军也好,九幽军也罢,就连谷中固守坞堡的那些曲部民兵们,也都是训练有素,临危不惧。一时的慌乱并不会使得他们全军都乱了阵脚;须臾间,他们已从洞中搬出了不少圆鼓鼓的大木桶,将其从栈道边接二连三的滚下山崖。

    木桶仆一落地,十之八九随即碎裂开来,一股股带着刺鼻气息,漆黑如墨般的粘稠液体从中流出,不到片刻就已在谷中铺开。

    除了泥土与碎石外,就连横贯谷中的小溪和沼泽,也瞬间被染成了黑色。这些液体,正是又名石漆的猛火油。

    蛇骨婆的毒蛇攻势不减反增,而独角山鬼们把巢车拉到关隘下,便从腰间抽出巨斧,一手持盾一手挥舞着巨斧,其余双手继续敲击着战鼓,朝着谷中坞堡飙冲而去。

    已稳住阵脚的九幽国炮兵们,再次回到立在栈道上的火炮后,在同伴们的保护下,从容不迫的填弹,瞄准谷中敌军。

    爆炸再起,气浪所震下谷中土石再次激射着翻飞而起,正巧在爆炸点上的蛇骨婆和那些山鬼们,鲜血激射下惨叫抛飞。

    火焰四溅下,猛火油接连点燃,立马在关隘下化为一片烈焰高涨的火海。大部分敌军还未反应过来,便已葬身火海;巢车也无一例外的纷纷起火,而尚未弹射入关隘中的毒蛇,也在火焰下不停扭动,顷刻便化为了灰烬。

    惨叫连连,焦臭弥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