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259】劝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明亮的客房里,只剩下他们两鬼;为了保险起见,萧石竹还提起开下了这间房左右的客房,以防隔墙有耳。

    语毕,萧石竹便从怀里掏出一块上门刻有“飞天卫军讙头郡卫所战术总教官。”几个隶书大字的青铜令牌,放到桌上后以食指和中指按住令牌,轻轻的推到了句芒手边。

    “教官为何物?”句芒看着那令牌,愣愣问到。他在冥界千年,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官名。

    “就是教军队怎么打战的官职;本来以你的才能和勇猛,做我的一品镇魂大将军都不为过。”萧石竹给他也倒了杯茶后,自己抬起自己的细瓷茶杯,轻抿了一口茶:“但为了保证你的安全,我只能让你先委屈做四品教官。”。

    “理解。”句芒微微颌首到,眼中脸上并无丝毫不甘。

    “我去做教......”句芒眼角余光瞥了一眼那块令牌,又道:“做教官,那部队驻地在哪儿呢?”。

    “讙头郡的卫所,自然在讙头郡内。在郡南的九嶷城南面,郡边境上的九宿山中,我正在秘密训练一支由羽民和讙头民组成的飞天新军。”萧石竹淡然一笑,又抿了一口香茗后,砸吧砸吧嘴:“我最好的教官羽荣就在那儿做指挥使,你愿意的话我就安排他来接你,去了先委屈你暂且听他指挥就行;不愿意我给你一笔钱,你可以在我国中任何一个地方定居下来,我一定会尽全力保护你的。”。

    “嗯,末将领命。”句芒也没思索什么,收起令牌后起身,对萧石竹恭恭敬敬的俯身行了一礼。

    “坐下坐下,不必这么多礼。”萧石竹呵呵一下,抬手一摆:“你愿意做我的教官,是我国百姓之幸,相信有你这样的教官*出的军队,战斗力一定不弱。但我在军中制定的训练法,不可改动。若要创新,你把自己的训练法,加入其中就行。”。

    “末将一定尽全力做到尽善尽美。”句芒已经无处可逃,既然这里有个藏身之地,他也不再过多计较,便又拱了拱手,发誓道:“决不让大王失望。”。

    “嗯。”萧石竹面带满意点了点头,收起笑容肃色叮嘱道:“你往后暂时不能叫句芒了,你的新身份是羽荣的兄长羽苇,因为是他爹的私生子,所以一直以来漂泊在外,都没和族人们住在一起。往后对外,你也只能自称羽苇。”。

    萧石竹之所以给他安排这么一个身份,只因羽荣的父亲年轻时不懂事,在风花雪月场所中认识了一个女鬼,与之有个私生子。不过因为是私生子,孩子的母亲的身份又很低贱,故而羽满一直没敢把这个孩子带到族人中,一直让羽苇流落在外。就连羽满也不知道,羽苇其实在萧石竹到来之前,就在赌场与鬼发生争执,横死街头了。

    至于那个风月女鬼,早在羽苇成年前,就已病逝了。

    故而萧石竹才敢堂而皇之的给句芒,换上了这个名字和身份;就算有鬼想要去查,查到了不明其理的羽满头上,那么羽满也会真情流露,道处与句芒新身份的身世,一模一样的事实。

    “末将明白。”虽句芒知道,这是一种保护他的手段,也爽快的点头答应了下来,却还是在下一秒后,忍不住问到:“那末将什么时候能恢复本名?”。

    萧石竹那双极富洞察力的双眼,看到他问话时眼中闪过的一丝忧虑和迷茫,顿知对方是担心投靠了自己,而他又不与酆都大帝为敌,难以实现对方的复仇愿望。

    萧石竹深知此时对方需要一颗强效的定心丸,才能对他死心塌地;当下不再隐瞒什么,却故作意味深长的道:“等我要和北方开战的时候,就是你恢复本名,上阵杀敌之时。”。

    九幽国之北就是酆都大帝的土地,北方暗喻的就是酆都大帝,立即听得懂了暗喻的句芒,顿时眼中浮现兴奋的目光。

    而萧石竹语气平静的一句话,也让他安心了不少,心底最后的一丝犹豫,瞬间烟消云散;他轻轻一笑,道:“末将领命。”。

    “现在正事都谈妥了。”萧石竹也是轻轻一笑,指了指给他倒的茶后,漫不经心的道:“那咱们好好的喝喝茶。”......

    啸风平原上,九幽国啸风郡南面边境以南六十里开外的三身国地界中,众多的蘑菇岩石间,有一座模样古怪的城池。

    以巨石垒砌而成的高大城墙,只有北面开了一道高有十丈,*肃穆的巨大石门。在门后也只有一座用大量重达数十吨的石头,建成的塔状建筑,巍然矗立在城中,占去了城内三分之二的土地。

    底大顶小的塔体呈方形,层层叠叠足有百丈来高。四方上各立有一根十丈高,三个人魂才能合抱的圆形巨柱,柱顶各有一尊威风凛凛的三身鬼的雕塑。

    每个雕塑都有一个身子是朝内的,面向那石塔的而立,而每个雕塑的六只手中,又各自握有不一样的一把古怪兵器。

    诸如矛头斧身,上皆有利齿的铜銊,盾面上植满狼牙状的铁钉圆盾。形似镰刀的长剑,和极像一只骷髅手的鬼手。

    而在塔顶的台上,还建有一个长方形的石质高台,台上建五座小塔,中央之塔较大较大,四角上的塔较小也比中间的那塔矮一半。

    这就是三身国自从自从建国以来的祭祖圣坛,向来都是三身国的大王和贵族们,祭祖的地方。

    可此时,这儿见不到一个三身军的身影,也看不到三首国的旗帜,城墙上插着的,满是九幽国的国旗和九幽军的军旗。

    绣在旗面上鲜红如血的彼岸花,正在随风摇曳。

    两天前的下午,鬼虏率军在此地北方,两国的边境处,与连火炮都没有,依然落后的以为占着自己有三个身子,敏捷灵活的三身军们打了一战,最终是三身军们死伤惨重,溃败而逃。而鬼虏则下令穷寇莫追,命军士在边境安营扎寨起来。

    此举给了三身军们一个错误的信息,他们自以为是的认为九幽军还是一如既往的,只求拒敌于边境之外,绝不敢深入敌腹,故而高枕无忧起来。

    殊不知鬼虏一开始确实是要穷寇莫追,就地扎营的;但和萧石竹在一起待久了的他,也学得很是无耻,战术上多少有了一些萧石竹言传身教的影子,已然不再是之前那个匹夫鬼王了。

    他杵在荒野上,目视着南面沉思良久,再根据前前后后这半个月来,敌人的一举一动,料定敌人认准他不敢深入敌境后,他决定赌一把。

    于是方才入夜,补给完毕的九幽军们,便接到了悄然整装出发的命令。

    为了保险起见,鬼虏还让军士们留下了所有的行营帐篷,全部灯烛点燃不灭。最后悄悄绕开了这圣坛以北二十里开外的敌国边境岗哨后,直奔此地而来。

    他知道,这儿对三身鬼们有着特殊的意义。

    月黑风高的子夜时分,鬼虏就率领大军趁夜逼近此地后,羽人和讙头民们借着风声的掩护,悄然落在城墙上,小心翼翼的把守城卫兵逐个暗杀了后,所有部队顺着同伴们从墙头放下的软梯和绳索,暗暗爬入城中。把守在此地还在睡梦中的军士们,来了个大屠杀,从而占据了此城。

    随后鬼虏故伎重演,在第二天夜里派出三千军士,直奔北地来了个回马枪;其中一千士兵全是由羽民和讙头民组成的飞天部队。

    当他们来到敌国北地的边界岗哨时,敌军还未能反应过来,就被他们来了一次大规模的轰炸。

    继圣坛之后,敌国的边境哨岗再次沦陷,把守此地的所有敌军不是被俘,就是当场战死。

    而啸风郡的太守画眉早已接到鬼虏的消息,此时也提前命副将黑鸢率领郡中最后可以调动的两千勇士,和临时召集的五千年富力强的百姓,入主到才夺下的岗哨中。加固城防,修筑炮楼后,将其变成了九幽国的土地。

    一时间,整个三身国上下都慌乱了起来,吓得连发兵收复失地和祭祖圣坛的勇气,也都没了。

    石塔中既深又宽的大厅里,十二根黄金大柱,支撑众多柱楣和厅顶。柱子上即没雕龙刻凤,也没画鬼,而是雕刻出一只只活灵活现的大蜈蚣,盘踞柱身之上。

    钩状的锐利步足,栩栩如生的双须岐尾,乍一看去还真像数丈长的远古蜈蚣缠在柱上。

    真不知三身鬼们的审美,为何这么奇葩?

    鬼虏站在大殿深处,那脚踩两只巨大蜈蚣,几乎与大厅高度一致的三身鬼先祖石像前,审视着那个跪在半丈开外,吓得微微发抖的俘虏。

    “我给你条活路。”片刻后,鬼虏轻哼着,接过手下递来的一卷帛书,抛到俘虏手边,似笑非笑的道:“这是封劝降书,由你带去都城转交给三身王,告诉他要不投降,我就打到他投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