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石竹喜好声色犬马之事,那在冥界南方,几乎是众鬼皆知,已不是什么秘密;连他自己都在朝堂上,大言不惭的公开宣称,他一辈子就喜欢这几个东西。且色,又是这四种东西里他的最爱。

    曾经还弄得共工国的降臣们,想着怎么把自己的女儿孙女,送到萧石竹身边,博个一官半职呢。

    只可惜萧石竹虽然好色,但是也很挑剔,降臣们的那些大家闺秀虽然长得不错,但内涵稍差,不是只会唯唯诺诺,就是见了萧石竹都会两腿打颤,入不了萧石竹的眼。

    加上萧石竹应付绿珠绿萝这两个磨人的小妖精就已经很累了,最终那些大臣们只得带着女儿悻悻而归。故而萧石竹虽然好色,却始终只想保持在欣赏阶段的同时,暗自感叹还是人间的婚姻法好。

    不过这些金刚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的大王见到美女就走不动道。

    而身为鬼母当年的四大女官的冬月,不但生得秀气,小巧玲珑,还治国有方,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在金刚看来这算是有内涵的了;故而令金刚闻言之后,顿时浮想联翩。

    “想什么呢?”萧石竹虽为睁眼,却在金刚面露暧昧笑容时,一声呵斥道:“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我是那样的鬼吗?”。

    “是。”金刚肯定的点点头,意味深长的道:“赖夫人不就是......”,话未说完他便赶忙闭嘴,嘿嘿一笑。

    “那是个意外,是她睡了老子。”萧石竹双颊微微涨红,毫无底气的嘀咕了一句后,转身避开金刚微怒道:“老子困了要睡会,别打扰我了。”。

    留下金刚独坐一旁偷笑不停......

    丹水城外,还是老样子,丹木参天沿河生长,火红的杜鹃花齐绽,巨型猪笼草漫山遍野。

    丹水城外,变化不是很大。之前的老城墙被翻修了一遍,如今那由红色砂岩砌成的四方城墙,变得更是坚固了不少;以前的东西南北四大城门,也扩建成了八门。

    光滑的青石铺就的长街小巷,贯穿城中;街上热闹非凡,鬼来鬼往。除了当地百姓之外,还有不少前来此地购买良木和玉石的富商。

    一排排红砖青瓦的房屋整齐排列在街边,左右对称且主次分明、轮廓起伏间精巧的木雕、砖雕随处可见,精美的檐角向上轻轻翘起,气势不凡。

    巷中还有不少参天大树,树上建起了一个个黄色的光滑球体建筑,看似一个个蜂鸟巢穴,这正是城中讙头民和移民而来羽民们的居所。

    健在那些高大的树上,苍翠的树枝间的巨大“鸟窝”,从远处放眼望去看,就好像一颗漂浮在树梢间的“树木之眼”。再配上那些攀爬在树枝树屋间的紫藤花点缀其间,使其更是美不胜收。

    两个玄教教徒,打扮成贩夫走卒的模样,带着一个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的妖魂,缓步走到城前。

    接着他们混在鬼群之中,随着进城的诸鬼们,步入城中。

    这个妖魂正是亡命天涯的句芒。

    一个月前,英招趁夜把他送往了死牢,交给了安插在死牢中的玄教教徒看管。到了第三日午夜,他们就把句芒和其中一个无亲无故的死囚悄悄的换了牢房。

    又过了一天的子夜里,句芒被套上了头套,当作那个死囚秘密押出死牢后,在已经被清场了的刑场上见到了英招。

    一番乔装打扮后,他褪去囚服换上了一套粗布衣袍,和崭新蓑衣斗笠,便告别了英招,随着这两个教徒,悄然出了小虞山城,然后前往军港,乘坐英招安排的物质船,来到了丹水郡内。

    没鬼知道句芒出现在九幽国内,接触过他的鬼,除了护送他和在死牢里照顾他的这几个玄教教徒外,其他的也只知道他是一个偷闯入大牢,被太守大人判了永久监禁的死囚。

    至于用来狸猫换太子的那个死囚,也被英招命玄教教徒们,悄悄给灌下了哑药。以此换来了他的活命,也保住了句芒的秘密。

    “我们这是去见此地的父母官吗?”才过了门洞,句芒便小声问到;一路上,这两个护送他的人魂虽然都客客气气的,但却只字未提他们为何要来此地。句芒每每问起,他们都只是说这是英招的安排。

    这倒令句芒很是费解,同是也很好奇。

    “不。”其中一个教徒笑笑,另一个则悄声回答道:“哥,你身份特殊连郡太守都不能知道;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会有鬼来见你的。”。

    句芒茫然的点点头,也不再多问默默地跟着他们往前。

    三鬼走了半晌,来到城东的一家名叫青盏客栈的门前,两个教徒带着句芒进去客栈,先吃了点东西后,开了一间天字号上房,住了进去。

    这客栈,也是玄教的产业,不过两个教徒住进来,却因这次任务特殊,并未亮明自己的身份。还是如实付了房费。

    进了房门,反手关上大门后,三鬼就围坐在房中圆桌边,悠哉悠哉的喝起茶来。

    还没喝多久,门外便传来了一阵不急不缓的敲门声。两个教徒面面相视后,站起身来,缓步走到门后,缓缓打开大门。

    本以为是不是店中小伙计们,送什么小点心来了,不曾想看门后,却见到一年轻人魂长身而立门外。

    楼道上除了此鬼,再无他鬼。

    这人魂虽穿着短褐,却生得英俊,高挺的鼻梁两边长眉若柳,眉下一双似星辰一般的明眸;活脱脱的一个小白脸。唯有那眉宇间,比小白脸们多了几分淡淡的眸睨天下的霸气。

    “你是谁?”两个教徒面泛警惕的问到。

    那鬼并没搭话,只是抬手右手,翘起大拇指,亮出了套在上面的鹿角扳指。

    这枚扳指可不是用一般的鹿角为材,而是以鹿蜀的角为材制成。洁白如雪的指面上,刻着三个栩栩如生的鬼头,并排开来。一个作怒容,狰狞而恐怖,一个则是笑脸,却是颇为诡异。而最中间的那个,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却在额上多了一只有神的眼睛。

    两个教徒一见扳指,顿时大惊,赶忙一整衣袍后,齐齐抱拳行礼,恭谦道:“参见教主。”。

    虽他们都没见过萧石竹,但都认识那扳指正是玄教教主的信物,顿时知晓来鬼就是萧石竹。

    “辛苦了。”萧石竹微微笑着,伸手抬住他们胳膊将其扶起。

    “他来了吗?”待他们直起身子,萧石竹又问到。

    两个教徒赶忙让路,道:“他在里面。”后,目送着萧石竹缓步如房,才退了出去关上大门后,垂首立在门边左右。

    萧石竹走到也是起身面朝他而立的句芒面前站定,徐徐行礼,道:“阁下就是句芒将军吧?”。说话间,眼珠上下一转,已把这妖魂上下打量了两遍。

    句芒也把他上下打量了一遍,见此鬼虽身着衣物普通,挂在脸上的淡笑下满是和蔼可亲,但浑身上下却散发着淡淡的霸气后,点头道:“阁下可否就是九幽王?”。

    “是。”萧石竹笑着把头一点。

    “拜见九幽王。”句芒不敢怠慢,赶忙双膝一弯跪了下去。

    “在我的治下没有跪礼。”萧石竹伸手扶起他来,含笑道:“既然你在我的地盘,就入乡随俗;除了你爹妈谁都不值得你去弯膝,包括我也不值得。”。

    句芒闻言大惊,登时面露不可思议之色。在冥界等级制度分明已不是一天两天了,各鬼的骨子里都烙印着奴性。见了等级高的鬼就下跪,已成习惯。没想到萧石竹居然敢打破陈规,公然废黜了跪礼。

    这也是三首国,共工国和讙头国的百姓,在自己的祖国被吞并后,也无百姓愿站出来造反的原因之一;只因萧石竹让他们活得有了骨气。

    而这也让句芒惊愕之余,对眼前这个看似弱不禁风,小白脸一般的人魂,徒生几分敬佩。

    本只是遵照银灵子遗嘱,前来投靠的句芒,心中隐约生出几分忠诚。

    “我很荣幸,见到把酆都军杀了个丢盔卸甲的大将句芒。”萧石竹一笑,激动道:“听说你在城破前,还反击了他们一把,来了个夜袭敌营,你的勇猛令在下佩服。”

    “大王说笑了。您养精蓄锐,厚积薄发,在这乱世中开辟世外桃源,令万鬼安居乐业,你才是真正的英雄。”句芒请他坐下,给他倒了杯茶。

    这些话都是他观察后的猜测。几日下来,他见九幽国内,随处都是国泰民安之象,各地也是兵强马壮,各类兵种多样,战争经验丰富的句芒,从中嗅出了*味,便揣测萧石竹是否是在为战争做准备?

    至于之前在市井中流传着,那些萧石竹对酆都大帝服服帖帖的流言,看来也不过是迷惑敌人的谎言。

    “坐。”萧石竹请他也坐下后,对他的猜测便没否认也未肯定,而是直奔主题:“只要你愿意,从今往后就是我军的战术教官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