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252】惊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军令以传话的方式传开后,萧家军们没有废话,纷纷点燃了手中的火器,毫不犹豫的想着悬崖下,山谷中的那些火光扔下。

    羽民和讙头民们也是一个俯冲,贴着崖面直冲而下。

    转瞬过后,祝融国在谷口的关隘中爆炸四起。轰隆巨响中,整个山谷和大地,也随之剧烈的颤抖起来;关隘里的塔楼,城楼随着颤抖而破碎,尘土疾射不断。

    城垛迸断间,关隘中防御型建筑四裂飞炸,一片狼藉间,气浪腾舞的火海,在峡谷以西突现,如绚丽的火蛇,吞吐着新红的信子,随谷中劲风往四面八方爬去。

    惨叫,哭喊,咒骂声不断,伴随着刺鼻的浓烟,与爆炸声交织在一起,响彻山谷。死亡与绝望,在山谷中弥漫开来。

    祝融军做梦也没想到,进攻是从他们的头顶上,那高有数百丈的笔直而又陡峭的悬崖上开始的。

    这次共工手下除了带着火龙出水,震天雷等火器外,还带了不少赖月绮新研发的断魂炮。

    虽说是炮,其实不过是两个石榴那么大,可以手投掷,又可填入虎蹲炮当炮弹的爆炸性弹丸。它那圆乎乎的铁壳里,除了火药之外,还有用断魂铁研磨而成的弹片。一旦爆炸,其中的断魂铁便会破壳而出,朝着四面疾射。

    而断魂铁一旦刺入任何魂魄体魄内后,若不及时取出,不出一刻此鬼必化为一滩脓血;断魂炮也因此得名。

    正因为这种新式的火器,不但大大的提升了共工手下突击队的战斗力,且还让守夜值班的敌军,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便死了十之七八。

    嘈杂慌乱中,所有已熟睡的敌军惊醒,他们惊慌失措的去取来武器冲出营房,望着眼前爆炸和火海的他们,眼中泛起了深深的绝望。

    随之,无数的火器在他们身边爆炸接二连三的爆炸起来,让他们还在愣神和惊愕中,就已魂飞魄散。

    山崖上的数十个猴妖兵们,趁此找了几处比较平坦的石头上,架起了他们携带而来的几门虎蹲炮,借着下面的火光,从容不迫的开始了校准。

    其余人魂中的一部分,也在此时把长长的绳子一头,在山顶岩石上系紧,另一头往下一抛,使得绳子顺着峭壁垂下;做好了索降准备。

    此时,忽然有一个军士兴奋的大喊道:“都督,快看东面。”。

    心情澎湃的共工顺着山谷东面望去,就见远处山谷中亮起了无数火光;火把连连,在黑暗的山谷中蜿蜒向前,好似一条气势汹汹的长长火龙,正朝着这边而来。

    “是黄土将军。”共工激动的手指一颤,随之高声喊道:“继续炮击,空袭,不要给敌军喘息的机会;我们要在援军抵达之前,将这敌国关隘,化为齑粉!”。

    他话音放落,脚下谷中爆炸声中,便传来一身沉闷的轰隆。

    尘土激扬中,破瓦弹射碎砖落地,梁柱接连迸裂间,那关隘西面巍峨壮观的关楼,在飞天部队的猛烈空袭下,终于不堪负重,轰然倒塌。

    整座关隘,已是门户大开......

    “你干嘛蒙我眼?”被萧石竹和赖月绮扶着,向前迈着碎步的鬼母,紧张的问到。

    眼前一片漆黑的她,不知道萧石竹要做什么,也不知道要把她带去哪儿?

    “到了你就知道了。”萧石竹答着,与赖月绮相视一笑。

    走了半盏茶功夫,三鬼来到了石坊北面一处宫苑中。这儿占地不小,但除了宫墙和假山飞瀑,茂盛草木与血瞑石铺成的小径外,就只剩下一座胜像宝塔的阁楼。

    他们顺着竹影婆娑,骞树芳香间由鲜红艳丽的血瞑石铺成的弯曲小径,缓步走到宫苑正中处那座层层飞檐,攒尖顶的八面阁楼前后,扶着鬼母小心翼翼的上了水玉砌成的石阶,步入楼中。

    但见此楼从外面看为三层,实则内部不过一层。方才入楼,萧石竹让鬼母在门后站定后,缓缓解开了她的蒙眼黑布。

    鬼母没急着睁眼,而是先抬手揉了揉双眸后,才缓缓睁开,环视四周。

    但见呈现八方形的宽广楼中,由七十二根黄龙玉制成的圆柱支撑着,柱身上除了雕出精美而栩栩如生的龙凤和百鬼图外,还爬满了细长柔嫩的珊瑚藤和紫藤等藤本植物。

    在藤蔓间刻满保护符,还镶着一样大小的照石,蜈蚣珠和夜明珠,在柱身上排列出一幅幅天星图。此时此刻正齐放柔光,将楼内变得亮如白昼。

    围在楼中正中处,那张玉石书案四周的是高低不一,各式各样的花架。有竹制木制的,金制的。还有壁挂式,移动式,廊式和片式。与小虞山城的绝香苑,大相径庭。

    花架上也是摆满了各种花草,有娇艳欲滴的牡丹花,团花簇锦的绣球花,艳紫妖红的仙客来等等。

    还有争奇斗艳的玉红草,喜欢逗人的黄雚,称为精灵草的鬼草以及形似条竹的夙条。

    花间还挂着各式鸟笼,笼中关着黄鹂,百灵、禾花雀和三包鸟等,使得楼中尽显一派鸟语花香。

    深处依旧有一个高不过三尺,用鹅卵石垒砌而成的月牙形水池,池中以珊瑚石做成一个假山。不过假山上不仅种了凤尾竹,还镶了能使浊流变成清水的清水珠。

    池中也不但种了不少的睡莲和水遁草,养了不少的七色锦鲤和赤光环绕的丹鱼外,还铺满了鲛人之泪所化之泣珠,细腻光滑而晶莹剔透;使水池更添光彩。

    水池边置有一张全由透明无色,水润通透的大千玉制成的床榻;床腿和床裙,以及围板嵌板上,共雕刻着九十九条活灵活现的玉龙和九十九只玉凤,并配以众多各式各样的云纹。

    其造型奇特,体积庞大结构复杂,好像把架子床安在四方平台上,四角立柱的平台前沿长出床的前沿二三尺,镶以翠玉围栏。在床前形成一个回廊,中间置一脚踏,两边安上窗户,而窗下则放置着碧玉所制的小桌凳和灯盏。

    窗户上又以龙凤纹和花卉以及福寿双全等各式传统纹样;雕工精透,而又活灵活现。

    床前垂挂玉质宫灯和璎珞,四角之上,有四只一人来高,各自面朝四方,展翅高飞的瑞鸟玉雕。东南面为其状如翟,以碧玉制成的长尾鸾鸟;西南面是形似凤鸟,黄龙玉制成的高腿鹓鶵。

    而东北面则是极像鸬鹚,由紫玉雕琢而成的鸑鷟;在西北面的是白玉制成,宛如天鹅一般有着优美长脖的鸿鹄。

    而在立柱上承的顶盖四周装楣板,正中处有由泽艳丽明快,光洁细润的赤色玛瑙雕琢而成的龙凤各一,昂首挺胸朝南而立。

    如此壮观、巨大,纹饰又精美而令人叹为观止的玉器,在人间只能出钱去博物馆看,还不能摸不能坐,更不能躺着。

    鬼母见她在小虞山城中所用的金蚕丝被和入水不沉,入火不焦吉光毛裘,还有那对温温如玉的游仙枕,一一整齐的摆放在床上。

    而她的梧桐木制成的弓形鸟架,也被搬来了放在了床边,那对凤凰此时正栖息在上面。

    鬼母以手捂嘴,瞪大双眼环视四周,惊愕良久后喜上眉梢,抿嘴一笑;好像有一股清凉春风,好看而又醉人。

    自从到玉阙城后,赖月绮有寝宫,连绿珠绿萝也有,唯有鬼母总是和萧石竹在小小的石坊中挤着。

    她曾纳闷许久,也暗自揣度过是不是萧石竹喜新厌旧了;没想到对方是憋着给她准备了一份大礼。

    “这......这是你重建的绝香苑?”片刻后,她眼含柔情的看向长身而立于身旁的萧石竹,幸福之色虽笑容在她脸上荡漾开来。

    “嗯,屋子是我父母时代就建城了,曾经是共工老婆的住所;至于各类花草有各地进贡的,也有小虞山城搬来的。”萧石竹思索着,道:“至于布置嘛,是月丫头带辰若她们布置的,我只是动动嘴。你要是觉得接受这份大礼物过意不去,不如给我十万八万的酬劳吧。”。

    “想得美。”鬼母白了他一眼后,拉起赖月绮的手,笑吟吟道:“谢谢,我很喜欢。”。

    “姐姐喜欢就好。”赖月绮含笑到。

    “往后呢,你就在此住。”萧石竹走到书案右侧的架格前,左瞧右看了井然有序的放置其上的诸多文玩和书籍后,随手拿起一本书,漫不经心的翻看起来:“离我办公的石坊,赖月绮的月壁宫也很近。”。

    鬼母欢喜未消,便一个士兵禀告后入内,交给萧石竹一封密信后退了出去。

    萧石竹展开细看,笑脸顿时一沉,看完便皱眉,重重的“咦”了一声,显然很是吃惊。

    【骞树——《云芨七签》记载此为月中树。】

    【照石——《拾遗录》记载:石名,光可鉴人。】

    【蜈蚣珠——《坚瓠秘集》记载:蜈蚣腹中之宝珠,夜放光。】

    【玉红草——《尸子》记载:食其实可醉卧三百岁而后寤。】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