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251】出其不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那些反叛的大臣们,多数是信了共源所说的,如今萧石竹抽调了大批兵力,前往西面国境和海上,以防祝融国的突袭,东南面扩展到啸风平原上的国土又需安定。多处需要调兵,国内宫内皆是兵源不足的言论,以及富贵险中求的鬼话,才跟着共源来冒险,企图以小博大的。

    但见萧石竹不仅活着,还从仅有不多的兵力中抽调出比叛军还多的军士来平叛;且成功的在叛军里安插了忠实于他的军士不说,还把军器监的卫兵也调来了。

    调兵遣将从容有序,分分钟就控制了所有的叛逆。甚至连自己和自己的老婆,也敢拿出来做诱饵。这样的敌人太可怕了,就算叛贼们计划再详细,也不是对方的对手。

    那些反叛的大臣们,见大势已去,已是面如死灰;又听萧石竹毫不犹豫的说要弄死他们,当场吓得不是愣住或是晕倒在地,就是拼命的求饶。

    对此,面色平静的萧石竹充耳不闻,只是毫不迟疑的轻轻挥了挥手,青岚和金刚便指挥着军士们,把叛军们押了下去,带往牢中收押。

    而那一干反叛的大臣们,统统被雷厉风行的军士们拉出去,照萧石竹意愿,就在宫苑门口,给他们来了个身首异处。

    听着一声惨过一声的哀嚎不断传来,双目空洞毫无神采的共源终于浑身颤抖了起来。他干裂的嘴唇下意识的蠕动了几下,右手五指一松,手中矫诏也掉在了地上。

    “怕了?”萧石竹饶有兴致的注视着他眉宇间浮现的畏惧,森然反问道:“现在才怕,是不是晚了点?”。

    金刚手提直背刀,再次走了进来,在萧石竹身前站定后,一瞥吓得抖如筛糠的共源,和眼神黯淡,面有悔意的范锦鸿,问到:“主公,这两鬼该如何处置?”。

    “把共源带宫外,先游街后拉往闹市口。”萧石竹只是微微思索片刻,便道:“公布其谋反,矫诏,买凶行刺我,企图逼死我老婆的罪行后,当着诸鬼的面凌迟处死。”。

    “诺。”金刚应了一声,毫不迟疑的把呆若木鸡的共源,给拖了出去;强行为其带上枷锁后押出宫中。

    萧石竹这次虽以身犯险,却不仅最终化险为夷,还巧妙的利用了这次反叛,威慑了所有的共工氏族,也杜绝了后患。

    从今往后,共工氏族的蓝皮鬼们,都深知只有忠心追随他们的新大王,日子才能安稳太平,若是再加把劲努力干活,得到的赏赐必然不少。

    但如果胆敢造反,那他们的新大王会决不手软,毫不犹豫的手起刀落,让他们身首异处。

    一切办妥后,宫苑中安静了下来。

    “我给你两个选择。”萧石竹这才转眼,注视着跪在地上的范锦鸿,面带诚恳地道:“其一我安排鬼送你出宫,你自谋生路;其二,做我的御前带刀侍卫。但有一点,往后不许在做杀鬼放火,绑票和暗杀等破坏安定和平的事情。再有下次,我也救不了你。”。

    说着他便上前,亲手为范锦鸿解开了身上的绳索。

    “为什么?”范锦鸿这才从愣神中缓过神来,惊愕的目光落在了萧石竹从容镇定的脸上,转了转打量了对方几眼后,悠悠问到:“为什么不杀我?您真的不杀我吗?”。

    “因为惊雷刀要杀我时,你试图救我。无论那时你是处于谨慎还是害怕,反正就凭这点,我决定也救你一命。”萧石竹淡然一答,将其扶起:“你自由了。”。

    说完便自顾自的绕开范锦鸿,快步走到鬼母身边,注视着对方的双目,拉起对方的芊芊玉手:“亲爱滴,没吓着你吧?”。

    “此事你我早已知晓,怎可能吓着我?”鬼母端详着蕴藏在萧石竹眼底的淡淡担忧,嫣然一笑:“我也是见过不少大风大浪之鬼,就算事先不知,你觉得我会被吓到吗?”。

    萧石竹长吁一口气后,哈哈一笑,搂住她的香肩将其揽入怀中,得意的道:“那当然,我老婆必须厉害。”。

    “难道我不厉害吗?”一旁的赖月绮顿时佯装出一副不悦的模样,嘟囔了一下小嘴问到。

    “你也厉害了。”萧石竹也赶忙也把她揽入怀中,不顾宫苑里卫兵和侍从们对他投来的羡慕目光,左拥右抱着两个美鬼,很是自恋的道:“不过,最厉害的还是我啦。”。

    却换来了鬼母和赖月绮的白眼,和粉拳拍打。

    “我问你。”忽地,鬼母忽然把脸一沉,微嗔道:“梁静茹是谁啊?是在哪个青楼里认识的?是个清纯少女?还是风韵少妇?”。

    “梁静茹?”萧石竹微微偏头,沉吟片刻后,眼珠滴溜一转,故意笑道:“人间一个专门唱歌的女人,声音温暖而磁性,数十年后你会见到她的。”。

    “人间的?那你在人间还有情人?”鬼母顿时蹙眉,挣脱了他的怀抱,沉声问到:“说,有没有私生子?”。

    “我发誓。”萧石竹竖起手掌,比了个“四”的手势,郑重其事的道:“在人间有我的前女友,但绝对没有私生子。”。话音方落,又换来了赖月绮和鬼母的白眼一番;两个女鬼面有嫌弃的脸上,眉宇间还大写着“不信”二字。

    就在此时,还未离去的范锦鸿,忽然走了过来,在他身前站定后,双膝一弯跪在地上,拱手抱拳,语气坚定的宣誓道:“范锦鸿愿为主公效劳,马首是瞻永不背弃!”。

    萧石竹的能力和气度,打动了范锦鸿,令他下定决心洗心革面,从头做鬼。

    “快起来。”萧石竹见状,心情大好,不禁扬起嘴角淡然一笑,伸手扶起他来:“我的治下,除了给你父母,对其他诸鬼都不必下跪。”......

    漆黑的夜晚,将天地间变成一片墨黑,连空中星辰都为之黯淡。整条螟蛾谷显得更是阴森寂静,冰冷的阴风从山谷中穿梭而过,发出阵阵凄凉的嚎叫。

    峡谷北面陡峭的山崖顶上,一队擅长山地作战,全副武装的萧家军,正顺着崖顶蜿蜒山脊摸黑前进,朝着西面而去。

    他们之中虽多是攀岩如履平地的猴妖兵,和能飞行的讙头民和羽民,却还有不少的人魂;其中还有一百多个共工氏族之鬼,就连共工也在其中。

    他们腰上绑着绳索,互连在一起,跟着猴妖兵们,在这高峻的悬崖上,小心翼翼的爬行着。

    全无火把照明,除了空中的羽民和讙头民们,还有猴妖兵们的引路;故而行军速度极慢。

    就在一个时辰前,共工和黄土接到了菌人密探的回报,说驻守在螟蛾谷以西的祝融大军,借着夜色的掩护悄然拔营北上。就连敌方最精锐的毕方军,也走了十之八九。

    却留下了诸多依旧点着灯烛的帐篷,用于迷惑敌人。

    当下共工和黄土不敢大意,让菌人再探,没多会又有回报说,这些敌军主力确实是离开了谷西,向北而行。

    于是共工和黄土不再犹豫,他们立刻按之前萧石竹秘授的计划展开了行动;由共工率领一千名擅长山地作战的军士,顺着峡谷北面的陡峭山脊悄然向西,而黄土率领两千主力以及新训练的一千象军,晚共工半个时辰后出发,顺着山谷往西。

    同时派出菌人,实时监视离去的敌方主力大军动向,一旦敌军有折返,就立马通知共工和黄土。

    此时,共工带领的突击队,已距离峡谷以西不过一般路程。再过半个时辰,他们就能抵达祝融国在峡谷以西设下的关隘上方,突然发动袭击;打敌军们一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都督,冒昧的问一句。”跟在共工身边,那个横身挂甲,背藏飞刀十把的副将金雕,粗喘着把头往左一转,看着身边一寸开完那深不见底的黑乎乎峡谷,悄声问到:“下面有峡谷,我们为何不走?”。

    说话间他一个不小心,蹬落了脚边一块碎石;随着石子滚落,发出的连连回响,金雕后背汗毛倒立了一瞬。

    “小心点。”共工跟着身前猴妖,继续小心翼翼的向前:“山谷中有敌国的关隘岗哨,我们一出现就会被察觉的;就不能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了。”。语毕不再多言,继续往前奋力爬去。

    那副将也不再多问,跟着他默然向前。

    队伍就这样缓缓前进,又爬了半个时辰,在他们手掌几乎都磨破了时候,终于看到了下方山谷处,出现了的点点灯火。

    那些火光如萤火,从谷口开始一直蜿蜒往西,连成一片灯海,在黑暗中闪烁不断,泛起道道撕破黑暗的光亮。

    突击队又往西移动了百丈后停下,一字排开;顾不得疲惫,先放下了背篓,从中取出了震天雷,万人敌和火龙出水等火器。

    空中的讙头民和羽民们,也做好了空袭准备。

    一切就绪后,共工抽刀一指下方,沉声道:“进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