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石竹收住泪水赶忙起身,先给站在亭外的春云使了个眼神,示意她退下后,才抬住长琴双臂,诚惶诚恐地问道:“太子长琴,你这是干嘛?”。说着就手上发力,把长琴给扶了起来。

    长琴起身之时,萧石竹悄然间把眼珠上下一转,将他给细细打量了一番。

    几个月不见,长琴憔悴削瘦了不少,枯黄的脸颊上,本该白净的颌下,也多了不少凌乱的胡渣。

    且以前在眉宇间挂着的傲气,和一展宏图的自信,此时早已无影无踪;剩下的,只有苦涩与不甘。

    萧石竹虽是满面悲痛,但内心却没可怜对方。长琴能沦落到今日的田地,全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

    萧石竹也前不久看密探们的回报才知道,长琴在与吴回争战时,居然蠢得对吴回军大讲仁义道德,俘虏了叛军后,还给他们好吃好喝的吃饱喝足,继而大发善心,解绑后将其放走。

    不知道慈不带兵这个硬道理的长琴,一边高喊着讨逆为父报仇的口号,一边不对逆贼赶尽杀绝,人民在他长琴身上看不到希望不说,还助长了反逆们的嚣张气焰;让吴回军越战越勇,在叛军中甚至流传着:“当战俘不可怕,太子爷会放了你们的。”,这样的戏谑。

    同时,见他放过大批的仇人,长琴手下们费解之余,对他也是心生怨念;一时间,军心溃散无法收拾。

    他战败后,还能带回三万军士,不得不让人感叹这完全就是个‘奇迹’。

    想想这些,萧石竹忽地在心中感叹道:“长琴带兵有去无回啊。”。同时也觉得,与曾经也一样是太子的句龙相比,眼前这位太子,只适合做个治国之臣,管理下农商发展就行。

    要不是看中了祝融国的土地,这种没有魄力的鬼,倒贴给他萧石竹做手下,他都是不会要的。

    萧石竹眉间的悲痛,顷刻间更重了几分;不为祝融之死而悲痛,反而是为眼前这个充满了书生气的太子悲痛。

    “我已不是什么太子了。”还剩有几分自知之明的长琴,当下垂首摇头,涩声哀求道:“请九幽王替我这个流亡之鬼主做。不求复国,但求诛杀吴回。”。

    但见因眼泪效果,长琴觉得自己有义气,重感情,于是当下不再计较得失,萧石竹一阵暗喜。

    但却闻听他还有些闪烁其词,于是便没有犹豫,没有迟疑的来了个趁热打铁,立马义愤填膺道:“我一定替你灭了吴回,这等无情无义之徒,是我平身最狠之鬼!不打得他魂飞魄散,老子萧字倒过来写。”。

    喊大话,这可也是他的拿手好戏;且说话间,他赤红的双眼迸射出愤怒的火花,看上去倒还真是有几分慷慨激昂的模样。大有一定要帮长琴扬眉吐气的姿态。

    但这远远不够,萧石竹要想让长琴死心塌地的效忠,仍须努力;于是转脸便又面露黯然伤神,捶胸顿足间用有辣椒水的手,又悄然一揉自己的双眼,登时声泪俱下:“祝融老哥,你死得好惨啊。”。

    长琴见他如此伤感,心头又是一暖,大为感动;顿时笃定萧石竹是个好鬼,也决定不能亏待了对方,于是再把双膝一弯,跪下后不顾萧石竹阻拦,重磕三个响头。

    “太子,你这是干嘛呢?快起来。”萧石竹面露为难之色又去扶他,只是这次他手上没在发力,只是意思意思的做做动作罢了。

    长琴昂首,微红双眼注视着高高在上的萧石竹,诚恳地脱口而出:“九幽王若能将混蛋吴回碎尸万段,长琴愿意交出祝融国所有国土民众,换我父亲一个死而瞑目。”。

    语毕就从自己袖中,掏出一物,双手捧着献给了萧石竹。

    那是一件不过半个手掌大小的血红色玉石,光洁平滑呈长方状。中间处,雕刻着三团形状古拙的火焰图腾,呈三角形排列,拱卫着那个篆刻在火焰图腾中间的“令”字。顶部正中钻有一个细孔,有一道明黄色的丝穗系在孔中。

    萧石竹虽是首次见到此物,但也猜到这便是传说中,可调动祝融国大军的玄火令。

    据说此物是采用产自罗酆山下,火山地狱中的一块融入了千万魂魄精血的万年血火玉,雕琢而成。与火王的另一见信物玄火印,向来形影不离。

    不过从如今的形势来看,它已然形同虚设,无非就是一块比较值钱的稀罕玉石;吴回不就是在没有它的情况下,依然顺利调动了国中大军,把长琴打成了流亡之鬼吗?

    故而有无玄火令,对打吴回已然不能提升胜率了。但却尽显了长琴的诚意。

    当下萧石竹不假思索,对那玄火印面露绝对真诚的不感兴趣之色,把手一推回绝道:“这是你父亲给你的遗物,不必给我。仇我肯定给你报了,但......”话未说完忽然顿声后,不再说话。

    为难之色,缓缓浮现眉宇间。静静的等着在长琴开口,以示忠诚。

    “我虽带兵打仗不如大王,但治国还是有两把刷子。”长琴见他顿声,微微一愣下,脑海中浮现了小德子的死状,父亲的音容,当下攥紧双拳急声道:“只要能为我父亲报仇,长琴愿意誓死追随九幽王,往后您就是臣的主公;鞍前马后替您安邦治国,在所不辞。且原祝融国土地民众,臣丝毫不取,愿全部献给大王。”。

    字字句句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见他为父报仇可甘愿为臣,萧石竹知这虽多半是被自己的假哭感动的,但这份能屈能伸确实值得尊重。

    “好,我帮你。”萧石竹见好就收,咬牙跺脚一声应了下来后,不等长琴喜上眉梢,便又道:“可我国初定,兵源紧缺不说,东南四小国又虎视眈眈;若要帮你复仇,可否先借我一万五千军士,帮我国先平了东南四小国?”。

    长琴没有多想,站起身来把玄火令塞到萧石竹手中,退后一步俯身拱手,真诚道:“臣带来的三万军士,从即日起,任由主公调遣。”。

    萧石竹微微颌首,把玄火令抬在手心掂了掂后,又塞会对方手中,心中却暗自窃喜:“我这眼睛,也算没白白给这辣椒水辣了半天啊。”......

    九幽国讙头郡南面,有九座峰秀异岭同势,成九星排列;名为九宿山。各山峰之中,各导一溪,蜿蜒向南,流入了九峰南面那条深不见底的苍梧深渊中。

    在深渊南面,有一片满是坚硬的岩石和赤红色砂、砾岩和泥岩组成的干燥之地,与西邻国九幽的青山绿水,形成鲜明的对比。

    除了零星散落在荒地上的天然泉水周遭,还能看到一小片由耐旱植物组成绿洲外,其他地方尽是凄凉的平原与荒芜的丘陵。放眼望去,除了屹立各式各样岩石和红土丘陵外,只剩下日夜不息的呼啸狂风,和各类兽魂们死后,留在这荒地上白森森的骸骨。

    这就是玄炎洲诸多荒地之一的啸风平原。

    很难想象,如此贫瘠荒芜的地方,还有鬼居住。无独有偶,冥界诸多诸侯国中的三首国,恰恰就坐落于这片荒地北面。

    如果说,庞大的石林组成的祝融国,是整个冥界盛产石头和猛火油之地,那么这看似就是片鸟不生蛋,荒凉得毫无生机的三首国中地下,则蕴含了无数珍贵的矿石。

    从连人间都有的金银铜铁锡,到冥界特有黑瞑石、断魂铁和龙穴铁应有尽有,再从仙骨铜到太阴紫金和星髓钢,一一俱全。

    丰富的矿脉资源,使得三首国民众不必耕种畜牧,只靠矿产就能换取丰富的物资。

    而自古以来,这块宝地本该被他国垂涎三尺才对,奈何三首国运气不错;周边小国无力攻占它,而大国共工国却又忙着和祝融国一较高下。全然无法顾及这块宝地。

    加上三首国的三首王,又主动讨好共工,故此这样的小国至今仍屹立于冥界诸国间而不倒。

    但它好运,也随着共工国的覆灭而走到了尽头。正因它是块宝地,便理所当然的成为了萧石竹平定东南的首攻目标。

    劲风在啸风平原上咆哮前进,漠视一切的横冲直撞。

    在三首国西,距离九幽国边境不过十五里之地,零星丘陵间有一口清澈泉水,从干涸的大地中源源不绝的涌出。平面略呈不规则的正方形,建筑皆以厚重夯土筑成的城池,围泉水而建。

    此城名曰藏风,本是三首国西面要塞,此时城头上,已挂满了九幽旗。

    就在萧石竹哭祝融时,身披山文甲鬼虏,站到了此城东门城楼上,一言不发;只是举目眺望着东落阴日下,那队朝东而去,渐行渐远的使团。

    “将军。”待使团消失在视线中后,跟在他身边,面有不解的副将急声问到:“我们不进攻,也不同意三首国的议和,是要做什么?”。

    鬼虏依旧目视前方,缓吐一字:“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