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221】不必担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腥风呼啸,从如同阿鼻地狱一般的穹冥城中穿过,卷着尘埃和酆都军们身上泛起的疯狂,涌向空中。

    怒气冲冲的秦广王,全然没能从声音判断出来者是谁,只是扬着手中马鞭,把双眉倒竖后猛然一个转身,嘴里怒声骂道:“谁啊?敢假传圣旨!”。

    话音刚落,他和龚明义也正好转过身来,就见到早已被革职的屡天和阴天,面带似笑非笑,注视着他们。

    而阴天的手上,正捧一圣旨。

    跟在他们身后的,是一队队装备精良,身披玄铁铠甲的军士,正是守卫罗酆山六天神鬼宫的玄帝军;酆都大帝的第二张王牌。

    秦广王的目光直朝阴天手上而去,定睛一看,那对折着的圣旨为青黄两色绢本,通体有织锦云纹,两端玉轴边各绣着一条黑色巨龙作为防伪标志,真真正正的酆都大帝专用圣旨。

    四周军士统统跪下时,秦广王却呆站在原地,愣得微微张唇,却不能言语。心头晕绕着的不祥之感又重了几分,令他掌中完全被冷汗浸泡。

    “没想到我们还是回来了吧?”屡天依旧是那副嘻嘻哈哈的模样,只是笑容之中,多了几分得意和张杨。

    “还不跪下。”阴天则瞪着秦广王冷哼一声,阴阳怪气的到。

    呆若木鸡的秦广王和装得微微一怔的龚明义,徐徐弯膝,缓缓跪下。

    “酆都大帝诏曰......”阴天白了他一眼,展开圣旨刚念了开头几个字,就面露不耐烦之色,顿声折起圣旨递给秦广王,又道:“自己看吧,反正就是让你发配九幽国做鬼奴。”。

    “九幽国,萧石竹。”秦广王心头一颤,伸出巍巍颤颤的手,接过圣旨后缓缓打开,用惊愕的目光一扫圣旨上的内容。

    上面确实写着,要尽快押解秦广王,前往九幽国为奴,期限待定。

    “完了,完了。”片刻后,看完圣旨的秦广王,目光呆滞的念叨着:“完了。”。他最怕的不是让他去做鬼奴,而是那期限待定四个字,让他看得如浸冰水之中,从头凉到脚。

    在他身后的龚明义,虽然低头默不作声,却能看到秦广王的脚随着身体的颤抖也抖了起来。心中不急不忧,反而暗暗窃喜。

    他虽没有听到圣旨内容,也没看到,但百分百肯定,他背后告状起效了。

    自从秦广王劝他不要再想着和萧石竹做对了开始,秦广王三个字就已列入了他心中的仇人名单。他想要拿秦广王做个垫脚石的计划,也正是从那时开始了。

    随后他背着秦广王写了一封告密的奏本,又将其发给了他在酆都的朋友,让他们托人悄然夹到六天神鬼宫的宫门缝中,随后自然就有着酆都大帝在大雪天的,秘密召见两位阎王的那一幕......

    想想这些,龚明义便扬起了嘴角,轻轻一笑。他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赢定了。

    “来啊。”就在龚明义暗自满心欢喜得意洋洋之时,阴天不加迟疑的对身后一招手,道:“收押了秦广王,不,是蒋子文,将其立马发配九幽国。”。

    “诺。”两个玄帝军应声上前,架起还跪在地上呆愣着的秦广王,带着他往城外而去。

    “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秦广王气得浑身发抖,不住的喊着往日他在鬼判殿上,听了无数次的这话;却也喊不停那两个军士。

    待他们押走秦广王蒋子文后,阴天又冷哼一声,环视着前方跪在地上的诸鬼,冷然道:“谁是龚明义啊?”。

    一直没有开口的屡天符合道:“对啊,谁是龚明义?”。

    龚明义闻言,赶忙抬起头来连声说到:“我是,我是。”。眉开眼笑的脸上尽是如获至宝的喜悦,不明其理的鬼看了,还以为是他低头那时看到身下土里,埋了狗头金了呢。

    “你就是秦广王,不,蒋子文养着的谋士?”阴天目光落在了他其貌不扬的脸上,随之拔腿,围着他踱步转了一圈。

    “是的,是的,正是小人。”龚明义面露阿谀奉承之相,眯眼弯眉,笑眯眯的看着在他身前站定的阴天。

    “我这还有道口谕,是专门给你的。”阴天打量着龚明义那独臂,以及另外一只空荡荡的衣袖,诚心要戏弄一下这独臂小鬼的他,便故意偏头问到:“想听吗?”。

    “有劳阴天大老爷了。”不知危险即将逼近的龚明义,依旧满脸笑容,客客气气的。

    “我可不是你的大老爷,也不敢要你做我的奴才。”一声冷笑后,阴天的脸阴沉了起来:“陛下说了,你是他的奴才。”。

    眼中目光,也随之变得冷漠。

    龚明义一瞥阴天脸色便是心头一紧,嗅到了危险气息的他,登时呆在了原地。

    “陛下口谕,召你立马进宫。”阴天说得很慢,目光却没从龚明义脸上移开;顿了顿声,见对方方才微微皱起的眉头渐渐展开之时,阴天便又是一个冷笑,一字一顿的道:“净身,为奴。”。

    说着还忍不住伸出手去,轻轻的拍了拍龚明义那慢慢变得呆愣的脸。

    话音也不大,对龚明义来说却如晴天霹雳,他顿时浑身僵硬,瞪大双眼看着已仰头大笑起来的阴天,双耳耳鸣不止......

    朔月岛南面,福枫港。

    入夜后一顶暖轿在萧石竹和金刚还有羽荣的护送,悄然入港,朝着一艘停在海边,没挂任何旗帜的海鹘船上而去。

    国师早已在船上等待,船上的卫兵和船工,皆为萧家军的成员;泉先也摔着数十个族人围船游弋,随时准备护航。

    暖轿上船,就一步不停的朝着船舱中而去。待暖轿进入舱落轿后,轿夫们就随着金刚和羽荣退了出去。

    萧石竹赶忙去关上舱门,暖轿门帘便已掀开,赖月绮扶着鬼母从中缓步而出。

    “慢点姐姐。”赖月绮扶着鬼母,随着萧石竹来到屋子深处。萧石竹先他们一步,推开墙上的门后,把她们引进了隔壁房间。

    鬼母在赖月绮的搀扶下,坐到了屋子深处,垫着厚厚锦衾的床榻上。

    “还记得吗?我还是将军时,你赏给我的旗舰。”萧石竹环视了一圈屋里,目光最后落在了鬼母脸上,道:“甲木号。”。

    鬼母把头一点,道:“如果我没记错,这艘战船曾随着你东征三星岛,西讨黑龙岛啊。”。

    “可不是嘛。”萧石竹搬来把椅子,坐到了她和赖月绮的对面,很是骄傲的道:“那时九幽国最好的战船,虽风浪涨天无有倾侧,最好的全天候战船,左右十门小火炮,是我最爱的一艘战船。以后,我就给我女儿讲,你爹当年就是十艘海鹘起家的。”。

    鬼母和赖月绮淡淡一笑。

    “那两千万两白银呢?”片刻后,鬼母蹙眉问到。

    “放心吧。”萧石竹看着她脸上泛起的淡淡忧愁,微笑着宽慰道:“这点小钱,我们拿得出来。”。

    “不是吧?”鬼母微微一愣,边回忆着边道:“我记得前几日我找户部侍郎荷媚儿,查点过国库存银,不过一千万两。加上陆吾回报的,对共工国国库清点后,有七百三十三万两;这全部加起来也不够啊。”。

    “我要说在讙头郡有五百万两存银,你信吗?”萧石竹面含镇定,嘿嘿一笑后,道:“萧家军军库,还有三百万两的闲钱。加上三星岛,秋霜开了一个海上市场,光收税银就有三十万两。就这儿,已有大概一千两了。”。说着拉起蔽膝,翘起二郎腿来。

    “哪来的钱?”鬼母瞪眼看着他,就连赖月绮也惊愕的微微张唇。

    “讙头郡的五百万,有一百七十万是丹朱留下的财产。剩下的三百三十万,全是龙绡岛龙绡宫的收入。”萧石竹收起笑容,缓缓道:“我去拉拢鲛人时,就给他们出了一个招。把绡衣外租,一件十两银子一天,可以让他鬼穿着绡衣去龙绡宫一日游。我也在岛上安排了三百萧家军和五百九幽军,一来是拱卫边界,二来是帮着鲛人们接待前去龙绡宫游玩的他国之鬼。”。

    “大概两年的时间,就赚了这么多?”鬼母眼中,随之泛起了不可思议之色。

    “当然。”萧石竹一阵得意,声音也大了起来,滔滔不绝道:“随后我让阿三他们那伙儿鬼,不断的对外宣传此地特色,拉拢十洲各地游客;据说生意好时,龙绡宫一天要接待七八百个鬼呢。都是去看水底水晶建筑,和蛟龙还有珊瑚什么的。扣除了给鲛人,和市舶司的宣传人员们的分红,所剩利润都入了萧家军军库。拿下讙头郡后,我就把这笔钱存到了讙头郡。一来是做当地建设的费用,二来是当地练兵的军费。不然怎么可能小半年,使得讙头郡十城固若金汤。”。

    “我说呢。”待他语毕,鬼母顿时恍然大悟:“当初你怎么没动国库的钱呢?”。

    “所以不必担心。”萧石竹又是嘿嘿一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