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202】塔中对(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清风徐徐,拂过天坑后,在素天居中带起一阵凉意,吹动了塔檐下的贝状铃铎;铃铎随之悠然而动,发出清脆悦耳之声。

    挂在飞檐翘角上露珠,也随风一颤缓缓滴落,打在草木和地上,发出亘古未变的滴答轻响。

    与铃铎之声遥相呼应,成了一曲优美的合奏。

    散发在空中的清新湿气,与草木的芬芳和泥土清香,交织在空中,让院中诸鬼顿感神清气爽。

    豢养在素天居里的那些温顺灵巧的鹿儿们,已是醒来;纷纷抖了抖身体后,三三两两的集聚在一起,悠闲地漫步于院中参天古木之下。

    它们时而低头啃食几口地上的鲜嫩的青草后,抬头动了动头上那对绒绒的长耳朵,眨眨它那双明亮的大眼睛,便同时把头轻轻一晃,好似在聆听着什么。时而有仰头望天,发出几声欢快的鹿鸣。

    小思毕竟还只是个孩子,虽修为不浅,但总是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早已忘了昨晚自己差点因冲动而付出魂飞魄散的代价之事,也暂时忘了她对萧石竹的怨恨,自顾自的抱着一捆青草,连蹦带跳的去喂鹿了。

    其他的圣徒们,也不再紧张,各忙各的去了。唯有金刚还带着那两个卫兵,立在原地静静的等候着萧石竹。

    院中一切,又被平静重新掩盖。

    来回踱步半晌后,金刚搓了搓双手,仰头望向在晨曦中,随着越来越亮的天光,渐渐变得更是清晰的巨塔顶层。

    萧石竹进去已经半个时辰了,却迟迟还没出来。但萧石竹又交代了,他们不许跟进去,金刚又看不到塔中情况,更是着急了。

    素素泡了杯香茗,放在茶托上端了出来。她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到金刚身边站定后,微微颌首就算行礼了:“将军请用茶。”。

    金刚哪有什么心思喝茶,但出于礼貌还是接过了茶杯端在手中,道了一声:“谢谢。”后,继续抬头盯着塔顶,始终没有喝上一口。

    “将军请放心。”素素从他微微皱起的眉头间,猜出了他心底的忧虑:“九幽王不会有事的;昨晚他的身手你我有目共睹,我们就算有心暗杀,也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语毕不再多言,转身走了。留下默不作声的金刚呆站在原地,依旧紧盯着塔顶愣愣出神。

    “广积粮?”巨塔顶层中,萧石竹倒是忘了还在外面等着的金刚,和盈盈聊了个兴起。

    “也就是说,我们要大力发展农业畜牧业了吗?”坐到了往日盈盈所坐位置上的萧石竹,沉思片刻后又问到。

    “嗯。”在他对面席地而坐的盈盈,摸索着点燃了案几边的小炉,再找到了铜壶,将其准确无误的放到了炉子上。

    “现在冥界已是大乱,酆都大帝粉饰了数千年的太平已被打破。东夷部两洲和西戎部两洲地区叛乱不断,各诸侯国之间互相争斗,而酆都大帝也示意了平叛诸侯国们,可以在平叛结束后随意瓜分反叛国的国土;比起他给你的那道便宜行事的圣旨,这些诸侯国在吞并其他国家后,岁贡是不变的。而这无形中,也能勾起不少诸侯王们的贪婪。一旦他们从瓜分他国时尝到甜头,往后就算面对的不是叛乱国,他们一样会对其虎视眈眈。”盈盈站起身来,走到书架边找来两只杯子和一个茶罐:“届时大鱼吃完小鱼后会更有胆,他们自然会无一例外的,不再惧怕实际统治不过了两洲的酆都大帝,更不会再把其他诸侯国也放在眼中。那么未来的冥界,就不再是小朝廷服从大朝廷,各诸侯王拥戴酆都大帝格局了,反而会成为一个群雄割据,几分天下的局面。”。

    “哈哈。”萧石竹觉得盈盈的分析极其有理,也很有逻辑,对盈盈的钦佩又多了几分;随即玩笑道:“你这番言论虽然把未来冥界的局势,给分析了个头头是道,但这可是大逆不道之言,你等于说了酆都大帝无能,就不怕祸从口出吗?”。

    “我都和一个只要暴露了另一层身份,绝对会成为冥界头号通缉犯的人魂,坐在一起喝茶聊天了,这已经很大逆不道了。”盈盈不以为然的笑笑,漫不经心的道:“在多点大逆或是少点不道,有区别吗?”。

    语毕,冲萧石竹微微一笑。

    “嗯,继续说。”萧石竹收起笑容,继续聆听。

    “但经历了这样的大乱后,各国的实力其实就会削弱,尤其是粮食和资源,会急速下降。不管他们抢了多少土地和金银财宝,也不可能马上让所有治下土地都种上粮食且丰收。加上常年的战争,国内人口也会有所下降。如此一来,不但他们外强中干,国力恢复缓慢,还会无形中导致了粮食和资源的价格飞速上涨。”听到壶中水已经开始骨碌碌翻滚后,盈盈从茶罐中取出茶叶,置茶于杯中:“而没有存粮或是存粮少的诸侯国,无非就是只剩下两条出路了,要么用钱财或是其他丰富的资源去换取粮食,要么继续发动战争。但不管选哪条,他们依旧是得不偿失。”。

    “因此将来谁手中各类资源丰富,那谁就是大国,所以你劝我现在就开始囤积粮食了是吗?”萧石竹耐心的听完,稍加思忖后,若有所思的问到。

    “对,但广积粮不只是囤粮,还必须大力发展农牧业。”铜壶中传来了呜呜连响,一道蒸汽从壶嘴中疾射而出;盈盈提起了水壶,壶嘴对准水杯来了个‘凤凰三点头’,将壶中开水冲入杯中。直到八分满时,方才停下:“毕竟我也提到了,他们一旦物资紧缺,就还会继续发动对外战争,甚至可能是正对酆都大帝的铤而走险。”。

    “但更有可能的,是对我们这些没有参加平叛的诸侯国发动战争。”萧石竹点点头,接过话来道:“毕竟你也说了,对酆都大帝发动战争是铤而走险。”。

    “是的。”盈盈放下铜壶,把头也是一点,若有所思的道:“所以如果我们粮食和资源的储存量大,那完全是可以主导了胜利。且一支军粮充实的军队士气和战斗力,绝非一支吃不饱的军队可比的,这点你应该比我懂。”。

    “且如果我们能保证,几个中心郡,比如楚天郡,东部的讙头郡以及风暮,聚星,江墨和雁空郡内靠近楚天郡的地方,不被卷入战争,农民牧民可以随时随地的安心耕种,畜牧,就能保证任何战争的后勤保障源源不绝。”。

    “嗯,要做到这些,就得答应句龙上奏的,大力发展水利,修筑多条水渠与江河湖泊连接,在贯穿纵横到所有的田地里去,对吗?”萧石竹用食指点了几下手边句龙的奏本,说到:“那山地水渠呢?”。

    “这五郡土地是玄炎洲中不可多得的绿洲,向来是山有多高水有多深。就是再高的山,山中也有瀑布。句龙曾经想过,以悬空水车等物截断瀑布水,引导其延伸至环山灌溉渠中。再把这些水渠从山上修到山,与山下水渠和江河湖泊连接。而在瀑布下,也可以建造水车,再以磨坊等连接在一起,使其成为水力磨坊来提高生产力。”。

    她一口气说了一大堆,但不太懂农业的萧石竹却是听了个半懂。

    可既然这是水利专家句龙提出的设想,那肯定是有用的,于是萧石竹不再多想,只是问到:“完全实现,要多少钱?”。

    “五郡大概是要用一千万两白银。”盈盈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多少?”萧石竹瞪大双眼,以不可思议的目光望向盈盈。

    “一千万两。”盈盈又重复了一遍。

    “但物有所值。”她顿了顿声,又补充道:“省时省力提高了产量,还能泄洪,降低忽如其来的涝灾损失。”。

    萧石竹仔细想了半晌,也觉得可行:“嗯,让句龙尽快拿出一个具体方案来的。包括各地水渠,水车什么的图纸,越详细越好。”。

    只是这一千万,让他多少有些肝颤。

    “其次,是大量出口商品。”盈盈抬着自己的香茗,吹了吹杯中热气后,又继续说到:“但所得赢利不全部入库,而是一分为二。其一用来存入国库,其二用于从他国购买各种资源。铜铁,还有火药,猛火油等物,甚至还有棉花,稻草,蚕丝布料等一切战备资源。”。

    “如今陷入战争中的诸侯国太多,资源就是他们的命根子,会舍得卖吗?”萧石竹认真思忖许久后问到。

    “他们不会,但酆都大帝治下商人会。酆都大帝想要坐山观虎斗,那我们就暗中给他来个釜底抽薪。”盈盈抿了一口香茗,砸吧砸吧嘴后,不急不缓的道:“甚至还可以跟他治下的商人们买一些粮食,以备不时之需。”。

    “对啊。”萧石竹猛然一拍脑门,惊呼道:“我怎么就没有想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