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002】黄泉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萧石竹的意识才渐渐的恢复,胸口的痛感也无缘无法的消失了。在感觉有了些力气后,他缓缓睁开双眼;发现自己的身体和之前相比,除了有些轻飘飘的感觉外,其他并无太大的不同,而他的眼睛在这一刻却变得能透视黑暗。

    可他还没来得及去细想自己的眼睛是不是有了超能力时,自己的死相便首先映入了他眼帘之中。

    他看到自己的尸体躺在自己脚边,胸口处鲜血淋漓,口鼻出亦是如此,且瞪大双眼盯着自己。这副死不瞑目之相,把他自己也给吓得一跳。

    还没能缓过神来,他便看到两人悄无声息的出现,站到了身子左右两边,把他夹在了中间。

    不,应该说他们不是人。因为好似一阵清风,来去无踪;是何时出现的?怎么出现的?此时还是满脑子糨糊的萧石竹是不得而知的。

    且虽然他们都是人形,但阴风一直在这两个不是人的东西脚边旋转;左边那位身材高瘦,身着白衣,笑颜白面,头戴一顶长帽,上有“你也来了”四字。右边那位身穿黑袍,体态短胖,面黑且一脸严肃,长帽上有“正在捉你”四字。他们的身上都散发出阵阵阴森森的气息,让萧石竹很不舒服。

    “黑白无常?”萧石竹从愣神中缓过神来后,左右张望打量着这二人相貌缓缓问到。心里又不禁吐槽道:“靠,还真有黑白无常啊?还是我做噩梦了?”。

    “喜荣华正好,恨无常又到。”身着白衣的白无常说了一句,接着那身穿黑袍的黑无常立马对他道:“我们是来带你去阴间的,你已不必在阳间继续受苦了。”。声音嘶哑,如百虫夜行,很是刺耳。

    “跟我们走吧。”白无常又补充了一句后,黑无常手中已经凭空多出一副枷锁。不等萧石竹搭话,也不等他有何动作,两人便合力把枷锁给他带上。

    萧石竹看了看那枷锁,又看了看黑白无常,明白自己是真的死了后,轻叹一声,道:“我可以跟您们走,也肯定是会跟你们走的,但是两位大哥可以帮我把枷锁去了吗?”。

    “我活着的时候可没带过这东西,现在让我带上这东西太不习惯了。”语毕,萧石竹看着满脸笑容的白无常干笑一声。

    事已至此,他虽对以后何去何从心有迷茫,却也知道自己反抗也不可能起死回生,索性认命了;只是这枷锁让他觉得很不舒服而已,所以他唯一的心愿就是把这枷锁去了。

    黑白无常皆是闻言一愣,片刻也没缓过神来。惨死鬼们往往都带着很重的怨念,不报仇不入冥界的大有鬼在;甚至为了报仇,多数惨死鬼不惜和鬼差发生冲突,因此一般的鬼差都不敢来带惨死鬼。基本上所有的惨死鬼都由阴帅里的黑白无常或是牛头马面出手,强拉硬拽拖回阴司受审的。

    甚至有条不成文的规定,若惨死鬼执念太重,不听好言相劝,鬼差们可以把它们就地正法。

    不明其理的萧石竹见黑白无常一愣,还以为是这两鬼也是见钱眼开的主,于是眼珠子滴溜一转后,又赶忙补充说道:“不会让二位官爷白白给我开枷的,我有钱。”。

    黑白无常闻言后又是互相对视一眼,然后那白无常道:“这几十年了都没遇到你这么乖乖听话的惨死鬼了,今天倒是稀奇。”。而黑无常则是在白无常语毕之后,说到:“老谢,他倒是个怪胎啊。”。语毕,就拿出钥匙要去给他开枷。

    白无常依旧笑嘻嘻的看着萧石竹,也没去阻拦黑无常。

    “我不跟你们去行吗?”萧石竹又干笑两声,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事已至此,我还不如乖乖跟你们走,省得受罪。”。只是他此时此刻的笑,看上去更像是自嘲一般。

    开了枷锁后,他赶忙掏出几十张亿元面值的冥币,双手捧着给黑白无常奉上。

    “你小子倒是个明白鬼。”那黑无常没有伸手,白无常却把钱给推了回去,道:“看在你这么懂事的份上,我哥俩就不为难你了,等你过了忘川河,上去黄泉路,去到酆都那漫漫花钱路才开始第一步,留着这些钱买个好胎吧。”。

    “得给得给,还劳烦二位爷别怕幸苦,跟小的走一趟。”白无常虽然竭力推脱,但萧石竹知道那是跟他客气客气,现在要是把他老人家的言行举止给信以为真了,将钱一把收回去,等去了阴间他萧石竹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了,毕竟对方怎么说也是冥界的高级公务员,可得罪不起。

    正所谓民不与官斗,鬼不与鬼差争,该低头还是得低头。于是他赶忙把冥币塞到白无常的手里,笑道:“官爷别客气,小的想求二位一件事,可否随我去家里取点钱?我这无亲无故的您们也知道,死了是没人给我烧钱的,只能我自己去取了,麻烦您们二位了。”。

    白无常果然没再把他递来的钱推回去,而是拿在手里稍加思索后,和那黑无常嘀咕了几句,两人又相视一望,一起微微额首后,对萧石竹齐声说到:“反正你家距此也不远,时间且还尚早,就依了你吧。”。

    萧石竹点点头,赶忙跪下对两位鬼爷边磕头边连声说到:“多谢两位官爷,多谢两位官爷!”。

    连磕九头后萧石竹才敢起身,带着两位鬼差去了他的住处,打开他放在屋里的十几箱子,箱子里面放满了各种冥币。当箱子打开时,他意外的发现那些纸叠的金元宝在他眼中变成了真正的金元宝。

    “发财了发财了。”欣喜若狂的萧石竹嘀咕了一句后,开始装钱。

    装钱的时候,萧石竹又突然发现他的衣服口袋好像变成了无底洞一般,不管多少冥币都能装进去。这让他欣喜得很,有了钱去到下面也能过好日子,心底最后的一丝惊惧和迷茫瞬间荡然无存。

    黑白无常站在他身后,默默地看着他装钱,眼睛都看直了。虽说下面通货膨胀的厉害,但萧石竹不但准备了纸币,还有不少金纸银纸叠成了元宝。这东西可是下面的硬货,等于人间的黄金啊。

    要不是冥界有规定,鬼差不许杀鬼越货,此时黑白无常两兄弟一定会让萧石竹魂飞魄散,然后将他的这些财产占为己有的。如果他们兄弟俩真的杀鬼越货了,就没了后来一统阴间八荒十洲的幽冥大帝了。

    把所有冥币装好后,萧石竹又给了黑白无常一人一个大元宝。才随着两位鬼差,依依不舍的离开了他的住处。

    两兄弟把萧石竹带到了城市边缘的一条河边,只见那河面上停着一艘用白纸糊成的舢板;虽是纸糊却滴水不进。

    船头挑着一盏白色灯笼,面上写着大大的一个“鬼”字。灯笼里有豆大的绿火,轻轻的摇曳着。

    把萧石竹带上船后,白无常站到船头,而黑无常在船尾撑船。小船缓缓往前而行,朝着小河的下流而去。

    片刻后,船前出现了一抹白雾,迷迷茫茫把四周景色完全覆盖。隐隐约约有声声撕心裂肺的哀嚎,从那白雾深处传来。萧石竹一听这声音,便不由自主的蹙了蹙眉。

    站在船头背对着他的白无常似乎感觉到他的不舒服,便回头对他道:“那是孤魂野鬼的哭嚎。”。

    而那黑无常对那白雾视而不见,驾船直接冲到了雾里。接着几秒后,舢板又在他的驾驶下冲出了白雾。

    之前的高楼大厦,柏油马路,清清小河早已不见了踪影。萧石竹见舢板正行驶在一条河水呈血黄色的宽大的河面上,心里思忖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大名鼎鼎的忘川河?”。却又因为自己是新鬼,不敢冒昧的问白无常,只能在心里暗自揣度。

    才驶到河上,萧石竹顿时感到阵阵血腥恶臭扑面而来,似乎这船下的不是河水,而是血水一般。四周景色也变了,天空不再是蓝色的,而是灰色的,且空中一颗星辰都没有。

    西边天际挂着一轮血红色的月亮;萧石竹之所以认为那是月亮,是因为它光芒冷冷清清,和月光无异。那些红色的光芒普照大地,使得万物身上披上了一层红色。

    萧石竹趴在船边往河水里一看,可以看到河底无石无沙,也无水草,尽是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它们脸盘上的五官扭曲;与河底虫蛇为舞,却始终无法游上河来。

    而之前他听到的声音正是从这些河底的孤魂野鬼嘴里发出的。

    “无家可归,无人祭祀的孤魂野鬼吗?”萧石竹望着那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束缚在河底深处寒冷之中的鬼魂,突然有了一丝担忧,便开口问到:“那我算吗?”。

    “之前你是的。”只见白无常的左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卷泛黄的书卷,接着他又从袖中摸出一支毛笔来;只见他把笔头放在舌尖舔了舔后,展开书卷在上面写写画画着什么,嘴里说到:“念在你对我们哥俩还算客气的份上,我给你改成惨死鬼,见了阎王别胡说害了我们哥俩就行。”。

    萧石竹一听大喜,赶忙说到:“不敢不敢,小的还要多谢二位官爷。”。心中却暗自感叹道:“还真他妈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啊!”。

    正想着,就见舢板停在了忘川河的北岸。黑白无常把他带上岸后,齐声说到:“欢迎来到冥界。”。说着,就带着他走到了一条黄土路上。

    弯弯曲曲的路道从萧石竹脚下往前伸而去,直到他看不到的北面远方。道路两边松柏林立,杂草丛生。

    只见自己前方不远处的路边竖着一块歪歪斜斜的石碑,上书三个苍劲有力的隶书大字——黄泉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