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180】暗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那矮小宫奴,生得皮肤黝黑,鼻梁无肉且歪斜着,两边一双三白眼滴溜溜的转着,一副奴才小人相。

    在闻听吴回问话,他便面露谄媚的搓手笑道:“都在,按大王您的吩咐,一切都准备好了。”。

    “好。”吴回把手中玄火印,放入玉匣之中,盖好匣盖后缓缓起身,一整衣袍道:“那我们就去好好恭迎一下,我们的大太子。”。说话间把眼一眯,眼中闪过一道凶光。

    “记住了,见了长琴不可再叫我大王。”叮嘱了一句后,吴回往殿外缓步徐行而去。

    光明宫外,风声呼啸。

    面色有些惨淡的长琴,再次带着十万大军,来到了这熟悉宫门之外。这宫中也好,城内也罢,只是相比他数月前离开时,都已是物是人非。

    站定于宫门前,长琴打量着那以石头垒砌而成的高大宫门,以及宫门两侧,怒目圆睁手持钢鞭,威武霸气的火人石像,五味杂陈的心里忽生一丝忐忑。

    早在还在共工国时,他就收到了祝融密传予他的家书,以及调兵的玄火令。一见祝融把从不离身的玄火令送给了他,倒是让长琴惊异不已。但更惊疑的是,祝融在家书中叮嘱他,如若国中有变不可及时回国,要长琴把玄火令交予萧石竹,求其辅佐长琴登上火王之位。

    这点,倒是让长琴百思不得其解;这玄火令向来就是火王调兵信物,怎可交予他鬼?且就算国中有变,长琴完全可以自己拿着玄火令,依旧可调兵平叛。他想不明白自己的父王,为何做这等脱裤子放屁之事。

    因此,他迟疑再三,还是未把玄火令交给萧石竹。紧接着没多久,就收到了祝融驾崩的消息,长琴便带着玄火令回来了。

    “太子。”就在他愣神想事之时,宫门里忽然走出一个宫奴,朝着他迎了上去。长琴定睛一看,正是他父王祝融的贴身宫奴小德子。

    但见多日不见,这小德子直接瘦了一圈;又见他眼圈发红,满脸皆是悲苦之色,长琴便是心头一紧。

    可还没等他问问小德子这是怎么了?就见那小德子像做了贼一样,赶忙拉着他走到一边,远离了守卫宫门的士兵后,在他耳边悄声急切的问到:“您怎么回来了?”。

    “父王过世,我生为嫡子,又是本国太子,怎么能不回国奔丧呢?”听得莫名其妙的长琴,愣愣反问到。

    “可大王明明要您追随萧将军,不,九幽王的啊。”小德子一听,又急又气直跺脚,沉声道:“太子,您怎么能忤逆大王遗愿呢?”。

    长琴听得有些迷茫,也很是奇怪。

    几百年来,这小德子一直都是他父王的贴身宫奴,向来精明能干恪尽职守,对祝融和长琴那也是毕恭毕敬的。为何今日如此反常,胆大包天到居然做出了阻碍长琴入宫,祭奠祝融的这等大不敬的事来?

    长琴思忖着,便皱眉重新打量着小德子;而小德子也在此时紧皱眉头,眼含焦急的看向他。

    四目相对下,小德子赶忙苦口婆心的劝谏道:“太子,这光明宫已今非昔比,您是去不得的。入了这宫门必定九死一生,还是按大王遗愿速速离去,去找九幽王从长计议方为上策啊。”。说是劝谏,但更像是警示。

    “有家不能回,是何道理?”他这警示之言说得模棱两可,也很是莫名其妙玄乎得很,倒是让长琴听得更是糊涂了。当下他也有些不耐烦了,于是对那小德子怒哼一声,嚷嚷道:“再说,我回自己家祭奠我父王能有什么危险?”。

    他声音一下子大了起来,引得不远处看守宫门的宫中禁卫们,纷纷侧目朝他这边看来。

    “嘘。”小德子闻言也更是焦急了,急忙比划了个嘘声的手势后,连连摆手道:“太子,您别嚷嚷啊。”。

    话音刚落,长琴就见到不远处宫门里,又走来一鬼。长琴瞥了一眼来鬼,正是自己的叔叔吴回。

    “太子,太子你可回来了。”那吴回一见长琴,便嚎啕大哭的走了过来,激动得颤声喊道:“大王,我王兄他驾崩了。”。

    “我可怜的大哥啊。”哭喊着就走到长琴面前,猛然跪下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哀嚎着:“自从你走后他夜夜咳血,但你征战在外,他又不敢将实情告诉与你,怕你战场上慌神有生命危险,只得强忍病痛折磨,撑着那日渐削瘦的病体,等着你凯旋而归啊;却不曾想,还是临死也没能见太子你一面啊。”。

    喧宾夺主的三言两语,说得还被蒙在鼓里的长琴,心中泛起无尽愧疚;也跟着吴回的哀嚎默默流泪。

    而在一旁的小德子只能干着急的看着。

    自从祝融驾崩之后,这城中禁卫几乎都换成了拥戴吴回之鬼。就连宫中的侍女宫奴,只要敢多言吴回半句不是,或是猜疑吴回者,统统被暗杀了。

    而小德子清楚的记得,当晚他去见祝融时,祝融虽脸色不好却无体虚无力之相,更不像快死之鬼。怎么他才离开不到半个时辰,火王就无缘无故的驾崩了呢?

    于是小德子明知当晚一定是吴回做了手脚,却决定忍辱负重,不动声色的看着吴回表面悲痛万分,暗中却在紧锣密鼓的给祝融国官员军士以及各方势力集团洗牌;他这么做就是防着长琴不听劝,执意回国祭奠祝融时,劝谏长琴离去。

    既然火王相信九幽王萧石竹,那么小德子自然也就相信萧石竹,定然是那个能帮长琴的鬼;因此这才有了刚才他拼命劝阻长琴离去。

    纵然是死,小德子也要力保长琴安全的离开此地。

    而他刚才话说的模棱两可,也是因为他知道这附近的卫兵,已然都换成了吴回的拥戴者,故此又不敢太挑明了,怕给长琴立刻带来危险。

    不曾想片刻后,事态发展越来越超出小德子的控制了;吴回忽然收住泪水,直起腰板仰头环视空中,高举双臂大喊道:“大哥,你看见了吗?长琴他终于回来了,他来看你来了。”。脸上无丝毫愧疚,反而满是悲痛,把这哀思之情演得入木三分。

    一声高呼毕,吴回身子一软,瘫倒在了地上。

    宫门边上顿时乱了起来,须臾之间就有不少宫奴带着太医从宫内冲出,赶忙把吴回扶起,抬到阴凉处救治。

    就在此时,之前去禀告吴回,长琴已经回国之事的宫奴,走到长琴身前站定,微微行礼后,道:“太子不必担心,吴回将军那是近来太操劳了,加上伤心过度,因此忽然昏厥的;调养调养就好了。请您随奴才来,奴才这就带您去灵堂给火王上香。”。

    “不要紧就好。”长琴听闻后大为感动,点点头对那宫奴道:“带我去灵堂。”。话音方落,还未提脚,就被小德子拉住衣袖。

    但闻那小德子急声道:“太子,您旅途劳累,不如去军中休息一日,再去祭祀。”。

    “小德子。”长琴衣袖一甩,挣脱开小德子,怒声呵斥道:“你三番五次阻碍本太子进宫,为我父王上香祭拜,是何居心?”。

    小德子被猛然长琴猛然抽手,站立不稳跌坐在了地上;又被长琴骂得一愣,委屈之余瞥了一眼长琴脸上的不解与怒气,只好噙着泪水,道:“也罢,也罢,奴才不阻碍太子了,这就随您进宫。”。说完起身,垂首尾随着面露淡淡愠色的长琴,往光明宫中而去。

    而长琴带回的军士,皆被宫中禁军以宫内禁地,闲杂鬼等不得入内的理由扣留在外。只批准了长琴的二十名贴身侍卫,随他入宫。

    来到灵堂上,就见那灵堂中虽挂满了白绫,巨大的石棺也竖放在正中深处,而石棺头前香案上,也摆着猪牛羊等祭祀牲口。可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就连看守灵堂的宫奴都没有,香案上的烛台早已熄灭,香炉中也是空空如也。

    对于一个堂堂的诸侯王来说,这般摆设的灵堂也太过于穷酸了。

    长琴这才隐约感到不妙,多了几分心眼的同时,又回想起小德子之前的反常,似乎都是在对他暗示着什么。

    他缓缓步入灵堂,走到石棺之前站定;但见石棺也是做工粗糙,似乎只是用来临时做做样子罢了。

    祝融虽是人魂,在冥界离世后不可能会留下尸身,石棺里也不过是祝融身前衣着罢了。但如此简陋的棺椁,完全与祝融的身份格格不入。

    警惕,在长琴眼中一闪而逝。

    忽地,站在门口那个引路宫奴拍了拍手。抚掌之声在寂静的灵堂上,悠然回荡,显得有些刺耳。

    “你做什么?”越来越觉得不妙的长琴,闻言这突如其来的抚掌声后,猛然转头怒视这名宫奴大喝一声。

    “送你去见老火王啊。”那宫奴则似笑非笑的说着;话音刚落,就有无数的禁军冲了出来,把整个灵堂围了个水泄不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