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石竹语气中,多有讥讽嘲笑之意。再加上连连失手,令盈盈也是有些气恼,原本雪白的脸庞,随着萧石竹口吐言语涨成通红。

    但当那四名女子飞至她身边时,她脸色又快速恢复了往日的冷漠。理智恢复,她猛然发现萧石竹从再次飞至空中后,便不再那么不堪一击。

    难不成刚才此鬼是在示弱?盈盈这般想着时,那四名皆着白衣,面带黄金蝴蝶形面具女子,已然围在她身边四方之上,全神戒备着齐声道:“圣女,我等前来助你一臂之力。”。

    “五打一,不太好吧。”萧石竹虽故露为难之色,却毫无如临大敌般的紧张,只是缓缓说道:“围攻战术,不讲究。”。话音方起,他便使出了鬼魅神功,转眼便闪现到其中一个女子头顶。

    果不出盈盈所料,这次萧石竹使出的鬼魅神功,速度亦是比之前快了许多。盈盈与其他四名女鬼尚未回过神来,他便已赫然出手。

    虽招式花样依旧不多,也无华丽之说,但只是一个兔起鹘落间,他便提腿对准那女子天灵盖,二话不说就狠狠一脚踩下。

    这些女子虽是圣女护法,往日也随盈盈修行历代圣女传下的神术,但修为尚浅魂气亦不浑厚,法力道行自然也不如盈盈那般高深莫测。平日里给盈盈护法一下尚可,但今日对手却是萧石竹,她们也只得自认倒霉了。

    且萧石竹体内玄力本就是万物起源根基,玄妙得很;加上他又是忽然发难,使得都不是有书可查的招式,全是些街头斗殴那种下三滥的招式,不是踩头就是踢裆。加之那一脚却也毫无半点怜香惜玉,使出了浑身力气,如泰山压顶。

    使得那女子猝不及防之下被他脚底忽地踩中头顶,顿觉脑袋如被锤击,头顶立即皮开肉绽,双耳耳鸣不止间眼珠迸裂。随之一个踉跄,身子一歪便如断线风筝在空中旋转摇曳着落下,最终重重地砸在了地上雷区中烈焰里。

    “昭晰!”其他三个女子见状,大惊失色下,看着身下惊呼了起来。萧石竹已在她们的惊呼声中,再次悄然消失。

    唯有盈盈,慌乱中镇定自若,赶忙使出感知术探查着萧石竹的行踪。

    奈何此次萧石竹太快了,如风驰电掣,快得她虽能用感知力能勉强捕捉到对方行迹,反应却跟不上对方的速度。

    且萧石竹每每行动并无计划,几乎是做了再想,自然出招毫无规律,连盈盈也一时间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什么了。

    正是应了人间一句话,无招胜有招。

    说时迟那时快,那三位暂时幸存的护法方才口吐“晰”字,萧石竹已闪现到其中一个女子身前,以她贴面而立。那女子眼中泛起的一阵呆愣,尚未化为惊恐之时,萧石竹已然迅速出手扼住她的脖颈,霎那间便五指用力,生生捏碎了她的颈骨。

    也如那名叫明晰的女鬼一般,这个女子连呻吟闷哼都没来得及,便在萧石竹又打了她鼻梁一记重拳时,香消玉损。

    见她断气,萧石竹从容不迫的把身子往后一仰,松手倒飞出一丈,轻易的躲开了朝着他左右以及上面攻来的盈盈与其他两名白衣女子。

    “就算你们都是女子,但三打一这才公平。”萧石竹贱笑一声,缓缓抽出自己腰间的灭月剑横在胸前,冷然道:“不过我可要用兵器了。”。

    “玄镜。”最后两喂护法扶住那被他捏碎颈骨,一命呜呼的女子一声惊呼,眼睁睁的看着同伴的身体渐渐的化为尘埃后,愤怒的双眼中流出了两行清泪。

    只是雨水扑面,顺着面具上眼眸处的空洞流淌到她们脸颊之上,使得她们脸上布满了水痕;此时早已分不清她们脸上哪个是雨水,哪个又是泪水罢了。

    盈盈站到了她们身前,挡在了她们与萧石竹的中间。她赫然发现,自从萧石竹诛杀昭晰之时开始,之前环绕着他的煞气便不见了踪影。

    空中忽传一声惊雷,与狂风争鸣。风雨随之越来越大,吹得萧石竹的披风猎猎作响,也吹得盈盈衣袂飘飘。

    接着就是一道耀眼如白昼的闪电,从两鬼身前空中劈下,照得盈盈那本就如雪一般的脸颊,更是惨白了许多。

    盈盈感知到萧石竹体魄产生的变化;虽她双眼不可视物,但也察觉到了对方所有的煞气,是都已收入体内,且大部分汇集到了眼睛四周经络上。

    且那些煞气也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产生了微妙的变化。它们不再凶煞凛然,锋芒毕露,反是内敛,大有敛锷韬光之势。

    且其中一部分,化为了充斥着安详,宁静,满是灵性的灵力;似与天地万物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又恰是此气皆为天地万物之根基。

    心中暗自大惊之余,盈盈也是一时好奇,赶忙分神以感知术一探萧石竹体内变化。可心神方才触及对方丹田,脑海之中便浮现一景,正是一红一黑两条由煞气与灵力混合而成的阴阳鱼,首尾相接盘踞于对方丹田之内,形成易有太极,始生两仪之象。

    “两仪神通,怎么可能?”盈盈惊愕半晌,蹙紧眉头悄声嘀咕到。

    “什么通?”不远处的萧石竹把她这声嘀咕听了个真切,却又是听得满脸茫然,不明其理;他哪里知道盈盈所说两仪神通是何物,只知道自己修行尚浅,又大招频使内息不调,情急之下赶忙收回玄力所化的护体煞气,入了近来在鬼母督促下,修行之中所练就丹田内,填补其中内息的空缺。

    如是放在往日,萧石竹纵然大胆包天,亦是不敢把玄力收入丹田的。他深知玄力威力莫测,且强横霸道,加之他也尚未能控制其力量;正如他之前的所有被古神注入玄力的人魂一般,也只是把玄力收入体内经脉之中流转不息,淬炼一下体魄筋骨便罢了。

    殊不知今日病急乱投医,玄力入了丹田,反没发生什么怪事,倒是这玄力居然与他丹田内,往日炼炁所制的魂气不仅不互相排斥,且渐渐合二为一。使其体内魂气不再如之前一般纯阳过刚,反而阴中有阳,阳里带阴,刚柔并济;说白了他就是狗屎运好,使得他一不小心练成了传说中的神术。

    但这些,如今的萧石竹自然也是不知,他只知道玄力入丹田后,本疲惫的身躯忽然容光焕发,精神比之前更是神采奕奕。且眼睛,也发生了些许变化。

    惊飒飒的飘风骤雨中,每滴雨滴下落的速度本该迅如奔雷快如闪电才对,却在此时的萧石竹看来,是变得那么的缓慢。每一滴雨珠的行进轨迹,在他眼中变得清晰起来。

    就连跟着盈盈的两个护法,也发现了他与此前的不同,正是那对金光四射的双眸。

    他那本该外白被黑的双眼,也在刹那间变成了外金内黑的模样,且黑色的瞳孔之中泛起了无数的点点细小的蓝光,在瞳孔之中不停的飞舞旋转;宛如无穷无尽的宇宙,在他眼中生生不息。

    “小贼,拿命来!”盈盈虽不知萧石竹是怎么忽然练成神功的,但也深知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道理照样对神功有效,于是二话不说便冲杀上去,欺身而进时突然使出了鬼魅神功,消失在萧石竹眼前。

    下一秒后,她闪现萧石竹右侧,高举长杖对其便是当头一击。萧石竹则不慌不忙,快速抬起灭月剑,准确无误的架住了对方长杖,使其落在他头顶上一尺之地,不能在下落半分半毫。

    此时盈盈出招也好,行动速度也罢,在他看来都慢得跟个蜗牛一样,见对方打不到自己更是得意的萧石竹,贱兮兮的笑着道:“小姐姐,你速度太慢了。”。

    说着猛然把灭月剑一收,身子一旋,将剑锋对准盈盈腰部横劈过去。

    萧石竹将玄力与他的魂气融合后新魂气,顺着手掌毛孔注入剑中。那灭月剑本就件神器,极富灵性,在感知到他这股带着玄力的魂气后便特别兴奋,剑身随即微微颤抖起来,发出“铮铮”连响,也散发出道道白光,犹如人间明月光辉一般清冷淡柔,恰如流水。

    “原来此剑还会发光啊。”萧石竹见状,欣喜之余如获至宝......

    祝融国,毕方城。

    火王离世至今,已有十五日,但毕方城依旧沉浸在悲痛之中。随处可以民众将白绫挂于自家门头,以示对火王的哀思。

    而在此关头,长琴未在国内,一切政务自然由火王弟弟吴回代理。吴回也以辅政身份,大大咧咧的入主了光明宫。

    明眼鬼都看得出来,此鬼是司马昭之心。

    这日,吴回坐在玄火殿上,毫无愧意的把玩着手中玄火印。

    忽地,一个矮小宫奴大步进殿,对吴回道:“大王,长琴回来了。”。

    “果然回来了。”吴回闻言不惊反喜,道:“灵堂陷阱可否尚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