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欢迎我吗?”秦广王没去理会阴天那没好气的话,只是也是冷哼一声后反问到;随即面露肃色,厉声道:“不欢迎你也得欢迎;我就来是告诉你们,你们该回酆都去‘种田’了。”。

    “种田?种什么田?”阴天和屡天面面相觑片刻,又齐齐转头,看着趾高气扬,一脸小人得志之象的秦广王,从自己袖中缓缓抽出一物。

    但见那是一卷起玉轴黄色绫锦织品后,阴天与屡天惊愕之余,赶忙起身一整衣袍,对着秦广王恭恭敬敬的跪下。

    秦广王展开手中那画有祥云瑞鹤图案,富丽堂皇的玉轴黄色绫锦织。双目一扫上面内容后,朗声道:“北阴酆都大帝制曰,阴天屡天速回酆都交差,手下军士的一切指挥权交于秦广王,钦此。”。语毕得意的笑着卷起圣旨,递给了阴天。

    阴天颤抖的手,接过圣旨展开一看,见上面内容与秦广王所念一字不漏后,心头一紧;默然无语。

    每每出兵,只要是由六天为统帅,酆都大帝从未罢免过他们的帅权。但这份圣旨明摆着是要罢免他们,这可是前无古人之举;让阴天和屡天二鬼狐疑连连之余,心生一丝恐惧。

    半晌后,阴天和屡天木然的脸上,带气馁和沮丧之色,缓步走出大帐。身后的中军大帐,以及四周注视着他们的那些士兵们,都不再属于他们的管辖了。

    一出门,二鬼就见到时常跟在秦广王身边的龚明义,带着士兵拉着几百只天狗,侯在帐外。之前的犬吠声,正是来自这几百只天狗。

    屡天一见那些雄赳赳气昂昂的天狗,顿在心中暗自叫到:“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天狗嗅觉听觉灵敏,正好可以克制遁神军的偷袭。无论遁神军闪现何处,天狗都能第一时间捕捉到他们的行踪。”。

    但转念一想,现在想这些也没用了,都是马后炮,只得跟在阴天身后,悻悻离去......

    清晨,阴日如期升起。

    照亮冥界天地间的同时,也染红了千星湖清透的湖水。

    北面湖岸萧家军阵地前,无数的木屑,断裂的桅杆,以及破碎的帆布,如飘在湖面上的雨中浮萍一般,随着波光粼粼的湖水左右摇摆。

    不少碎裂的船桨、桅杆等物,被湖水冲上了湖岸,横七竖八的躺在湖岸边的泥土上,与岸边散落一地的湿漉铠甲兵器一起,静静的任由拍岸湖水不断的冲刷着。

    一夜的激战后,双方都终于筋疲力尽了;在清晨时分不约而同的鸣金收兵。喧嚣吵闹了一夜的千星湖,终于又迎来了宁静。

    但经过了这漫长的一夜,共工国的损失明显是最大的。城中军士在昨夜的空袭下死伤无数,防御建筑近乎被毁;而湖上的水师,也被祝融军与萧家军联手,阻击在岸边寸步难行。

    其中三十几艘大小不一的战船,也在炮火猛烈攻击下灰飞烟灭。

    萧家军与祝融军一见共工战船逼近湖岸,便把事先置于湖岸边的猛火油倒入湖中后点燃,断其来路同时,燃其胆敢逼近岸边的一切敌舰。

    又在滩头东西两面,布置了诸多枪兵与步兵,一旦共工军舍近求远,从东西两面登陆,朝着他们左右冲杀过来,这些枪兵便是先一统扫射,然后步兵列阵冲上前去,解决残敌。

    虽如此,但昨晚一战之后,萧家军损失也不小;虽是他们先发制人,打得莹竹城中共工军措手不及,鸡飞狗跳墙的,但共工水师却未遭到空袭。

    在战争爆发后,任凭城中乱成一团,这些有着巨大战船的水师们也没去回援,而是快速找寻到萧家军的阵地位置后,火速朝着他们袭来。

    敌军水师占着地理优势,来势汹汹。且占着战船高大,在猛火油燃尽之时,第一时间逼近岸边。

    共工水师们可站在甲板上,用手中的弓弩和船上的床弩来了个居高临下,轻而易举的对岸上萧家军进行精准射击。而萧家军如果想要用火枪射击敌舰上的敌军,只能仰视。

    这感觉好差,也让萧家军的步兵们很是吃亏。一时间大羽箭、飞凫、飞虻等种类的箭镞铺天盖地。

    夜幕下双方你来我往,激烈厮杀,喊杀声连连,声振寰宇。滩头前沿阵地,更是多次易手。一旦萧家军顶不住攻击,放弃前沿阵地后撤,共工水师便会马不停蹄的下船登陆,占领岸边与萧家军展开鏖战。

    且用大量的水师,攻其左右牵制住祝融军大部分军士,使祝融军无从分身,回援萧家军。

    吃亏连连下,逼得萧石竹不顾金刚的阻拦和反对,亲自持剑上阵杀敌。占着鬼母传他的几招神术,与陆吾和路骑兵一道,杀得共工军人仰马翻。

    因萧石竹杀得太猛,几次都远离了他的士兵,陷入敌阵之中;还险些中箭,其中一支正是擦着他脖颈右侧飞过的,险象环生。等到战争结束时,他脖颈上还有一道结痂的口子,足有三寸长。

    到了黎明时,也杀红了眼的共工军越战越勇。他们占着地利与数量的优势,如滔天巨浪,似群狼猛虎,前赴后继的朝着萧家军扑去。

    若要不是萧家军武器先进,且火器数量不少,加上士兵擅长攻守兼备的鸳鸯阵,铠甲又皆为精钢所制的话,他们早已覆灭了。

    战斗结束时,萧家军也死伤了近千名士兵。除了陆吾,鬼虏和钦原这些比较强悍的将军外,玄水黄土等将领,身上皆有挂彩。

    比起与天魂军激战时,更是损失惨重;可见共工军也不是吃素的。

    待共工军于清晨时悄然退去后,萧家军和祝融军并未得寸进尺,乘胜追击,只是一边打扫战场,一边立刻在湖岸边开始安营扎寨。

    营寨之大,连绵十里,大有对莹竹城围城之势。只是经过了一夜的激战,空气中都捎带着令鬼闻之作呕的淡淡血腥。

    忙了一夜,萧石竹也有些乏了,便随意找了棵岸边大树,靠着树干席地而坐,打起盹来。

    没睡多会,空中便乌云密布起来。冰冷的雨,所下就下。萧石竹被树梢滴下的水珠拍打到脸上,一个激灵猛然惊醒。

    就见得本还明媚天空,忽然乌云密布起来。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如牛毛似细丝,渗入土中;带着一丝的寒意,泛起一丝悲凉。

    山中湖面上,随着雨幕泛起一道道白雾,模糊了四周的景色,也模糊了萧石竹的视线。

    他赶忙站起身来,目视前方白雾,心头一紧,在心中暗自骂道:“奶奶的,不会是共工氏族杀过来了吧?”。但随即转念一想,莹竹城中的共工氏族不是被肉芝们解决了吗?

    “金刚!”萧石竹对拿着雨伞,正朝他而来的金刚招招手,道:“快去看看,是共工氏族搞的鬼吗?”。

    “我问了肉芝们了,他们说不是。”金刚一瘸一拐的走到他身边站定,撑开雨伞举到他的头顶,道:“他们察觉不到雨滴和雾气里带着鬼气;说这只不过是共工国的天气特色,每日一场雨。”。

    “哦。”萧石竹闻言,若有所思的把头一点,之前的紧张也减少了几分。随即又环视着四周越来越浓的雾气,道:“让士兵们招子放亮点,别被敌军借着雾气偷袭了。”。

    “诺。”金刚应了一声,又道:“大王,你的大帐搭好了,移步其中休息吧。”。

    “没事。”萧石竹说着,就往前沿阵地而去;没走几步,他猛然感觉到湖中有什么东西,隐藏在那白雾之中,正缓缓朝着岸边游来。但是什么东西,他说不清,也感觉不出来,于是眉头微微皱起,加快了脚步。

    不明其理的金刚微微一愣,赶忙跟上。

    萧石竹站到了前沿阵地中,紧盯着前方不远处被轻烟了了,皑皑白雾模糊了的湖面,对身处前沿阵地中的那三百军士厉声道:“招子放亮些,湖里有东西。”。

    他话音方落,士兵们还没来得及问问是什么东西,便依稀可见前方雾气中,隐约有着几道黑影,朝着他们这边而来。那黑影的轮廓,也越来越清晰起来。

    萧家军不敢怠慢,赶忙把子铳快速押入火铳之中,手指轻扣在扳机上,枪口统统对准了那几道黑影。

    “别开枪,别开枪啊大王。”上弹声一响,黑影中传来一声惊呼。

    “等会,这声音有点熟悉。”萧石竹把手竖起,停在了半空中后,把眼一眯,看着那几道黑影冲上了湖岸。

    待黑影靠近,萧石竹终于看清了来者,正是何泳麟与数十个水虎。他们胯下都骑着有猪那么大小的红皮蛤蟆,只是与一般的蛤蟆不同的是,都是三条腿;鼓起的双眼,金光闪闪。

    “大王,按约定我们已给共工军下了毒。”何泳麟右肩微耸一下,道:“我们一族特意来此,接您入主莹竹城。”。

    “你敢诈降!”萧石竹闻言猛然怒斥一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