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165】是好是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此时一盏茶功夫早过,而共工氏族在此城中的居所,距离句龙所处之地又不远;按理来说,传令兵就算是用爬的方式前去传令,句龙的族人们也早该被召集起来,并在步兵的护卫下开始呼风唤雨才对。

    可半晌过后,空中依旧没有动静,还是万里无云。让句龙看了不禁皱了皱眉,惊疑连连之时,心中突生一丝不好的预感。

    忽地,灰头土脸的何泳麟,从句龙前方不远处的街角转出,慌慌张张的朝着这边跑来。让一见到句龙杵在院门口,便带着哭腔惊呼道:“太子,太子,您的族人全死了!”。

    “你说什么?”句龙一怔之后面色微变,大步上前,一把揪住何泳麟的衣领,用泛起惊疑的双目,紧盯着对方那张挂彩的猴脸上,一双泛起无限惊恐的眼睛,沉声一字一顿的质问到:“再说一次!”。

    “死了,都炸死了,一个都没活下来啊。”那何泳麟猛然一吸鼻子,却还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用嘶哑的声音哀鸣道:“都死了,都死了。”。

    句龙闻言双耳中顿时嗡嗡作响,脑中一片空白。他长着口怔怔的站在那儿,一个恍惚下徒然松手,放开了何泳麟。

    他们岂知,早在战争爆发前,萧石竹便根据肉芝的能力,制定了一个新型战术;肉芝们为了感激萧石竹释放了他们之恩,二话不说全民总动员起来,义无反顾的参加到了他的计划中。

    萧石竹先让肉芝们先潜入城中找寻共工氏族的居所,而共工氏族那独特的蓝皮肤让肉芝们很容易的,就从鬼群中找到了他们。

    然后再让肉芝们搬运了不少的震天雷,提前放在了共工氏族们的居所里的隐蔽之地。

    空袭方才开始,这些小人参们便一同点燃了那些震天雷后,潜入了地下。而空中的羽民们首先看到了城中的这些爆炸点,随即也是分派了数支小队,往这些爆炸点继续空投炸弹。

    地空夹击下,多数共工氏族中还没来得惊愕,有的甚至还在睡梦之中,便被炸了个魂飞魄散。

    剩下的不是在爆炸过后没能得到及时的医疗而重伤致死,就是被废墟压住,让碎石破瓦和断梁给活生生的埋了。

    而有了肉芝们的参战,萧家军更是如虎添翼了。这小精鬼们(精鬼就是精怪魂魄),虽然身材不大,也不孔武有力,却如蚂蚁一般,皆能背动比自己重数倍的物品。且还擅长地遁术。

    在解决了共工氏族后依旧不肯罢休的他们,纷纷从地下快速游走于莹竹城与萧家军阵地之间,搬来许多的震天雷或是雷管,在发现共工军的防空武器后,在地下先将武器点燃。

    待引线快要燃尽之时,一个猛然间带着雷管等物浮出地面,将其放置到那些防空武器下后,又快速没入地下。

    撼天动地的爆炸下,根本就没有达到句龙预想的效果,那些防空武器便逐渐变成了木屑。而一种新的地空配合战术,就此诞生。

    不巧的是,句龙和他所指挥的大军,成了这种战术的实验对象。

    炮火连天下,又有一个军士冒着炮火,从远处飞奔而来,对句龙报告了象军在城外被袭,踩踏不断死伤惨重的情况。

    这下,句龙算是彻底心凉了。

    他虽未与萧石竹谋面,但对方的强大在他看来就如一个巨人站在他面前一般,身上散发出的阴影,压得句龙喘不过气来的同时,心中一片慌乱;不知道该做点什么来弥补这一切。

    就在他愣神时,围在他四周的军士和将军们,已是七嘴八舌的嚷嚷起来。有的说为今之计,只能先逃为妙,以此保存有生力量再寻战机。剩下的则几乎都是叫嚣着,宁可玉碎不能瓦全之鬼。

    纷纷请战,要求和萧石竹死磕到底。

    句龙被他们吵得头痛欲裂,却也缓过神来几分,猛然想起梅子岭尚且有步兵十万,可为何莹竹城这边打得如此热火朝天,还放了响箭通知他们前来救援,却迟迟未到?

    “梅子岭的十万步兵呢?”句龙沉吟片刻,问到:“还没消息吗?”。

    诸鬼闻言默然,齐齐停下了嚷嚷,看向面带肃色的句龙;其中一个军士稍加回忆后,缓缓说到:“响箭早已发了,信鸽也是同时送出去了,应该差不多要到了。”。

    “今日有定时联络吗?”闻言后眉头皱得更紧了些的句龙,眼中闪过一丝担忧之色。按常理来说,梅子岭距此不远,战斗已经打响半晌,他们此时怎么也应该来到了湖边北岸才对。可为何一直没能收到回报?让句龙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

    “有的,按您的要求,一日三次定时联系。”之前搭话的军士稍加思索后,又说到:“今天下午还收到他们的回报,说梅子岭一切正常。”。

    “不对不对。”句龙随即一声嘀咕,抬起头来看向空中那些快速掠过城头的黑影,心中泛起阵阵不祥之感;嘴里幽幽道:“如果梅子岭没出事,此时他们应该到城外与水师回合了才对。”......

    混浊不清的黄泉海上,东夷洲正西面。

    那片被当地鬼们成为遁神平原,西宽东窄的大平原上。在西面临海一带,有方圆十里的植被,在几个昼夜间,便被砍伐一空。

    无数的帐篷,拒马和军旗,取代了原本屹立在了此地植物,整齐有序的排列在地上,形成一座巨大的营寨。

    只见得营中所有旗帜皆为黄色,用的是龙毛装饰,旗面上又以九色丝线绣出九条神态不一,威风凛凛的蟠龙。

    正是酆都大帝的酆都军军旗。

    他们最终还是打了过来,漂过了黄泉海后,在遁神国以西登陆了。

    但自从登陆后,阴天和屡天以及他们手下的酆都军们,就如被衰神附体,没再过过好日子。

    虽已入秋天气渐凉,但遁神国所处的平原上,树林中草丛里居然还蚊虫。每每入夜,这些蚊虫便飞入军营之中,叮咬军士或是负责拉辎重的兽魂们。

    这还不算什么,更可气的是遁神军的袭扰。这些擅长遁神术的人魂,经常搅得酆都军们不得安宁。

    他们借着平原上密集的植被作掩护,偷偷摸摸的靠近军营后,使出遁神术神不知鬼不觉的闪身入营,杀几个敌军后悄然退去。

    甚至还有缺德的,不但会在营中四处放火,还会往供水车里撒尿,或者往酆都军的饭锅里拉屎。

    这种带着戏弄和侮辱的偷袭事件,常有发生。搞得酆都军和阴天屡天一阵头疼。只得把营寨四周方圆十里内的植被,统统伐光。

    这下可好,遁神军是没法悄无声息的靠近军营了;但屋漏偏逢连夜雨,在物资运输问题上,却又出事了。

    只因东夷洲远离酆都大帝的直辖范围,所以酆都军的此次远征,各项物资都必须通过海运,用船载着给他们送来。

    在茫茫黄泉海上,酆都军的运输船不但有战船护送,且每次行进路线都不是固定的。遁神国水师想要找寻其踪迹,无异于大海捞针。

    可从几日前开始,不知是不是遁神军们都在一夜间长了狗鼻子;总之酆都军的十次物资运送,他们居然能准确无误的拦截到三五次。

    一两次还能理解成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但这三五次这么频繁,就有点怪异了。

    本来阴天怀疑又是秦广王暗中使坏;可转念细想后,觉得这个假设根本不成立。

    一来自从上次秦广王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炮击敌军,导致酆都军损伤惨重后,虽酆都大帝还褒奖了他,但也给足了阴天面子,把这老小子安排去看守物资了。

    且运输路线,连秦广王都不知道,不可能是他使的坏。

    加上秦广王虽坏水多了点,但至少不敢对酆都大帝阳奉阴违;说他通敌,打死阴天也不会相信他能有这么大的胆。

    可他万万没想到,这事还就真是秦广王做的。运输船每每出发前,他都会随机请几个船长们喝喝酒。这酒喝大了,那些船长们的嘴也就把不住门了。

    再加上遁神军做事绝,每每拦截到物质船,都是斩尽杀绝,曾经被他秦广王套话的鬼们,也就这样葬身鱼腹或是遁神军刀剑之下了;来了个死无对证,让阴天屡天再有狐疑,也查不到秦广王头上。

    物资多数未能运抵战区,使得远征的酆都军开始缺粮少药;士气也因此有些低落。

    战斗力自然也日渐下滑。

    这日,焦急的阴天和屡天在中军大帐中,商议着对策。正说着,二鬼就听到营中有声声嘈杂和犬吠传来。

    二鬼同时一愣,齐齐转头望向帐门方向。他们记得营中并未养狗啊。

    片刻后犬吠越来越近,随之二鬼就见到面带似笑非笑之色的秦广王,缓步走进大帐。

    “你来干嘛?”阴天冷哼一声。而不吱声的屡天,却在心中揣测着秦广王的突现,倒底是好是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