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157】降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共工军与三首军,是借着浓密的晨雾做掩护,忽然打过来的,倒是出乎意料的打了守城的萧家军和九幽军一个措手不及。

    好在就算是大雾天,守城军在城墙上也都布有明暗岗哨,还增加了巡逻队,因此共工军方才把云梯搭上墙头的第一时间,便被他们给发现。

    只是因为共工军借着雾气,已在城外远处,把一切攻城器械组装完成,使得守城军们失了先机。雾气方才散开,共工军的攻城器械便运抵了城下,朝着墙头齐齐发射,箭石交加下,守城军又要对付攻上城头的共工军步兵,又要躲避横飞的箭镞和巨石,顾此失彼在所难免。

    加上守城军多半都是临时组建的新兵和民兵,种种不利摆在眼前,才会让他们死伤如此惨重。

    “鸳鸯阵阻击一切胆敢爬上墙头的敌人,上火攻烧了他们的云梯!”看着自己的士兵们,一个接一个的在投石机和连弩的攻击下被击杀,巫支祁猛然挥刀,一刀砍翻一个方才顺着云梯,登上城头的敌军,已杀红了眼的他接着一脚把那云梯踢翻后,咬牙切齿的骂道:“他娘的老子今天跟你们拼了。”。

    说着满脸杀气腾腾的他反手就是一刀,又砍死一个方才爬上城头的敌军,把手中鬼头刀一转收入腰间刀鞘,动作一气呵成毫无拖泥带水;随之俯身捡起一个已死的士兵留下的连弩,爬到了墙垛上,对着城下敌军开始连射箭镞。

    萧家军们一听到他说上火攻,立马推来了不少用熟铜制成的四轮长形猛火油柜,把柜上四个铜管上横置唧筒口,对准了城外那些已经架到了墙垛间的敌军云梯。

    九幽军们急忙用盾牌护住这些猛火油柜,避免,它们被敌人的巨石和箭镞攻击。而萧家军们则用烧红的烙锥点燃唧筒前部为内装引火药的“火楼”中的引火药,然后用力抽拉唧筒,向油柜中空气施压;霎那间油喷火起,猛火油从“火楼”喷出,燃成一条条恰似火龙一般烈焰,张牙舞爪的朝着敌军而去。

    所过之处,便会带起一阵刺鼻的焦臭的同时,把敌军的把把云梯,烧成了火梯。

    守城军另一大将羽荣也不是吃素的,见状后也趁乱召集了羽民和讙头民士兵高飞而其,迎风展翅飞向城外,将手中的燃烧罐和震天雷等物点燃后,投向身下的战场。

    一时间,天通城外硝烟更浓了;爆炸四起,尘土激扬中,熊熊大火四散延伸开来,在胆敢靠近天通城城墙的共工军和三首军身上迅速蔓延,烧得他们惨叫连连的同时,身上不断的发出“兹兹”声来。

    城外稻田中,虽在战前已把稻谷全部收割了,但田埂上却长出了不少的枯黄野草,加上此时已是秋高气爽之季,有些天干物燥的,萧家军飞天部队手里的燃烧罐中又都是猛火油,仆一落地便是带起道道的火墙。

    火星随风飞舞,那些火墙瞬间杀死不计其数的敌军同时,也把他们分割开来。

    爆炸和烈焰迫使本还有规有矩的,顺着田埂阡陌进攻的共工军们,在本能驱使下为了避开火墙,只得跳入光剩下泥和水的田中,继续向前。

    但稀泥却也束缚了他们的双腿,减缓了他们的前进速度。对于城上的守城军来说,他们本该是一个个移动靶才对,此时却成了一个个的固定靶,无形之中大大的提高了萧家军和九幽军的爆头率。

    虽打得如此惨烈,但双方依旧你来我往没有退缩,他们都还在该进攻的进攻,该防守的防守。用他们的忠诚,为各自君主的宏图伟业,也为他所珍爱的亲友和家园,谱写下可歌可泣的壮举!

    “开炮,打他们的攻城器械。”巫支祁见敌军攻势减缓,果断大吼一声!同时给手中连弩的箭匣填装满箭镞后,再次爬到了墙垛上,对准了一只已经来到墙边的战象上的骑手。

    在他的下令声中,传令兵奋力挥动令旗,墙头上的箭塔炮楼中的士兵见状,纷纷校准火炮,对准了城外远处的攻城器械。

    开花弹,实心弹再次接二连三的呼啸着,在空中划过一道道优美的弧线,撕裂、燃烧着所过之处四周的空气,朝着敌军而去。

    随即,共工军中就是一阵石泥飞扬,尘土疾射,带起一阵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的同时,扯裂了敌军那些攻城器械。

    带火的木屑,伴随着开花弹中铁片、砒霜和毒药等物,旋转着四处疾射向周遭的共工军,打得他们抱头鼠窜苦不堪言。

    不断的剧烈爆炸,四处蔓延开来的烈焰,也让那些受到严格训练的战象们,慌神了起来。它们不再镇定自若的大踏步前进,而是慌慌张张的四散奔跑起来,尽量躲开没有烈焰没有爆炸的地方,却发现不管跑到哪儿,轰隆巨响依旧不断。

    许多的共工军,没死在敌军的枪炮下,倒是在避无可避之下,让这些惊慌失措的大象给活活踩死了。

    真是生得平凡,却死得窝囊而又悲催!

    而更可怕的是,慌乱和恐惧一样,都是会传染的。刹那间,本还斗争昂扬的共工军们,都接二连三大乱了起来。

    萧家军和九幽军见状,抓住这个机会开始反扑,半盏茶的功夫就把已经攻上城头的所有敌军斩杀殆尽,也被所有搭在城头的云梯统统烧毁。

    不仅如此,他们还从城内,调来了三种古怪的武器,一种是卷起的棉被,里面裹了两三层草席,又在草席棉被之间,塞了无数的火药和小片小片的碎瓷,再用麻绳捆住绑紧,外面浇上猛火油,点燃后往城墙根丢去。

    那威力不可小觑,方才落地整个已经燃烧起来的棉被,登时化为一道半丈左右高的火墙,从地面上升腾而其,迸射出无数火星,顺带把方才杀到墙根下的敌军,烧了哭爹喊娘。

    另外一种武器,则是装有三十二支连捻火箭,一经发射则是三十二箭齐发的一窝蜂。

    还有装有六个长方形箱体的独轮车;那六个长方形箱体像六个大蜂窝排列成上、下两行,里面装满箭镞,共载有火箭一百六十支。

    这种造型奇特的小小独轮车,名叫架火战车,虽然看起来简陋粗糙,好像很不怎么厉害的样子,但它用事实告诉诸鬼不要以貌取人和以貌取物。体轻灵活,使用转移都很方便的架火战车,正是萧石竹为此地守城军们准备的杀手锏。

    但见每辆架火战车由三个萧家军控制,协同作战;其中一鬼负责瞄准指挥,同时兼管推车,其他两个则负责装填弹药和点火等。

    一时间,墙上便有密集如蝗的火箭,划破长空朝着城下敌军呼啸而去,在共工军上空形成一道道箭雨。

    那些共工军们看着头顶落下的,如狂风骤雨半的箭镞,纷纷一怔后,猛然心惊胆战了起来。

    呼啸的箭雨转眼落地,在那些在旷野上还站位密集,无处可躲无处可藏的共工军们身上开了无数个洞,来了个血肉模糊也点燃了他们的战袍和肉体。

    甚至有十几头战象,也是当场就被射了个千疮百孔,惨叫着倒在地上时,有顺带压死压伤了几个共工军。

    旷野上,瞬间呈现出一幅恐怖的修罗场之景,凄厉的惨叫声越来越大,直上云霄响彻天堂。

    倒地而亡的共工军们,瞪着充满绝望的眼珠子,身子慢慢化为血色尘埃飘散在空中,汇聚成一道血红雾气,在天通城四周弥漫开来。

    留下的只有一副副破烂的铠甲,横七竖八的躺在城外田野中。在慌乱而嘈杂的战场上,静静诉说着它们主人的勇敢与忠诚。

    萧家军一炮便能撂倒十几个敌军,以及那箭雨如蝗下的惨烈,落在了位于城西远处的浮游眼中;把他看得气愤得发抖。

    在遇到萧石竹和对方的萧家军前,浮游虽谈不上是什么百胜将军,却也从未吃过这么大的亏。

    究其原因,一来是他手下的士兵也不弱,还极为擅长水战;二来他也善战,三来是冥界各国之间的战争使用武器大多都是冷兵器。

    但萧家军不同,他们不但训练有素,还装备精良,几乎是人手一枪。

    所以自从浮游遇到了萧石竹后,他几乎都是在吃败仗。此时本以为在自己精心策划下,能胜券在握了的他,又看到自己的士兵死伤惨重,攻击渐渐崩溃,于是浮游更是火大了。

    他横眉倒竖,毫不犹豫的对身后怒声吼道:“共工氏族,开始降雨!”。

    语毕,站在他身后的那些有着蓝色皮肤的共工氏族族人们,纷纷盘膝而坐甲板上,不约而同的把双手高举笔直向天,掌心对天张开五指,嘴里念念有词。

    只是几个呼吸间,在墙头上指挥作战的巫支祁,看到头顶本是万里无云的天空忽然骤变。狂风大作,卷席着无数乌云凭空浮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