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言一出,除了萧石竹和那几个老者外,士兵和鬼虏都是纷纷一怔。惊愕之色立即从眼底浮现,渐渐流露出眼眶,爬上他们那慢慢皱起眉间。

    长期服兵役的他们,都知道象军在冥界,有着悠久的历史。这种由大象为坐骑的古老骑兵,虽然机动性不强,但要力量有力量,要破坏力有破坏力。

    在盛产大象这种兽魂的南蛮部两洲之地,象军也是养得起这种高昂成本骑兵的各大诸侯国们,攻城掠地利器之一。

    而且大象并不笨拙,不仅笨拙,它们还很生性聪明,通人性,易驯服。且跋山涉水如履平地,四十五度的陡峭山路在它们眼中那就是视若坦途;在玄炎洲这种多山岭之地,陆上骑兵中,象军几乎是无敌的。不打仗时,象军还可以拿来做运输工具、当邮差什么的,一举两得。

    加上象军力大且皮厚,就算调集来一支狮*兵,也难以匹敌。

    只是组建象军,饲养大象成本太高,所以南蛮部中各大诸侯国虽都有象军,但数量毕竟不多。而共工国居然藏有七八万象军的杀手锏,这才是让鬼虏和那几个士兵最为惊愕不已之处。

    眼下这种情况,双方实力的悬殊,便已是显而易见。非萧石竹有一支坐骑全是由巴蛇组成骑兵,否则很难与象军这样庞然大物抗衡。

    萧石竹瞄了一眼还在怔神的士兵们,又看了看那水虎,悠悠问到:“那你说的能帮我们战胜敌军主力的办法,是什么?”。依旧面不改色,平静得毫无波澜,好似根本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一样。

    什么象军在他看来根本不恐怖,他有火炮,有火枪,根本不怕这种东西。他真正担心的,是敌军的那些战船和水师。

    这次那水虎便没有急着搭话,而是目光在萧石竹身边几个老者身上快速一扫后,面带犹豫欲言又止。

    “老人家,请你们先去休息吧。”萧石竹见状,心领神会,便对那几个老者面有歉意的笑笑。

    几个老者也不多言,纷纷行礼告辞。

    “这些象军随巨龙驻扎在城中。”待老人们离去后,萧石竹方才转头再次看向那水虎,他便缓缓开口道:“而我们族人,每日都要负责为他们的坐骑收集粮草。我们可以在不被察觉的情况下,轻而易举的给这些大象下毒。”。

    萧石竹闻言,沉吟片刻后,面露点点满意,微微颌首道:“听上去确实不错,但你帮我们的条件又是什么呢?”。

    “给予我们自由和平等公正的生活。”那水虎双膝一弯,对着萧石竹赫然跪下,沉声道:“只要您能保证并且做到这些,我和我的族人愿意誓死效忠于您。”。

    这个条件根本不难,到让萧石竹更是诧异了。

    “加个磅吧。”但他便没有喜形于色,而是依旧保持着微笑,俯身把何泳麟扶了起来,缓缓说到:“我记得,你们一族也是水性极佳,擅长水战和潜泳。在我军进攻时,你们负责给共工的战船开个底呗。”。

    “这......”何泳麟微微一怔,随即面露为难和惊慌之色。

    “我也加个磅,只要你这样做了,那么你和你的族人,将在战后分到三倍的土地。”萧石竹似笑非笑的打量着何泳麟脸上神色,挤眉道:“专门给你们种小黄瓜(据说水虎特别喜欢吃小黄瓜)。”。

    何泳麟愣神呆站在原地,思忖片刻之后,微微点点头,有点吞吞吐吐地道:“此事,我只能告诉您,我们一族只能尽力而为,不能保证完全做到。毕竟,共工氏族也擅长水战,水性也不差。”。

    “嗯,尽力而为就行。不过如果你们一族做不到这点,那三倍土地我们就不给了;但是呢,只要你们能让他们的象军失去战斗力,那答应你的平等公正的生活,我还是会做到的。”萧石竹入前一步,抬手重重的拍了拍对方肩头,道:“好好考虑考虑吧。”。

    “带他下去休息,好生安顿起来。”萧石竹不等他搭话,便对士兵们挥挥手:“再把陆吾万户,以及其他几位千户请来,我要给他们下达作战任务了。”。

    带着凉意的秋风拂来,吹得那棵老榕树的树枝发出哗哗声响。

    它吹动萧石竹的头发、衣袂,吹起了地上的落叶,使其在空中旋转几下后,朝着更高更远的地方而去。

    “你不会真信了这个妖魂的鬼话了吧?”看着目送着随士兵离去的何泳麟的萧石竹,鬼虏面带费解的问到:“你可不是这么蠢的鬼吧?”。连他都看得出来,这妖魂明显是在诈降。

    毕竟双方胜负未定,就有倒戈的,这也太扯了。

    “我那是故意说给他听的,你还当真了?”看着何泳麟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后,萧石竹才收回目光,瞥了一眼鬼虏轻笑一声:“我要不骗骗他,他怎么能把主力大军吸引出来呢?”。眼眸之中,再次浮现了狡诈之色。

    “我就说嘛,你怎么可能这么蠢!”鬼虏暗中松了一口气。在此之前,他还真当心萧石竹上当。

    毕竟,萧石竹突然成了一方诸侯,这样的喜悦和天大的狗屎运,容易让任何族类的魂魄,都自大得晕头转向。

    还好,萧石竹能保持冷静的头脑。这让鬼虏感到庆幸之余,对他的钦佩又平添了几分。

    “他们不是喜欢玩吗?那我们就跟他们玩点有意思的。”萧石竹深深看了一眼支在身边树下青石上的棋盘,随之又转头看向莹竹城方向,扬起嘴角露出一抹浅笑......

    天通城,被快要散去的晨雾笼罩着,天地间一切都变得模糊。

    雾中,浓烈的血腥味和硝烟,夹杂在一起,形成一股复杂的气味,带着死亡冲天而起。惨叫声,喊杀声不断传来,惊天动地。震得环绕在此城四周刚收了稻米的稻田里的水,都微微颤动起来,泛起一阵紧接着一阵的涟漪。

    当许久之后,晨雾完全散开时,守城的九幽军和萧家军终于看清了他们敌人的数量;惊愕之余,却也只能用无穷无尽这四个字来形容。

    四周旷野之上,布满了共工国的大军,恰似一片片的蚁群,把小小的天通城,为了个水泄不通。

    谁也不知道,共工军是何时调集来了这么多的军士的。初略一算,这四周开阔地上,至少有五六万大军。

    四处可见冲车和云梯,还有那不停的把巨石投到城墙上的投石机。除此之外,还有不少身披铠甲的大象,夹在攻城敌军的队列之中。

    这些大象的身上,脖颈地方,都架着车弩或是连弩。那些连弩,小的一次可以连发十支弓箭,大的能连发五十支。瞬间把守城的九幽军和萧家军,压制在了城垛后不敢冒头。

    细看之下,不难发现,共工军中还多i了许多奇怪的人魂;他们都是一个身体三个脑袋的鬼,正是三首国的三首人。

    这些人魂,也是自称为老神的一个氏族。他们是古神制造的人类之一,三颗分别面朝六方而望的脑袋,使得他们能眼观六路,比其他人魂更是行动敏捷、灵活。

    三首国自古便位于讙头军南面,本于萧石竹无仇无怨,但他们向来都对共工国阿谀奉承,唯命是从。三首王一接到书信,便积极主动的召集了一万大军加入战局。

    毕竟,得罪一个小小的九幽国,比得罪有五郡的共工大国要好得多。

    三首军本该从南面进攻讙头郡,但发现此郡南面苍梧深渊难以跨越不说,且讙头军南面防御也极其坚固。于是他们便西进与浮游回师,先攻天通城。

    此次进攻浮游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天通城并没有直接临河,城外四方有大片良田环绕;使得他的战船无法直接兵临城下。

    于是此战他的战船并未直接逼近此城南北,而是在城西五里开外,就把战船停下。让士兵就地下船登岸,顺着陆路攻城。

    如此一来,胡回他们准备的沿江坞堡,铁锁横江,火炮袭船等等防御战术,就都用不上了。共工军甚至可以有条不絮的,在五里开外,镇定自若的组装好一切攻城器械,再杀过来。

    虽不是豆腐渣工程的城墙城高墙厚,共工军攻势凶猛却也一时间没能把城墙击破,但守城之军也死伤惨重。

    不少士兵死在了投石机投来的巨石下,以及象军上发射出的密集如蝗的箭镞之下,本就兵力不多的天通城,在越战越勇的共工军猛攻下陷入了苦战。

    【巴蛇——巴蛇食象故事里的蛇,山海经记载,巴蛇皮为青、黄、赤、黑各色交杂,五彩斑斓,可以吃象。吃完一头象,要过三年才能将象骨全部吐出。且巴蛇肉,可使人终生不生心腹部疾病。】

    【冲车——也叫对楼,是一种安有八个车轮、高五层的攻城塔。以冲撞的力量破坏城墙或城门的攻城主要兵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