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143】宋帝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禽滑釐喉咙里发出的呜呜惨叫声,透过石门传出,被守在门外的金刚听了个一清二楚。

    他双手微微一颤,紧皱眉头,缓缓闭上双眼;脸上闪过一丝不忍。以使劲攥紧双拳,来抑制着手抖。

    毕竟师徒一场,就算禽滑釐要金刚的命,他也会为此时禽滑釐所受的折磨而为之动容。

    石室中。

    片刻之后,萧石竹额上已渗出几滴豆大的汗珠。毕竟这是他学会这招后第一次施术,还很是不熟练,因此极其费神。

    再加上对方记忆太多,在短时间内一股脑涌入萧石竹的脑海中,让他顿时感到头疼欲裂,有如被几个钻子,同时在他脑壳上开钻那般。使得他脸部立刻痉挛,双颊微微泛白。

    但萧石竹就是萧石竹,他有着与生俱来的坚忍,和常人所不能及的毅力,硬是使劲咬紧牙关,强忍着疼痛,看完了禽滑釐最后一抹记忆,才颓然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粗喘着。

    林聪大惊,跑了过来扶住萧石竹,急声惊呼道:“萧爷,萧爷您没事吧?”。

    萧石竹忙着喘息,根本没法开口,只得轻轻的摇摇头,表示自己并无大碍。

    “水!”看他脸颊有些泛白,林聪脸上的担忧又重了几分,又见他片刻间双唇已是干裂,赶忙对那两个狱卒喊道:“快去弄点清水来,快!”。

    萧石竹看着,那流着清口水,已是神志不清的禽滑釐,又大口粗喘几下后,对林聪说到:“这家伙记忆太多了,我反而感觉像是做了个梦,大多数都记不得了,模糊了,只记得其中几件事。”。

    说着,就在林聪的搀扶下,慢慢站起身来。

    “我们一直搞错了方向。”他长舒一口气,看着禽滑釐一字一顿的道:“酆都不是墨家的总坛,只是分堂。真正的总坛,在遁神国中。”。

    “啊?”林聪顿感惊愕,他时常待在墨翟身边,一直都以为,墨家总坛就是墨翟修在酆都城地下的那些秘密通道。

    “他的记忆里,有这么一个片段我记得很清楚。”石门开启,狱卒手捧茶杯走了进来,萧石竹接过水杯,挥挥手示意他们先退后后,仰头咕嘟咕嘟的大喝了两口水,才又对林聪继续说到:“墨翟和他曾经秘密见过一个遁神国的官员,叫腹?,号称是什么墨家的四大长老之一。”。

    林聪脸上又有一道疑惑一闪而逝;要说以前,他和墨翟还不算走的太紧,这个叫什么腹?的,他听都没用听说过倒也正常。可如今他已经是墨家的高层,处于管理核心之中,依旧不知道墨家还有个四大长老,这让他心中对墨翟反而心生一丝丝敬畏。

    “在禽滑釐的记忆里,墨翟问他遁神国的总坛盖好了吗?”萧石竹又喝了口水,脸色恢复了些:“那人魂回答,已经盖好了,藏在遁神国的摩罗山中。”。

    语毕他转头看向林聪,见对方面露惊疑和不解后,猜到了林聪也不知道这腹?的存在,并且对总坛的事感到意外后,道:“林聪,别回去了,墨翟很狡猾。我给你创造假死的机会,留下来会安全很多。”。

    “我不怕,而且我留下来酆都大帝一旦得知我在您这儿,反而害了你。”林聪不以为然的一笑,赶忙岔开话题道:“难怪他要往遁神国跑呢?原来总坛在那儿。还有什么?”。

    “还有一个叫杜子仁的人魂,也是墨家冷子。”萧石竹沉吟片刻,眼珠微微一转,似乎想起什么一样:“墨翟让禽滑釐给这人传过一封密信,说让杜子仁取消蛰伏,拥兵自重。这杜子仁是什么,诸侯王吗?”。

    “杜子仁?”林聪一声嘀咕,想了想后,恍然大悟道:“想起来了,这人魂是朝廷派往南蛮的太守,监护着南蛮的玄炎洲和聚窟洲这两洲。”。

    “原来如此。”萧石竹闻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道:“还看到了金刚,金刚是他的徒弟。”。说着,指了指禽滑釐。

    “这个我知道。”林聪点点头,眼底浮现几丝狐疑:“所以我才纳闷,既然有师徒之情,为何墨翟让他来监视着我除掉金刚,他却不为金刚求求情呢?”。

    “或许就没把金刚当徒弟吧。”萧石竹摇摇头,轻叹一声道:“剩下的实在想不起来了,我过几天想想再说吧。”。

    “嗯。”林聪看了看他脸上的疲惫,道:“我还得回去,请您别拦着我,这不只是为你也是为了我自己,还有冥界苍生。墨翟不能做冥界的主宰,否则生灵涂炭在所难免。”。

    见他面色坚定,抱着飞走不可的决心后,萧石竹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张了张唇,想说点什么挽留一下对方,但口吐而出的,却是“再玩几天嘛。”的这么一句话。

    “不行的,刚才我已用墨家的信鸽,按禽滑釐的笔迹给墨翟写了一封密信。我明天就得走,否则墨翟就会起疑。”林聪淡然一笑;他那满不在乎的模样,并不是不在乎萧石竹的挽留,而是不在乎此行的危险。

    萧石竹一时语塞,哑然无语。只好伸手重重的拍了拍林聪的肩头,道:“好兄弟,那今晚我要请你好好玩玩。”。

    “行,这个可以听您的。”林聪笑笑,不在推脱。

    就在此时,大门再次打开,金刚手捧着断魂箭走了进来,在萧石竹面前站定后,低头恳求道:“将军,请允许我结束禽滑釐的鬼命。”。

    那支断魂箭,正是当初牛头马面拿来杀萧石竹的。今日要审问禽滑釐,萧石竹特意带上了它,就是想着审问结束后,用它了结了禽滑釐。

    毕竟,这个人魂虽然已经被施了摄魂诀,神志不清了;但保不齐哪天他会恢复正常,所以不能留下他的鬼命。

    “为何?”萧石竹淡淡问到。

    “他要杀我,我对他有怨,却无恨。”金刚手抖了抖,轻声哽咽一声,道:“他是我的师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送他上路,再好不过了。”。

    “有情有义,我成全你。”萧石竹意味深长的一说后,把头一点,挥挥手示意他去做吧。

    “多谢将军。”金刚也没多言,语毕便走到禽滑釐身边站定。

    接着毫不犹豫的把断魂箭,刺入了对方的天灵盖中,然后退后一步,双膝一弯,对着禽滑釐跪下。眼含一丝丝的悲情,看着禽滑釐一点点的化为尘埃。

    “让他自己待会吧。”萧石竹见金刚情绪波动不小,便带上林聪和狱卒们,悄然走了出去,顺便帮金刚把石门带上。

    “你执意要回去,我也不拦你了。”一出大门,还没走出几步,萧石竹稍加思索,轻叹一声后从怀里,掏出一本《阴曹地府志》,递给林聪,道:“但我要保证你的安全,所以以后联络用暗号。”。

    语毕,他翻开此书第一页,指着书上第一行“阴曹地府,地分十洲。”这行字上的第一个字,在林聪耳旁悄声说到:“比如你要写这个字,你就写个零零一零一零一。表示第一页第一行第一个字。以此类推。”。

    “嗯嗯,明白了。”林聪翻了翻书,看了看上面的内容,把萧石竹的交代,默默牢记于心。不由得佩服萧石竹,敬佩对方虽然嘻嘻哈哈的,却很心细如发。

    “这本书收好了,它就是密钥。我也会这样给你传信,收到信后按这个方式破解密信内容。”面露一丝狡黠的微笑后,搂着林聪大步往前而去:“走,我带你吃喝玩乐去。”......

    “林聪呢?”

    绝香苑中,鬼母抬头瞥了一眼在大门后,长身而立的萧石竹,缓缓问到。

    “前天夜里送走了。”萧石竹依旧欣赏着那门扉上古朴的雕花,头也没回一下:“我亲自办的。”。

    鬼母闻言微微一怔,此时要不是今日猛然想起问问,还不知道林聪倒底在哪呢?但她没有生气,反而是笑着夸赞道:“保密工作做的不错啊。”。

    “那必须的。”萧石竹转头对她得意的一笑,须臾之后,又收起笑意,缓缓转回头来,继续欣赏着门上的雕花:“接下来,就该处理共工国了。”。

    “嗯,这此联合出兵,你有多少信心?”鬼母点点头,若有所思的问到。

    萧石竹沉吟片刻,走到门后从工具架上拿起一把修花剪,然后缓步朝着一盆盆景而去:“目前还没多少信心,但我已经让胡回把玄教教徒秘密派往共工国,暗中绘制敌国各城防御点详图。”。

    话音刚落,门外便传来了鬼倩儿的声音:“吾主,将军,卫兵来报说,酆都来使已到宫门前。”。

    萧石竹闻言微微动容,紧接着快步上前几步,拉开了紧闭着的大门,看着站在门前三尺开外,微微垂首的鬼倩儿,问道:“来使是谁?”。说着把目光落在了鬼倩儿身边的卫兵身上。

    “他自称宋帝王。”卫兵拱手行礼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