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之下,长琴探头朝门里望去。

    但见里面是一见不过五六平大小的无窗石室,里面没有点灯,全靠镶嵌在顶部的五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照亮其中空间。

    左右两边,挨着墙壁砌出两条高不过三尺,长不过一丈的光滑石条,身上布满了无数的细孔。一道道白色的水蒸气,从细孔之中喷薄而出,构成一道道冲天而起的气柱。在萤萤柔光下,水气升腾,使得整个石室变成了云山雾绕之景,还热烘烘的,变得像个蒸笼。

    只是站在门口,长琴便顿感有热气从中涌出,扑面而来。

    “这就是桑拿。”萧石竹说着走了进去,脱去衣裤随手一抛丢在地上,大摇大摆的坐到了石室正中处的石圆桌边:“可以排毒养生,疏通经络的。”。

    满心好奇的长琴,也随之跟了进去。一行鬼入内后,龟公转身而去。不一会后,又抬来一壶盐水和四个杯子,放在石桌上后,再次转身离去,顺手把们关上。

    石室中,顿时昏暗了起来。

    夜明珠的光亮,在白雾中,也显得那么的模糊。

    这里所谓的桑拿,正是萧石竹发明的。因条件有限,无非就是在中空的石条下烧水烧石,再往石头上泼水,让水蒸气顺着七孔溢出,就成了长琴现在看到的桑拿房。

    长琴好奇的打量着那些蒸汽孔,欣喜不已。他在人间时,桑拿还没被发明出来呢。来到冥界后,地府十洲又都愚昧封闭,加上酆都大帝的高压统治,有点知识的人魂来了都被立马轮回了,剩下的被酆都大帝的统治,吓得不敢显出自己的主见,使得整个冥界文明发展停滞不前,长琴自然没有见过这玩意儿。

    此时此刻在他眼中,这可是个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新奇事物。

    热气腾腾中,长琴顿感自己浑身毛孔慢慢张开,血脉畅通了些许,便不再犹豫脱了衣服,坐到了萧石竹对面,满怀欣喜和好奇,像个孩子一样,有些手舞足蹈的东瞧西看着问到:“这是怎么弄的?”。

    “这你可得问老板了,我还朕不知道。”萧石竹呵呵一笑,抬起盐水喝了一口。

    其实他知道,只是不想说;并且这所谓的凤鸣院,就是玄教的总坛,也是萧石竹自制造了雪花膏后,开辟的另一个产业。里面从老鸨到厨子,再到龟公和帐房,都是玄教教徒,各个都是擅于打探情报,且对墨家已经死心了的前墨者。

    与其他青楼不同的是,这儿除了有着桑拿外,陪客的姑娘们几乎都是卖艺不卖身。当然姑娘自己如果要卖身,萧石竹这位幕后老板也不拦着,反正冥界也没人间那么多怪病,不至于在姑娘身上买个春宵就导致他的百姓体质变差,所以卖不卖身全凭各自喜好决定。只是这卖了身得了的钱,要和他四六开。

    弄这么一个休闲娱乐的地方,一来是可以为玄教募集经费,二来这里是鬼来魂往之地,鬼多嘴杂,便于玄教教徒收集各类情报。那些前来小虞山城做生意的买卖人,会把自己所来之地的一些奇事,新鲜事多少拿出一些来,吹嘘出来给店里的姑娘们听。

    在没有电脑,新浪和报纸,以及新闻联播的冥界,这里就成了萧石竹了解国内情况以及国外形势的绝佳去处。

    即把钱给赚了,又把各地的消息和新鲜事给听了,一举两得萧石竹是何乐而不为。更重要的是,能够隐藏玄教的存在。

    考虑到冥界各方势力都有自己密探,潜伏在各诸侯国的官场和宫廷之中。萧石竹拿屁股想想也知道,鬼母政权里也一定有其他势力的密探,谁是朋友谁是敌人他根本没时间和精力去一一分辨,所以他根本不敢在朝廷里,给玄教挂个办事处的牌子,再安排个办事的衙门什么的。

    且就算真有这么一天,诸鬼都知道了鬼母国有玄教这么一个神秘组织,也未必能查找到它的办公处,自然也就查不到它的教徒都是谁谁谁。

    谁能想到,这个堂堂玄教,萧石竹一手成立的密探组织,总坛居然在一座青楼之中。

    当然还有一个作用,就是找不到办事处,那玄教对百姓来说不过就是个传说;如此一来众鬼自然也会怀疑玄教的真实性,这倒是还能让教徒们更好的隐藏自己的身份。

    据萧石竹自己对鬼母说,他把玄教总坛安置在一座青楼里的想法,灵感来自于人间美帝的51区。虽然鬼母不知道什么是51区。

    又喝了一口盐水,萧石竹微微阖眼,道:“喝点盐水,这里高温我们的体魄容易流失水分而脱水。”。却是浑身大汗,依面不改色,反而露出一丝享受和满足之色。

    “嗯,这个确实舒服,就像是在我们国中泡了温泉一样。”长琴频频点头,也面露了享受之色。

    陪坐的青岚和金刚沉默着,自顾自的喝着盐水。萧石竹又和长琴聊了点闲话后,那长琴突然双眼放光的看着萧石竹,悠悠问到:“令夫人身边那个叫倩儿的侍女,可有夫家?”。

    萧石竹抬头瞥了一眼他那眼中神色,好奇里透着期待,又夹杂着一丝丝的兴奋和紧张;又见他双颊有些绯红,倒不像是被桑拿给蒸的,登时猜到了他问此话的想法,便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一语道破天机直接问道:“你喜欢她啊?”。

    长琴闻言,登时脸色大变,惊愕中藏着羞涩,赶忙低下头去不再吱声。萧石竹见他默认了,则哈哈大笑,道:“喜欢你就去追啊,这问题你问我不如问她去,还能促进一下你们的感情。”。

    鬼倩儿这丫头,长相身材确实也不错,举手投足间,优雅中还带着几分贵气。且虽然有点公主脾气,却很是乖巧。要不是胸小了点,早被萧石竹盯上了。

    但换个角度来说,长琴的眼光确实不错;一眼便看上曾经的郡主了。

    “萧将军,不,萧一哥,你就别取笑我了。”片刻之后,长琴干笑一声,认为既然萧石竹把他当朋友,就没多想什么,直白道:“别看我是一国太子,名声家世显赫,但却至今尚未婚娶,好不容易看上个女鬼了,还要被你嘲笑。”,说到后面,颇有几分责备的意思。

    “我还真没取笑你的意思。”萧石竹赶忙摆摆手,道:“你看上了,那你去追啊,我又没拦着你。追上了,我们就肯定不会扣着她。那要没追上,就也只能怪你自己没本事了。”。

    “可我没有谈过恋爱啊。”一声脱口大呼后,长琴微微垂首,面露为难和紧张之色,道:“要是追不上怎么办?你和贵夫人就不能下到旨意,让她嫁给我?”,声音也猛然小了许多。

    “这还真不行。我国是讲究平等和公正的,恋爱和个人问题亦是如此。”萧石竹赶忙对他打了个暂停的手势,严肃的说到:“我可不能逼迫我的子民去做任何他们不乐意的事情;所以你得自己想办法。我唯一能为你做的,就是说说好话,至于成不成,那还得看你的本事。”。

    长琴闻言,一怔之后登时大喜,失望中透出几分希望和期许,赶忙俯身向前,拉住萧石竹抬着水杯的手,激动得声音都有些颤抖的道:“那可就拜托了,一定要给我美言几句。”。那神情,那模样,那言行,哪里还有一国太子的霸气和高贵。

    “真是求人矮三分。”萧石竹心中感叹一句,嘴里却一口应了下来。毕竟说几句好话,又不是什么难事,就当做个顺水人情给长琴了。

    就在此时龟公推门而入,给他们加了盐水后,俯身在萧石竹耳边嘀咕了几句。

    透过薄薄的白雾,长琴看到龟公语毕时,萧石竹虽面色平淡,眼中却有一丝激动一闪而过。

    还没等他问问怎么了,萧石竹已赫然起身,给青岚和金刚暗中使了个眼色,淡淡道:“你们陪太子坐坐,宫里来人找我了,我去看看是什么事?”。

    接着又对长琴道:“我已经让老鸨准备好美酒美食和美女了。这个不能蒸太久,适可而止;半个时辰的时间一到,龟公会来带你去耍的。我忙完了我的事情,便去陪你喝几杯。”。

    长琴淡然一笑,道:“萧一哥不必客气,你去忙吧。”。

    萧石竹把头一点,捡起衣服穿上,转身和龟公出门而去。

    出了小门,萧石竹迫不及待地加快了脚步,朝着暗道尽头方向而去;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尽头等着他一眼,嘴里忍不住问到:“确定是他吗?”。

    “他有腰牌,自称是从水从中。”跟在后面的龟公答了一句,但面露疑惑,似乎他也拿不准。

    萧石竹大步来到尽头,上了尽头处的楼梯,又站到了另一间石室中。

    屋子正中,站着一个年轻人魂。虽未穿着皂衣,但还是那么的精神,眼透干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