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135】讨价还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上奏为她的夫君,要一个官位。”他收起怒容,面露沉静的对身边鬼奴问到:“她夫君叫什么来的?”。

    身前左右的青铜鸟盘灯中,立一圆柱,柱顶立一鸟头昂起展翅的飞鸟。鸟嘴中伸出的灯芯上,如黄豆大小的微弱火光,在清爽的晨风拂来时摇曳起来,反倒把他面容的映得阴晴不定,看不清是怒是乐。

    “萧石竹。”低头垂手的鬼奴,轻答一声。

    “对,就是这个萧石竹。”酆都大帝轻拍自己脑门一下,悠悠说道:“鬼母也是老臣了,对朕,对如今的冥界都是有功之鬼。本来给她的夫君一个官做做,倒也没什么好为难的;只是她奏本里提到,是要封赏萧石竹为镇南将军。官职到还是其次,但她提到要让萧石竹可以随意对朝廷之外的诸侯国,发动任何战争的镇南将军。”。

    此言一出,登时有股大风从殿外朝着殿内,呼啸而来;转瞬即至,吹动诸鬼衣袂,也吹灭了青铜鸟盘灯里的火苗,让大殿瞬间陷入一片阴暗之中;一切事物,只能借着殿外微微晨光,看个依稀。

    九个阎王纷纷一怔,把眉头微微皱起;而转轮王也心中暗骂道:“原来是如此权大的官职,难怪鬼母下了这么大的血本。”。

    他顿感此事,还真有些棘手;可是毕竟拿人钱财,不可不替人消灾。于是他也不敢大意,赶忙全神贯注地暗中思索起对策来。

    “因此朕想听听你们的意见。”昏暗下酆都大帝双目透过阴影,环顾他们一圈后把双袖一扬,快如闪电般拂过灯盘上后,眨眼间又收了回来;随之灯芯处发出噼啪一声细响,已灭片刻的灯火,再次死灰复燃亮了起来。

    “陛下。”几个阎王沉吟片刻后,转轮王并未出声,而是阎罗王在灯亮的那一刻先上前一步,若有所思地分析道:“臣倒是觉得,不如就给他吧;如今冥界大乱,正是陛下必须拉拢鬼心之时。给他封官,不但可以拉拢鬼母,保持其继续忠心于陛下,更能将陛下的大度昭示天下,令中伤陛下的那些说您是嫉贤妒能的谣言,不攻自破。”,言外之意,便是当今冥界动荡不安,多个朋友好过多个敌人,说得很是有理。

    就连酆都大帝闻言,也是稍加细想后,沉吟着微微颌首,觉得很是有理。

    但有理归有理,要想找茬也不难;他话音方落,楚江王便已上前一步,义正言辞道:“陛下万万不可,这样一来萧石竹权利太大,终有一日会成为陛下您一魂之下,万鬼之上的麻烦的。”。

    也是说得有理,让酆都大帝再次有些为难,只得继续沉默着。

    “陛下您可想过,鬼母此时要给自己的丈夫求职,是何居心?”这时,沉默许久的转轮王忽然环视着其他阎王,随口问了一句;目光最终,在语毕之时落在了楚江王那张满是正气凛然的脸上。

    其他阎王纷纷哑然不语,酆都大帝也没搭话,唯有楚江王没好气的道:“当然是为了谋反做的准备了!”,语气生硬,听起来颇有强词夺理的味道。

    身为阎王,他的消息也很灵通,在得知墨翟在酆都的事是鬼母密报的后,便对其一直耿耿于怀。现在机会就在眼前,他岂有不狠狠报复一下的?

    “那请问楚江王,反从何来?”转轮王闻言无惊无惧,抿唇淡笑着,将自己右手负于背后,气定神闲的问到:“她是举兵谋反了吗?还是宣布脱离我大北阴朝?还是陛下要的贡品,没有按时按量的给送来?”。此言一出,楚江王才发现自己无意中被转轮王套了话。

    最要命的是,这个套的绳子还是他自己给转轮王给搓出来的。

    “这......”楚江王一窒,面露黯然神色,方才吐字便立马哑口;确实,千百年来鬼母一直都规规矩矩的,对酆都大帝也是毕恭毕敬的,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

    “是啊,鬼母这些年来一直服服帖帖的,哪来的反呢?”阎罗王和泰山王,也转头看向楚江王,眉开眼笑的齐声问到。

    他两和转轮王,可都是收了鬼母和萧石竹的钱财的,只是互相不知对方收了好处罢了,却能不约而同的为萧石竹说起好话来。配合得默契,却又自然。

    而其他几位阎王,没拿到萧石竹的好处,且也不愿意多管闲事,都是缄口不言,默默地看着他们四王说话。一时间,楚江王顿时成了孤立无援之鬼。

    “再说,鬼母也算是我们北阴朝的中流砥柱吧?”转轮王深深呼吸,转头看向酆都大帝;见其微微颌首默认之后,不卑不亢地缓缓道:“既然是,那给她的夫君一个官职,有何不可?一来如阎罗王所说,可以彰显陛下大度;二来让萧石竹和鬼母,成为朝廷南面屏障,岂不是一举两得?”。

    “难道要玄炎洲也反叛四起时,才国乱思良将吗?”他再次打量着对面楚江王阴沉的脸,微笑着补充问到:“楚江王难道不知,什么叫未雨绸缪吗?”。字字句句有理有据,无懈可击。

    楚江王被他又问得无言以对,词穷得无法反驳;还好酆都大帝此时正好开口,平静的问道:“转轮王,你是同意封官给萧石竹了吗?”。才帮楚江王解了尴尬之围。

    “封官有利无害自然可以,但楚江王所述潜在危险不能不予考虑。”转轮王闻言转过身来,对酆都大帝微微行礼,道:“臣虽未与这萧石竹谋面过,却也是略有耳闻;他的诸多事迹,想必大家都有耳闻。在人间时,他就是一个街头骗子,一身的臭毛病,人品也很差。这样的人魂,哪有什么雄心和大志,无非就是个燕雀,更别提反心了。依臣看,如此一个没有雄心壮志的的乡巴佬,此时要个官职,无非是看中了如今冥界大乱,为了能四处打打战,发点战争财罢了。而陛下不如随水推舟,做个顺水人情给他,也好让他和鬼母为您镇守好玄炎洲。但是封官归封官,却要约法三章。”。

    一口气说完后,转轮王才长舒一口气,顿声不语,静静的等待着酆都大帝决断。

    伶牙俐齿的他,以那番以退为进的话,把大家都给绕进去了,纷纷打心底里觉得萧石竹,确实只是个想要发点战争财的乡巴佬。也说的酆都大帝动了心。

    酆都大帝沉思片刻后,问到:“嗯?怎么一个约法三章?”。

    此言一出,转轮王本还有些悬着的心就落了地了;酆都大帝肯问他,说明其也有意要给萧石竹封官。如此一来,本来还很难的事情,自然也就简单的多了。

    “其一,他可以发动对朝廷以外的任何战争,但朝廷绝不插手,也不给予任何的支援。”转轮王竖起食指,悠悠道:“人力也好,物力也罢,休想让朝廷拨给。”。语气比之前稍微激昂了些许,好似一切都是在为朝廷考虑,万事以朝廷利益为先;立马把自己轻轻松松的包装成了一个处处为酆都大帝着想,大公无私的大忠臣。

    “这其二嘛,就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转轮王又把中指竖起,在其他阎王前踱步徐行,缓缓说到:“打战不是不可,他只要不是对朝廷用兵,爱怎么打就怎么打。但是输赢那就是看他萧石竹的本事了!是死是活,与朝廷无关;他要输了,丧命了,那是他自己活该。”。

    数百年来,倍受酆都大帝倚重的转轮王虽未完全摸透酆都大帝的脾气,却也深知只有让萧石竹既得到官职,又处处受制,这样才能说动酆都大帝;这也是让此事水到渠成的唯一捷径。

    而阎罗王和泰山王,也附和说到:“确实应当如此,否则如楚江王所说,他会在将来成为一个大麻烦的。”。

    “嗯。”酆都大帝起身,缓步走到转轮王身前,轻声一问:“第三呢?”。

    “第三就是,他在战争中吞并了多少诸侯国,就得上多少的贡,以此来削弱其国力,使其一辈子都没法与朝廷做对。”转轮王说到此,面露阴险的笑容。

    这一笑,很对酆都大帝的胃口,让酆都大帝登时也是心情愉悦了不少,抚掌连声道:“好!很好!”。却忽略了一点,萧石竹很擅长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之道。

    “近来,朕也收到密报,说玄炎洲罗浮山太守杜子仁心怀不轨。看着冥界反叛四起,他打算也来个拥兵自重。”酆都大帝再次坐回到了草席上,咬牙恨恨道:“朕还愁着,这玄炎洲只怕又要战火四起了。一旦杜子仁真的反叛了,而朕还抽不出多余的兵力来平叛。这下好了,有了个萧石竹出来替朕守着玄炎洲,就算他杜子仁想反朕也不惧。”。

    话到此,说明酆都大帝已经拍板定夺了,阎王们也没必要继续说下去了,于是统统不再搭话。

    “就按转轮王说的办。”又思忖片刻后,酆都大帝看着殿外,冉冉升起的朝霞,缓缓说到:“且约法三章,一条也不能少。”,不经意间瞥了一眼转轮王。

    “诺。”众阎王赶忙应声到。

    酆都大帝一挥手,道:“除了转轮王,其他都退下吧。”。

    转轮王登时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不知酆都大帝为什么要单独留下他来?

    “转轮王,你对这个萧石竹,有了解吗?”待其他阎王都离去后,酆都大帝看着着转轮王缓缓问到,微微翘起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空旷的大殿上,除了酆都大帝和转轮王,再无他鬼;就连之前伺候在左右的鬼奴,也退了下去。整个大殿上,空气中除了冷清,还有一股紧张。

    “略有耳闻。”转轮王与他对视着缓缓说到,心中不断揣度着酆都大帝此言,倒底什么意思?

    “朕可听说,这个小鬼厉害得很,牛头马面都是死在他手上的。”语气依旧平淡,波澜不惊。却把藏在宽大衣袖中的十指猛然攥紧,指节立刻发出一连串的“咔嚓”脆响。

    不等转轮王搭话,酆都大帝突然怒瞪着他;之前停留在脸上平淡与和蔼已被怒容取而代之:“连朕的神仆都说杀就杀,你居然还敢替他说话;你是不是收礼了?”。

    一道道冰冷的寒气,随着他口吐质问,从地下升腾而出,带着阵阵如秋雨冬雪般的肃杀。

    吓得转轮王顿时大气不敢喘,赶忙跪下连声道:“小王不敢,小王不敢。”。语毕之时,额上已满是冷汗。

    打一开始他就知道,这事绝对没有他看到的,听到的这么简单,虽被吓了一跳,却还是很快的缓过神来,脑中赶忙思忖起对策来。

    随着时间从他指尖悄然而逝,转轮王心中不禁狐疑:难道陛下知道我与萧石竹私下有往来了吗?随即又是转念一想,心中暗自否定道:不可能,知道吾丘寿见过我的鬼奴阴兵,应该都已经转世为猪了啊?想不明白,酆都大帝为何突然如此发问?

    可轮转王就是轮转王,他在酆都政权里混了这么些年,可不是白混的。把一切重新细细回想一遍后,发现绝无破绽,一时的惊慌失措随即便化为了虚无,同时心生一计,急声辩解道:“此事臣也有所耳闻,但牛头马面二位阴帅可是陛下您的密使,冥界除了您和我们几位阎王,都不知道他们的秘密使命;那萧石竹怎么又知道呢?他若是知道,且还敢杀?那不是成了对您的大不敬了吗?”。

    “你确定鬼母也不知道?”酆都大帝看着伏地的他把双眼一眯,眼中闪过一丝杀气。

    “八成不知。”转轮王毫不犹豫的把头一点,道:“她离开酆都去做诸侯王,已有数千年之久,恐怕只知道牛头马面是您的神仆,而不可能知道他们的秘密使命。否则,她怎么敢纵容萧石竹杀死这两位鬼神?”。殊不知,鬼母还真知道,只是没显露出来罢了。

    “嗯,辰若也是这么密报的。”沉默片刻,酆都大帝把怒气一收,呵呵一笑上前扶起转轮王,打量着残留于他脸上的惊慌失措,和颜悦色道:“瞧把你吓的,朕知道你忠心耿耿,绝不会为反贼说情的;而且萧石竹也不是反贼,至少现在算不上反贼。封官的事,还是按你说的来办。”。这正是酆都大帝往日最常用的权谋手段之一,先吓唬再哄哄。

    而且他自认为,只要守住圣子这关,一入冥界就将其消灭,那么整个冥界,便再无他的对手。什么萧石竹也好,鬼母也罢,只要敢有反意,他能让他们在短时间内灰飞烟灭。

    “诺。”转轮王暗中长舒一口气后,用衣袖擦了擦额上汗珠,嗫嚅片刻,道:“臣受点惊没什么,没什么。”。依旧装出一副,惊魂未定但却问心无愧的模样来。

    “辰若还说,这萧石竹很是有趣,明明是将军却没有个将军样。有事没事就偷摸去街上玩了,把鬼母自己丢在了宫中。说是不是去逛青楼了,就是去赌场耍钱。”酆都大帝笑笑,眼珠子滴溜一转,问道:“你说是不是也给他赏两个女鬼,还是送他一对骰子?”。说着,就缓步朝着殿外走去。

    转轮王赶忙跟上,若有所思的沉吟片刻后,顿知酆都大帝言外之意,是要安插几个自己的鬼,去萧石竹身边。

    他随着酆都大帝来到殿外,站到了基台边的玉栏后,凭栏远眺着眼前蔚为壮观的六天神鬼宫,谏言道:“骰子就免了吧;女鬼可以是可以,但以陛下之名送去不妥。”。

    “一来,陛下送去女鬼给他,不复合常理;自古只有臣子给陛下进贡女色,哪有陛下给臣子进贡这东西的。”酆都大帝方才转头看向他,转轮王又说到:“二来容易让萧石竹狂妄;虽说是赏赐,但会让他这种连您的人都敢杀的楞头小鬼,觉得陛下您都要给他送女人是他自大的资本。”。

    “嗯,言之有理。”酆都大帝举目看向前方。

    晨风徐徐,吹动他和转轮王的衣袂。

    酆都大帝的眼前,沐浴在晨曦中的六天神鬼宫是如此的气象万千;那些殿堂的飞檐翘角,城楼的砖石甃砌,大殿的金钉朱漆,宫阙的雕龙刻凤,都让他油然而生一种自豪和骄傲,以及超于诸鬼的优越感。

    数千年前,他暗中发动了政变,统一了冥界,不但天下十洲尽归其手,就连着曾经无限圣洁的古神神宫,也归他一鬼独有。从那刻起,酆都大帝的心中便再没有了怕字。

    登基之日,他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宣布这神宫改名为六天神鬼宫。

    且特意让一些魂魄在轮回前,留下带着这个名字的模糊记忆去到人间;在两界之间,彰显了他的威武霸气。

    却不曾想,人魂难以控制,因为他们就是古神造的,所以就算喝下一千次孟婆汤,他们依旧模糊的记得古神们的身影。渐渐的,人们只有在死的时候,才惧怕起他这个冥界之主来。

    加上预言题记了圣子是个人魂,于是他开始了对人魂的压制。

    往事如烟,历历在目,如走马灯一般在酆都大帝眼前快速闪过,令他胸中顿生一股闷气。千年来,越是压制人魂,反抗越是激烈。近百年间,各诸侯国之前虽未反叛,但如墨翟这般的人魂组织,与他的北阴朝,酆都政权大小摩擦无数,令其头痛焦虑。

    可如果萧石竹能臣服于他,就能用这个他自认为普通的小人魂,为十洲之鬼,立一个榜样,或许局面就能有所改变?

    他看着那些漫天鲜红如血的朝霞,默然无语;随着阴日的西升,朝霞也是越来越艳,酆都大帝忽然在心中暗自决定,要把萧石竹变成他的傀儡。

    正如当年,他把无数的妖魂和自称老神的人魂变成诸侯王,变成无怨无悔为他效忠的傀儡一样。

    却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一个错误的决定。

    “朕改主意了,不封萧石竹为将军。”此念一起,他眼含决绝,对转轮王悠悠说到:“他不是鬼母的夫君吗?命其为国主,有擅自发兵征讨朝廷之外,各方势力之权。鬼母为国母,命其辅政。王爵封号以及国号可自行决定后,报予朝廷批准。在给他准备两个国色天香的女鬼,以你转轮王的名义送去。”。

    小虞山城,鬼母宫中绝香苑里。

    再次返回的长琴,坐到椅子上,抬着茶杯细细品尝着杯中香茗;脸上的神色比之前平和了些许。

    喝了几口茶后,长琴抬眼看向坐在摇椅上一言不发的萧石竹,缓缓说到:“将军的提议,本太子思前想后觉得并不过份。只是要我答应这条协议,还需加上几点。”,轻描淡写地给萧石竹来了个反客为主。

    萧石竹闻言没有惊讶,也无骇然,看着比之前镇定不少的长琴,悠悠道:“太子你说。”。

    长琴要没点本事,萧石竹就真是眼瞎了;当初方才初见,长琴便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萧石竹的心中,一直坚信着此人魂也不是好惹的。

    因此之前他虽有意努力争取利益,却没有激怒对方,也没有去刻意的得罪对方。

    “拿下楚天郡后。”长琴淡然一笑,看着漂浮在杯中的茶末,轻轻一晃茶杯,使茶水泛起一道涟漪后,一字一顿的道:“郡中百姓,国库钱粮,兵库武器,我国要分走七层。”。

    这正是之前,他徘徊于宫门前时,想出的对策。现学现卖的他,觉得萧石竹既然可以两头占便宜,他又何曾不可?

    而萧石竹闻言却也不恼不怒,反而哈哈大笑一声后,右手食指在他与长琴之间来回一指,道:“五成,我们两国平分。”。

    他早已料到若长琴折返,定然会提出此条件,所以也未曾感到一丝的意外和惊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