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134】举棋不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长琴出门而去,垂首缓步朝前。双目无神,眉头轻皱,一副心不在焉的神色挂在脸上,颇像行尸走肉一般。从小到大,他都从未吃过这么大亏,也没有过如此强烈的挫败感。

    可话说回来,萧石竹所说的条件,虽有几分趁人之危之嫌,但换个角度看看,一分钱一分货,萧石竹和萧家军的实力大家有目共睹;请他们帮忙却也没说要把五郡都要过去,已不算是太过份了。

    思前想后,长琴觉得既然火王祝融给了他便宜行事之权,那这个选择就不能回报给祝融去定夺,否则更是丢脸。

    决定自己拿主意后,长琴又发现萧石竹给他的两个选择,答应前者看着是萧石竹占便宜,实则不是。后者条件则是模棱两可的,答应了就是看着是长琴和祝融国占便宜,实则不是。

    要是答应了后一条吧,万一萧石竹要在战争期间,跟他们要个七百万斤猛火油,三五千万斤的粮草,那不得把祝融国的家底给掏空了。

    权衡再三还拿捏不定间,长琴已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外庭来了。他依旧低头沉思着;这要是给了楚天郡,虽然是大片肥沃土地,但经历过了大战后,就成了一片废土了。城镇关隘,乡村农田所有都要重建,处处要钱劳心劳神的,不如就把这个麻烦丢给萧石竹算了。

    此念一起,长琴就算是成功的被萧石竹给忽悠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的他哪里知道,鱼和渔的区别啊。地就算经历了无数的战争而废了,只要能有本事守住了,地上地下的一切都是有长期归属权的。但要物资,就只能要来打战的那一时,可要不来一世。

    之前擅长钻空子的萧石竹,就是抓住了长琴对治国以外的事,基本都是纸上谈兵的这点,才故意把要物资的条件,说得模棱两可的,让长琴无形中对要物资的事情有所忌惮,不由自主地,心甘情愿的往坑里跳去;作为从人间来现代鬼,萧石竹比他长琴更是深知,什么叫寸土万金的硬道理。因此,他一开始的目的就是楚天郡,也只有楚天郡。

    砖木是说给鬼母听的,粮草钱财,是用来忽悠长琴的。

    鬼母先去就已经反应过来,萧石竹说的物资那只是个幌子而已;可蒙在鼓里的长琴,此时把心一横,猛然驻足不前;他咬咬牙后,转身对身后不远处,那出入内庭的宫门望去......

    “你怎么把他气走了?”。绝香苑中,鬼母满是费解的看着萧石竹,问道:“你把他气走了,还怎么谈?”。

    “我没气走他,只是在尽力争取我们该得的利益,而且他也不会真走的。你想想,祝融国又不是讙头国那种小国,打战还求上人了,长琴有可能被我轻易的气走吗?”萧石竹稳稳地坐在藤椅上,手指指节很有节奏的敲打着扶手,镇定自若的问到。

    “嗯,这倒是个新鲜事,他们都是大国,就算互相你来我往打上个几年时间,也动不了国本,干嘛求助于我们呢?”鬼母若有所思地微微颌首后,托腮沉思到。

    “所以肯定是他们自己也料定了,自己拿不下共工国;或是就算拿了了,也会导致国中经济啊,人口啊等等一切猛然紧缺起来。”萧石竹得意一笑,幸灾乐祸道:“我们就等着吧,不出半盏茶的功夫,长琴肯定回来。”。

    “不仅要回来,还会答应把楚天郡给我,他要不回来,我输你十两金。”说完起身走到鬼母身边,拿起冬月的奏本,气定神闲的看了起来。

    一本奏本看完,萧石竹从笔架上拿起一只笔来,蘸了蘸朱墨,在奏本上写了:“阅,继续努力!”五个大字后放下奏本,长琴还没来。

    鬼母看看他,见他很是淡定后,又继续转头看向大门方向,眼含期待的看着门上的仙草神兽浮雕愣愣出神。

    “别急。”萧石竹又从容不迫地拿起陆吾的奏本,展开一看后,道:“半盏茶的功夫还没到呢。”。眼眸连瞟都没瞟一眼鬼母,就知道她在干嘛。

    “我等着赢你的十两金呢。”鬼母浅浅一笑,腮边露出两个深深的小酒窝来。

    萧石竹没有搭话,眉间依旧自信满满;又帮她批阅了几本奏本后,半盏茶时间早过,却还不见长琴回来。萧石竹愿赌服输,二话不说从袖中摸出十两金递给了鬼母,却依旧气定神闲,挂在眉宇间的自信稳如泰山,唯独没有丝毫失落。他坚信长琴一定会回来,也相信自己的判断绝对不会错的。

    鬼母接过金锭,拿在手上把玩起来;难得让萧石竹吃瘪一次,可把她开心坏了。对于萧石竹纳侧室的事,顿时抛到了脑后,从此再没计较过。

    金子在她手中都还没捂热,门外忽然响起了鬼倩儿的声音:“吾主,萧将军,吾丘寿大人从酆都传回密信。”。

    鬼母闻言之时,还以为是长琴回来了,微微一窒;但当听说只是密信的事情,便长长松了一口气,转头看着萧石竹,眨眼笑道:“反正半盏茶时间过了,这金子归我了。”。说着就忙不迭的往自己袖中塞去。

    “嗯,拿去花吧。”萧石竹不以为然的淡然一笑,但满心自信相信长琴会回来的他,脸上没有丝毫的挫败感与紧张,注意力反而被密信一事吸引过去:“倩儿,把密信送进来吧。”。

    “诺。”鬼倩儿说着,开门而入。手捧密函交给萧石竹后,又缓缓退了出去。

    萧石竹展开密函细看,面上愉悦之容伴随着笑意绽放开来:“吾丘寿回信,一切搞定。话说你给酆都大帝修书了吗?”。

    “算着时间呢,一月之前已经发出,此时应该已经到酆都大帝手中了。”鬼母与他四目相对下,面上也露出了笑容。

    这时,门外的又传来鬼倩儿的禀告:“吾主,萧将军,太子长琴再次求见。”。

    “这好事来了挡都挡不住。”萧石竹闻言心头大爽,很是豪迈的哈哈大笑一声后,对大门那边慷慨激昂地道:“请!”......

    酆都城,罗酆山上六天神鬼宫中。

    酆都大帝今日也是笑逐颜开,大清早的天还未亮,他便把除了出征在外的秦广王外的九个阎王,特意召集到了北阴中天殿上,大声宣布了前线战况,以及风烟城收复的捷报。

    “之前朕还担心,这秦广王在鬼判殿上待久了,早已不会领兵打战了,便只让他做了个右翼将军。没想到,万万没想到。”酆都大帝环顾诸鬼哈哈一笑,晃了晃手中捷报,大声道:“这小子在大军危难之际,表现出了惊人的镇定与实力,力挽狂澜保证了失地的收复。大将之才,大将之才。”。哪知道真正厉害不是秦广王,而是他身边的龚明义。

    阎王们见他说话间笑意更浓了,语毕之时便纷纷对他拱手贺喜。

    一番客套后,面白长须,双目炯炯有神,却有些矮胖的楚江王上前一步,对酆都大帝缓缓说到:“臣可听说,秦广王很不厚道,为了杀敌立功,不惜往我军头上开炮,打的还是开花弹,造成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惨剧。”。

    自从墨翟被追杀后,楚江王成了留守酆都城的最后一个墨者。不是因为酆都大帝手下办事不利,而没把他揪出来,而是这鬼潜伏的太深。整个墨家,也就是只有寥寥几鬼知道他的存在;而这几个墨家骨干,是至今尚未被捕的,所以楚江王依旧没被发现。

    留守后,孤军奋战的他接到墨翟的命令便是只官场争斗,不做出格事,以便更好的隐藏真实身份,等待着墨翟杀回来的那一天。因此楚江王虽然和秦广王没什么仇,但绝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告黑状的机会;试图以此得到酆都大帝的信任,以便将来为墨翟更好的里应外合。

    却不曾想,酆都大帝闻听此言顿觉扫兴,面上怒容一闪,沉声呵斥道:“打战哪有不死鬼的,只要赢了就行。”。

    让楚江王结结实实的体验了一次,拍马屁拍到了马蹄上的感觉。

    果然不出龚明义所料,酆都大帝所图无非是胜利和捷报,为他出出胸中恶气,至于士兵的鬼命,他是绝对不会在乎的。

    楚江王不敢再吱声,“诺。”了一声,识趣的退到一边。

    “为将者不拘小节;死几个士兵怎么了?楚江王为何不算算,风烟城中七万余户的鬼,可招募多少兵勇?”酆都大帝登时双眉倒竖,转头看向阎罗王,道:“下旨,赏秦广王黄金五千两,年俸增加至八千石,以示褒奖。”。

    他转身走到大殿深处的草席上,盘膝而坐后,又缓缓说到:“今日请你们来,还有一事,令朕举棋不定;鬼母给朕进贡兵器时,也上了一本奏本。”。说着往身后一招手,命身边的鬼奴把抄录好的奏本拿来,分发给几个阎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