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了。”长琴也是会心一笑,接着面露喜悦之色赶忙问到:“那萧将军是同意合作了吗?”。

    萧石竹没有急着回答,而是看了看他手中茶杯,见杯水见底,对门外喊道:“倩儿,再给太子沏杯羽人云雾来。”。立马就把话题给轻易的扯开了。

    萧石竹深知,后面要谈的事,才是重要的大事,因此开始玩起张弛有度来。

    “诺。”门外的鬼倩儿应了一声,赶忙进得花房内,把长琴的茶杯端走。萧石竹起身,随手端来自己的一盆盆景,递到长琴面前,不急不慢的问到:“太子看看,这盆景如何?”。

    “哎呀,萧将军啊。”本就心焦的长琴,急得一跺脚,道:“这正事还没谈完呢?看什么盆景啊?”。

    打败共工,那可是他父王的毕生心愿,但又不能明说;且看着萧石竹谈到一半突然停止,还气定神闲的邀他看什么盆景,长琴能不着急吗?

    可这一切怎么能逃的过萧石竹的双眼,对长琴刻意掩藏的心焦,他早已了然于心;正是因为对方着急,他才故意不紧不慢的。

    “只要太子喜欢,这盆景就送你了。”萧石竹打量着他那一脸的焦急笑笑,道:“太子要不喜欢,我们就再换一盆。上次我去祝融国,你可把我招待的很好。这花房里的花草都是我精心照料,得送一盆给你以作谢礼,供你观赏。”。

    而鬼母一见萧石竹笑中满是诚意,便深知他又在憋着什么坏水了。萧石竹就这样,他越笑的真诚,那就越是不诚恳。

    于是也是似笑非笑的看着长琴,附和道:“是啊,礼轻情意重;这份回礼,太子一定要收下。”。

    长琴一听这话,知道他要是说了不喜欢,那盆景还会继续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继续好好谈正事,于是赶忙连连摆手道:“不是的,不是的,这盆景不错,我很喜欢这盆。”。其实往日消遣项目中,他就只通音律,哪懂花草,好坏与否,也是顺着萧石竹的话说往下的。

    “送你了。”萧石竹说着,就把盆景毫不犹豫的塞到他的手里。

    “那就多谢了。”长琴也客气了一句,接过盆景来。

    “既然太子都手下我的礼了,我可以同意合作。”萧石竹再次坐会藤椅上,道:“不过我要用这盆盆景,跟贵国谈谈条件。”。语毕之时,鬼倩儿正好重新泡好茶端了进来。

    “将军请说。”长琴放下盆景,接过茶杯,目光却又不由自主的在鬼倩儿脸上多停留了片刻。

    “这第一嘛?”萧石竹挥挥手,示意鬼倩儿退下后,若有所思的道:“按我的办法来打这战,同时以你做我国和贵国的联络官。”。

    “这点当然可行,本太子现在就可以答应你。”长琴笑笑,本还以为是有什么难事,不曾想萧石竹却说了这么简单一个条件,开心之余,有些紧张的他一下子放松下来。更何况萧石竹的计划完美得很,他岂有不答应的道理。

    殊不知,萧石竹擅长先易后难,不仅仅是做事,谈条件亦是如此。这先说一件简单的,无非是让他放松放松,别那么紧张;如此一来,往后的难事就相对的好谈得多了。

    “这第二嘛,我们如果帮你们出兵夹击了共工国,可有什么好处?”萧石竹二郎腿一翘,又问到。

    “共工国有五郡,分别是东西南北中五部,雁空,聚星,江墨和风暮,以及中部的楚天郡。”长琴见他终于说回了正题上,赶忙笑笑;他早知道萧石竹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主,于是早已料到对方会问这个问题,于是提前想好了报酬,闻言便道:“拿下共工国后,我国承诺将东部雁空郡和南部江墨郡两郡,归于鬼母国治下。”。、

    “太少了。”萧石竹闻言收起笑容,想个老财主见到金银财宝一般眼放精光,斩钉截铁的道:“我们还要楚天郡。”。

    他话音不大,却让长琴听得微微一怔,吓了一跳;那楚天郡是共工国的政治军事中心,共工国都城玉阙城,就在此郡之中。这些年来共工搜罗的珠宝珍品,以及他的国库钱粮,可都在此城之中。谁拿了此郡,等于那些珍宝钱财,都是谁的;萧石竹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

    不仅如此,那楚天郡更是四面环山,构成一道道天然屏障,易守难攻。中部有一条大江,名曰玉曲江,从整个楚天郡中穿梭而过。玉曲江支流密布整个郡中,润泽楚天。郡内水网纵横条条相通,湖泊密布各个相连,因此楚天郡又称“千湖之郡”。而越靠近楚天郡的中部,平原地带也是越来越多,加上此郡降水丰富,所以气候湿润,让楚天郡成了盛产鱼和稻米的富饶地方。

    如此这般好的地盘,要是给了祝融国,那鬼母国就亏大了。萧石竹自然不愿意吃亏的,一大块肥而不腻的大肉摆在眼前,就快要送到嘴边了,他怎么也要争取咬上一口才肯罢休;否则大张旗鼓的打一战干嘛?

    “呵呵,萧将军胃口不小啊。”片刻后,长琴讪笑一声后,冷冷反问到:“这样一来鬼母国拿下三郡,请问将军打算出多少兵马呢?”。四周的空气瞬间凝固,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

    “你看我值多少兵马?我那些至少能以一敌五的萧家军士兵,又值多少兵马?”萧石竹不甘示弱,质问的目光迎上了长琴眼中迸射出的寒光和丝丝怒气,一字一顿的问道:“我萧家军的战斗力,想必太子也略有耳闻吧?”。

    长琴闻言眼中怒气化为呆愣,鼻中喷出一股粗气,手指微微一颤;萧石竹说的没错,当初他萧家军不过就一万兵马,也能打得共工和祝融两国联军,十万余兵马抱头鼠窜,虽也占了地利的优势,但可见其战斗力之强,在玄炎洲几乎无可匹敌。随后在黑龙岛上,更是威风;十战十捷的威名,已传遍了玄炎洲。

    若是没了萧家军的帮助,祝融国侥幸能拿下共工国,也会死伤惨重,数百年内国力下滑难以恢复,百姓劳苦在所难免。

    但此战又不能不打,毕竟再击败共工一次,那是祝融毕生心愿;因此长琴虽然对萧石竹的趁人之危而动怒,却也拿萧石竹毫无办法。而鬼母则是越看越开心,兴奋;早已忘了萧石竹纳妾给她带来的委屈。要不是给长琴一点点薄面,她真想为夫君这句反驳大声叫好,鼓掌不停。

    “太子不要生气,我也不是那种蛮横的鬼。”萧石竹见长琴动怒了,不顾外交大使的身份猛然生其闷气来,这还他是第一次见到长琴如此失态,心中暗自连连窃喜,嘴上却用平和了一些的语气说到:“要我国不要楚天郡,也好商量嘛;你何必着急呢?”。

    长琴闻言,好似落水之人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赶忙收起淡淡的怒容,急声说到:“将军此话当真?”。

    “当真当真,我骗你你又不给我赏钱,有什么不好当真的。”萧石竹哈哈一笑,道:“只要贵国在战争期间供应我军军饷,粮草,猛火油以及战船,且猛火油我们要多少你们就得给多少,那我可以不要这楚天郡。作为交换,我一定给你把共工国拿下。”。

    “将军这是要两头占便宜啊。”长琴才浮现的笑容登时僵住。

    “话也不能这么说。”萧石竹无惊无惧,面含淡定的笑道:“有钱人家请短工长工去干活,完了也是要给三瓜两枣的,概不拖欠。更何况我出的是兵,不是短工长工,太子不愿意出钱,又不愿意给地,莫非是要我和我的士兵给你白白打工吗?”。

    不急不躁的三言两语,不但说得长琴无从反驳,主动变被动,处处掣肘;还说的对方从椅子上赫然起身,却又无语半晌后,颓然坐下,脸上泛起的除了挫败感,那还是挫败感。

    他失落之余,心中不禁狐疑连连:“这萧石竹鬼龄不大,怎么做事如此老练,滴水不漏无懈可击?”。却不知萧石竹是小鬼没错,可当他还在人间时,孤苦伶仃的他面对着人世间的诸多冷漠无情,要活下去就得有勇有谋,狠得下心还得有卓越的眼光,这才造就了今天的他。

    从人间到冥界都是温室中长大,锦衣玉食从未间断的长琴对此不明其理,更是不会懂的。因此,他最多也只能是成为一个治国安民之才的鬼,却不能成为英雄或是枭雄。

    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对策的长琴只好再次起身,行礼黯然道:“萧将军,鬼母,请容本太子再想想,我们再谈。”。

    “太子随意。”萧石竹笑笑,慷慨好爽地道:“没谈拢之前,你大可安心住下,吃住玩的费用,都算在我的头上,不必跟我客气。”。

    “嗯。”长琴应了一声,面含失意转身离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