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120】深谈(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开诚布公,倒让萧石竹没那么多心了。

    毫无疑问,如果之前金刚知道了林聪的存在,萧石竹如今会很难判断金刚今天那一番还没打,就开始自招的话的真伪。但金刚并不知道林聪的存在,说明他句句肺腑,绝无虚假。

    加上他之前是萧石竹的贴身侍卫,形影不离,也做过胡回的保镖,确实有很多机会除掉这两个墨家劲敌,而他却没这样做;萧石竹疑心又少了几分。

    “我在接到继续盗伞的任务后,便开始设局盗伞。本只是想造势,给墨翟看看,但看到了假伞就在眼前,索性顺手拿了。”说着他伸手到枕下,把那假伞给缓缓抽出:“这样会显得更真实。”。

    “我只有几个问题。”萧石竹没去拿伞,而是瞥了一眼金刚手上的假伞,缓缓问道:“第一,你怎么知道青木是冷子的?”。

    “墨翟曾对我有言,遇到麻烦时找一个代号呆瓜的人魂,并且告诉了我呆瓜的联系方式。只是没想到,我发现联系不上墨翟时,我按之前他的说法去联系呆瓜行动时,出现的却是青木。”金刚缓缓回答到,接着又补充说道:“我之前绝非不是有意隐瞒,只是墨翟规定必须万不得已才能‘唤醒’呆瓜,私自去联系只会让墨翟起疑,我一直在等这个机会把呆瓜引出来。”。

    “嗯,联系方式随后写上来给我。”依旧面色平静的萧石竹,点点头又问到:“第二是你拿了假伞要做什么?”。他相信只要联系方式是真的,他能摸索出墨翟联系任何一个冷子的方式来。

    “把假伞给墨翟,迷惑墨翟,让他认为我还没有反水,这样可以把墨家情报源源不断的送来。朔月岛只有我一个墨者了,又是冷子,对朔月岛有什么行动他没得选,必定第一个告诉我,由我来执行。”。金刚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到。

    “嗯,果然有勇有谋,难怪我老婆也要让你做密使。”萧石竹顿时面露欣赏之色,对他微微颌首。

    “不过这也是我能为将军做的最后一点事了。”金刚苦笑一声,看着自己还绑着绷带的右腿,摇头叹息道:“我现在这样,保全将军也没法了。唯一能为大人做的,就是帮你想方设法的收集一些墨家对鬼母国不利的情报。”。

    “谁说这就是你唯一能做的了?”门外微风拂过,吹动他的衣袂和宽袖,也带动他口吐而出的平淡话音,缓缓飘入金刚耳中:“我还可以把你绑了,拿去跟酆都大帝邀功请赏啊。”。说着,萧石竹一个转身,再次站到门后背对着他,让他看不到自己偷乐的脸。

    话音不大,却似如微风,吹得金刚浑身一颤。

    “将军?”他目瞪口呆的看着萧石竹的背影,噤若寒蝉半晌后,手扶床沿缓缓跪下,使劲咬了咬牙,愣愣问到:“那你为何不带兵来?你不怕我现在杀了你吗?”。

    “我喜欢冒险啊,想要赌一把你敢不敢杀我?不过你若要要杀,我方才转身之际便是你最好的时机。”说着萧石竹从自己袖中,掏出一块令牌,随手往身后一抛,淡淡道:“我只给你两个选择,要杀我还是要这个,你自己选吧。”。他无疑是把自己的性命搭上了,但也是给了金刚一个暗示:我对你之前的所作所为和身份既往不咎,往后是要做兄弟还是敌人,自己选吧。

    随即金刚就见一物,化为一个模糊的黑影,从萧石竹头顶掠过,朝着自己而来。还未看清是什么东西,本能驱使下他便伸手,稳稳接住来物。

    接着他展开手掌一看,但见自己握住之物,是一块黄铜长形块状令牌;正面雕有龙蟠剑身,环一大大“令”字,背刻“鬼母宫禁卫金刚”七个隶书大字!

    “将军!”呆愣的金刚,登时眼眶含泪,心中感激不已。

    “既然不打算杀我,那等你腿好了,就准时上班。不然老子算你旷工,扣你月俸。”说着就提起蔽膝,伸腿跨过门槛。

    足尖方才落地,便听到身后的金刚急声问到:“属下自己的身子自己知道,这右腿怕是瘸定了,还怎么做你侍卫?也没法保全你的周全了啊。”。语气颇多无奈,还有几分绝望。

    “我就喜欢用一个腿瘸的侍卫,全须全尾儿的侍卫遍地都是,怎么彰显我的与众不同呢?”说完轻哼一声,面带得意满满的坏笑,哼着来了朔月岛后学会的山野小曲,头也不回的拂袖而去。

    留下瘸腿的金刚,呆愣的跪在地上,任由微风贯堂而入,吹在他的脸上,吹干他的泪痕......

    绝香苑中,除了鬼母和萧石竹外,虫鸣鸟叫间,还多了几声蛐蛐叫。

    鬼母坐在书案后,批阅着奏本,但却一副蹙眉烦恼样。书案前,萧石竹正蹲在地上手持牛筋草,逗弄着身前地上那蛐蛐盆中,两只互咬的蛐蛐。那两只蛐蛐被萧石竹用草一拨一弄,叫得更欢,打得也更欢乐了。

    那蛐蛐的叫声近在咫尺,让鬼母静不下心来,不由得有点心烦,只得把手中朱笔往案头笔架上一放,怒声呵斥道:“夫君,你烦不烦?要么不回来,要么回来了也不帮我批阅奏本,还玩蛐蛐。”。

    “奏本一会我帮你,让我先玩会。”萧石竹不以为然的说着,继续逗着他的蛐蛐。

    “谁给你弄的蛐蛐?”鬼母无奈一声叹息后,问到:“这有什么好玩的?你一蹲下就是半个时辰也不挪步。玩物丧志,你小心陷进去了无法自拔。”。整个鬼母国,也就鬼母敢这么对萧石竹说话,萧石竹还不气不恼的。

    “瞎扯。”萧石竹看着其中一只蛐蛐,扑到了另一只身上,张嘴就咬,立刻抚掌叫好,随即又说到:“这你就不懂了,我是在蛐蛐身上学大道理呢?”。

    “哦?”鬼母微微一愣,好奇心顿起,开口便问:“不就是玩吗?有什么大道理?”。

    “千术说,这世界万物都有道理可学,且道理相同。”萧石竹用牛筋草一指蛐蛐盆里的蟋蟀,趾高气昂的得意道:“你看它是虫子,我却能看出官场争斗之术和兵家之法。如何以气势压人,如何虚张声势,如何指东打西,如何不为对方的气势所压,又如何示弱而伺机反攻,再如何逞强而设下圈套,诱敌深入,都在这两只蛐蛐的一扑一退,一咬一踢之间尽显无遗。”。

    说话间,其中一只蛐蛐转身就跑,另一只不明其理昂头便追,却被那逃跑的蛐蛐伸腿往后一踢,踢了个正着。

    那追上来的蛐蛐避无可避,头挨一脚,被踢了个仰面朝天;那前一秒还逃走的蛐蛐立马返身,往那被踢翻还没来得及爬起来的蛐蛐肚子上,就是一口咬去。

    “真残忍!”鬼母看了,面露不忍之色的道:“你就不能直接掐死它们吗?硬要看着它们咬来咬去的?”。心中却是惊呼道:“还真如他所说,能看出点诱敌深入的兵法之道来。”。

    “掐死它们,还怎么学习啊?”萧石竹哈哈大笑。

    “那你继续吧,我懒得理你;但你玩归玩,一会可得帮我把奏本批阅了,至少有关军机的奏本得批了。”鬼母不再管他,又拿起朱笔,往砚台里蘸了墨,忽然有想到什么,眼中泛起一道疑惑之色,赶忙问到:“咦?你不是说你查盗伞贼吗?查到了吗?”。

    “查到了。”萧石竹见两只蛐蛐的战局已定,再无悬念,便站起身来,把自己怎么查的,查到了谁,又是怎么处理的,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鬼母。

    鬼母听完大感惊愕,心中有气有恼;气的是金刚居然是冷子,恼的是自己居然瞎了眼用此人来做密使,还安插在禁军中数百年之久。难怪之前阿福能在内外庭,进出自如。

    “好了好了。”萧石竹见她又蹙眉了,便宽慰道:“何不换个思路想想,这也是个鬼才。你多英明神武足智多谋啊,当年也是玩弄众鬼于鼓掌,骗了一堆鬼莫名其妙的去了黄泉的厉害角色,却被他小小金刚蒙蔽了双眼,说明他真是鬼才无疑。这样的人魂我们不用,要别人用了就是我们的大麻烦。”。打量着鬼母眼中,饶有兴致的目光中,藏着对鬼母的欣赏和赞扬。

    “你讨厌,又提那事。”鬼母白了他一眼,嗔怒道:“不是说好不说的吗?”。语毕,怒哼一声。

    “好吧好吧。”萧石竹赶忙摆手,笑着连声说到:“不提了不提了,你知我知。”。

    “言归正传。”鬼母收起微怒,若有所思的点头问到:“你是想告诉我,我们用了就是他鬼的麻烦了吗?”。

    “但他见你道破端倪,却还不惊不惧对答如流,恐不可多信。”心存余虑的她见萧石竹把头一点,不但没有展开紧蹙的双眉,反而皱得更紧了些,眼中闪过杀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