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医院的病号饭很油腻吗?让你吃得油光水滑的,还更会打官腔了啊。”笑意更浓的萧石竹,和金刚玩笑了几句,却不经意间一瞥横倒在地上的金刚鞋子的鞋底。乍看之下,心都凉完了。

    金刚的鞋尖鞋底上,赫然布满了红土。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但萧石竹还是想,心存侥幸的想到:“或许只是巧合。”。想着又关心了对方几句,说了:“你好好养着,我会再来看你的。”后,朝门外缓步而去。

    “金刚,你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萧石竹猛然在门后站定,负手淡然说道:“现在说,还来得及。”。

    “将军?”金刚眼中有丝丝着急涌现,伴随着焦虑一闪而逝,却很快又努力平静下来,讪笑着问:“何出此言啊?这么唐突,我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一没带玄教教徒,刑部差役,二没带禁军,也没带随从,就是给你一个机会。”萧石竹哀叹着摇摇头,颇有些苦口婆心地道:“金刚,有些话只和我说,尚且还有回旋的余地。”。

    金刚默不作声片刻,却还是继续愣愣问到:“我还真不知道将军要我说什么?”。说着使劲挠挠自己的后脑勺。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前几日我收到一封密信,说墨翟联系上了朔月岛上,我老婆身边的冷子菩提。可我明明见到菩提死在我前面,你说怪事不怪事?”萧石竹慢条斯理的把玩着手上的扳指,漫不经心的说到:“当时我也懵了,想不明白死了的鬼,倒底是怎么复活的。想不明白我就喜欢瞎琢磨,琢磨来琢磨去,我就想到了人间有种手串,一种木制工艺品,名叫金刚菩提子。曾经我拿这东西,可骗了不少的钱。什么可以保平安啊,消灾啊,信口开河一番,把这手串一掏一递,钱就进了我腰包了。”。语毕得意一笑,大有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意思。

    “我这人魂吧,很大胆;就算假设也如此。因此,我想到金刚菩提子时我就猜想你是不是冷子?金刚菩提,菩提金刚,或许死了的菩提代号金刚,而你代号菩提。基于这个猜测,我想通了一个纳闷很久的问题。那就是为什么你一个身经百战的武将,臂力千斤手劲过人,居然按不住一个阿福,能让他朝我扑来?”萧石竹说到此,顿了顿声深吸一口气后,阖眼道:“理由只有一个,你放水了。我威胁到了墨家利益,而你作为冷子来说应该要铲除我。”。

    此言一出,又有一道惊愕从金刚脸上闪过。

    “但那次行动是因为你不知道我的计划,让我不小心赢了,扳倒了阿福他们。可事后你参与了我的不少计划,比如羽民训练,东击三星岛巫支祁等等。可我很纳闷,你为何要帮我呢?你完全可以帮助巫支祁通风报信的,难道因为冷子只执行墨翟的直接命令吗?”萧石竹连问几句,睁开微微阖着的双眼,看着身前不远处,那几只从空中落下,在院中地上觅食的尚付愣愣出神,不再多言。

    “这些问题我想不通,就先放在了一边。”萧石竹等了片刻,金刚依旧默不作声,便忍不住又开口,继续说到:“可这次我回来就听说伞丢了。于是,我开始找线索。”。说着萧石竹就把如何找线索的过程,以及看到线索后自己推测,给金刚绘声绘色的来了一遍,还不忘了自夸自己的聪明。

    “腿伤,太医院,隐藏气息。”萧石竹收起笑容,一字一顿的沉声说到:“指东打西;你真是我的好哥们儿啊。”。

    “走进甲子房之前,我还在想。”萧石竹长吁一口气,语气随之也缓和了许多:“就算你是冷子,但我们还是一起经历了这么多的生死事,一起玩笑一起吃喝,一起去街上的小赌摊耍钱,一起蹲在街边看美女吹流氓哨。你应该已不会承认自己是墨者了,你想改过自新。”。

    “所以,我没带一兵一卒,也没带随从。”萧石竹转过身来,紧盯着金刚那蕴藏在眼底深处的惊愕,不再言语。

    “所以,明知是假伞我也带走了。”两鬼又是沉默许久后,金刚没有支支吾吾,而是缓缓坦白道:“将军猜测没错,我是朔月岛上最后的冷子。菩提代号金刚而我代号菩提,这正是墨翟的高深之处,以便混淆视听;但与将军所说的什么手串没有半点关系。阿福确实是我故意放水,没想到死了的是魏老。”。说着他就低下头去,故意避开萧石竹的目光。

    萧石竹本以为自己听了坦白会发怒,会骂娘,会惋惜,但他惊奇的发现自己心中一无百感交集,二无惊愕不已,剩下的只有平静。

    至始至终,他的眉宇间再没浮现过一丝怒容。脸上的神情也是那么的平淡,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金刚,反而让金刚倍感压力;就像一个做错事,被大人发现的小孩一样,紧张而又有悔有愧,也有些许后怕。

    “魏老的死,完全在我的意料之外。抛开各自的身份不谈,他是我在朔月岛上,最好的朋友,也是我来冥界后的第一个朋友;他走了我比你难过。”金刚提起魏老,七尺男儿也是双眼泛红,赶忙使劲揉揉,平复一下心情,吸了吸鼻子道:“之后我也想过要动你的念头,可你的平易近人让我下不去手,尤其是魏老临终前你的紧张,让我狠不下心来,于是我想到了土缕。”。语气平淡,反而真实;且墨家冷子规矩和工作性质,确实让他们很难有交到朋友的时候,因此萧石竹也没怀疑他这句话的真假。

    而他说话间,他眼角不经意间溢出的一点泪珠中,包含着孤独。这一切都没能逃过萧石竹那犀利的双目,看得萧石竹也是有点心酸。

    “他若把我干掉了,你也不脏手。”萧石竹扭动了一下拇指上的扳指,悠悠说到:“我若干掉了他,你也不会被察觉,还帮我除了个敌人;无形中让我还欠了你一个人情。”。

    “你不愧是墨家门生,害人于无形且两头都要落好的行为,还真有几分墨翟的真传啊。”见金刚点头默认了,萧石竹冷哼一声,又道:“你说说你们墨家,和你们的巨子大人在人间时,也算的上帮穷苦百姓躲避战乱的好门派,好人。怎么来了冥界成了视鬼命如草芥的一群人渣呢?不,是鬼渣!”。问得金刚也是糊涂,尽是无言以对。

    听着门外尚付啼鸣,萧石竹又想起了从鬼母以及他鬼嘴中了解到的酆都大帝,结合墨翟的种种行为细想一番后,在心中暗自骂道:“酆都大帝行事也是如此,墨翟不愧是和他共事过的,学了他的精髓啊。看来钰儿说得对,阴险卑鄙可以跟酆都大帝好好学学。”。

    “魏老想要保护你;他说‘大人你还年轻,你可以做更多的事,你得活下去。’。作为他的朋友,我必须义不容辞的完成他的遗愿。”金刚把头又垂下几分,讪笑道:“他这话令我刻骨铭心,渐渐的我也想要保护将军你。看着你笑,看着你胡闹,就像看到了往日嘻嘻哈哈,为老不尊的魏老。我,愧对他,只能保护你来弥补这一遗憾。”。

    “随后你为魏老立坟竖碑,西征黑龙岛,十战十捷还挨了一箭,让我对你更有好感,也更想保护你的周全。”金刚抬起头来,直视着萧石竹伟岸的背影,以坚定的语气说到:“不管将军你现在信不信我,但从那时开始,我已不再承认自己是墨者了。只是我还不敢,不敢告诉你我的过去。”。

    “我信,否则我早死了。我中箭时一直是你伺候我,你完全有机会可以把我弄成箭伤而亡。之后你也不会让你的手下青木败露后,就不再执行刺杀胡回的行动。但害死魏老,你也有份!”萧石竹依然没有转过头来,语气却比之前严厉了些许。

    “是,我承认;但因为悔恨让我在得到墨翟要求我查查朔月岛上,还有其他神器没的命令后,也多了份心。我瞒着墨翟,开始查起神器的事来。”金刚没有否认,眼中闪过一丝愤怒,道:“没想到查到了个恐怖的传说,说黄泉下封印着十万魔神。我想墨翟是想要和他们做交易,可和魔鬼交易有好吗?他不是口口声声为了冥界众生着想吗?为什么还要找魔鬼做交易呢?这下我彻底对墨家死心了。”。

    萧石竹耐心的听着,同时心中也松了一口气,好在林聪的存在,现今也只有他和鬼母、陆吾知道。不然敌我不明时让金刚得知,岂不是坏事?

    【尚付——一种形状像鸡却长着三个脑袋、六只眼睛、六只脚、三只翅膀的禽鸟,山海经说吃了它的肉会使人不感到瞌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