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109】逃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以往讙头军总能依仗着自己的翅膀,从空中对敌攻其不备,出奇制胜。但这次的敌人不但有克制他们翅膀的火枪,还有和他们同为鸟人妖魂的羽民,以及那些飞在空中的热气球。

    他们最后一点骄傲,也被萧家军打没了。飞不上空中,地上步战又不及对方老练。加上还有一个状如疯狗的鬼虏,双刀耍起来水泼不进,攻守兼备,杀得讙头军们嗷嗷鬼叫。

    在中军的萧石竹看着不远处的鬼虏大开杀戒,抚掌叫好,对身边的陆吾说到:“胡回以前跟我三番五次说鬼虏步战了得,老子还不信;说什么步战了得还被我揍趴下了。今天见了鬼虏的表演,看来得跟胡回道歉了,也得好好学学什么叫谦卑。”。

    说完双腿一踢越影肚子,那越影一声吼,两只前脚高高抬起,腾空踢了几下后,四脚落地,带着萧石竹往前走去。

    “众军上前,有胆敢不降者,格杀勿论!”萧石竹抽出自己的灭月剑,身先士卒的朝前冲去。

    他还没能往前冲出几丈,就听到数十声轰隆巨响,从前方远处传来;尘埃随之被爆炸带起的劲风带起,朝着四面八方冲击而来。大地都为之微微颤抖。

    敌我双方皆是一愣,那声音和劲风尘埃,都是从城市正中处传来的,如百炮齐鸣,似惊雷连响,仿佛能撕裂天地间一切一般。

    萧石竹勒紧缰绳,使得胯下越影随即驻足不前,只是在原地踏步,转了一圈。接着他和他的萧家军,以及敌军讙头军们,便看到丹水城正中处,有一道直径数丈的大火柱猛然惊现,冲天而去,犹如火龙腾空一般,威武而又壮观。

    当火苗窜上离地十丈左右时,突然停住不再上升,而是夹杂着阵阵浓烟,不断的旋转着,对苍穹呼啸,大有斗破天际之威。

    “胡回得手了,这祝融国的火油威力果然不小。”愣神中,萧石竹心中暗自窃喜,按城防图上标注,那地方大概就是讙头国的玉华宫方向,丹朱就住在里面。

    可讙头军们的这一愣中,带着的更多却是惧;在此居住已久的他们,自然也是知道那着火的地方,便是他们大王所在之所。

    他们彻底的绝望了,不少纷纷五指一松,手中兵刃落在了地上;而目光,却始终未从那冲天火柱方向移开。眉宇间,尽是迷茫。

    随之那火柱在万众瞩目中,从半空之中慢慢降了下去。但那儿火势之大,依然火光滔天足有十数里。

    萧家军却没有愣神太久,纷纷只是一愣后,任凭那火柱如何壮观,他们也不在乎,只是举刀杀向那些呆愣的讙头军。但凡还没扔下武器的敌人,都是他们的目标。

    双方战斗素质的高低,登时一目了然。

    萧家军这支最初由老爷兵,少爷兵和痞子兵组成的军队,终于在萧石竹这个天才将领的知人善用以及用心*下,从鬼母军中脱颖而出。又在经历了大小数战后,成长为了一支虎狼之师。

    萧石竹成就了他们的同时,也成就了自己。他不再是人间那个装神弄鬼的老千,也不再是鬼判殿上任鬼摆布的小鬼,更不是天狗苑中那无人问津的鬼奴。他靠自己的狡诈和智慧,成了上马治军,下马治民的大将军。

    从此,他和他们一起开始了冥界的争霸。

    从此,他和他的萧家军,威震六海十洲。

    从此,他和这支铁军,一往无前!

    萧家军杀得兴起时,萧石竹自然也没闲着,眼刁的他环视四周片刻,立马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一个身罩锁子甲的讙头鸟人,神色紧张的他,正张唇呆望着那火光滔天之处愣愣出神。正是讙头军主帅狸天采!

    萧石竹见他身着与其他敌军不一样的铠甲,料定此妖魂在讙头国必然是个大人物,二话不说驾驭睚眦冲了上去。

    欺身而进时,萧石竹在睚眦背上一个俯身向前,手中灭月剑对准狸天应脖子处,猛然一剑砍去。登时,那剑如切冰断雪一般,瞬间叫那狸天应鸟头搬家。

    他的鸟头从脖颈上弹射而起,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后,正好落在了策马转身的萧石竹怀中。双目依旧圆睁,眼中尽是惊讶和不可思议的目光,大有死不瞑目之相。

    萧石竹把他头盔扯掉,揪着他的头发把这颗鸟头高高举起,环视四周高声喊到:“主帅伏诛,你们他妈的快给老子跪地受降!否则,他就是你们一会的下场。”。

    那些讙头军们缓缓转过头来,看着萧石竹把狸天采的头,像穿烤串一般穿在剑上,高高举起,也无所作为。

    短暂的沉默后,他们纷纷把手中兵刃一丢,浑浑噩噩的跪在了地上,把头尽可能的低垂下去。他们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只知道这样能活命。于是,他们便这么做了。

    见他们多数已经臣服,萧石竹满意的点点头,给陆吾下了道:“解决一切胆敢继续顽抗的残敌。”,这样的命令后,高举着灭月剑,有模有样的学着在人间电视剧里的太君,对鬼虏道:“鬼虏;你滴,前面滴开路,我们去城中玉华宫走上一遭。”......

    丹朱坐在玉华宫中,树顶那早已人去楼空的大殿之中;却如热锅上的蚂蚁,急躁不安。

    入夜后,宫外随时可闻阵阵炮声,杀声以及惨叫声传来。这些声音每每响起时,丹朱都会心头猛颤。

    从白天的攻势来看,他的敌人不仅装备精良,武器先进,还很凶残勇猛;讙头军绝非对方对手。

    其实当萧家军袭击莹城时,他便隐约知道自己输了。只是自负的他,是不会轻易认输的;他想搏一搏,却不曾想萧石竹不给他这个机会。

    死亡在即,丹朱突然想起不久前,狸天应对他的苦谏。

    “我们也是小国,多个朋友好过多个敌人。若是这个条件不能兑现,只怕是又要得罪一国。就算鬼母国不与我国计较,但久而久之,冥界也再无我国立足之地。”狸天应苦口婆心的这句话,此时正回荡在丹朱的脑海中,久久不散。

    “哈哈哈哈!”许久后,丹朱仰天长笑。片刻后缓缓起身,一整衣袍,走出了大殿。

    他站在大殿门口的石阶上,俯视着眼前的丹水城。今夜的丹水城,可比往日热闹多了。城中所处可见火焰浓烟,与空中如繁星点点般的孔明灯遥相辉映。

    时而还能看到大片大片的讙头军从空中惨叫着落下,或是地上的讙头军方才飞起,就被萧家军手中的火铳击落。而萧家军的步兵们,也正从东西和南面源源不断的鱼贯而入。

    虽然丹朱经常做些不讲道义的事情,但也不是白痴,见自己的军队死伤惨重,城南城墙又已坍塌,便知战争已接近尾声,讙头国败局已定。

    “天亡我丹朱啊!”他一声哀叹,抽出腰间三尺长剑,在脖颈前一横,缓缓闭上双眼。

    自杀的勇气,他丹朱还是有的。

    纵然是死,也要死得有所气节!做为冥界的一方霸主,国土再小,也不可死在敌人手中,更不能被对方活捉受辱。

    “大王不可!”就在他把心一横,正要自尽时,狸天应突然赶到,一把夺过他手中,那剑锋距离他丹朱脖颈还不到半尺的长剑,跺脚哀声道:“大王,您做什么?”。

    “寡人悔不该当初,不听你的忠言啊。”丹朱睁开发红的双眼,看着有些着急紧张的狸天应,长叹一声后,道:“事到如今,寡人宁可自尽玉碎,也不做俘虏瓦全。”,说着,就要去抢夺狸天应手中的剑。

    “那又有何用?”狸天应往后退了几步,把长剑藏在身后,急声道:“走吧大王,我们去莹城,至少哪儿还有您的两万士兵呢!”。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见他还是有心抢夺长剑后,狸天应又退后一步,跪在地上哀求道:“大王!只要你以后做个明君,臣愿意继续誓死追随大王!我们走吧!”。

    此言一出,让丹朱便是浑身一颤,接着心头一暖。本满心失落和绝望的他,在愣神片刻后,重新燃起希望。对这个往日让自己心烦的大臣,也更敬佩了许多。

    “往日寡人多嫌你烦,却不曾想危急关头又是你救了寡人一命。”丹朱环视四周,这玉华宫中比往日还要寂静许多,与四周城中随处可见的嘈杂慌乱格格不入;往日那些大喊着忠君爱国的臣子们,早已跑得不见踪影,令他一度心寒。

    但面前这个往日最喜欢说逆耳忠言,让他最为讨厌的大臣,却依旧形影不离,危难关头再次救了他,令他大为感动。

    丹朱思忖片刻,一咬牙跺脚,道:“好,寡人随你去莹城,东山再起。”。说着上前,扶起了狸天应。

    “事不宜迟,我们快走。”狸天应一点头,起身把剑一扔,搀扶着丹朱展翅飞起,朝着北面而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