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108】势如破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早在初到此地时,胡回便打听到丹朱刚愎自用,仗着王宫健在离地数丈的树上,自己的又臣民多是有翅膀的讙头民,空袭了得,因此在王宫下方完全没有设防。

    不仅如此,丹朱为了热闹,还修筑了一个巨大的广场,环在王宫四周。每日那广场上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丹朱也没说派几个人管理管理,因此这儿总是人多眼杂。

    胡回抓住了这个缺点,每日佯装带着属下们去哪儿摆摊做买卖,实则借着树高林密和人山人海的掩护,已经在那儿悄无声息的埋下了不少火药和火油。

    而今日这些东西,将会为丹水城之战,画上一个以丹朱完败的完美句号。

    但当他靠近玉华宫时,却发现今日警卫比往日森严。他躲在不远处一间无人的空屋中,透过窗花朝往张望观察,但见巨木四周地面上,少说也有一百多巡逻的讙头军,不易靠近。

    胡回皱了皱眉;脸上却没有愁容,反而多了几分耐心。

    这种不利情况胡回早已料到,因此他没有冒然的接近巨木,也没有撤退,而是按计划躲在不远处,一间被他早已买下的小屋里静静的等着,等待着吾丘寿的小队赶来与他回合。

    三刻后,吾丘寿带着四个人魂匆匆忙忙的赶来回合。一见胡回便问到:“护法大人,附近的基础暗哨已经被我们收拾了,怎么还不烧树?”。

    “那么多兵,我们得找个机会才行。”胡回指了指窗外,拉下自己遮面的黑布后,招招手示意吾丘寿过来看看。

    “加强了警卫吗?”吾丘寿走到窗边,仔细观察许久后,悄声问到:“那怎么办?”。眼珠却在说话间滴流转着,思索着对策。

    萧石竹的计划在于让讙头军顾此失彼,而最关键的不是挖出多少装神弄鬼的石碑,和烧了他们的多少粮仓,也不是炸了多少武器库,最关键的是,把这玉华宫给烧了。

    这玉华宫和这株上古巨木,是讙头国最高行政权力的象征和代名词,摧毁这,就算没把丹朱现场烧死,那也摧毁了讙头民们一半的精神支柱。

    “很好办!你们用暗器,射杀他们。然后把他们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后就跑,我趁机靠近巨木。”胡回不假思索的说到,接着又道:“记得发两三枚暗器,就换一个位置,千万别被逮到了,其目的是让敌人晕头转向。”。

    “诺!”吾丘寿应了一声,对自己的手下沉声道:“跟我来。”说着,就快步走出屋子去。

    不一会后,胡回便见到窗外不远处,几个正对着他这边的敌军守卫闷哼几声,倒在了地下。随之那几个守卫不远处的一队巡逻兵,也相继被暗器一一击中而亡。

    他手下的玄教教徒,那都是以前的墨家墨者,不但擅长机关术,还擅长潜伏,暗杀。手投暗器,索击暗器,机射暗器等等武器对他们来说不仅不陌生,还很熟练;可以说暗器在手,百发百中,一点也不为过。

    正是因此,萧石竹才把里应外合的这一重要任务,交给了他们。用他们来在城中造成破坏,让讙头军顾此失彼,再好不过了。

    不一会后,巨木四周便骚动了起来。不少拱卫巨木的讙头军,纷纷朝着刚刚被击杀的那几名讙头军尸体围了过来,脸上挂着紧张的神色,目光警惕环视四周,其中还夹杂着几丝恐惧。

    随之,一片嘈杂声中,又有几个讙头军被暗器集中,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着。一时间,守卫巨木的讙头军们都一下子炸了锅,慌乱了起来。

    他们虽然不知道暗器从哪里来的,发暗器的鬼又躲在哪儿,却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于是不由分说,三五成群的组成搜索队,向四周搜索而去;企图找出杀手的同时,也大树四周的警卫一下子变的薄弱了不少。胡回见状,不加细想的快步出了房子,谨慎小心的避开讙头军搜索队,慢慢的靠近巨木。

    他踩着周边建筑物的阴影,悄然来到树边广场上,趁着巡逻警戒的讙头军不注意时,一个闪身钻到树下的黑暗中。

    那巨木树高叶茂,树下阴影重重,到了夜里树上看不到树下,树下也看不到树上,倒是成了他有利的掩护。

    胡回凭借着记忆,先摸黑找到了一处他买下火油的地方,挖出装在坛子里的火油后背在背上,又摸黑前往巨木的其中一根树根处。然后将火油泼洒在了这巨木的根上。

    周而复始十几次后,那巨木的三十二根,从树上垂下立于土中的树根都被泼满火油。胡回便没有急着点燃它们,而是又去把火药挖出来,分别安放在各个树根下,引线挨着有火油的地方后,又悄悄的摸到了大树边。

    按理说,火油的气味那么刺鼻,就是讙头守军没有狗一样的鼻子,那也应该发现了胡回对他们的巨木做手脚的事才对;但今日萧家军攻城猛烈,枪炮齐鸣不断,空气中都散布着浓烈火药味,压过了火油的气味,因此紧张兮兮的讙头军们,才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而胡回自然也就肆无忌惮。

    等他把一切办妥,来到树冠边缘准备撤退时,正好见到两个巡逻的讙头军正好走到他的身前对面。胡回见左右无敌人,便二话不说,右手对准那两个士兵一扬,“嗖嗖”两声中,两道寒光一闪间,有两枚袖箭从他袖飞出,朝着那两个士兵而去。

    随之那两个士兵几乎同时一声闷哼后,还没反应过来倒底发生了什么,身子便是往后一仰倒在了地上。胡回赶忙掏出火折子,将其吹燃后取下腰间一个燃烧罐点燃后,把罐子砸向了距离他最近的那根树根处,一个转身,朝着树外飞奔而去......

    城外,丹水城南面的城墙,终于在萧家军打了一半的炮弹时,不堪负重全面倒塌。说来这墙也是坚固,其原因是因为丹朱近年来除了经常做点无义的事情外,那就是把剩下的精力,大部分都用在了修城墙这件事上。

    就城墙的厚度和坚固而言,他的丹水城都快赶上酆都城的了。要不是如此,之前十万共工军,也未必会兵临城下一月之久,还没能攻进去。

    但面对萧家军的火炮,这城墙再坚固那也无妨。十几轮的炮轰后,丹水城南面再无城墙一说,城墙接二连三的碎裂倒塌了下来。门户方才大开,萧家军的战船便不约而同的靠近丹水城。

    萧石竹接过士兵递给他的环首刀,抛给鬼虏后,翻身骑上他的越影,对鬼虏道:“去吧,让胆敢阻碍你前进的敌人,尝尝你的刀锋!”。

    “铮!”的一声,环首刀出鞘,鬼虏二话不说,举刀一个猛冲,来到船边时足尖点地一跃而起,朝着河岸边飞掠而去。

    他这一跃,直接飞出了三五丈,稳稳的落在河岸边。让还在船上看着的萧石竹不经笑骂道:“他娘的,要是人间奥运会准我国参加,鬼虏绝对能拿跳远冠军。”。语毕,抽出腰间灭月剑,对身边士兵高喊道:“跟紧鬼虏千户,杀进城去!有胆敢负隅顽抗者,概不饶恕!”。

    他话音刚落,四周便是响起一片高喊,接着那些没有鬼虏那么强的弹跳力的士兵们,纷纷在玄水黄土的率领下,跃入丹水,斗志高昂的喊杀着,朝着岸边游去。

    滩头上,鬼虏一马当先,只身一鬼杀入城墙废墟边。十几个守城讙头军还没从城墙倒塌的愣神中缓过神来,就见一个鬼影冲入了他们身前,那些因为城墙倒塌,还没尘埃落定的尘土中,让他们又是一愣神。

    那鬼影欺身而进时,他们才看清那是一张鼻孔撩天,双唇外倾,丑得让鬼都消罚的嘴脸,此时正呲牙嘶吼,怒目圆睁的瞪着他们,不是鬼虏又能是谁?他那狰狞的相貌,吓得那几个讙头军顿时双腿不住的打颤。

    鬼虏不给他们逃走的机会,也不给他们惊呼的时间,已是手起刀落,将他们的鸟头从脖颈上一刀削掉。

    妖血喷溅下,不少溅到了鬼虏的脸上,如一条条细小鲜红的毒蛇爬在他脸上,随着缓慢流动而蠕动一般,让他那张本就不好看的脸显得更是恐怖了许多。

    四周几个才从废墟中爬起来的讙头军,一见他站到自己身前,吓得一声惊呼,转身便落荒而逃。鬼虏一个箭步上前,伸手一抓抓住跑在后面那个讙头军后脖领子,把他往自己身边一拉,手中环首刀同时对准那个讙头军后背,就是一刀刺去。

    刀身破甲,带着撕裂金属的脆响和鲜血从这名讙头军前胸铠甲后猛然刺出。鬼虏毫不停息,立马把手一旋,同时往后一抽,抽回刀来;身子接着又朝右边一旋。环着他的身侧化为月牙状的刀光一闪后,便把从他右边攻过来两个讙头军一刀砍死。

    几个动作一气呵成,毫无拖泥带水,不仅让渐渐朝他围过来的讙头军们看得咋舌,也让紧随其后的萧家军们看得心生钦佩,士气大盛。

    鬼虏右脚脚尖轻轻一挑,那躺在他脚前地上那柄讙头军留下的苗刀,使得那刀从地上弹射而起,在他身前旋转几圈,方才落下;眼疾手快的鬼虏左手一伸,握住刀柄。

    然后他把手中双刀一指前方,怒吼一声:“放下武器者不杀!”。声如巨雷,登时吓得那几个愣住的讙头军往后退去几步。

    鬼虏把双目一眯,见敌人虽有胆颤,却没放下武器,眼中闪过一股杀气的同时,不再废话,拔腿朝着他们冲了过去。

    他出手迅如疾风,刀光闪闪如电,转眼即逝。一番撩、刺、截、斩后,他身前四五个讙头军已是身首异处。而敌人致死,手中兵器都没与他手里的双刀碰撞一下。

    可见他是使刀的好手。当初萧石竹与他单挑,若不是鬼虏被英招之前就打伤,且让有刀在手,只怕空有神力却不会用的萧石竹,必然成了输家了。

    而鬼虏的步战法也是独特得很,喜欢往人群密集的地方冲,却能从中很快找到哪儿是结合部,然后猛打此处;使得他虽多次身陷重围,也能一口气便杀了出来。再加上他身上裹着精钢锻造成的铠甲,讙头军那些寻常刀枪,难以伤及他半分,使得他根本不顾左右和后方涌上来的敌军,只管手持双刀一往无前。

    开始讙头军见他只身一鬼,以为好欺负还敢围上来;但鬼虏想吃了兴奋剂一样,敌军再多也不惧,杀得他们人仰马翻。以至于到后来,讙头军见他就躲。鬼虏见状哈哈哈大笑,浑身因为兴奋而颤抖。

    敌军不追他,不堵他了,他便大吼一声,提着双刀去追杀敌军,围堵敌军。整个丹水城城南战场,渐渐的成了以他为中心。而讙头军,也被他冲了个七零八落;根本没法组织起像样的防御来。

    讙头军想要飞到空中,却不是被地面火枪射杀,就是被空中的钦原和羽民兵击杀;真的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绝望之下,在萧家军喊出的:“投降者可免一死。”话语声中,不少讙头军纷纷放下了手中武器,跪地投降。

    剩下的在讙头国主将狸天采的带领下,且战且退,朝着城市中间而去,试图与萧家军展开巷战。但却被高空中,待在热气球里的萧家军,用水龙出水狠狠的教训了一番。

    丹水城中一片混乱中,火光四起,玄教教徒的破坏仍在继续,城中暗哨箭塔,瞭望塔以及坞堡(坞堡是一种防卫性建筑,也称坞壁。汉代豪强聚族而居,故此类建筑之外观颇似城堡。),都是他们的攻击目标。

    他们还毁掉了城中所有水井,让讙头军们面对防御建筑四面起火的困境,无计可施。讙头军那退守城中,巷战御敌的战术化为虚无。

    然后他们又杀掉了东西城城门守军,打开城门把剩下的萧家军放入城中。

    仅仅半个时辰,城中守军就已伤亡过半。萧家军势如破竹,三面夹击,把他们逼到了丹水城的中心地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