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107】丹水城之战(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丹朱无非是想,入夜后让他的士兵们高飞,然后借着夜色的黑暗,对萧家军投下城中储备所剩不多的巨石,来个破釜沉舟。

    严格的来说,丹朱这个计划非常不错。爱迪生嗝屁后好像是没来冥界丁卯报道的,他的灯泡自然也没带到冥界来宣传;反正无论如何,冥界是没有灯泡也没有电力发电站的,自然没有探照灯一说。只要讙头军飞到地上灯火照射不到的高空,就能轻而易举的偷袭萧家军而不被发现。

    这也是当初,萧石竹用来打三星岛的办法;可就完美度而言,丹朱这馊主意却不及萧石竹当初策略的一半。首先不说他的军队火器老旧,且没有全军推广。就说说他面对的,是冥界里千年难得一见的鬼才,天生懂得兵贵奇变,奇招怪术无穷的萧石竹,胜算就更不多了。何况早在打三星岛时,萧石竹就一直在琢磨,如何在没有探照灯和雷达的情况下,进行夜里防空。

    几次苦思冥想后,萧石竹想出了几个有效的防空办法,今天,他就要把这些办法都用来对付胆敢夜袭的讙头军。

    入夜后,丹水城附近刮起了南风。带起潮湿泥土的芬芳,散播到空气之中,似少女的轻吻一般柔和,让人心醉。

    可萧石竹没有闲暇去顾及享受这些风花雪月带来的舒爽。他连饭都没吃,便让军士们把他的秘密武器准备好。以最快的速度,把这些秘密武器放出来。

    陆吾吃过饭后,看着军士们准备好的秘密武器,各个南瓜大小,皆为长方体形状,结构大至分为主体与支架两部份;主体都以竹篦编成,用棉纸在主体外糊成灯罩,底部的支架则也是以竹削成的篦组成,上架着一个铁制小碗,里面全是吸了火油和烈酒混合物的棉花。

    陆吾看了看这些东西后,更是糊涂,忍不住说了一句:“这不就是形状怪异的灯笼吗?”。

    “这在人间叫祈天灯,也叫孔明灯。”萧石竹笑笑,对他简单的解说到:“你看着吧,一会他们会照亮丹水城上空。”。语毕,接过传令兵手中令旗,对着丹水城方向一挥,道:“点放祈天灯!”。

    一声令下,萧家军们纷纷点燃手中孔明灯,随即放手。那些孔明灯并没有带着那无限的思念以及满满的祝福,而是带着即将到来的死亡,随着那微微南风,伴着朦胧月色,朝着丹水城方向而去。

    一盏孔明灯没有多大亮光,但一万多盏孔明灯,一起飞翔于空中,不仅壮观如漫天繁星,且能瞬间便照亮了丹水城的上空,使其犹如白昼一般。

    紧接着,还有士兵又从船舱中抬出一些东西。看模样是用羊皮缝制而成的气球,或者说更大许多的孔明灯。

    那些东西由球囊、吊篮和一个火盆之物这三部分构成。球囊全用羊皮缝制而成,针脚细密而密不透风,在口子处用绳索连接着吊篮。而吊篮不小,以木板钉成,长宽高各有半丈左右,足可站三个士兵在其中而不拥挤,外围四周绑着盾牌,还挂有不少的沙袋。

    军士们三五成群,通力合作,拉开球囊底部口子,点燃挂在球囊与吊篮之间的火盆后,球囊便慢慢的膨胀起来。当它变得圆鼓鼓时,便有两个人魂士兵手持各类火器钻入吊篮之中。随即那些拉着球囊口子的士兵一松手,这些个大号的“孔明灯”,载着人魂飞了起来。

    “那又是什么?”陆吾瞪大双眼看着那些会飞的物体,好奇的问到。更让他好奇的时,萧石竹久不到军中,居然只用了短短几日,就造出这些对于落后的冥界来说,算是新奇玩意儿的东西来,且还教会了士兵们如何使用。

    这一切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连他这个副将都不知道,让陆吾不得不在好奇惊愕之余,心里暗自感叹道:“大哥萧石竹就是个干密使的料啊!早来冥界数千年,曾经的墨翟也就没机会为酆都大帝效力了。”。

    “这叫热气球,以冥界的材料,只能做到这种简易的程度了;将来还有待改进。”萧石竹看着那数十个缓缓升空的热气球,露出一个饱含狡诈的笑容,缓缓说到:“现在,它们是我的空中移动堡垒,你就瞪大眼睛看着讙头军吃苦头吧。”。

    他话音刚落,就听到城中传来一阵阵扑翅声响,紧接着便看到讙头军如离巢之蜂,大批大批的朝着空中飞去。

    丹朱也在此时派出了一万士兵,执行了他下午时作出的决定。

    可当这一万讙头军看到那些孔明灯时,也是一愣,纷纷在空中停住,好奇的打量着这些他们从未有见过的东西。

    而萧家军,绝不会给他们悠哉的欣赏和观察时间的;紧随孔明灯其后的热气球中的萧家军们,已经默不作声把手中火器对准了那些讙头民。

    一时间,迅雷铳枪声大作,五雷神机阵阵轰鸣,一窝蜂密集如蝗,火龙出水呼啸震天。火光迸射一闪而逝后,就是连续的爆炸,在讙头军中响起;此起彼伏,如猛虎啸谷,不但使得讙头军顿时死伤无数,也使得丹水城方圆数十里内百兽震惶。

    真是惊天地,泣鬼神!

    本就因那些新奇玩意儿而愣住神的讙头军,还未缓过神来又见同伴死伤无数,加上早些时候萧家军的火炮威慑,使得他们此时已多是心胆俱裂。

    而他们的对手萧石竹,可不是一个善男信女。深知趁你病要你命这一硬道理的萧石竹,是不会因为讙头军心生畏惧,就放他们一马。但见那些讙头军都手抱巨石后,他下令船上军士把早已架好的神火飞鸦,对准讙头军方向后,毅然决然的点燃了这些风筝般的火器。随之,又命令钦原带着自己的身边的五百羽民兵,腾空而起,高喊杀声朝着丹水城方向飞去。

    惨绝人寰的原始空战,就此拉开序幕。向来以翅膀为傲,以飞空制敌自诩,就连共工军也一时间难以为难到他们的讙头军们,眼中第一次露出了万分的惊惧和后怕。

    那种眼神,是在浮游率领大军围困丹水城时,也没出现过的。在他们看来,萧家军和他们的先进的武器,就像呲牙咧嘴的魔王和魔王手里的魔兵一般,是那么的危险,强大,而又不可一世!

    惨叫声四起下,看着那丹水城上空接二连三而起的爆炸,似宣告丹朱政权在此地即将倒台的绚丽烟火,陆吾张嘴咋舌。

    尽管他随萧石竹南征北战数次,尽管他看过这个人魂出各种奇招无数次,但这一次如此华丽的场面,还是让他看得倒吸冷气。这不是害怕所制,而是因为萧石竹的智慧所带来的震慑,使得他惊讶不已的同时,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讙头军们引以为傲的飞空优势,被萧石竹轻而易举的化解了个干干净净。留给讙头军的,只剩下可怜和死亡。

    “船上火炮齐发,目标丹水城南面和东西两面城墙!”。萧石竹在陆吾的惊愕下,对船上士兵又下一令。萧家军们闻令,开始有条不絮的填弹,开炮。

    随着炮声响起,空中杀声也是越来越响。被打蒙了的讙头军有如无头苍蝇一般,在丹水城上空四散乱撞。甚至有不少讙头军不是被萧家军击杀的,而是被自己慌乱的同伴,从空中撞下来的。

    至于他们手中的巨石,自然也落到了丹水城中。

    “大哥,难道你也是让巫支祁,使用这等新奇战术?”缓过神来的陆吾,看着不远处被爆炸撕裂点燃的丹水城上空,缓缓问到。

    “是的。但也有所不同,我给他的只有热气球没有孔明灯;而且还追加了一条死命令。”萧石竹负手而立,欣赏着这壮观的战场,嘴里说到:“鉴于他人数不多不可冒险,便要他入夜后就后撤二十里,且熄灭船上的一切灯火。没了水师和战船,被打懵了的莹城敌军,是不敢去孤军去追他的。”。

    “更可以迷惑敌军,让敌军认为他巫支祁是不善夜袭,才撤离到安全地带的。因此白天疲于防御的敌军,也想着趁着他后撤休整休整,自然更不会去追他了。”陆吾稍加思索后,补充说道:“是这样吗?”。

    “对。而巫支祁白天的猛攻,能让他们疲惫不堪。但撤退不是真的撤退,天亮时巫支祁会卷土重来,打那些还在睡梦中讙头军们一个措手不及。”萧石竹把头一点,自豪的说到:“这就是千术里的诈!”。

    “老听你说千术千术,那不就是赌场中骗钱的手段吗?”只见丹水城上空的讙头军,死伤已经过半后,陆吾又问到:“可怎么在你用来,就不仅仅是骗钱的手段了呢?”。

    “哈哈哈,千术学问大着呢!骗钱那只是其中的冰山一角,它上可窃国,下可行骗,威力无穷。”正说到此,就见丹水城中四处着火,火光瞬间冲天。萧石竹顿时抚掌叫好,随即又对陆吾说到:“差不多该谢幕了。让军士们做好登陆冲锋准备,城墙一塌,鬼虏为先锋,率我军就杀进城去,一切胆敢抵抗者,杀!”......

    丹水城中,胡回站在城东一家客栈中,回廊的屋檐下,举头看着空中那些如繁星般的孔明灯,以及绚丽的爆炸,愣愣出神。

    自从随了萧石竹,他还是第一次跟随对方出征,这等奇招怪招,他也是第一次见。心中不免生出不少惊讶之时,也感叹萧石竹还真是个奇才;也不知对方用了什么办法让灯笼飞天,借着南风飞抵丹水城上空,照彻寰宇天地之间。

    就这点本事而言,就算是墨家最厉害的机关师来了,也未必是萧石竹的对手。胡回有理由相信,只要让萧石竹知道墨家机关的运作方式,他便能在短时间里,想出绝佳的破解办法来。

    “我算是跟对鬼了;此人魂此时还不势大,便如此英明神武,将来必定能一统冥界十洲六海。”胡回喃喃自语了一句,目光却始终没从头顶方向移开。

    “护法大人。”片刻后,一个年轻人魂一路小跑,朝着胡回而来。在他身边站定后,一拱手压低声音道:“各队长派人来问,何时开始攻击?”。

    “吾丘寿,教主开始轰击城墙了吗?”胡回微微转头,瞥了一眼那个人魂。但见这小伙子不过二十出头模样上穿青锦袄,下着抹绿靴,作富商打扮;五官端正的镶嵌在他那张白净的方脸之上,一双八字眉下,清澈的眼中带着几分淡泊和机灵。

    “是的。”那名叫吾丘寿的年轻人魂对他回了一句,又道:“属下数着呢,至今已经开炮四轮。”。

    “好吧,让我们也去热闹热闹。”胡回微微颌首后,不急不慢的说到:“告诉教徒们,主要目标是粮仓,官府衙门,军械库以及城中的箭塔等防御设施,还有水井。”。

    “诺。”吾丘寿应了一声,转身快步离去。还没走出几步,又被胡回叫住,对他说到:“教主有令,明哲保身;告诉兄弟们一切小心,生命收到威胁时,可以放弃任务选择撤退,教主绝不怪罪。”。

    “诺!”吾丘寿又应了一声,快步离去。

    他刚离去,胡回便也是一个转身,快步走进了自己身后的房间。待到他再出来时,已经换上了一袭黑色装束,头顶也裹着黑巾。就连脸部,也用黑布蒙住大半,只露出两只眼睛来。

    背上背着一把弯弯的短刀,腰间挂着不少的燃烧瓶的他,看上去像是个忍者,也像个古代刺客。

    只见他快步走到客栈院中墙角下,一跃而起,翻过墙头,朝着外面悄无声息而去。

    仆一落地,胡回就见城中大乱,随处可见四散而逃都是纷纷赶着回家躲起来的居民;时而还有不少讙头军,从空中旋转着落下,重重的砸在地上或是街边的屋顶上,却已是早已断气。

    胡回顾不得许多,认准方向后,小心翼翼的避开城中的巡逻队,朝着此城正中处而去。

    他的目标,是丹朱的玉华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