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103】行动起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萧石竹赶到南面港口时,御医们也已经赶到。

    因为金刚伤得太重,浑身上下多有刀伤外,双腿双手还都已经骨折,肋骨也断了两根;面对金刚那奄奄一息的情况,御医们只得就地搭起帐篷,开始医治金刚。

    面无表情的萧石竹站在帐外,心中有恨又有悔意,他知道丹朱不可信,却还是派了金刚去冒险,心中总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他冷冷的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大海,紧皱眉头。

    “不会有事的,张御医可是我宫中医术最高明的大夫,你就放心吧。”站在他身边的鬼母,拍拍他肩头宽慰到。萧石竹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此时胡回从他身后走过来后,在他身边站定,还未开口萧石竹便急声问到:“第一个发现金刚的鬼,交代什么了吗?”。

    “他们说是发现被海水冲上来的,我看也不假;金刚身上裸露的皮肤都开始发白了,应该是被水泡了好久。”。胡回缓缓回答到。

    “我知道了,把那个鬼放了吧。”萧石竹沉吟片刻后,道:“你也去休息吧,其他的事情我来处理。”。胡回闻言,点点头转身离去。

    “金刚千户脱离生命危险了。”片刻之后,帐篷中有个中年人魂走出,正是鬼母说的张御医。他快步走到萧石竹身边,开口说到:“萧家军,他已经醒了,说要见您。”。萧石竹闻言大喜,却又看到张御医脸上,浮现着为难之色,便收起喜悦问到:“怎么了?说实话。”。

    “好在金刚千户身上的一些伤口,已经做过简单处理,此时他生命确实已经脱离危险了。”张御医沉默良久,才吞吞吐吐的说到:“其实,金刚千户可能会瘸了。他的腿伤非常严重,而且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所以......”,越往后说,话音越小。

    腿瘸了,从此他的军旅生涯就此宣告结束;对于一个身经百战,热爱军营生活的战士来说,下半辈子要杵着拐杖渡过,这个打击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他还不知道吧?”震惊之余,萧石竹瞪大双眼看着张御医呆愣半晌后,悄声缓缓问到:“金刚应该还不知道这个坏消息吧。”。

    “是的。”那御医赶忙回答到。

    “记得保密。”萧石竹说着赫然转身,朝着帐内而去。

    “辛苦了。”鬼母对张御医也说了一句后,追了上去。

    萧石竹来到帐门口站定,平复一下心情后,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走入帐中。

    才二十几天未见,金刚的头已经肿得像颗猪头,身上几乎裹满绷带的他,更像是个木乃伊。

    他静静的躺在床上,虽已经苏醒,却还是脸色苍白,毫无血色。看来不好好养上一两个月的伤,他是不可能完全好起来的了。

    萧石竹走到他床边坐下,示意他可以躺着说话后,目光一扫他身上的绷带,缓缓问到:“怎么回事?”。虽然萧石竹猜测是丹朱干的,也知道自己肯定猜得百分百准确,但还是希望对方亲口告诉他正确答案。

    “是丹朱。”金刚眼中闪过一丝愤怒,有气无力的说到:“属下辜负了将军的期望,有辱使命,罪该万死。”。

    “这不是你的错,不要在意。”萧石竹又是勉强一笑,问到:“倒底怎么回事?和你一起出使的那些禁军呢?”。心中才消退的不祥预感,再次升腾起来。

    “都被丹朱杀了,他说你是勒索他。他让民船把我送回来,悄悄丢到港口边的沙滩上,就是要对您示威。”金刚眼中的愤怒化为悲伤,说完这句话后,又轻喘了几声,好像说话也很费劲一样。但这也完全证实了萧石竹之前的猜测,丹朱反水了。

    “别说话了。”萧石竹强忍着愤怒,伸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手背,站起身来。他背对着金刚,沉吟许久后,深吸一口气,道:“安心养伤,这仇我一定给你报了。”。说完一咬牙,拂袖而去。

    鬼母见他离去,也是安慰了金刚几句后,赶忙追了出去。赶上朝着小虞山城方向缓缓而去的萧石竹后,鬼母问到:“你打算怎么办?”。

    “敢打老子的侍卫,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怎么办?当然是把他的讙头国给吞并了。”,萧石竹闻言驻足不前,恶狠狠的说到。此时从他胸中溢出,流入眼眶后又迸射出的怒火,胜过千万个太阳。嘴里厉声说到:“有仇不报,那不是我的作风。”。

    虽然他在人间时,就见惯了背叛,却还是很恨有人胆敢背叛他;丹朱的行为让他与往常的冷静截然相反。

    “话是这么说,但你应该知道我们才吞并了黑龙岛,国力需要恢复吧。”鬼母注视着他,缓缓说到:“虽然讙头国是小国,只有十座城市,却也不是轻而易举就能拿下来的。”。

    “我知道,所以这次我只用萧家军出征。”被她一说,萧石竹也稍微冷静了一些;他怒哼一声,把右手大拇指放到嘴里啃起指甲来,眉头皱的更紧了。

    还没啃几下,就被一脸嫌弃之色的鬼母,伸手一把把他手指从嘴里抽出,白了他一眼后,嘴里嗔怒道:“说了多少次了,这样很脏啊。”。说着赶忙掏出绣帕,帮他把指甲上口水擦干净。

    萧石竹静静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脑中思索着对策愣愣出神。片刻后,当鬼母帮他测底擦干净手指时,萧石竹突然灵光一现,一把抓住鬼母的手,有些激动的嚷嚷道:“我不是有城防图吗?丹水城的城防图。”。

    鬼母一愣,呆呆的点了点头。

    “那就好办了。”萧石竹把双眼微微一眯,道:“你立马修书给丹朱,就说勒索他的事情是我自己私下做的了,态度要非常诚恳,并且告知丹朱已经训斥过我了,还把我关在宫里要我闭门思过;至于这次的误会,鬼母国愿意奉上上等珠宝十车作为赔礼。”。

    “啊?”又是道歉又是赔礼的,鬼母听得糊涂,不知道萧石竹的葫芦里倒底卖的是什么药。

    但见自信取代了萧石竹眉宇间的怒气,对方眉头也渐渐的舒展开了后,她担心萧石竹冲动做傻事的紧张感,也消退了不少;于是赶忙点头应了下来。

    接着转念一想,她又问到:“十车上等珠宝,去哪里弄?”。这可不是小数目,要刚刚结束战争,四处都要用钱鬼母国一下子拿出来这么多,还真的有点难。

    “又不是真的要给他,就说稍后会派人送去就行。”萧石竹抬手,帮鬼母把贴在脸颊上的几缕发丝别到耳后,道:“我先去找胡回了,你自己先回宫好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信中说我罚你面壁思过,丹朱会信吗?整个玄炎洲都知道你是我夫君,他不会不知道吧?哪有妻子惩罚丈夫面壁的?”。鬼母微微颌首着,却又有点担心的问到。

    “别忘了,我虽然是你的老公但毕竟只是将军;这能让外人看来,是你娶了我,所以我得听你的。”萧石竹淡然一笑,面带自信的对鬼母说到:“你放心好了,再说你是冥界出了名的强势女鬼,他会相信的。”。

    “好,听你的。”鬼母稍加细想后应了下来,但想起萧石竹说她是强势的女鬼,还是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哼了一声后,转头坐上暖轿,往小虞山城那边而去。

    半个时辰后,萧石竹只身赶到了萧家军军营中。此时萧家军大部分都在朔月岛以南瞑海上,以演习为幌子而兵临讙头国边境,所以营地里只留下了少数看守的士兵,比以往要安静很多,显得冷清。

    萧石竹才步入大营,便交代卫兵去把胡回和鬼虏找来后,径直的往大帐而去。

    不一会后,胡回和鬼虏来到中军大帐中,就见萧石竹端坐在交椅上,拿着一张城防图,正在仔细看着图中的一切。

    “将军。”两鬼在他身前站定,微微行礼后齐声问到:“叫我们来,是有什么事情?”。

    “胡回,现在玄教有多少教徒?都忠诚吗?”萧石竹抬头看着他问了一句,目光很快又移到了手中图上。

    “一百。”胡回想也不想的便脱口答到,然后又说到:“当然,这一百个教徒是我亲自策反的,他们都改邪归正,重新做鬼了。对将军您,也是忠心耿耿的。”。

    “嗯,这就够了。他们都是擅长伪装和蛰伏的鬼,我要你带着他们做三件大事,你敢吗?”萧石竹收起城防图,站起身来盯着胡回的双眼问到。

    胡回虽说不知他要做什么,却还是肯定的说到:“可以啊。”。

    “第一件事情,就是要你带着他们,连夜潜伏到讙头国去。至于身份,都是从六天洲或是酆都城的商旅,到讙头国经商的。”萧石竹示意他和鬼虏先坐下后,缓缓说到:“第二,做十个石碑,长短大小和形状你自己定,在上面刻上‘天亡无义丹朱’六个大字,埋到丹水城附近,再暗中指引他们的百姓,无意中把这些石碑给挖出来。而且石碑要做得有时代感和厚重感,很像古董那样。”。

    “能做到吗?”萧石竹顿了顿声,紧盯着胡回问到。

    “这对于玄教教徒来说,太轻而易举了。至于造个仿古石碑,那就更容易了。”胡回很是自豪的自夸一句话,又问到:“可这有什么用?”。

    “让丹朱无形中恐惧起来。”萧石竹轻声一答后,又说到:“也让他的百姓认为,确实是天要他亡。”。他抓住了冥界魂魄多数愚昧这点,想要借此让讙头民们认为,他即将发动的进攻和侵略,以及丹朱马上要迎来的死亡,是合法的,也合情合理的。

    胡回也很聪明,马上想到了萧石竹要他做的一切,都是要给金刚报仇,进攻讙头国的准备;于是不敢怠慢,赶忙点头应了下来,接着又问到:“那第三件事呢?”。

    “潜伏到丹水城里,千万别被发现。”萧石竹把城防图拿出,递给他后,道:“当萧家军开始第二次炮轰丹水城时;记住了是第二次,就四处点火,造成混乱后把教徒一分为二。一部分按图上标注的地点,暗杀城墙里的箭塔岗哨中的卫兵。另外一部分去把城中所有的水井一一封口后,再把城里最正中处的这株大树点燃。”语毕,用手指了指图纸正中处。

    “属下记住了。”满脸认真的胡回,应了一声后,提出要求:“但我们需要大量轻便宜携带的暗器防身。”。

    “我带你去军器监的仓库取,要多少都可以。”萧石竹慷慨的一说后,转头看着鬼虏,道:“鬼虏也去和鬼倩儿道个别吧,然后我们一起出发,去和陆吾他们会合。”。

    “是!”胡回和鬼虏毫不犹豫的起身领命。

    “行动起来。”萧石竹转头望向帐门方向,冷冷说到:“让我们一起去教教丹朱怎么做鬼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