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102】怒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雨余山城冷萧萧,昨夜下半夜小虞山城里下了一场雨后,今早的气温一下子降了下来,突如其来的乍暖还寒,让城中所有魂魄都猝不及防。也让萧石竹很想就这样窝在暖和的被子里,睡到天荒地老。

    奈何抵抗不住鬼母的又亲又哄,他才哈欠连连的从床上慢慢爬了起来,洗漱后吃完早饭,他把双手插在衣袖中,跟着鬼母坐上暖轿,往南城山脚下而去。

    “我还真是没有冷死在冬天里,却在春天里冻成了狗。”坐在暖轿里后稍微暖和了一些,但萧石竹还是忍不住对身边的鬼母埋怨了一句。

    “来我看看。”鬼母笑着,伸手往他股后一摸,调笑道:“也没长尾巴啊?”。

    “汪汪汪。”萧石竹学着恶犬,对鬼母狂吠了几声后,白了鬼母一眼,道:“我要真长尾巴了,不得吓死你。”说着他注视着鬼母手上捧着的那个花篮形瓷器,又问到:“这是什么?”。

    那东西的身子、底部和盖子以及提梁,都是陶瓷制成,镂空雕刻的盖子上,有五蝶捧寿的花纹。透过镂花,预约可以看到瓷器内部中空,里面有几点闪烁着的暗红微光。

    从寝宫出来,这东西就没离开过鬼母的手。

    “嗯?”鬼母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手中,道:“手炉啊,人间没有手炉吗?”。说着拉起他的手,轻轻的放在那个瓷器身上。

    那瓷制手炉的炉身上暖暖的,冰冷的手放上去,顿感有暖流从掌心泛起,慢慢的朝着全身传去。

    “人间都用暖手宝;不过你别说,这东西还真暖和啊。”萧石竹眼珠滴溜一转,立马露出阿谀奉承的神色,对鬼母媚笑着哀求道:“老婆,亲爱滴,你给我抱一下你的手炉吧?不然你老公的手冻坏了,就没人给你画眉了。”。

    “最近你都没给人家画过。”鬼母虽这般埋怨到,却想也不想的,把手炉递给了他后,自己把双手插入袖中。萧石竹接过手炉,捧在手心,暖在心头,却又看了看鬼母后,道:“我跟你开玩笑的,我一点都不冷。就你老公我这身子,现在可以下河去给你捞鱼你信不?”。说着就把手炉递给还了鬼母。

    “还是夫君疼我。”鬼母笑笑,把头靠在他的肩上,却迟迟没有伸出手去接过手炉来。刚一靠上去,轿外的辰若便敲了敲窗户,对他们喊道:“吾主,将军,有酆都大帝的手谕。”。

    萧石竹与鬼母对望一眼,赶忙把手炉递给鬼母后,掀起窗帘,对辰若道:“拿来我看看吧。”。

    辰若闻言,赶忙把一个精致的木制长形小盒递给了萧石竹。但见上面贴着一张斜斜的封条,封条上书:“马上飞递”四个大字。

    “嚯,还加急信呢?”萧石竹说着撕开封条打开木盒,从中取出摆放在里面的帛书展开一看后,皱了皱眉,嘀咕道:“酆都大帝要这么多武器干嘛?”。疑惑随话音响起时,在他眼中一闪而逝。

    “战争。”鬼母也看了一眼他手中帛书上的内容后,沉吟片刻,思忖着道:“不是有密报说,东夷洲银灵子已经反了吗?”。

    “是吗?”萧石竹稍加细想,也觉得她的推测有些道理,于是微微颌首后,对轿外的辰若喊道:“辰若,派人去兵部问问,最近有没有密探送来的情报,重点问问东夷洲的。”。

    “是。”在辰若的应声中,鬼母也对他问到:“打算怎么办?”。

    “给他,不就是点冷兵器吗?”萧石竹轻轻一笑,道:“就算数量翻一倍,那也给他。”。说着把那帛书往地上一抛,用脚狠狠的踩了一脚后,眼露凶光道:“还不到时候。”。且说话间已是面带愠色,使劲攥紧双拳。

    “嗯。”鬼母点点头,见他一提起酆都大帝就气不打一处来,于是便再次把头靠到他的肩头,柔声安慰道:“夫君,沉住气。”。同时把自己的右手,轻轻的放在了萧石竹左手的手背上拍了拍。

    “嗯,放心吧。”萧石竹慢慢的放开攥紧的拳头,对她挤出一个勉强的微笑。

    “吾主,将军,我们到了。”就在此时,辰若又在轿外喊了一声。

    两人起身出了轿门,站到轿外就见已经来到一座设十二座苑门的苑圃前。但见苑圃不过方圆十里大小,虽然谈不上大,但步入其中后会发现这儿地形却是复杂多变,且有着极为丰富的天然植被和人工载植的琼林玉树。风声木、月桂树枝繁叶茂,栾树枫木干云蔽日。

    树林间还多有池沼,池中置各式动物石雕,又在附近建置观、台等建筑,形成一座林园景象。

    漫步苑中,随处可见百兽飞奔于花草之间,麋鹿和马鹿在池沼边低头饮水。

    这本是鬼母避暑的景苑,又因有十二座苑门而唤作十二章宫,此时已提供给了英招,在此训练空骑骑手,饲养空骑坐骑。今日,鬼母和萧石竹,就是来视察英招的工作成果的。

    来到苑圃正中,就见英招手持马鞭,站在苑圃正中处一块青石上。他的身前下方,站着十一只兽魂,整整齐齐的一字排开。左边五只白泽,右边五只火麒麟,正中站着的,是一只螭龙。骑在螭龙背上的,是曾和萧石竹有过一面之缘的南城卫指挥左凡。

    “重要的事情,我只说一次;空中作战,除了稳准狠外以及灵活外,还讲究讲究人兽合一。”并没有注意到悄然靠近的萧石竹和鬼母的英招,扬着他手中马鞭,俯视着身前下方的十一个空骑,高声训斥道:“所以平时你们除了训练外,还得用心照顾你们的坐骑,才能与你们的兽魂坐骑人兽合一。谁要是不好好对待自己的坐骑,一律军法从事!”。说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啪啪啪。”站在不远处注视着他的萧石竹,在他语毕时突然抚掌,把英招和士兵们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好,说得很好;虽然我一句也没听懂,不过听起来这番话格调很高啊。”萧石竹喝彩一声,对英招大声夸赞道:“而且我听完你这番话,总觉得现在的你,已经有点指挥官的意思了,不再完全是一届匹夫。”。

    “大哥,你怎么一声不吭的就来了?”。英招一见是萧石竹,也是喜出望外。

    “特意来看看你的。”萧石竹说着,带着鬼母走上青石,站到英招身边,环视着下方那精神十足的十一名空骑,对他们一挥手,悦色道:“说多了也是白说,人间有句话叫光说不练假把式,现在把你们至今所学的一切,展现给本将军看看。”。

    可他话音落地良久,那些空骑都是面带怯色,你看我我看你的,迟迟未动。毕竟他们才开始训练,就学这么一点点,在上司面前实在拿不出手。

    “你们是新姑爷上门吗?”英招见状,颇有些尴尬,于是赶忙上前一步,用近乎是吼的语气对那些空骑大骂道:“装什么童子逛青楼,给老子动起来。”。

    他说完后,那些空骑才齐声应了一声后,短鞭一扬,抽打胯下坐骑,随之那些兽魂齐鸣,纷纷高高抬起前蹄,一跃而起,掠过萧石竹头顶,带起阵阵劲风,朝着空中呼啸而去。

    不一会后,他们在空中分散开来,接着又有条不絮的聚拢,风驰电掣般穿梭于白云之间,整齐划一。

    就飞行速度而言,羽民绝对没有空骑快。他们的速度,简直可以与钦原相媲美。他从这支此时还很弱小的队伍中,看到了希望和未来。正如当初他站到黑市里,赖月绮的小楼中,看到那些精致的火器一般。

    “欲治兵者,必先选将。”仰头看着空骑们除了在空中能编队飞行外,还能组成鸳鸯阵,萧石竹再次抚掌,对英招很是欣慰说到:“看来来让你组建和训练空骑,是对的。”。

    “大哥,他们才开始学,所以会的不多,你别见怪。”英招自豪的说到,语气却比之前柔和了许多:“但我有信心,我一定帮你训练好空骑的,你就放心吧。我相信这十一只兽魂和这十一个骑手,各个都是好样的。”。

    “我从未怀过你的能力;但你不仅仅是要训练好他们十一个,而是要把空骑的扩大。”萧石竹对他把头一点,郑重其事的说到:“以后我会在萧家军中,组建一支空骑兵。虽说你是我兄弟,但要升官发财那只有一条路,那就是你若是能教出一百个空骑骑手,我就让你做百户,教出一千个,那就是千户。要是交出一万个,那你就是指挥。坐骑的事情你不必愁,我已经让胡回着手去办此事了。你的任务就是发现骑手,招募骑手,训练骑手;把你当年做古神卫队长时,学到的那些空骑战术,教授给你的骑手们。半年内,你没有其他任务,只要做好之前我说的那几件事就行了。”。

    就知人善用这一点,萧石竹在当今冥界,无鬼可及。他不但能凝聚万鬼的力量,还能把他们分配到适合的岗位上,发挥出本身最大的力量。

    这也是他当年学千术时的入门功夫——知人和识人。此时此刻却被他用在了上马治军,下马治民上,使得他不在只是一个街头骗子。

    “是!”英招心头一暖,对他投去了感激的一瞥。

    片刻后,空骑落地,整整齐齐的在青石前列队站好。萧石竹才清了清嗓子,表扬了他们几句,便有一个信使高举着一支木盒入了苑圃,飞奔到萧石竹身前后跪下,双手奉上木盒,道:“将军,讙头国大臣狸天应给将军送来此物,请将军过目。”。

    “今天还真是热闹,一会酆都大帝一会又是狸天应的。”萧石竹说着,接过木盒,对那信使挥挥手,示意他退下。嘴里却嘀咕了一句:“我看这冥界,要不太平咯。”说得颇有幸灾乐祸之意,好像冥界大乱他还高兴一样。

    鬼母闻言听出他的心意,立马问到:“怎么?天下大乱你还高兴啊?”。

    “乱世出英雄嘛,我干嘛不高兴?”萧石竹笑笑,缓缓手中一尺有余的木盒,但见其中没有书信,只有一幅卷起的画后,顿感狐疑;却还是取出画后,把木盒递给了英招,展开那幅画仔细端详起来。

    但见画中图文并茂,直线与曲线纵横交错后,更是疑惑不断。他愣愣的看着那幅画,却怎么看这幅画都像是一个平面设计图。一时间,就连鬼精鬼精的他,也搞不懂狸天应要说什么了?

    “城防图?”鬼母细看之下微微一愣,道:“这不就是张城防图吗?”。说着目光落到了图画下方,见图上城外有画着一条江水,注明了是丹水后,又补充说到:“丹水城的城防图。”。语毕,抬头以狐疑的目光看向萧石竹。而萧石竹也正转头望向她,眼中亦是狐疑连连。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沉默片刻后,萧石竹口中缓缓吐出一句话:“丹水城出事了;金刚,金刚应该也出事了。”。惊慌第一次在他眉宇间浮现,却又很快的消退殆尽。

    还没等英招和鬼母诧异,就有一个士兵朝着这边飞奔而来;使得萧石竹心头猛然咯噔一下。那士兵跑上青石,对他一拱手后,上气不接下气的喊道:“将军,大,大事,大事不妙了;有个人魂在南面港口边的沙滩上发现金刚千户,已是奄奄一息。”。

    “我跟你们赌一百两黄金,丹朱反水了!”浑身一颤的萧石竹咬牙切齿,攥紧双拳,胸中怒火熊熊燃烧,接着嘴里怒声骂道:“狗娘养的丹朱,老子非亲手撕了你不可!”。

    “马上派出最好的御医,带上最好的疗伤药去港口,速度快!”怒火中烧的萧石竹对那士兵一挥手后,拔腿就往苑圃外而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