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地府做大佬 【001】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日落西山,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街上行人匆匆,都赶着回家去做饭。

    在华夏大地上某座百年古刹大门边,一位年轻的男子在那摆了个看命的地摊。此时那男子抬头望了望天后,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然后收起脚边的八卦布和签筒后,又把身后的小椅子给收了起来,放到了自己的背包里。

    看他这模样,岁数也不过二十有余。身如玉树的他,玉面上那高挺的鼻梁两边长眉若柳,眉下一双似星辰一般的明眸。

    这般年轻,如此相貌堂堂之人,怎么看也不像是个算命大师,最次也应该是个小白脸才对。可他偏偏就是个算命大师,而且还是这座城市里最出名的算命大师。

    这年轻人名叫萧石竹,父母早亡,亲戚们又嫌弃他是个男孩,以后还要给他娶妻生子的麻烦而不愿意收养他,便把他送去了孤儿院里。

    在孤儿院里时,孤独的他与看门的大爷最为要好。而说来也巧,那大爷在没来孤儿院看大门前,正好是个因为进过好几次局子挨了思想教育而出名神棍;因此才造就了他的今天。

    两人相识不久后便越来越投缘,也是无亲无故的大爷便把他当成自己的亲孙子一般,私下悄悄的交给了他一些千术。

    而所谓的千术,说白了就骗;但你可别因为说它就是骗术而小看了它,兵者诡道也里的诡道,其实说的也就是千术。而大爷传授萧石竹的千术乃是此门学术中的精髓,上可窃国,下可骗财,神通得很。

    大爷的本意是让萧石竹好好学习,长大步入社会后,去入仕做官,然后好用千术立足于官场之中,光宗耀祖;却不曾想,离开孤儿院后不久,萧石竹却成为一个算命先生,街头骗子。

    才步入社会的他一开始是在工地上搬砖,后来因为得罪了包工头,索性开始用了千术给人看命,洞察每位来客的心理,对症下药后胡说八道一番;加上他嘴又能说,左右逢源总能说到客户的心坎上,让他们乖乖的掏钱。因此除了偶尔会被城管追赶外,也没有客人骂过他或是觉得不准,要抓他进局子什么的。

    不仅如此,渐渐的他还成了街头巷尾人人皆知的,所谓的“大师”。不少阔太太和暴发户慕名而来,还有的人居然用车把他接到家里为其算命。

    当然,萧石竹也不是什么翩翩君子,他去给这些富人看命的同时,也不忘了狠狠的撬一笔竹竿。正因如此,在短短几年里,他暴富了起来。同时为了打击同行,有了钱的他也不忘了找几个人威胁恐吓一下竞争对手。或是雇人去同行面前算事情,完了故意说不准砸了别人摊子。

    可就是因为他做了不少恶事缘故,本该长寿的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折寿。今日这个四海升平,外国也没暴乱,看似平淡无奇的日子里,便是他的死期。

    收好摊子后,萧石竹去寺庙附近的小吃店里,好好的吃了一顿,算是对自己今日“辛苦”的犒劳。

    吃饱喝足后,打了个饱嗝的萧石竹拍了拍自己微微鼓起的肚皮,边剔着牙边给了钱后缓步走出小吃店。

    出了店门时,阳光已完全散尽,凉意伴随着黑暗将大地笼罩其中。萧石竹在店门口站了几秒,借着才亮起来没多久的路灯认清路后,哼着小曲往住处而去。

    别看他有钱,但却舍不得租个公寓,而是在城市边缘,一个连路灯都没有的偏僻小巷里,租了个破旧的小阁楼,每个月也就三百块的房租。

    萧石竹走到巷口时,一阵阴风从巷子深处吹起,卷着散落在地上的纸屑以及尘埃,朝他迎面刮来,使得他下意识的拉了拉外套。却依旧还没意识到,危机正蛰伏在他前方不远处的黑暗中,静静的等着他的来到。

    他才走入巷子之中,还没能走出十米,便见到路边黑暗中闪出一个高大的身影,手里拿着一把寒光四射的匕首,接着那匕首便抵在了他的胸口。

    萧石竹见状一惊,浑身开始直冒冷汗。惊魂未定的他,还没缓过神来便听到对方沉声道:“把钱交出来。”。

    此言一出,萧石竹方才反应过来;虽看不清对方容貌,却也得知自己今日是遇到劫匪了。同时,他也很快的镇定了下来。

    此时这条狭窄的小巷子里寂静无声,前后便无路灯也无来人,左右房子又多是破旧的,本来居住于此的多数人早已搬走了,呼救也是没用。萧石竹便在心里骂道:“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吗?”。但却迟迟没有把钱拿出来。

    这并不是他要做什么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蠢事,而是他对此地的劫匪早已略有耳闻。当地劫匪是出了名的毫无底限节操的,盗亦无道的他们往往都是拿了钱还不走,为了防止报警被抓,总会给受害人两刀后方才离去。

    萧石竹稍加细想后,觉得给钱也要被捅,不给也要被捅,给他干嘛?这一念方起,他便挺直腰背,朝着那劫匪掩藏在黑暗中凶神恶煞的脸,以及脸上凶光毕露的双眼的方向望去,冷笑一声,嘲讽道:“我没钱,你这么牛,怎么不去抢银行?”。

    “行”字方从他嘴里吐出,还未落地他便为自己的狂妄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只见那劫匪毫不犹豫的将手中匕首往后一收;下一秒后,劫匪的匕首朝着他心窝狠狠捅了去。

    也是讽刺,算命“大师”萧石竹哪里知道,他今天遇到的劫匪并无心夺命,一心只为了劫财;他要是给了钱,哪怕只是三瓜俩枣的,也能活命。

    可讽刺归讽刺,但命运就是如此,阎王让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这才是使得萧石竹判断失误,做出了无可挽回的冲动之举的最终原因。

    起初,匕首捅破衣服,刺入皮下时萧石竹并没有感觉到疼,而是觉得胸口一暖,然后才有阵阵痛楚从伤口处接二连三的传来,顺着他的血管流遍全身的同时,让他呼吸渐渐急促。

    紧接着气急败坏的劫匪,又捅了他的肚子两刀,看着他闷哼几声身子往后一仰,倒在地上后,才俯下身去,伸出有点巍巍颤颤的手去翻他的口袋。

    不曾想,不翻看还好,一翻后便是掏出一把冥币来。借着缓缓升起的星月照射到大地上的微光,看清自己手里拿捏着的是一把冥币后,胆大得敢在法制社会里杀人不眨眼的劫匪,也给直接吓得哆嗦了起来。

    只见他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望着口鼻血沫子直冒的萧石竹瞪大双眼,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去。

    他哪猜得到往日总是装神弄鬼的萧石竹久而久之也真信了世间有神鬼之说,深知自己每日胡说八道很损阴德,也更相信有钱能使鬼推磨一说。

    虽说萧石竹不是惜命之人,却也生怕自己哪天因为损阴德而无故丧命。因此,无亲无故的他,口袋里总会随身带着许多大面值的冥币,以备不时之需。

    而在阳间赚来的钱,他都是藏在衣服夹层里的。

    那劫匪完全被吓傻了,连剩下的口袋也不敢再去翻看了。惊慌失措的他赶忙把手中冥币一撒后,爬起来撒腿就跑。转眼间,跌跌撞撞的他便消失在了黑暗的巷子之中。

    而躺在地上的萧石竹只感觉自己进气越来越少,出气越来越多,且身子越来越冷,意识也在一点点消散。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