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袤无边的阴曹地府中,忘川河从东面鬼门关下黄泉海中流出,奔腾滚滚朝西而去,横跨整个阴间后,注入西面的嶓冢山下的魂鸣海中。

    河岸边芳草萋萋间,一朵朵娇艳的彼岸花争相绽放。鬼柳依依,点点绿色、暗红色或是幽蓝色的萤火穿梭其中。

    血色波涛滚滚的河面上,一艘艘船头挑着白色灯笼冥界的渡船,从河面上凭空升腾而起的团团白雾中冲出,或是冲入那些白雾之中;在阴阳两界间来回穿梭,接引着阳寿已尽的鬼魂们前往冥界。

    一个气宇轩昂的年轻男子,从鬼柳林中缓步走出,站到了忘川河畔,看着河面上的那些白雾愣愣出神。

    因为男子的出现,使得河中那些本是平静的船只上引起了不小的骚动。所有的渡船在经过他身前之时,船上的艄公和被接引的鬼魂们都统统对他下跪行礼,嘴里高喊着:“吾主冥皇,与天同岁,与地齐寿!”。

    偶尔有几个新鬼在好奇驱使下,偷偷的微微抬起头来,往男子这边瞟了过来。只见这男子身如玉树,一头乌黑长发,未绾未系披散在脑后披在肩上,光滑顺垂如同上好的丝缎,又似一条乌黑的瀑布。玉面上那高挺的鼻梁两边长眉若柳,眉下一双明眸似星辰一般闪耀着淡淡的光芒。眉宇间,含有一股不怒而威之势。

    就这颜值,放在人间怎么也得是个帅哥;往大街上一走,还不知得迷倒多少女孩?

    他身上的黑袍随着忘川河的微风,轻轻舞动着。双袖袖口用银色丝线绣出的火焰图纹,此时此刻就如同活了一般,随着他衣袍舞动而摇曳着。

    片刻后,男子席地而坐,目光始终望着那些漂泊在忘川河上的白雾。他那深邃的双眸深处,藏着一丝向往,对宽阔的忘川河上团团白雾的向往,还有点点思念。

    “父皇。”许久之后,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随着一个端庄优雅的少妇,从男子身后的鬼柳林中走出。那小男孩五官和男子极其相似,头上头发扎成两个鬏,一边一个盘在头上的两个疙瘩上,后脑勺的头发梳直垂向后背。身上穿着明黄色衣袍,外面罩着一件红色袄子。

    妇人在男子身后站定,一言未发;而那男孩则是一见到男子,便朝着男子欢喜的跑了过去,在男子身边站定后,拉着男子的手,道:“父皇,您又在看人间了吗?”。

    男子转头看着那个孩子,眼中闪过一丝怜爱,接着他伸手摸了摸男孩的头,道:“茯神,你想去看看人间吗?”。

    “人间好玩吗?人间有什么?”小男孩闻言一愣,接着偏头望着自己的父亲,砸吧砸吧眼睛,又道:“可谢必安说了,人间是个邪恶的地方。”。

    “谢必安说的没错;可虽说人间充斥着罪恶,但是人间有一件在我们冥界也很罕见的东西。”语毕,男子把目光从小男孩带着稚气的脸庞上收回,又朝着忘川河上的那些白雾举目望去,沉默了起来。

    “是什么?”小男孩见他再次陷入了沉默中,便好奇的追问到。说话间,男孩又轻轻的摇了摇男子的手臂。

    片刻后,男子缓缓开口,吐出一个字:“爱。”。

    小男孩闻言再次一愣,接着他大声嚷嚷道:“父皇骗人,整个地府都在说,父皇的来到为地府布满了爱,为何说这是地府的罕见之物?”。

    男子随即嘴角上翘,露出一抹浅显的微笑。那微笑瞬间冲淡了他脸上那身为幽冥大帝该有的戾气,也冲淡了一个冥界最高统治者该有的霸气。

    “地府的爱,毕竟才刚刚开始,正如新生婴儿一般脆弱。”男子再次回过头来,看着儿子脸上的不解之色,意味深长的说道:“但是人间的爱,比地府的历史还要久远。在很久很久以前的上古时代,它便存在于人间了。”。

    语毕,记忆如潮水一般,从他灵魂深处涌来;往事如烟,点点滴滴浮现在他眼前......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