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崔公子来说,区区苍炎宗完全不被他看在眼里,何需与他们理论,在这实力为尊的九天世界,强取豪夺亦无不可。

    与其浪费时间在这里理论,不如早点将这群人制服,前往赤焰海收取离火之精。

    是以他这番话一出,全场立即陷入剑拔弩张之局。

    “崔耀,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

    邢不策怒极而笑,连崔公子都不叫,直呼其名,道:“想抢我苍炎宗立宗之本,不付出点代价却不行。”

    “代价?就凭你们!”崔耀显然已经不耐,“最后问一句,赤焰海交是不交?”

    此言一出,苍炎宗众人尽皆暗暗运转元力,他们知道,只要宗主一句话出口,可能就是流血的开始。

    包括后方的年轻一辈弟子都是一脸坚定之色,特别是邢依芸情绪最为激动。

    纵然明知道结亲一事仅是玄阴圣殿的借口,但只要苍炎宗血流成河,在世人眼里,她都会背负着千古罪名。

    却在此时,劳长老突然上前,轻声对邢不策劝道:“宗主,以属下看,不如将赤焰海让给他们,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保住宗门基业,何愁没有夺回来的希望。”

    “苍炎宗创建已有数千年,您可不能意气用事,若因这点小事断了传承,才是得不偿失。”

    邢不策当即摇头:“玄阴圣殿行事狠辣,不可能给咱们机会。再说,没有钟子浩那等妖孽弟子,我等就算保住一条性命,也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难有翻身之日。”

    “哈哈哈哈!”

    劳长老笑了:“邢不策啊邢不策,你果然还是这样自私自利,为了一己私欲就想搭进全宗上下的性命。”

    易峰怒目而视,暴喝道:“姓劳的,想不到你是一只缩头乌龟,老子数百年来错看了你!”

    “哼!易疯子也别得意,我敢保证,今天死得最惨的就是你。在场谁人不知,如果不是姓钟的那混蛋胆大包天,当年杀了崔庆,也不会酿成今日之祸。”

    劳长老同样毫不留情,反驳道。

    其实,以前的劳长老并不是如此,只因得意弟子湛子平被钟子浩所杀,宗主反而怪他管教不严,开始心生不满。

    渐渐地,宗门事务也变得懈怠,对苍炎宗越来越没有归属感。

    久而久之,这些郁结堆积下来,才有了这一刻的爆发。

    众人闻言不禁微微一怔,是啊,好好的一名妖孽,却因断魂天阙一役陨落。如若不然,他日的苍炎宗,借着钟子浩之名,势必会越来越强大。

    特别是易峰,还曾将造成这一切过错揽在自己身上,如果当初自己没有将那小子掳回来,或许他走的路会是另一种情况,可能不会与虚无天宫发生冲突呢。

    “丰长老动手,让这群冥顽不宁的家伙闭嘴!”崔耀突然吩咐道。

    他本准备看这一出宗门内讧的好戏,然而听到钟子浩之名,眸中的寒意陡然爆发。因为那个名字,让玄阴圣殿受尽嘲讽,早已被他们当成耻辱。

    “老夫闭关数千年,也仅仅将修为臻入至尊境初期,这把没用的老骨头,今日也是时候回馈宗门了。”

    苍炎宗一名太上长老源力绽放,将邢不策等人拦在身后,磅礴的气势爆发开来。

    另两位太上长老一言不发,齐齐踏出一步,位立左右。

    玄阴圣殿来人虽少,却有四名至尊境强者,特别是那个鼻子硕大的丰长老,乃是至尊境中期修为。

    这等层次的战斗,仅有通神境巅峰的邢不策都插不上手。

    “所有弟子退后,其余人都给我上!”

    邢不策反应不慢,大难当前,自当共同进退,当然不能让几位太上长老单独接战。至于劳长老的问题,等有机会活下来再做计较。

    丰长老与同来的几名至尊境强者刚刚准备动作,却见一人已经手持长剑冲来,顺手一拍,便将对方打得筋骨断折,重伤倒地。

    不用多说,整个苍炎宗能有这等胆子的人,估计也仅有易峰一个。

    若不是丰长老将注意力放在另三名太上长老身上,估计名动苍炎峰的易疯子就会陨落当场。

    “动手!”

    丰长老抬手一招,当先飞掠而起,对于下任宗主的话,就算身为长老的他也不敢怠慢。

    眼看大战即将爆发!

    “铿!”

    忽然,一道响彻天地的剑鸣声突兀传来,众人头顶出现了一条横贯天地的空间裂缝。

    他们只看到,一抹璀璨的血色剑芒划破虚空,从遥远的天际陡然劈至,就连丰长老这等修为的强者都来不及躲闪。

    “噗!”

    下一刻,在场所有人无不心胆俱寒,因为在他们眼中高不可攀的丰长老,竟被一剑劈成两半。

    “哈哈哈,被魔府追杀了这么久,现在终于可以痛痛快快的释放一下了。”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虚空中已经多了一名气息恐怖,且浑身散发出血气的中年男子。只不过此时的他,脸上戴着一面狰狞的面具。

    “咻咻!”

    又有两道身影出现,其中一人是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另一人则是位中年男子。可他们散发出来的气息波动,竟比之前那位面具男人还要恐怖几分。

    “展兄,你这就有点不对了啊,唯一的至尊境中期强者被你杀了,难道让我们对付几只小虾米?”说话的是那位须发皆白的老者。

    “抱歉抱歉,左丘兄,老弟也不过是一时手快没忍住。我看咱们还是赶紧办完事走人,公子还在等着呢。”被称作展兄的面具男人回道。

    “行吧!”

    几人徐徐降落,却让全场众人瞠目结舌,不敢置信。

    这三人是哪里冒出来的,每一个的气息都恐怖到能吓死人?特别是崔耀等人,更是脸无血色,亡魂皆冒。

    蝼蚁一般的苍炎宗,什么时候请来了这等帮手?

    “铿!”

    血色剑芒再次闪烁,璀璨的刀芒肆掠全场,惊人的威压席卷一方天地,三人仅仅出了一招,玄阴圣殿那几名至尊境初期强者就已魂归九幽。

    “咻!”

    直到这时,崔耀才反应过来,可他刚刚腾升而起,便被一股恐怖的吸力拉回。转头一看,正是那名脸戴狰狞面具的男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