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日,天蛛教弟子如往常一样在宗门内修炼,不时还从修炼场、殿宇后方以及各个方向传来凄厉的惨叫声。

    不错,这群泯灭天良的人正在修炼毒功,而那些惨叫声,正是被他们抓捕回来的试毒者发出来的。

    “轰隆!”

    突然间,两道携着澎湃元力波动的剑芒划破长空,顷刻间惨叫声惊呼声响彻整座山门。

    而侥幸未被波及的弟子看得分明,两道剑芒中一道呈金黄色,带着凛冽的浩然正气直劈山门,天蛛教那磅礴大气的两根山门石柱瞬间从中折断,守门弟子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便跟着陪葬。

    另一道剑芒呈水蓝色,看似气势弱了不少,威力却更为凌厉,一剑落下,起码收走了七八十名弟子性命。

    “咻咻!”

    紧接着,两道破空声响起,他们眼前便多了一对陌生的青年男女,双双执剑,眸中寒芒闪动。

    这忽然出现的两人自然是梁边云和凌念雪,他们早已听说天蛛教残害无辜人命,作恶多端,本准备到了这边后需要多杀几个人立威,不能像洗劫强盗土匪窝一般只斩魁首。

    可是,等他们真正到了天蛛教之后,入目所见尽是一片人间地狱,不少弟子身边都有着试毒者陪伴,而这些弟子正将一些不知道毒性的剧毒往试毒者身上洒落,或是强行让对方吞服。

    整个天蛛教,都弥漫着一股腐朽的恶臭味。

    两人当即改变主意,这个炼制毒功的宗门,估计很难找出一个清白的弟子来,是以决定大肆屠杀,只要多杀一名弟子,或许就能少让一两个人遭到毒手。

    梁边云和凌念雪降落天蛛教,庞大的灵魂力延伸而出,将整个宗门的情况尽收眼底。刹那间,二人脸上森然的寒意暴涌而出。

    “念雪,杀!”梁边云甚至都没有多说什么,一个简单的“杀”字,已经道出了他心中的熊熊怒火。

    “好!”凌念雪的回答也干净利落,说完之后藕臂再起,提着长剑一路碾杀过去。

    二人相处至今,心中自有这一股默契,都将入目所见的天蛛教弟子纳入了攻击范围。只见两道剑芒纵横不休,天蛛教内惨叫连天,残肢碎体随处可见。

    古人以“十步杀一人”来形容武者的疯狂,若是与眼下梁、凌二人的行为相比,委实不值一提。

    说起来,天主教内除了教主柴薄厚外,亦有着不少化海境后期甚至巅峰修为的长老,可他们本就是修炼毒功为主,漠视人命,与身边人之间的信任少得可怜。纵使此刻宗门面临覆灭的危机,也很难组织起有效的反抗。

    如果这群人真的悍不畏死,全力抵抗,以梁边云和凌念雪的实力,纵然能够全身而退,也不可能打败两千武者联手。

    不过,天极境强者面对化海境甚至聚元境和练体境的武者而言,天生有着不可比拟的优势,那便是御空飞行。

    两人也不是没有碰到几十人联手反抗的情况,可只要他们身形一展冲到高空,下方众人也只能徒呼奈何。

    这个场景根本和战斗扯不上任何关系,那完全是血腥杀戮,一面倒的屠杀。

    时间在流逝,盏茶时分之后,除了逃跑的数百人外,死在梁、凌二人剑下的天蛛教弟子已经近千。

    没办法,他们在天极境强者面前,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两人随便一剑斩出,少则十数人,多则五六十人便会化为一堆烂泥。

    “轰,轰隆!”

    时间不长,天蛛教宗门之内已然变得千苍百孔,昔日恢宏大气的殿宇也成了断壁残垣。

    “谁在屠戮我天蛛教弟子!”

    陡然间,一声大喝响彻四野,一位年约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从后山冲出,凌立虚空。

    中年一身黄袍加身,神情阴翳,他便是天蛛教教主柴薄厚。

    柴薄厚甫一现身,视线便被场中惨状所吸引。等他转过头来,目光落在梁边云和凌念雪身上的时候,已然爆发出滔天怒火:“两个畜生,敢灭我天蛛教,我要你们生不如死!”

    言罢,抖手掣出一件状若弯月的短刀,磅礴的真元开始凝聚,弯刀上顿时爆发出一团血色刀芒,携着滔天之势直斩而下。

    “边云退后,你去追杀剩余的天蛛教弟子,这边让我来!”凌念雪修为高于梁边云,二话不说便携着青绿色长剑冲天而起。

    “有男人在场,哪有让女人冲在前面的!”梁边云的断喝声响起,以比凌念雪更快的速度破空而出,人在半空,就划出一道金色的剑芒往柴薄厚劈落。

    “哎!”凌念雪慢了一步,摇头轻叹一声,眼眸深处有着无奈,更有着一抹甜蜜的笑意闪现。

    半年以来,这种情况不知道碰到了多少次,梁边云从未让自己陷入最危险的战斗中去。

    话说梁边云对阵天蛛教教主,虽然在修为等级上差了一阶有余,可作为绝世天骄的他岂能没有越阶杀敌的能力?以他这段时间的战绩而言,如同柴薄厚这等修为的强者斩杀了也不是一个两个。

    “轰轰!”

    刀芒剑芒相交,两大强者的攻击如同闷雷般撞击着一起,顿时一股可怕的元力波动爆发开来,将那虚空都震得嗡嗡着响。

    一击之后,两人同时后退数十丈,梁边云脸色漠然,并无异色。而柴薄厚则是一脸骇然,神情凝重,这名看似只有二十来岁的青年小子,竟能凭着天极境一阶的修为接下自己的攻击而不落下风?

    蓦然间,一道流光划过脑海,他惊呼出声:“你们就是那杀人不眨眼的冷血双煞?”

    “哈哈哈哈!”梁边云仰天长啸,“冷血双煞也好,惊世魔王也罢,今日之后,你的性命以及你的天蛛教,都将成为历史!”

    “大言不惭!”柴薄厚闻言亦是狂笑不止,“想不到我天蛛教,竟然还有为世间除害的机会。如果我将你们这对冷血双煞擒杀,相信日后的天蛛教将会迎来新的转折吧。”

    梁边云嘴角一抽,这都什么时候了,身为教主的柴薄厚非但不想着解救下方被追杀的弟子,还在为天蛛教以后的名声考虑。你天蛛教已然臭名昭著,就算你真的擒杀了几位十恶不赦的狂徒,就能让世人改变对它的看法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