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任我行来说,这被自己内力造成的伤势,都还在可接受范围之内,过段时间就能恢复。

    真正令他忧心的,是现在丹田之中蠢蠢欲动的异种内力,这些内力不仅有刚刚吸收方阳的内力,更有以前与人对战,吸取过来的内力。

    现在,那些原本潜伏着的异种内力,都在方阳内力的引导下,开始不安的躁动起来,随时都会爆发,反噬己身。

    任我行不敢乱动,他站在原地,背着双手,作出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暗中则在努力恢复自身的伤势,压制异种内力躁动。

    同时,他皱眉看着方阳的背影,不明白怎么方阳在绝对的优势之下,竟放过了自己。

    “师弟,你没事吧?”

    岳不群看着走到身边的方阳,忧心地低声问道。

    “无事!”

    方阳摇了摇头,示意岳不群不用担心。

    “无事就好,无事就好。”

    岳不群连声说着。

    其他五岳剑派的掌门、长老见此,也都纷纷出声询问,表达关切之情。

    在他们看来,能和任我行打成平手,已经是江湖最顶尖的人物了,拉拉关系总没错。

    况且,知道了方阳能和任我行打成平手后,他们胆气就大了,实在不行,大不了就和魔教撕破脸,硬碰硬,只要方阳能拖住任我行,其他魔教中人对他们来说,就不是什么问题。

    而正在五岳剑派诸人,因为解除了生死之危,心头大石落地,喜气洋洋的时候。

    “任我行,刚才方师兄与你战平,接下来,便由左某来领教你的高招。”

    早就跃跃欲试的左冷禅,见方阳和任我行打了个平手,没有战胜任我行,他是大喜过望,连忙跃出人群,剑指对面正在恢复伤势的任我行,生怕半路再杀出个程咬金,被其他人给抢先一步。

    “哈哈哈哈~!”

    任我行目光如刀,看着急不可耐的左冷禅,仰天大笑,对自视甚高的任我行来说,就算他现在伤势不轻,也不是左冷禅能随便挑衅的。

    “教主,请让属下代您出战!”

    任我行受伤,其他人没看出来,但是站在任我行身后的向问天和曲洋却是看的一清二楚,只看任我行背在身后,颤抖不止的双臂就知道了。

    “不必!”

    任我行闻言,一摆手,阻止了想继续劝说的向问天和曲洋,接着,他猛然闭眼,内力全力运转之下,他脸色一红一白,变换不定。

    几个呼吸之后。

    任我行豁然睁眼,长舒了口气,已经将体内的伤势强行压下。

    他冷冷地看向左冷禅:“左冷禅,任某听闻你武功不错,希望你别让任某失望。”

    “为了我们五岳剑派的存亡,左某奉陪到底。”

    “那你出剑吧!”任我行伸手,冲左冷禅一挥。

    左冷禅闻言,眼睛转了转,他想到刚才方阳已经和任我行比拼了一场内力,想必现在任我行内力消耗不低,便计上心头:“刚才左某的几位同道便是比剑,先后败在任教主手和你两位左右使手上,左某试问,又怎么敢重蹈覆辙,与任教主你比剑呢!”

    “不比剑?!”

    任我行闻言一惊,压下心中不好的感觉,“那你要比什么?”

    “左某想和任教主,比试一下内力!”

    左冷禅斩钉截铁的说道。

    “比试内力?好~!”

    什么叫倒驴不倒架,任我行现在便是。

    他不过是勉强压下丹田之中躁动的内力,隐患很大,但在左冷禅提出要比试内力的时候,他还是毫不犹豫的一口答应下来。

    结果嘛!

    自不必多说。

    任我行和左冷禅才过了没几招,他便因使用吸星大法,彻底压制不住体内的异种内力。

    他强忍着内力反噬的痛苦,连出几招,强行逼退左冷禅,连忙撤回向问天和曲洋身边。

    “好,左掌门的内力,的确实非比寻常。”

    任我行脸色苍白,强撑着,看着对面因被吸了一部分内力,而满头冷汗,浑身无力的左冷禅,“今日既然是你们五岳剑派商讨盟主的大喜日子,我就姑且再给你们一次机会。”

    说着,他看向五岳剑派的几位掌门:“等你们选出盟主之后,我再将你们一网打尽,到时候就别怪我辣手无情。”

    说完,任我行感受到丹田内开始冲击各处的异种内力,不敢再多做停留,立马转身带着日月神教中人,下山而去。

    五岳剑派其他诸人,只以为是任我行被左冷禅击败,信守诺言而走,丝毫没看出任我行此刻乃是强弩之末,都在为今日能逼退日月神教,而开心激动不已。

    怎会去拦下任我行。

    方阳看着任我行急速离去,也没去留下任我行,无外乎,留这任我行一命,到剧情开始之后,还有大用。

    等日月神教撤了之后,大会继续进行,但经过任我行的搅局,五岳剑派众人已经没了多大的兴致,都想着快些离开嵩山。

    最后,经过几位掌门的讨论,在嵩山十三太保和众多弟子的声援下,决定由‘击败’任我行的左冷禅来做五岳剑派的盟主。

    而盟主一定,众人便纷纷向左冷禅告辞,下了嵩山,各自回山去了。

    ……

    方阳和岳不群,则带着洪国等人,一边往华山而去,一边沿途行侠仗义,树立华山派的口碑。

    走走停停,一个多月后,总算是回到了华山。

    结果,原本因方阳在嵩山大会上,给华山派大大长了脸,一路上都是笑呵呵,心情不错的岳不群,刚上到华山朝阳峰,便骤然变脸,脸色瞬间阴沉一片。

    “逆徒,还不给我滚下来。”

    岳不群看着,坐在一块突出悬崖崖壁数丈,凌空巨石上的令狐冲,就气不打一处来,怒喝一声。

    而正坐在巨石边缘,双脚探到巨石之下,摇晃着,手上拎着一坛子酒,喝的正起劲的令狐冲闻言,浑身一颤,他看着前方翻滚云海的视线,小心翼翼的顺着熟悉的声音,偷摸的看向方阳等人。

    等看见吹胡子瞪眼看着自己的岳不群后,他连忙一跃而起,将酒坛往身后一藏:“师父,你回来啦!”

    “给我滚下来。”

    岳不群看令狐冲还站在巨石之上,怒声喝道。

    令狐冲闻言,一脸苦色的跃下巨石,心虚的站到岳不群身前,低头等着训戒。

    “小小年纪,酗酒成性,成何体统!”

    岳不群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低头的令狐冲,要是一般的弟子,有点小毛病之类的,他也不会多做计较。

    但这令狐冲,却是不同。

    他是岳不群和宁中则从小带大,视若己出的弟子,自然对令狐冲抱有很大的期望,况且他还是岳不群属意的下任华山掌门。

    故此,岳不群对令狐冲的言行举止,品行方面的要求也要严格的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