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住!”

    佟湘玉略一思考,大喊一身,接着就笑着几步走到郭芙蓉身旁,拉住郭芙蓉:“额信额信,有啥缺点你就只管说!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来,给郭姑娘看茶!”

    她一伸手,请郭芙蓉在长桌边坐下。

    “嘿~!”

    原本还以为要挨训的郭芙蓉闻言,立马露出了笑容,接着她就飘了,只见她大马金刀的往凳子上一坐,老习惯的一条腿就踩上了凳子,开始说上了,“首先,你们这个店呐规模太小!”

    “这已经是方圆五十里最大的客栈了!”

    白展堂闻言,伸手朝地下指了指,不爽的提醒郭芙蓉。

    “那你接着说!”

    郭芙蓉不满的起身,对打断她话的白展堂说道。

    “展堂!”

    佟湘玉坐在太师椅上,示意白展堂别说话,让郭芙蓉说。

    “你说你说,我给你沏壶茉莉花去!”

    白展堂咬牙笑着,白了郭芙蓉一眼,往后厨走去。

    方阳见状,连忙双手往桌上一搭,开始接受郭芙蓉的企业化教育,以及品牌化管理,他差点就拿小本本记下。

    只见郭芙蓉看白展堂生气的样子,开心一笑,接着继续坐下摆出那副样子,在佟湘玉等人的配合下,侃侃而谈,说出了现代管理的先进思想。

    方阳听了一下,根据郭芙蓉所说,大致可分为以下两点:

    一:是要扩展规模,不然规模太小,会使企业缺乏竞争力和凝聚力,无法形成品牌效应,使潜在客户大量流失。

    二:是要优化管理,现在由于管理思维的僵化和管理办法的陈旧,使得某些重要环节严重脱节,上情下达很不通畅。

    三嘛!郭芙蓉还没来的及说。

    “不用说了,你就说怎么改,额全听你的。”

    郭芙蓉还想说,结果兴奋的佟湘玉直接打断了她,一屁股坐到她身边,要她说具体措施。

    而方阳也就等着她说那个不靠谱的具体措施,准备好好打击一下郭芙蓉。郭芙蓉见佟湘玉的样子,更是得意起来,接下来,也不管提着水回来的白展堂和站在一边的李大嘴、吕秀才难看的脸色。

    她挥舞着手,以一副教训的口气提出,第一,为了避免人浮于事,滥竽充数,要引进竞争机制,就拿厨子来说,除了李大嘴外,最少还要再招四个厨子,川、鲁、粤、淮每样一个,如果有必要的话,还要再加一个点心师,另外再招三个账房,五个跑堂,七个杂役。

    此话一出,白展堂三人立马就炸锅了,纷纷情绪激动的职责郭芙蓉,一时之间,连佟湘玉都压不下来。

    可郭芙蓉却是毫不在意,她一拍桌子,看了下围着他的众人笑道:“回头我再招二十个,这总够了吧?!”

    “招那么多杂役,你干嘛?”

    方阳笑眯眯的看着对面在众人围攻下的郭芙蓉。

    “我当领班啊,哦~不,我当副领班就行!”

    郭芙蓉见方阳看着自己,马上改了口,接着她理所当然的看向坐在什么的佟湘玉,“这总没问题吧?掌柜的!”

    “呃~这个~”

    佟湘玉犹豫着和方阳等人对视一眼,才转向郭芙蓉,“这个回头再说,你先说第二点吧!”

    “为了塑造形象,推广品牌,咱们店必须得扩大规模!”

    郭芙蓉闻言,思考了一会,双手撑着桌子,“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就把整天街都盘下来,如果条件再允许,就把整个镇子都盘下来。”

    说着说着,她自己都兴奋起来,双目发光的指手画脚,完全没注意佟湘玉不耐烦的表情:“那我们就改名叫‘同福娱乐镇’,餐饮洗浴一条龙,娱乐休闲一体化,最好再开几间赌场,到时候……”

    “呸~!”

    ”赌场?”

    佟湘玉等人啐了郭芙蓉一脸唾沫。

    “这一脸唾沫!”

    郭芙蓉连忙起身回避,擦着脸上的唾沫,直接从长桌边被啐到了长桌的另一端。

    “唾死你!”

    “什么嘛!”

    郭芙蓉坐在位子上,皱着张脸,质问众人,“怎么了嘛!有问题嘛?”

    大嘴手指敲击桌面,激动的看着郭芙蓉:“照你这么改,我们得花多少钱呐!”

    “就是啊!”白展堂和秀才在边上连声附和。

    “没钱啊!那你们没钱还开什么店呐!”

    郭芙蓉不屑的失笑着,丝毫不管自己是不是犯了众怒,“哎呀~趁早关门算了。”

    说着,她就起身提起茶壶,想给自己倒碗水喝。

    谁知道,她刚提起茶壶,方阳将她手中的茶壶给拿了过来,在郭芙蓉疑惑的目光下,他重新坐下,做出思考的样子,问郭芙蓉:“钱我倒是有,我感觉你的意见也很好!但你得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小方~!”

    佟湘玉见状,连忙喊了声,生怕方阳跟着郭芙蓉瞎胡闹。

    “掌柜的,没事!”

    方阳冲佟湘玉摆了摆手,接着继续看向郭芙蓉:“第一,我们搞了同福娱乐镇,这客源哪儿来?镇上的百姓怎么么安置?

    第二:开赌场,你是想我们都变残疾?根据大明律第七卷第二十九条规定,聚众赌博,轻则杖责,重则砍手!先就这两个问题,你先想办法解决了!”

    “啊!这个……”

    郭芙蓉闻言一呆,在方阳的目光下,她这这这的这不出来了。

    佟湘玉见此一笑,她走到无言以对的郭芙蓉身边,扶着她的肩膀,接着方阳的话,开始教育郭芙蓉:“这有目标有梦想是好事,但不能好高骛远,提出一些不切实际的目标!你刚才说的那些可行嘛?额感觉还是可行的。

    但是跟额们这里的实际情况不符合,更何况这中间会遇到的各种麻烦、问题,你连想都没有想到,更别说是解决了,所以说……”说着,佟湘玉冲白展堂等人一摆头,“还是先干活,从小事做起!”

    “你啊~先把地扫了再说吧!”秀才将扫帚往郭芙蓉身边重重一方。

    “扫完地,顺带手把这些衣服给洗了!”

    白展堂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堆脏衣服,统统都塞进了郭芙蓉怀里。

    “把衣服都洗干净了啊,洗不干净甭想吃饭!”李大嘴把郭芙蓉给推到后院去洗衣服。

    “四个厨子,那我干哈去?”

    “五个跑堂的,一个都还不给钱呐?”

    ……

    白展堂他们仨都是嚷嚷着表达不满,跟着走进后院,去监督郭芙蓉洗衣服。

    而佟湘玉则是笑着绕过桌子,在方阳身边坐下,她靠着长桌上,一手手肘搭在桌面上,托着下巴,扭头看着方阳:“小方,这个……”

    “掌柜的,你有话就直说,你这样看着我,我很慌的。”

    见佟湘玉吞吞吐吐的样子,笑的还这么意味深长,方阳连忙往后撤了撤,警惕的看着佟湘玉。

    “那个,你真有那么多银子嘛?”

    “没有!”

    “不要骗额了,你刚才都说了有。”

    “真没有,掌柜的。”

    “你放心,额不是要你的银子,我只是想着额的房间是最安全的,你要不把银子放额那里,额替你保管。”

    “不用!”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