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真人,没想到你竟也入了古井!真是……”

    到得近前,原本只知有人来此,但不知是谁的盗门老者,一看来人竟是方阳,当即双手一拱,虽说是打招呼,但却面带一丝古怪的看着方阳。

    在他看来,方阳入了此地,便也和自己一般,万难出去了。

    “贫道有礼!”再看方阳,他见突然出现之人,乃是自己认识的盗门老者,便也收起了几分警惕之心,拱手回了一礼。

    见此。

    这盗门老者看着方阳,轻轻一叹:“方真人,你不应当来此!老夫是为了盗门生存之计,无奈入井冒险,而你……身为茅山之人,重宝颇多,传承无虞,又何须以身试险!”

    “哎~!”

    闻言,见这老者倒真像是在关心自己,惋惜自己入井一般,方阳眉头微动,故意叹息一声,说道,“贫道入井,也有无奈之处,否则,也必不会行此前途未卜之事!”

    说着,方阳抬头看了眼白茫茫的天空,想到这盗门老者到底是比自己先行来此,就不知他可有何发现?

    念及此处,方阳看向盗门老者:“老丈先贫道来此,对此处可有何发现?”

    哪知。

    方阳问完,却见这老者摇了摇头:“方真人说笑了,老头子不过比真人早下井一个时辰罢了,又能有何发现?”

    闻言,方阳眉头一皱,既无发现,何谈危险?还对自己露出惋惜的样子?

    看着老者,方阳当即开口:“那刚才老丈为何……”

    话未言明,但见得方阳的样子,老者略微一想,也知方阳所说何意,便索性开口,将此地之事一次性说完。

    但见这老者抬头看天,幽幽道:“方真人既已入井,想必不用老头子多说,也能发现,这井底世界与外界大为不同。而这不同之处,是否隐藏大危险,老头子现在尚且不知。

    可就算不知,老头子也是选择避而远之,不愿轻易尝试,便如这石头树一般!老头子初次见之,虽好奇惊讶,可却未曾靠近其一分,生怕会犯了禁忌,命丧此处!哪像方真人一般,百无禁忌,直接摘其果实,以作探究。”

    说着,他眼神古怪的看了眼方阳,显然,不知道方阳有系统的他,对方阳的孟浪行为,那是万分的不认同。

    毕竟,他不似方阳,有系统这底牌在身,行事比较大胆,在这陌生未知的地方,他只有小心谨慎,才能存活下去。

    “不过,虽然现在还不知此处危险到底隐藏于何处,但有一点,老头子却是已经明了!”

    看了眼方阳后,盗门老者继续道,“此地似乎是一个结界,或者说是独立空间。只得外界之人入内,而身处其中之人,却是万难出去!

    老头子,一进此处,便想找那蓝色屏障,给自己留条后路。可是……明明穿过蓝色屏障之后,老头子就是落在此处,但奇怪的是,无论我在这一带怎么找,就是找不到那蓝色屏障。

    如此一来,出口找不到,只怕就算是老死在这方结界之中,也是出不去了!”

    闻言。

    方阳点了点头,这情况也在他的预料之中,毕竟,他也未曾找到那蓝色屏障出口不是。

    “对了,你可曾见过那早期进来的五位真人?”

    “未曾见过!”

    摇了摇头,盗门老者轻声道,“此地如此古怪,我进来后不敢随意走动,便只在这周围仔细看了看,却未走远!如此,才能在方真人进入此地的瞬间,得知真人前来!”

    “原是如此!”

    方阳点头,“那老丈可知此地方圆几何?”

    刚问完,方阳便摇头一笑,暗道自己糊涂!

    这盗门老者都说了,他只在这附近看了看,如此一来,他却又如何能知这方空间多大?

    自己这不是白问!

    果然,面对方阳的问题,盗门老者只是摇头,言说不知。

    见此。

    心中明白这盗门老者,对此地也是一无所知后,方阳便没再多做询问。

    看了看四周,对此地同样好奇的紧的他,准备先四处看看,对此地了解一番再说。

    数个时辰之后。

    已经行出上千里的方阳,此时正孤身一人,站在一条宽大的黄色河流旁。

    而方阳之所以会孤身一人在此,除了他自己不愿和盗门老者一同前行外,也有盗门老者想一人探索的想法。

    毕竟,此地如此古怪,有何危险尚且不知,加之方阳和盗门老者也算不上多熟,只能说是一面之缘。

    若是两人一同前行,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或是遇到那发出蓝光之宝,那会不会背叛可就难说了!

    如此,还不如一人前行的好。

    当然,这是盗门老者的想法。

    至于方阳,他之所以要一人前行,完全就是怕盗门老者成为累赘。

    所以,从那石树旁,和盗门老者告辞后,方阳便一路往东行去。

    原本在他想来,这井下空间应当不会太大,自己先往东方而去,待到得这空间边缘后,再寻一方向继续前行,先摸清了这空间情况再说。

    可哪知。

    一直往东行去,这一路上倒也没遇到什么危险,加之奇花异草见得多了,方阳现在对这方空间中的场景也无甚惊奇之感,只顾赶路,可这行了上千里,此方空间边缘却是在哪儿还不知道。

    由此可知,这方空间之大,确实令人难以置信,便如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而直至被一条大河拦住了去路,方阳这才停了下来。

    当然,若是一般的大河,方阳欲过如履平地。

    可在这空间之中,又如何能有寻常之物!

    就方阳眼前的这条大河,河中流淌的不是水,而是一粒粒细小的流沙,从远处流来,消失在另一端,发出轰轰之声。

    若只是普通流沙,这对常人来说,可能难以越过,会被流沙吞噬葬身此处,可这对真人来说,要过流沙却完全不是什么难事。

    轻而易举!

    而之所以方阳会被拦下,完全是因为这大河中,数不清的流沙非同寻常。

    这一粒粒的流沙,每一粒,都充满了强大的吸力,可能一粒流沙的吸力,对方阳无甚影响,可是,一但这无数的流沙一同作用,那即便是方阳,也难以抵抗,会被活生生吸入流沙之中。

    难以脱身!

    站在河旁,这些吸力丝毫感应不到,可一但置于河面之上,便能清晰的感应到。

    而这,也要多亏了方阳的谨慎,他一路行来,第一次碰到这种流沙大河,所以,站在河边的他,虽未曾感应到异样情况,可还是没有以身试险。

    控制着河边的一块石头,往对岸扔去。

    结果。

    亲眼见得,这磨盘大的石头,刚一离岸,便被流沙吸入,直直落在河中,被数不清的流沙给瞬间磨成粉末。

    见此。

    方阳才知道这流沙大河不简单,没有贸然过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