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同福开始 第二百八十章:衡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衡山,又名南岳、寿岳、南山,为‘五岳’之一。

    位于湖广承宣布政使司,中部偏东南部,绵亘于衡阳、湘潭两盆地间,主体部分位于衡阳市南岳区、衡山县和衡阳县东部。

    而衡山的命名,据战国时期《甘石星经》记载,因其位于星座二十八宿的轸星之翼,“变应玑衡”,“铨德钧物”,犹如衡器,可称天地,故名衡山。

    衡山是著名的道教、佛教圣地,环山有寺、庙、庵、观200多处;是上古时期君王唐尧、虞舜巡疆狩猎祭祀社稷,夏禹杀马祭天地求治洪方法之地。

    衡山山神是民间崇拜的火神祝融,他被黄帝委任镇守衡山,教民用火,化育万物,死后葬于衡山赤帝峰,被当地尊称南岳圣帝。道教“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有四处位于衡山之中,佛祖释迦牟尼两颗真身舍利子藏于衡山南台寺金刚舍利塔中。

    衡山主要山峰有回雁峰、祝融峰、紫盖峰、岳麓山等,最高峰祝融峰海拔1300.2米。

    由于衡山之上,寺庙道观众多,故此,整个衡山范围之内,大大小小的门派众多,而这也并非是衡山一地如此,在其余的诸多大派所处之地,也是同样。

    因这些小门小派大多都为所属之地,大派的附庸,所以双方也算是和谐相处,大派提供庇护,小派则是供奉。

    而在衡山一地,以前最大的门派,无疑是用衡山地名命名的衡山派!

    在江湖上,只要一说到衡山,众人第一个反应就是衡山派,对于衡山之上的其余门派却是甚少有人知晓。

    衡山派,位于衡山主峰祝融峰之上!

    祝融峰,是衡山的最高峰,是古时纪念人文祖先祝融氏的山峰。‘祝融峰之高’为南岳风光“四绝”之首。由于常年烟云的烘托和群峰的叠衬,加之它矗立于地势相对低洼的湘南盆地之中,更显得它峻极天穹。

    在古语中“祝”是持久永远之意,“融”是光明之意,“祝融”是永远光明。唐代大文豪韩愈在《游祝融峰》诗中赞叹道“万丈祝融拔地起,欲见不见轻烟里”。北宋黄庭坚写道:“万丈祝融插紫霄,路当穷处架仙桥。上观碧落星辰近,下视红尘世界遥。”

    此处为揽群峰,看日出,观云海,赏雪景的最佳去处。

    登上“天阶”可直达祝融峰顶祝融殿,祝融殿是为纪念祝融火神的功德而建。隋以前即有建筑,最早为司天霍王庙,后庙迁到山下,又更名天尺庵。

    在明朝,此峰顶的建筑名为开云祠,整个殿宇分为两进,全部是用花岗岩石建成,殿顶上盖着70厘米长,30厘米宽,重15千克的加锡铁瓦,在这些铁瓦中,还保存有数十块宋朝铸造历经千年光洁而不锈的铁瓦。

    衡山派虽在祝融峰,但是它的主殿,却并不在峰顶,而是在峰顶之下不远的一处开阔之地。

    另外。

    衡山除了祝融峰之外,还有:

    天柱峰。

    天柱峰为衡山七十二峰之一,海拔1061米,位于南岳镇延寿村境内。从山下仰望群峰,有高峰扑入眼帘,其上又有两个峰顶,如双柱插天。因奇峰挺拔,形似一柱,有撑天立地之感,故名天柱峰。

    《九域志》载:“名山三百六十有八柱,此为第六柱也。”峰顶圆形小平台上筑八角垂檐亭阁,高4米,二层四门,花岗岩砌成,为观火警的瞭望塔。塔下石壁上阴刻楷书“南天柱石”四字。

    回雁峰。

    回雁峰居800里衡山72峰之首,故称南岳第一峰。传说有二,一曰:北雁南来,至此越冬,待来年春暖而归;二曰:山形似一只鸿雁伸颈昂头,舒足展翅欲腾空飞翔;

    千年古刹雁峰寺座落于回雁峰上,迄今已有近千年的历史,历代高僧曾在此传经布道,传说“寿佛”曾留一件袈裟在雁峰寺,寺内设有“寿佛殿”,是南岳称为“寿岳”的重要佐证。

    石廪峰。

    石廪峰,俗称雷钵底,或叫大岭。其东侧的石壁上,有两个斜突的峰尖,从下面望去,像高耸云天的大米仓。于是,围绕这个特征的传说就产生了!

    有的说,这两个石峰不但长得像米仓,而且还有两扇门,门边立着石像,关着的一扇清清楚楚地挂着锁。每到暴风雷雨之夜,山下人会听到关门闭户的声音。这两扇门,平常一扇打开,一扇闭合。每当仓门全部关闭,就预示着大地的丰收;而当全部打开,就会带来饥荒。

    有的说,石仓里有的不只是粮食,而且还有蜜。古籍记载,峰上名胜古迹很多,如玉清观、陈真人炼丹台、鬼栽石、雷泓、风穴、诵经坛、浴丹泉等。

    现在还存留着的,只有雷公井(雷泓)了,《舆地纪胜》卷55衡州:石廪峰“在南岳,其峰耸峙如仓廪”;《清一统志·衡阳府一》:石廪峰“形如仓廪,有二户,一开一阖”。

    紫盖封、岳麓山等等!

    而在这些山峰、山体之上,都分布着大大小小的门派。

    这一日。

    雁峰寺,寿佛殿内,净珠主持正盘膝坐于殿内的寿佛像前,恭敬参拜礼佛。

    却见。

    一小沙弥突然自殿外快步走来,到得大殿之外后,看了眼里面背对大门,盘膝坐着的净珠禅师后,他深呼吸,平复了一下急促的呼吸后,正欲说话。

    却突然听得净珠禅师古井无波的声音传来。

    “至真,老衲和你说过几次了,在寺中要恭敬而行!似你这般形色匆匆,却是不当!待会儿,自去领罚!”

    话音一落。

    这小沙弥也就是至真小和尚,忙冲里面的净珠禅师双手合十一礼,静诵了声佛号。

    微微颔首。

    双目紧闭的净珠禅师似对身后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过了一会儿后。

    净珠禅师才缓缓开口:“至真,何事如此慌张?”

    闻言。

    一直站在门外,静静候着的至真小和尚,忙开口道:“启禀主持,祝融峰上的衡山派所在之地,被人给占了!”

    “哦~?”

    豁然睁眼,净珠禅师浑浊的双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他思忖了片刻后,淡淡道:“可知是谁?”

    “是原本祝融峰下,依附于衡山派的控剑门!”

    没有丝毫犹豫,至真当即回道。

    “嗯~!”

    微微颔首,净珠禅师思考着。

    这祝融峰,乃是八百里衡山的主峰,而哪个门派能占了主峰,无疑在一定程度上能代表整个衡山。而能代表衡山,那就能挤入江湖大派之列,声名远播,不论是招收弟子还是江湖上的利益分配,那就必定有它的一席之地。

    这一点,从原本鼎盛时期的衡山派就能看出来。

    而不论是名声,还是利益,对江湖人士来说,都是万分吸引人的。

    故此。

    在衡山的诸多门派,都欲入主祝融峰,只不过,原本有衡山派压着,他们不敢造次,只得屈居其下。

    但现在,衡山派没落,虽还顶着一个大派的名号,但门中不过就只有三个弟子,且这三个弟子还不在衡山派门中。

    这就导致,衡山派现在就是一个空壳子!

    这,对早就想将衡山派取而代之的其余门派来说,乃是最好的鸠占鹊巢的机会,一但成功,衡山派就彻底成了历史,就凭那三个衡山派出行的弟子,还能翻起什么浪花。

    到时候,就算回来,也是无用。

    而这取代衡山派的门派,只要发展一段时间,可就能以一个新的大派身份出现!至少,人家名义上可以代表衡山了。

    原本,这般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衡山范围内的诸多门派,必定早就出手了。

    毕竟,谁也不会料到,势大的衡山派,会以这么一个奇葩的方式没落,给了他们一个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机会。

    可也正是因为门派太多,互相牵制之下,导致他们并没有第一时间出手,反而是一直僵持不下,甚至都发生了几次血拼。

    死了数十人,重伤轻伤之人,更是数百!

    最后,眼见事情愈演愈烈,各门各派便约定好,在祝融峰下比试一场。

    谁胜,谁入主祝融峰!

    直至最近,才由实力最强的控剑门,霸占了衡山派所在之地。

    说实话,这衡山之地,除了衡山派和雁峰寺外,其余门派的实力真是不怎么样。

    要不然,百年前,莫太冲也不可能凭着一人一剑,就打的其余早就在衡山派经营数十上百年的诸派没有丝毫反抗之力,还将原本占着祝融峰的门派给赶下了祝融峰,入主其中。

    而根据净珠禅师所知,这控剑门,当年就是败于莫太冲手中的其中一个门派,但不知怎么得,这控剑门虽败了,但是与莫太冲的关系却是不错。

    且还得到了莫太冲的指点,门中剑法大进!

    不然,只怕今日入主祝融峰的就不是控剑门了。

    而雁峰寺,位处回雁峰,传承了快千年,实力深藏,便是衡山派势力最鼎盛的时候,也不是他们的对手,但因为他们都是出家人,对这种江湖扬名之事不是特别在意。

    故此,他们对霸占祝融峰,代表衡山之事,兴趣不大。

    不然,当年他们也不会看着衡山派在莫太冲的带领下崛起,却毫无反应了。

    可他们虽然对代表衡山一事的兴趣不大,但是对最近祝融峰附近大大小小门派聚集一事,他们却是时刻关注着。

    生怕一个不小心,祝融峰附近就会血流成河。

    而此刻。

    听得至真说控剑门已经入主祝融峰,净珠禅师立马就知道是控剑门赢了大比,那祝融峰附近也就不会再发生血战,血流成河了。

    原本。

    这对净珠禅师来说,是好事一件。

    可是……

    他看了眼放置于寿佛佛像前,供桌上的一封书信,却是眉头大皱。

    想了片刻后,净珠禅师叹息一声,缓缓开口:“至真,你去将你净空师叔祖叫来!”

    说完。

    一直等在门外的至真忙低头应是,倒退着往后退了几步后,又立马急匆匆的赶去了雁峰寺的一处塔型建筑。

    迈步走去其中。

    片刻之后。

    一身穿袈裟的老和尚,自塔中缓步走出,往寿佛殿而去。

    “师兄!”

    到得寿佛殿外后,净空双手合十,对殿内的净珠禅师行了一礼。

    闻言。

    “师弟来了啊!”

    净珠禅师轻轻一笑,“进来吧!”

    走进大殿。

    净空微微低头,静诵佛经,也不急,静静等着净珠禅师吩咐。

    过了好一会儿后。

    净珠禅师挥了挥手,只见,桌上的信件飞起,直奔站在净珠禅师身后的净空而去。

    见此。

    伸手,净空接住行后,净珠禅师缓缓道:“师弟,你先看看这信吧!”

    点点头。

    疑惑的净空打开信件,皱眉瞧了起来,随着所看的内容越来越多,净空脸上的表情也是越来越惊讶。

    看完。

    净空猛然抬头,看着盘坐于蒲团之上,净珠禅师的背影,急切开口:“师兄,如果事情真如信上所说,那控剑门岂不是……,另外,我们又该如何行事?”

    闻言。

    净珠禅师缓缓道:“师弟,我也正是因为此事,才叫你过来!你掌管寺中武僧,此事还是要麻烦你一趟,带着寺中武僧,尽快去将控剑门给赶下祝融峰!”

    眉头一皱,看了看净珠禅师的背影后,净空点了点头。

    没说什么话,直接大步走出大殿,召集人马,赶往祝融峰。

    这也算是保护控剑门了,若是事情真像信上所说,那控剑门占着衡山派驻地,一但和衡山派新掌门发生冲突,引出她的师父,那控剑门绝无幸免之理!

    而听得净空离去的脚步声。

    净珠禅师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丝忧虑,对禅宗南北宗之争,谁胜谁负,他心中是着实没底。

    刚才,那份书信乃是妙真大师所写。

    他将衡山派掌门接任大典一事,原原本本的和同属南宗一脉的净珠禅师说了一遍。

    故此,在知道陆一鸣三人乃是前去找莫小贝接任掌门,且莫小贝的师父还是方阳后,净珠禅师才做出了叫净空带人去将控剑门给赶下祝融峰的决定!

    一方面是向方阳示好!

    另一方面,也是在保护控剑门!

    毕竟,南宗和北宗的争斗就在不远的将来了,现在,双方都在呼朋唤友,拿出自己最强的实力。

    而方阳身为先天宗师,这种顶尖的战斗力,自然是南宗和北宗都要极力争取的。

    但又因为方阳在藏边的时候,和南宗的妙真、法净有过接触,故此,方阳和南宗的关系,肯定比和北宗好。

    所以,南宗现在的策略就是全力拉拢方阳。

    现在,知道方阳是衡山掌门莫小贝的师父后,就算是不怎么掺和衡山诸派之事的净珠禅师,为了拉拢方阳,也是派人前去赶控剑门下祝融峰!

    算是拉拢的第一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